《翠谷狂龙》

第七十二章 伤心话往事

作者:秋梦痕

陈方与神龙行云间青梅竹马血泪交织的故事,那该打从二十多年前说起。

在鄱阳湖之西,有一个最不为人注意,但却是一个令人一见就永远难忘的渔港——

那就是明媚照人的翠湾。

临近这翠湾的“碧湖村”,就像一颗绿色的宝石,照澈了这晶莹的湖水,仿佛使翠

湾永远笼罩着欢笑。

村中有间私塾,在此正是课余,四五十个男女儿童,三三两两正在园中各处游戏。

忽然,两个女孩子,一前一后的从课室那面向草坪上奔来,前面的一个边跑边笑,

后面的一个则叫道:“陈方,你骗我,你会不得好死!”

前面被追这个女孩子,就是郑雷的妈妈陈方,当时她才十三岁,陈方在前面跑着笑

道:“鬼丫头,谁骗你,是你自己愿意的呀!”

后面那个女孩道:“陈方,你不给我桃核花瓣儿,我金梅决不饶你!”

金梅同陈方同年,二人较早熟,为塾中最俏丽的一对女孩。

陈方在前面脸红着道:“灵头,不害羞……”

陈方还没有说完,在旁边其他较大的一些女孩子,都前俯后合,拍着小手,边笑边

嚷道:“金梅,是不是陈方输了。”

金梅停下来道:“是她输了,她想赖帐,你们帮我抓住她。”

众女孩道,“金梅,抓住了我们大家有份呀!”

金梅嚷道:“好好,每一个人都有份。”

她们这一篇对话,众男孩都瞠目不知所以,什么桃核花瓣儿,这句隐语,亦只有她

们大一点的女孩们,互相之间最喜欢谈论的事。

塾中有七八个与陈方她们年龄相若的女孩子,早熟的已有初泛红潮,亦不知是她们

发现,还是听来的,说红潮初泛的女孩,鼓起的小rǔ中有指大的桃核,而肚脐服则含苞

作花瓣状。

于是,她们有时就偷偷以此作玩戏,或抽签,或猜指,输了的就让别人摸桃核,看

肚脐眼。

陈方因为在家习练武功,所以较为成熟,众女孩都以摸陈方的桃核和看花瓣为乐事,

但陈方聪明很不容易输,而且她输了有时赖帐,别人又跑不过她,越是如此,所以大家

有时集全力想一摸一看为快。

因此,众女孩听金梅如此一说,于是一拥而上,四面八方围了上去,陈方一看情势

不对,心里一慌,不小心足下正拌到一块石头,一个踉跄就往一堆乱石上摔了出去。

大家全惊叫出声,美冠群芳的陈方,如果这一跤摔下去,一付美丽的俏容颜,岂不

摔得稀烂!

正在大家急得手足无措的时候,只见石堆后面一个黑影一闪而出,陈方哇的一声正

好摔在那个黑影身上。

众女孩尖叫一声,跑了过去,看到地上的情形,立刻变得喜悦好笑起来。

陈方从那人怀里爬了起来,羞答答的演了一声道:“是你?”

那人似乎这一下摔得不轻,一时间还挣扎着爬不起来,陈方正伸手想把那人拉起来,

众人忽然笑唱道:“羞羞羞,不害臊,新郎新娘当天抱……”

原来地上睡倒的那人,是男塾童之翘楚郑慧,郑慧比陈方只大一岁,但己长得风度

翩翩,俊雅宜人,男女塾童常喜欢做新婚游戏,郑慧同陈方则是常被塾童逼扮新郎新娘

点选。众人还未唱完,陈方伸出去拉郑慧的手,就羞答答缩了回来,只低着头,向郑慧

翻着眼睛,流露出关心和歉疚的神色。郑慧看到陈方如此,急忙挺身跃起,轻声关切地

道:“陈方,你摔到没有?”

