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七十六章 魔岛遇险

作者:秋梦痕

原来不知何时,金凤已经被捕,他们把她绑在十字架上,竖在高处,足下堆满了树

枝木柴,显然要将她火焚,在她的周围站了三个人,一个是那怪人,一个是大岛主,一

个看其形像就知必然是云雾狂人,其余执火把的岛众,则远远分布在岛的四周高处。

停了一停,陈方道:“走!上去再说。”

他们涉水冲上魔岛,心中不胜悲愤,竟忘了已身临绝地。

一个个纵跳如飞,直向高处跃去,岛上众人竟不予拦阻。他们到了高处附近,选了

块巨石上停了下来,郑雷放下郑丽丝,要她盘坐在巨石中央,众人则围立在她周围。

陈方拉着郑雷道:“你们守住此处,我与雷儿前去。”

郑丽丝道:“妈妈,慢着,让媳妇试试琴声?”

陈方道:“也好,我们拖延到天亮再战也好。”

众人全盘坐石上,一声石破天惊的琴声,立即划空而起。

郑丽丝出手成声,就似乎擂起了千面战鼓,杀声震地,以龙虎之威,笼罩了全岛。

全岛除高处三人之外,所有岛众全都猛的震晃了几下,险些拿桩不住。

郑雷等暗暗吃惊,亦暗暗高兴。

吃惊的是郑丽丝居然能弹出如此琵琶声,他们没有想到,郑丽丝曾身为女王,率领

过万千之众,不然她亦弹不出这种声势。

高兴的是,只要郑丽丝的琴声奏效,魔岛人数虽众,但他们只要放心对付高处三人,

其余的就不需要顾虑了。

郑丽丝又是一阵轻拢、慢捻、抹复挑,这一阵从她指尖溜出的好像不是声音,而是

一阵大热天骤临的冰雹。

摇摇不稳的蒙面岛众,在这一陈冰雹似是痛击之下,一个个痛苦万状,全身一阵颤

抖,像瘫痪似的坐在地上,有的连火把都松了手,显然已昏了过去。

她见琴声奏效,更加振奋,低头信手续弹,弹出的已不是声音,而是一支支射向人

们心灵的利箭。

云雾狂人如果不是想收服郑雷等人,早已就无法忍耐,他突然大声咆哮,似狮吼,

似龙吟,悠悠不绝,他这出自丹田的声音,转眼间就好像织成了一张巨网,把郑丽丝的

琴声罩在网里。

郑丽丝额上立即见汗,她急切快弹,但声音就穿不出网外,坐在地上的蒙面岛众,

又都渐渐站起。云雾狂人的吼声不绝,郑丽丝弹出的琴声,就好像一根被弹回的利箭,

刺得他们六人耳鼓隐隐生痛。他们知道,如果郑丽丝再弹下去,伤害的将是他们自己,

所以要郑丽丝立刻停止弹奏。

因郑丽丝的内功浅弱,虽以武林奇宝的玉石琵琶奏出的声音,竟被云雾狂人独出心

裁的声网所震住,从这点就能看出郑雷等实不是对手。

如果胜不过云雾狂人,要想逃出魔岛,那才是千难万难了!郑雷一想,现在唯一的

办法,就是以全力找云雾狂人拼死一战,死里求生,也许还有点转机。

他一跃而过,向云雾狂人一指道:“狂贼!你敢与你小爷一战?”

云雾狂人窃窃一阵狂笑道:“娃娃,如果惹得老夫狂性一发,你就小命难保。”

他伸手指着十字架上的金凤道:“她是你小媳妇是不是?”

郑雷道:“你趁早把她放下,不然你就曝尸中原,永远别想回西域了。”

云雾狂人又一阵狂笑道:“黄毛孺子,你口气真不小,老夫现在告诉你,你如果归

顺投降,听命差遣,则万事皆休,如若不然,老夫先烧死了你小媳妇,再取你小命。”

他回首向神龙行云道:“聪儿,取火侍候!”有一岛众立即递上火把,神龙行云执

着火把等候郑雷的答覆。

郑雷踌躇了,云雾狂人所出的题目,他都不能接受,可是不知如何答复才好?他正

左顾右盼间,陈方已经跃到他身侧。

郑雷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向陈方道:“妈妈,你带着她们抢救金凤,我对付他。”

陈方道:“不要冒险,我们无法从大岛主和那怪人手下抢出金凤,慢慢见机而行。”

陈方回首大声向神龙行云道:“郑聪,雷儿已经认过父亲了,你知道吗?”

