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七十七章 四美中毒

作者:秋梦痕

黄云散后,除云雾狂人和那怪人外,惟有郑雷还握剑站立,其余翠莲等四人,全都

晕倒在地。

神龙行云大吃一惊道:“雷儿为何没有中毒?”

陈方道:“他服过太阳神rǔ。”

神龙行云大喝一声,立即有岛众二三十人奔向高处,神龙行云与陈方亦双双后发先

至。

一至高处,陈方与郑雷双双围攻怪人,二三十岛众则围攻人性全失的云雾狂人,神

龙行云则双手挟起翠莲等四人,奔回郑丽丝处。

神龙行云刚把四人放下,围攻云雾狂人的岛众已经闷声不响的被掌毙了七八人之多,

鲜血映在阳光下,令人触目惊心!神龙行云又挥手大喝,另有十余岛众又蜂拥奔至高处,

加入战圈,好像根本不知死为何事?

郑丽丝悲愤道:“大伯,你为何令他们去送死?”

神龙行云道:“我师父一发狂,就要杀人,就是我亦去是白送死。”

说罢,他从怀里搅出一个瓷瓶,递给郑丽丝道,“等一下,你叫她们服下。”

郑雨丝关切的道:“大伯,是不是她们服下就会醒来?”

神龙行云摇摇头道:“师父施的这毒,我不会解,服下这葯丸一粒,可以延长性命

三天。”

郑丽丝焦急地道:“那服完了怎么办呢?”

神龙行云道:“我师父身上一定有解葯。”

郑丽丝道:“他会拿出来?”

神龙行云道:“当然不会。”

郑丽丝流泪道:“那怎么救她们呢?”

神龙行云道:“我也不敢说,也许有办法,你现在赶快弹琴,尽快的把那怪人除

去。”

郑丽丝回头一望高处,围攻云雾狂人的岛众,又惨死了十余人,血肉狼籍,残破不

全的尸体,被云雾狂人的掌风劲力,从高处扫落下来。

在神龙行云大声呼喝中,又有三四十个岛众奔向高处,参加对云雾狂人围攻之战。

郑丽丝纤指急拨,琴声就像一只仙鹤似的,冲天而起,立刻嘹亮的绕着空际飞舞起

来。

怪人在神龙剑和陈方和郑雷围攻之下,已经是捉襟见肘,危险万分。

神龙行云向郑丽丝道:“你不要放松,务必使那怪人无暇施毒,除去怪人后,你们

千万快走,不要管我。”

说毕,此时围攻云雾狂人的岛众,又死了一二十人,因岛众本性迷失,虽不怕死,

但时间一久,攻势就自然缺乏劲力,转瞬之间,又有五六人死在云雾狂人手下。

神龙行云突然一势“大鹏展翅”银色罩袍鼓鼓涨起,好像一朵银色白云似的,直向

高处飞去。

声势果然不同凡响,他在空际陡的大声急呼:“众儿郎,撤下。”

岛众闻声撤下高处时,已经所剩无几了,神龙行云凌空一招两式“苍鹰搏兔”“潜

龙升天”合击而下。

云雾狂人仍狂得可以,连让都不让,双掌一样一圈,立刻还以颜色亦是一招两式

“布鼓雷门”“玉石惧焚”硬生生的狂击神龙行云,一张狮口还哇哇怪叫道:“娃娃,

你反了,老夫非把你碎尸万段不可!”

人随声起,还没等神龙行云落地,又凶猛至极的攻出了八招。

幸而神龙行云知道他的狂性发后,出手厉害,故意引他狂乱出手后,立即以“浮光

掠影”身法,在他头顶绕个圈子飞舞,俟机偷袭。

神龙行云一落地,与云雾狂人猛力攻守数招,就引着他离开高地,到下面残肢断体

间打了起来。

郑丽丝赶紧急切地拨动琴弦,琴声忽高忽低,时而如龙吟狮吼,时而如狼嗥枭鸣,

或若金戈铁马,成若排山倒海,不到一顿饭的时间,那怪人已经丧命在神龙剑下。

郑雷和陈方双双奔回,一看翠莲等人,脸色苍白,牙关紧咬,郑雷早已悲不自胜,

痛不慾生。

当郑丽丝递给郑雷,神龙行云留下的那瓶丸葯后,又将神龙行云所说的话,哽咽的

说了一遍。

郑雷一听,一下伏在陈方怀里,险些儿晕了过去。

郑丽丝呼叫着,陈方不住的劝慰,总算使郑雷忍住悲痛,一个个用嘴将丸葯替翠莲

她们度下。

郑雷再回顾石下时,神龙行云与云雾狂人早已不见,想必已被引入洞中去了。

郑雷悲愤地向陈方道:“妈妈,既然解葯在云雾狂人身上,我找进洞去,与大伯二

人双双除去他,把解葯从他身上搜出来。

陈方道:“大伯父交待我和丽丝,叫我们务必不要进洞去找他,而且耍我们赶快离

开,一定是大伯凭藉洞中的机关想制服云雾狂人,但又惟恐制服不了,狂人滥肆施毒,

则魔岛可能全毁,所以我想我们还是先回到船中等侯才是。”

郑雷悲切道:“我既然能抗狂人之毒,等我们把大妹她们运回船去,再来助大伯一

臂之力好了。”

陈方一想,也只有这样,如果要再阻止郑雷,郑雷为了翠莲她们的生死,亦不会心

安,而郑雷所说的能抗毒性这一点,已使陈方认为有理,于是点头应允,立即又涉水将

翠莲她仍运回船上。

陈方一再叮咛郑雷要小心后,郑雷与郑丽丝依依泣别,郑丽丝紧紧拉住他不放道:

“哥哥,你一定要快快回来!”郑雷拥着郑丽丝泣道:“我知道。”郑丽丝放开郑雷,

郑雷一咬牙,纵身又涉回魔岛。

郑雷并不知道洞在何处,神龙行云与云雾狂人刚才打进洞时,他又没有看到。

幸而他们刚才打斗激烈,留下很明显的痕迹,郑雷循着痕迹前往,到一处大石的四

部,找到了洞郑雷一看大喜,洞门大石几有五六尺厚,如果不是洞门大开,郑雷就是找

到洞口,也无法进去。

郑雷迈步入洞,洞内很宽大,也很平坦,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他深入两三丈,就似

乎已到了尽头,但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他暗道:“一定有机关,不然大伯仅凭武功,何能制服云雾狂人于此呢?”