陈方摇摇头,示意他转过身去,陈方就替他背上拍着灰,于是大家亦跟着拍手道:

“大家来看,这对小夫妻好恩爱啊!”在众人的笑叫声中,于是簇涌着他们二人作新婚

游戏,一路装着吹吹打打的向园中亭上浩浩荡荡而去。

陈方从来没有如此服驯过,此次她在金梅的扶持下,完全按照他们所知道的婚礼仪

式,逐一进行。

先在亭上拜过天地,然后众塾童就假厨房后的空屋作新房,铺絮草作绣榻,闹房后,

众塾童就把门关上,假装在外面大开喜簇了。

郑慧拥陈方登榻,交颈并卧,先郑慧轻轻吻陈方的脸和chún,陈方因刚才郑慧救她,

不便抗拒,但完全是被动的接受而已。

到以后,郑慧用温柔的柔舌,在陈方chún上轻轻鼓动,陈方感到心抨抨跳动,越跳越

剧,就不由得两人紧搂着,柔舌相交,互相吮吸起来了。

两人年龄虽不大,但其实两小无猜,早已心心相爱,今天因一跤之缘,加以众塾童

之促成,他们倒真的象一对小夫妻似的,名正言顺恩恩爱爱的动心了。

久之,郑慧用chún摩挲着陈方吹弹得破的脸儿道:“陈方,人家结婚都是称兄妹的,

以后我叫你方妹好不好?”

陈方红着脸望着郑慧点点头,立即又道:“可不能教他们听见呀!”

郑慧点点头道:“那你得叫我慧哥了。”

陈方闭眸微点躁首,郑慧伏在她耳边道:“方妹!”

陈方亦轻轻叫了一声:“慧哥!”

于是,二人又是一阵长吻。

吻后,郑慧又道:“刚才金梅追你,叫什么桃核花瓣儿是什么意思?”

陈方频然地不肯讲,郑慧催逼了几次,陈方才将她们女孩子偷偷摸*峰看肚脐眼的

事,说了出来。

郑慧道:“方妹,你让我摸一摸看好不好?”

陈方撅着小嘴道:“我们都是女孩子,你是男孩子怎么可以?”

郑慧道:“方妹,我们是夫妻,为什么不可以?”

陈方道:“慧哥,这是假的,又不是真的夫妻。”

郑慧爬跪在榻上,举手发誓道:“等我将来长大了,我发誓要妈妈把方妹妹娶过来,

如若不然,我郑慧此生永不娶妻。”

陈方一把拉他睡下道:“你乱发什么誓……”她拉着郑慧的手,放在自己胸上。

郑慧轻轻抚摩一阵,又轻声道:“方妹,我再看看你的肚脐眼,是不是有花瓣儿?”

陈方点点头。

郑慧心里摇荡,目眩神迷,陈方心亦如小鹿乱撞,侧过脸去。

郑慧看过肚脐眼,退去她的下裳,作真个销魂状,陈方先以为郑慧是在游戏,故未

曾抗拒,待发觉已经弄假成真时,则已经来不及了。

事毕,陈方哭道:“慧哥,这样我们是真的结婚了蚜?”

郑慧惶急地道:“方妹,你刚才答应我要成为夫妻的呀,就是真的有什么关系?”

陈方急道:“妈妈知道了怎么办?”

郑慧替她整理下裳,嗫嚅地道,“破瓜必落红,方妹你看,你这胯间榻上都没有血

渍,你一定是疑心,我们并没有真的结婚呀!”

陈方整衣坐起道:“你自己都不知道呀,我刚才好象被长脚蚊叮了一下似的,还有

点儿痛呢!”

郑慧道:“我们赶快出去吧,在这里面这么久了,他们会笑我们的。”

陈方因见自己果无斑痕,亦就放心地与郑慧走出,一场新婚的游戏,就此结束,大

家一哄而散,又回到了课室。

从此以后,陈方渐觉生理日有异感,胸前隆实日速,臀峰渐大,腿臂俱日渐浑圆光

滑,陈方才认定那次虽未落红,而是因她平时天真活泼,好奔跑跳跃,所以初次已无红

可落,其实幽谷早已开了。

以后,陈方告诉郑慧,郑慧极力安慰她,二人感情日增,郑慧对陈方是百般体贴,

因此陈方对夫妻之约,毫无怀疑,所以不但不以此为念,而且他们还偶而偷偷的重续旧

欢。

十四岁那年,陈方已是亭亭少女,于是不再来塾中就读,见面机会顿少,但郑慧央

求金梅传书带信,故两人仍不感寂寞。

郑慧十七,陈方十六,两人武功俱在父母教导之下,已届化境,轻功来去,瞬息无

踪,故此他们二人又常常深夜相会,畅叙终宵。

殊不知,春风几度,不知不觉中就种下了孽种。

当郑慧告诉他妈妈,而慾向陈方家里提亲时才知道原本两家是世仇,根本不可能成

亲。

郑慧同陈方知道之后,这简直等于晴天霹雷,震惊得痛不慾生,二人决定只有共同

一死,以了宿愿。

郑雷同芳芳听到此处,想到妈肚里还有身孕,如果二人一死,岂不就是三条生命,

虽然他们明知陈方同郑慧都没有死,但亦不由感到惋惜和惊惧。

郑雷插嘴道:“郑慧是不是就是二岛主?”