神龙行云一听陡地一震,险些将火把掉落地上。

他是惊是喜,虽然看不出来,但在他这一颤之中,显然是受了极大的激动。

但是,他却未作一语。

云雾狂人不知郑陈两家的往事,当然他听不懂陈方所说何事,可是他对神龙行云的

激动,则有了极惊讶的感觉。

陈方一看,知道郑聪此时在半清醒状态中,她赶忙又道:“郑家从此有后了!你难

道愿意认贼作父,自断郑家命脉?”

神龙行云未等陈方讲完,已从高处跃身而下,执着火把走到郑雷面前,对郑雷仔细

端详!露在面罩外的两只眼珠,在迷惘中透出慈祥之色。

郑雷自然而然的不感觉到畏惧,只祈求似的望着他。

陈方小声而意诚地道:“雷儿,向大伯跪下。”郑雷应声下跪。

云雾狂人这一下完全听懂了,他想不到自己为了称霸中原,培植出来的神龙行云,

却是小飞龙郑雷的伯父。

大水冲到龙王庙,眼看神龙行云在亲情感动之下,就要恢复本性。

陈方立刻又指着十字架上的金凤道:“她是雷儿的媳妇,你能不救她?”

云雾狂人一听,不下杀手,更待何时,他手掌一扬,轰然一声,金凤足下的柴草,

立刻着火。

郑雷大声一叫:“妈妈,救人!”人随身起,他不顾性命的就向云雾狂人扑去。

就在这同时,翠莲和饶梅饶兰三人,亦奋身向高处扑去,饶氏姊妹抵住怪人,翠莲

跃身就要救人。

云雾狂人武功高出郑雷很多,他只一闪,郑雷就扑了一个空,而且他顺势用袍袖向

翠莲一拂,一股劲风就将翠莲抛上半空。

郑雷一看翠莲在半空已经晕了过去,如果掉下来,不落火里,亦将摔个脑浆迸裂,

惨死当地。

郑雷立即一式“浮光掠影”在半空将翠莲抓住,绕了半个圆圈落在大石上,将她放

在郑丽丝身旁。

他也没有时间给翠莲医治,又纵身跃向高处。

云雾狂人看到郑雷三次跃至,又一阵狂妄大笑道:“娃娃,你这小媳妇,老夫只要

一挥手,她立即性命不保,我火焚她,只是给你考虑的时问,你除了投降,决然救不了

她。”

郑雷只急得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神龙行云虽未出手,但却把陈方一直挡住,不让

她前进,饶氏二妹亦眼看就将不是怪人的对手。

幸而所有岛众,未奉神龙行云之命,还分站原处未动。

郑雷眼看大势已去,除非投降,势必有死无生,他正犹豫间,火势已经离金凤足下

不远了。金凤突然哭叫道:“哥哥,你们快逃,我死不足惜!”

郑雷泣道:“二妹,你不能死!”

金凤哭道:“你们快走,你们不死,还可以为我报仇。”

云雾狂人哈哈大笑道:“娃娃,你赶快投降吧,不然小媳妇要死,你们亦无路可

逃!”说罢,又是一阵得意狂笑。

金凤长发披散,挣扎着哭叫道:“哥哥,你快带着大姊她们走,快走!”

郑雷道:“二妹,我不走,咱们要死就死在一起。

金凤又哭叫道:“哥哥,你这么傻,我们要全死了,正好遂他称霸中原的心愿。”

郑雷道:“上天有眼,他未必见得能成功。”

金凤泣道:“你看四妹五妹就快不敌,她们要负了伤大姊又没有醒,你们如何走

法?”

云雾狂人在一旁冷冷的道:“娃娃,你艳福不浅呀,有五个媳妇,死一个又有什么

关系?”