于是郑雷慢慢循着石壁找寻,果不其然的在洞底根部,有一铁环,他伸手摇了一摇,

然后猛的一拉,只听一阵“咔喳轰隆”的响动,整个洞道有五六尺长都在开始转动。

他心想等洞道停止时,再循路前进,殊不知等到转动停止时,洞道又恢复了原状,

仍然只能出不能进。

但是,在这转动中,他可看清了这机关的构造特殊,实在是从未听说过。

原来,在转动时,他看出这里是一个大圆石洞,一共是一条出路,三条进路,当洞

道转动一周时,它与三条进路都有机会接一次,如果你不趁衔接时进人,最后洞道又转

回原处,与出路相接。

这一下可把郑雷难住了,刚才转了一圈,转得又快,洞内光线又不太亮,根本就无

法鉴别出神龙行云他们是从三条进路之中,哪一条路进人,郑雷只好又转动两次,仍然

无法看出,他再转动时,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往第二条进路,跃身而进。

他刚刚跃入道中,机关正不停转了过去,忽然只听。

一阵金铁响动,前后下来两道铁栅正好把郑雷关在当中。

郑雷沉着气,等了一等,除了铁栅以外,幸而并无别的发现,他视察四周,据他看

来,这铁栅仅不过是对陌生者禁止前进,活捉生擒之用。

铁栅几乎有儿臂那么粗,而且横栏特别密,如果换上别人,那就只好坐以待毙,幸

而郑雷有神龙剑,正是削铁如泥的宝物,他削去一根铁栅,立即从铁栅爬出,继续前进。

他走了七八丈远,这洞平平常常,除了那道铁栅以外,什么也没有发现,又已经走到尽

头。

他心想恐怕又是跟刚才一样,有机关可以前进,找来找去,这一次什么也没有找到,

确是到了尽头。

他想:“这条路是绝路,那只有回去另外两条路了。”

他转身就往回走,刚走了两三步,突然好像觉得走错了路,明明来时只有一条路,

为何这回去却会走错路呢?

只见眼前红光闪烁,在红光中已经不是来时的甬道,而是好像一间宽广的洞室,他

迈步走进洞室,只觉得渺渺茫茫,走进了梦的幻境天地。

他只感到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何不从梦境中,去寻找欢乐天地呢?他如此一想,

立刻洞室中,在红光闪烁之下,就现出一间非常精致的新房,这新房巾罗帐低垂,却有

五张楠木雕花的大床。

他奇怪的心道:“我要睡,一张床不就够了,为什么为我准备五张床呢?”

他掀起第一张床的帐帘,不由一惊,原来床上早睡了一个女子,仔细端详,原来却

是翠莲。他一惊之下,连续看完五张床,原来是金凤她们五人,每一张床上睡了一人。

郑雷这一惊骇之下,陡然好像从梦中醒来,他立感不对。这洞何来如此幻境,他两

眼一瞪,头上灵光几闪,才发觉自己还是站在甬道内,洞室红光床帐全都没有了。

如此一来,郑雷可不敢再向前行,他暗忖:“想不到这洞进时容易出时难,这是与

很多机关奇阵大不相同的地方,我倒要小心了。”

他打定主意,又继续前进刚走了不到十步,眼前一阵黄光,他闻到幽兰芳香,扑鼻

而至。

他觉得这香味好熟悉,他搜索记忆,暗道:“这不是郑丽丝身上闻到的香味么?”

他正意念之间,在黄光闪烁中,郑丽丝跑了进来。

郑雷一看到郑丽丝,不由惊呼道:“三妹,你,你怎么又变小了?”

原来郑丽丝又变得在小人国时那么大小,在半躶的娇躯上,只遮了些胸饰和围了一

条带状的缎裙。

郑丽丝哭着,一跳扑到郑雷怀里,只是一声声的叫着:“哥哥!哥哥!哥哥……”

郑雷搂着她,在她耳边道:“三妹,你快说,是怎么回事吗?”

郑丽丝仍抽泣着道:“你进来以后,我实在放心不下就找进洞来,但不知为什么,

亦走进这洞内,被这些黄光包围,我立刻就变得跟以前一样了!”

郑雷道:“那现在怎么办呢?”

一言甫毕,郑丽丝忽然惊叫道:“哥哥,抱紧我一点,我在长大了,你觉得吗?”

抱着郑丽丝的郑雷,果然有了不寻常的感觉,只觉郑丽丝在自己的怀里,很快的在

长大,到郑雷觉得郑丽丝已经停止不再长的时候,他把她放到地下,一松手,郑丽丝却

变成了一个全躶的美人儿,身上的东西全因为长大而崩落了!

郑雷大为惊喜,一下把郑丽丝横抱在怀里,吻她的玉脸朱chún,粉颈酥胸。郑雷脑际

灵光一闪,他觉得郑丽丝决不会这样,他心中暗暗惊叫道:“这一定是妖怪!”

他将郑丽丝娇美的胴体,往地上一掷,只见一团黄云,一切幻境都一扫而空。

原来,他仍然站在来时的甬道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