陈方点点头道:“是的,当时大岛主亦是同我们一块读书,他个性比较耿直粗暴,

我们很少在一块玩,但是当他看到郑慧同我好时,他尽力维护我,谁也不敢欺负我,可

是他不同我多讲话,他帮助我后总是立刻就走开了!”

郑雷道:“大岛主叫什么名字?他为什么这样呢?”

陈方叹一声道:“他叫郑聪,只比郑慧大两岁,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也偷偷的爱

着我,但是他早已隐隐知道我们两家是世仇,所以他才远离我,然而他看到郑慧同我好

时,他只希望我们成功,所以他只给我们助力!”

芳芳道:“妈妈,那你后来怎么样嫁给爸爸的呢?”

陈方讶然问道:“你说是郑飞龙?”

郑雷立即接道:“我知道了,姊姊的父亲不是爸爸,应该是二岛主,妈妈你说对不

对?”

陈方沉吟一下,突然有力地道:“不但芳儿的父亲是二岛主,就是雷儿你的亲生父

亲亦是二岛主。”

陈方看着他,又黯然地道:“雷儿,我知道你会怀疑和轻视,这就是我久久不愿告

诉你的原因你们知道吗,我为什么要等你们婚后才告诉你们这些事情?”

郑雷同芳芳双双凝视着她,没有作答。

陈方扫视二人几眼后,才又道:“从一而终这句话,不是旧礼教,你们结过婚以后,

想来就会体会到,一个女子当她赤躶躶献出她自己以后,她就是献出了她全部的爱,如

果这爱获不到满足,而又不能一死的话,那她的心就永远破碎痛苦,决然没有幸福可

言!”

陈方停了一停,又含泪言道:“然而郑飞龙却是我们郑陈两家世仇中,无辜的牺牲

者,当郑飞龙离开情人岛,出外闯荡江湖,他到我们家小住时,已经是小有名气,我父

母见其少年英俊,忠诚可靠,就将我许配给他。”

芳芳道:“妈妈,那你怎么舍得二岛主呢?”

陈方摇头叹气,珠泪滚滚地道,“事情出人意外,就在此时,陈郑两家先之谆谆告

诫,不得继续互相报复世仇,原本相安了数十年之久,突然被我妈妈的一念之差,而几

乎弄得两家都从此死绝!”

郑雷惊道:“为什么呢?”

陈方道:“妈妈终于知道了我与郑慧的事情,她不问青红皂白,连你外公她都没有

商量,就一意孤行,把神龙行云全家数十口,全部毒死,只剩了郑聪和郑慧二人。”

郑雷叹道:“怪不得他们把香山娘娘庙杀鸡犬不留,又把外公务必斩尽杀绝了!”

陈方道:“事情有些地方,是与你的想象不尽相同,他们并非存心追杀外公,如果

他们要存心追杀,紫云山庄早同香山娘娘庙同一命运了,他们知道,我妈妈害了他们全

家以后,你外公亦大为不满,因此闹得夫妻反目,我妈妈一怒离去,是偷偷到娘娘庙出

家去了。”

芳芳道:“那他们追踪外公,是不是为了要寻外婆的下落呢?”

陈方道:“是的,他们亦同时为了要追出我的下落。”

郑雷道:“妈妈,那以后你怎么同爸爸——郑飞龙结婚的呢?”

他说到爸爸时,觉得郑飞龙既非自己的亲生父,所以就多说了一句郑飞龙。

陈方微微叹气道:“当时大岛主和二岛主,还不是外公和郑飞龙的对手,外婆出走

以后,仇恨既已加深,我不知道郑慧是不是会变心,我亦不知道是不是还该与郑慧共同

殉情,我悲伤极了!”

她哭泣一阵才又道:“我终于又与郑慧数度相见,我发觉郑慧爱我之心丝毫未变,

我于是决定为他而死。”

郑雷和芳芳不由一惊,怔怔然的望着陈方。

陈方痛苦道:“但是,郑慧说我们不死,如果我们一死,则郑陈两家都会绝嗣,则

从此后代无人了!”

郑雷道:“妈妈一死,陈家就你这个独生女,自然会断嗣,但他们郑家不是还有大

岛主吗?为什么会绝嗣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