以云雾狂人的武功,郑雷决然不是对手,那他为何非逼郑雷投降而不痛下杀手呢?

这不过是他想“以夷制夷”的手段,神龙行云在中原武林中已为众所弃,如果他能

收眼小飞龙郑雷,则可以兵不血刃而能一统中原,他何乐而不为呢?郑雷看着他,却越

看越生气。

云雾狂人长得一头的红发,散披肩际,红色的眉毛,长在他那干枯的脸上,看起来

若有若无,两只眼球像金鱼似的鼓得又圆又大,鹰鼻阔嘴,红色的胡须浓密而零乱,两

chún似乎永远不闭,零落的上牙,森然的露在外面,穿一件灰色的大袍,却披了一件红得

发紫的毛毡,身高总在七尺以上,两手特大,长满了红毛,简直就不像人手。

他更是狂人其面,蛇蝎其心。

郑雷暗忖:“论武功论机智,中原武林俱无对手,如果此人不除必是大患,他正思

念间,金凤又哭喊道:“哥哥,你既不能救我,还楞着不走干什么?”

郑雷眼看大火就要烧到金凤足下,他气得几乎肺都快炸了。

哭道:“二妹……”悲愤不能成声。

“哥哥你快走,我死以后会保佑你替我报仇。”

郑雷气愤填膺,双掌毕聚“太上神功”“混元指功”,而加以“太阴神rǔ”倍增其

功力,他尽全力的一挥一圈,猛再推出,金凤足下的火堆被他这一掌,扫落了一半,火

势再也威胁不到她了。

云雾狂人看他这一掌,亦不禁暗暗赞赏,但他仍丝毫不露声色的道:“娃娃,你救

不了她,多情自古空余恨,老夫就让你抱恨终身吧!”

说罢,他大马金刀的伸指似箭,缓缓一招“探囊取物”就向郑雷递到。

郑雷早存死心,恨不得一掌就将他击毙,他出手就是一招两式的“灵猿掌法”,向

云雾狂人劈击而下。

云雾狂人虽然轻轻闪过,但却大为震惊。他暗忖:“神龙剑既为他所得,难道他真

是他的传人?”

二人一连对了十招,云雾狂人发现郑雷功力深厚难测,招式越来越精,越来越猛,

要想胜他,确不是易事。

云雾狂人顿起杀机,招式去如狂风骤雨,猛攻而至,三十招一过,郑雷就显得气竭

力衰,渐走下风。

郑雷以为云雾狂人必然会趁势进逼,取自己性命,他早准备在云雾狂人以为将得手

之际,出其不意,突施神龙剑,以扭转危局。

殊不知,云雾狂人在即将得胜之际,又突然缓和了攻势,这就使郑雷难以窥测他用

心何在?而且,以情势看,饶梅饶兰对怪人亦早该不敌,但怪人亦是该胜不胜,而在拖

延时间。

神龙行云仍然不出手,只是阻挡对方不令陈方进前相助。

金凤虽然除了死的威胁,但郑雷又不能救她,打着这种该败不败的尴尬仗,反而傍

徨不知所措。

天已经亮了,朝霞把魔岛映成血淋淋的红色,谁又料得到,中原武林千万人的生命,

都决定在这一战呢?

然而,这一战显然胜券早已操在云雾狂人之手,郑雷他们根本就是一边倒,只等着

宰割而已!陈方三番五次冲不过神龙行云的阻挡,亦因为是看到这不胜不败的情形,惟

恐激怒神龙行云而使全局变得更坏,所以未尽全力冲击,只是跟他拖延而已。

陈方看到天色已大亮。

不知要拖延到何时,忍不住道:“郑聪,你究竟想把我们娘儿怎样?”

神龙行云道:“我师父只要你们投降。”

陈方沉声道:“你简直是认贼作父,难道要我们残杀中原武林人士么?”

神龙行云道:“顺我者生,逆我者死,生死由他们自己决定,与我们何关?”

陈方虽急,但仍轻声道:“你难道叫雷儿亦跟你一样,留下千古臭名么?”

神龙行云道:“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我们成功了谁敢骂我们?”

陈方道:“郑聪!鲜血不能写出正义的史页。”

她知道用这些大道理,说不服神志不清的他,只有动之以亲情,于是她又道:“雷

儿同我不会投降,你愿意郑陈两家从此绝后呢?还是愿为中原武林人士除姦?你还不迅

即选择?”

神龙行云无可奈何地道:“方妹,如果我帮你们,我们全不是他的对手,死得更快,

有我站在他一方他一时还不会杀你们。”

陈方惊喜道:“聪哥,你清醒了呀?”

神龙行云道:“我时而清楚,时而又糊涂。”

他们二人的谈话,还没有谈出结果,郑丽丝忽然又抚弄琵琶,又响起了一阵铁马金

戈之声。

众岛众一闻琴声,赶快就地盘膝而坐。

这一次郑丽丝的琵琶,都全是对自己人而奏,玉石琵琶所发出的声音,完全是大张

挞伐,正义凛然。

郑雷和饶梅饶兰,听到这声音以后,就像一个垂危人,突然振奋跃起,又像一个酒

后昂扬的武士,陡然间他们都好像增加了好几倍的功力。

饶梅饶兰本来早已败象毕露,在这琴声鼓舞之下,与怪人堪堪对了一个平手。

郑雷则反而逼得云雾狂人着着后退。

在琴声激动之下,翠莲亦突然醒来,跳下大石,仗剑就把金凤从十字木架救了下来,

两人双双就要来帮郑雷合攻云雾狂人。

郑雷叫道:“大妹三妹,你们去帮四妹工妹,我要教他输得心服口服,不要目中无

人,教他知道中原还有人制得了他。”

翠莲向金凤道:“你去帮四妹五妹,我替哥哥掠阵。”金凤立即反身加入攻怪人的

战团,陈方望着神龙行云道:“聪哥,反正除姦,此其时也!”

神龙行云道:“雷儿他们胜不了!”陈方一惊,暗感奇怪,明明眼看郑雷他们胜券

在握,为何神龙行云说这种话呢?

她急道:“何以见得?”

神龙行云似迷糊又似清醒的道:“胜得了,就不必要我们出手,胜不了,我们还是

不出手的好。”

陈方对他这句话却一时想不出究竟含意何在?他们观望谈论之间,两处战斗都越来

越激烈,刹时间已各拆了百招,但情势还是郑雷站在上风。

陈方急道:“聪哥,你还不赶忙赴此时机出手,胜利的机会,恐怕转瞬即逝了!”

神龙行云没有说话,陈方以为他又糊涂了,狠声道:“你不去,我去。”

一言未毕,就要向云雾狂人扑去。

她刚刚才蓄势,神龙行云已迅捷绝伦的把陈方拉住,轻声道:“千万不能轻举妄动,

如果你逼着我师父施毒,那魔岛上除了他们,我们全中毒不可。”

陈方道:“你师父施毒,你难道都不能解?”

神龙行云道:“我知道的当然能解,但我不知道的就无能为力了!”

陈方道:“他还有厉害的毒物,没有教给你?”

神龙行云道:“当然,不然我如何能受他的控制?”

陈方道:“他对你亦施了毒?对慧哥呢?”

神龙行云道:“我志愿接受他毒性的控制,但我无论如何要求不给慧弟施毒,他总

算答允了。”

陈方泣道:“聪哥,想不到你为慧哥作了如此大的牺牲!”

神龙行云道:“我心灵里,亦常闪烁着人性的光辉,但就是令我捉摸不定。”

陈方道:“聪哥,你一定会感到很痛苦!”

神龙行云道:“我不知什么叫痛苦,我好像一切都变得麻木了。”

他们正谈论之间,两处战局都起了很大的变化。他们二人都静静的停下来,只是呆

愕愕的看着。

时间一久,琴声对郑雷他们就显得无济于事了!郑雷等又松懈下来,云雾狂人和怪

人又占上了上风。

陈方叹道:“聪哥,我们对雷儿他们,难道就真的没有救了吗?”

神龙行云道:“现在还说不一定,不过我想不会。”

陈方正想再问,突然见到云雾狂人又跟先前一样,该胜不胜,一边打一边跟郑雷谈

起话来。

云雾狂人道:“玉石琵琶神龙剑,娃娃!你为什么不使神龙剑?”

郑雷道:“小爷喜欢,你管不着?”

云雾狂人笑道:“想不到这两个老贼还没有死?”

郑雷听他这话的语气,好像他对玉石琵琶神龙剑的两位前辈,不但认识而且心存畏

惧。

郑雷闷不作响,云雾狂人又道:“娃娃,看来你确是他的传人?”

郑雷故意不置可否的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云雾狂人笑道:“可惜你火候修为差得太远,不然老夫将不是你的对手。”

郑雷一怔,听口气他与神龙剑前辈见过,而且可能是手下败将,看来他还有点顾忌。

他故意道:“他老人家还常常谈起你。”

云雾狂人道:“如果他不死,他不会忘掉我。”

郑雷道:“看来你们还有见面之日!”

云雾狂人感喟似的道:“如果他要活着,他一定不会眼睁睁的看我横行中原,不过

现在他要与我打个三天三夜,胜负谁属还在未知之数。”

翠莲在一旁道:“你连他的徒弟都胜不了,还想同他打三天三夜,你简直作梦。”

这一句话可把云雾狂人激怒了,他哇哇一阵怪叫道:“娃娃,老夫先宰了你,再去

会你的师父。”

一言甫毕,他那件宽大的灰色袍子,有若灌满了空气,饱满的鼓涨起来,双臂一伸,

全身骨节“咯咯”作响。

郑丽丝一看,知道大事不好,她突然灵犀相通,弹出了一曲“蛟龙在天剑如虹”,

郑雷应声取出神龙剑,神龙剑好像生了翼似的,一跳就飞到空中。

神龙剑随着郑丽丝的琴声飞舞,就好像很多看不见的音符,在围着云雾狂人跳跃。

云雾狂人就在一柄小小的神龙剑围困之下,手忙足乱,就闯不出来。

郑雷才知道:“玉石琵琶神龙剑”,双宝并称,原来是有如此意想不到的奥妙。得

势不饶人,郑丽丝发现了这内中奥妙立即急急拨弦,噶噶切切错杂弹,神龙剑飞舞更急,

简直不可捉摸。

不管人有多高的武功,一个人要想跟琴弦的抑扬!声韵的变化,音符的跳跃相较,

不要说是人,就是飞鸟亦不能相比。

刚开始,云雾狂人抖擞精神尚可应付,但半个时辰一过,云雾狂人已经是大汗淋漓,

衣衫尽破,就差一点没有丧命。

神龙行云指着郑丽丝向陈方道:“她是谁?”

陈方道:“她是雷儿的小妾。”

神龙行云急急地道:“方妹,快命她停止。”

陈方道:“此时不除恶贼,更待何时?”

神龙行云只推陈方道:“快,快,叫她停止了再说。”

陈方有点不服气道:“你为什么老是阻止?他教你武功是别有企图,你还处处护卫

他干什么?”

神龙行云又气又急,又不能大声道:“我比你了解,神龙行云剑伤不了他,逼急了

他狂性一发,乱施毒物,我都救不了你们。”

陈方正迟疑着没有说话,神龙行云一拉陈方,纵身跳到郑丽丝坐的大石上,低声叹

道:“完了,已经来不及!……”

一言未完,云雾狂人陡发一声饿马嘶鸣紧接着又变成似哭似笑的嗥叫,他双手双足

狂舞,其劲风内力之强烈,不要说神龙剑无法近身,连周围的大石都立即碎裂,站在远

远的郑雷和翠莲都立不住,只得后退。

神龙行云向郑丽丝道:“快将神龙剑收回。”

他又转向陈方道:“你们合力把我师弟除去,当我引师父进洞中去后,你们就赶快

离去。”

陈方道:“聪哥,他究竟会怎……”

“样”字还未出口,只听轰然一声,在岛中高处,火光一闪,一朵两三丈大的黄云

迅即升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