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七十八章 魔岛全毁

作者:秋梦痕

郑雷愣愣的站在甬道中?他为这两次的幻境感到无限惊讶!

他想:“这是什么玩意?奇门遁甲不象奇门遁甲,九宫八卦又显厉非是,这……”

他忽然“啊”的一声,他想起来了,他曾听说过,有一种失传多年的“幻毒魔烟”,

能使人于美丽的幻境中,中毒死亡而毫不知觉。他知道他自己没有同翠莲她们一起中毒,

和在幻境中临危惊觉,都是因为服食云裳仙子“太阳神rǔ”之功。

太阴教主云裳仙子曾经告诉过他,服食“太阴神rǔ”后,功力倍增,百毒不侵,百

毒不侵倒是确实,但功力倍增他却感到有些疑惑不解?

他觉得自己功力,时而增高不少时而又感到非常笨拙,内力不能随心慾,达到巅峰

状态。

他想:“惟一可以解释的,就是与以前一样,太上神功与混元指功不能水rǔ交融,

以至功力难以发挥,如今大概又是太阴神功与前两种功力融合之故。”

他想着想着,又迈步前进。

他刚一抬腿,又把伸出的足缩了回来。

他明明知道,按照他走过的距离,应该回到铁栅地方不远了,为什么他看到前面黑

漆漆的,好象很深的样子。

他仔细一看,原来前面被黑烟笼罩,几乎是咫尺莫辨。

他愕然一惊,他知道黑色一定是代表非常危险的信号。

他正犹疑间,眼前黑烟如涛汹涌,在黑烟滚滚中,有一个庞大的人影冲了进来。

他掀眉一看来人正是云雾狂人。

郑雷心中暗暗高兴,忖道:“你这老贼,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简直

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果不其然,云雾狂人如痴如醉似的,歪歪倒倒的走了过来,他拾头看了郑雷一眼,

愣愣的好象并不认识。

他卷着舌头道:“你是谁?”

郑雷暗喜,心道:“他一定中毒了,待我戏弄他一下。”

于是他道:“俺是阎王老子的儿子,你不认识?”

云雾狂人期期艾艾的道:“阎王老子?”

他一惊,又道:“你来干吗?”

郑雷一扬手道:“我来送你这个老不死到枉死城。”

“城”字一出,郑雷双掌如大鹏一展,立即一招“啸聚山林”陡转“花果得道”,

如山似海的劲风猛袭而出。

云雾狂人显得慌慌张张的胡乱的封住来势,只听“碰”的声,云雾狂人的肩臂上着

着实实的中了一掌。

他打了七八个踉跄,才拿桩站定,吸了一口气,好象若无其事的样子。

郑雷心道:“这老贼的功力实在深厚,这开山劈石的一掌,他只不过了一口气而

已!”

郑雷陡然逼近他身前,“叶底偷桃”“灵猿上树”两招同时而出,上下其手,罩住

了他的全身。

云雾狂人挨了一掌,似乎清醒了一些,这更为厉害的两招,居然没有难住他,他一

招“脱袍让位”,闪身后退,立即又以一招“狂乱惊风”还以颜色。

郑雷是对这老贼恨之入骨髓,心狠手辣,恨不得毒招绝着一下全部出笼,他顺手从

怀中一掏,神龙剑的就向老贼心窝刺去。

老贼一招“醉倒山门”双足却还了郑雷一招“罗汉飞蜂”。

幸而郑雷身子灵活,钩腰吸腹,挫身后退得快,不然这双腿中上,死不了亦休想爬

得起来了!

郑雷真是三魂暴躁,七窍生烟,一撇身,神龙剑抖手而出,罩住了云雾狂人上半身,

身子逼近,又踢出十余腿。

云雾狂人煞是厉害,双腿交错躲闪,两掌舞动如狂风巨浪,只听“呛嘟”一声,把

郑雷吓出一身汗。

原来,神龙剑险些被他抓去,幸而郑雷心剑相连,灵机一动,神龙剑从他掌沿一滑,

被震石壁上,哈嘟一声,只击得碎石纷飞。

郑雷赶快招手把神龙剑收回,两人又短兵相接,舍死忘生的打起来。

亦不知打了多久,至少不下四五百招,多少次郑雷险些获胜,总是差之毫厘,失之

千里,又只打了个平手。

最后郑雷急了,同时手足四招齐施,手下是“我佛如来”“南面称王”,足下是

“大闹天宫”“海底捞月”,简直如同排山倒海,狂泻而出。

云雾狂人亦不让人,亦同样手足齐施的迎了上来。

而且这两人的招式都是只攻不守。

如果两人都不变招结果必然是两败俱伤。

郑雷一看,咬着牙心道:“你不变,我也不变,看谁倒霉?”

“碰碰”两声,两人都被震得半天高,郑雷还看见血光一闪,显然云雾狂人的血肉

之驱,还中了神龙宝剑,他心中一喜,暗道:“老贼你还活得了吗?”但人却立刻晕过

去了!

亦不知过了多久,郑雷悠悠醒来。

他觉得全身凉凉的,摸摸自己头脸,才有了生命存在并未死去的感觉。

他慢慢的有了记忆,他想起刚才杀死云雾狂人的经过,他记起郑丽丝说神龙行云说

过,解葯就在他的怀里,郑雷象一只小兔,倏的一下跳起。

原来他已回到了甬道的尽头,面前就是铁栅,甬道空空的,云雾狂人的尸体不见了!

他来回的察视了一阵,不但尸体无影无踪,地上连一点血迹都没有。

他惊道:“这难道又是幻境不成?”除了石壁上还有神龙剑碰过的痕迹外,其他一

切如进来时一样,他愣了一阵。

他自己亦不知自己在洞中多久了,他想妈妈与郑丽丝一定等得心急了,他赶快穿过

铁栅,又在石壁上找了好久,才在一块活的石门后,找到了拉动的铁环。

当铁环拉动时,甬道外的大圆石开始转动,当那段进来时的缺口,对准甬道时,郑

雷就跳了进去。

大圆石再继续转动,就到了第三条地道,他亦不管对不对,就跳了进去。

他惟恐被铁栅更厉害的东西关住,他站在地道口先仔细观望观望,这一望之下,不

禁大喜。

原来极目所见,这地道中全是被打得七零八落的痕迹,显然神龙行云同云雾狂人是

一路打了进去。

他兴奋地刚迈了两步,不禁心里一凉。

他想:“我刚才不知晕过去多久,是不是云雾狂人进来又出去了呢?”

他想到这儿一颗心就好象从浴日绝峰,滚落到冰寒的绝谷深处一样。

他不禁又想:“如果云雾狂人要出洞去了,到何处才能找到他?要何年何月才能找

到他?

那翠莲、金凤饶梅饶兰她们,不将是回生无望了吗?”他热泪盈眶,泪珠在他不知

不觉中已经流在腮边。

他无可奈何之下,惟有前进,他只见满地尽是瓶罐之属,他再前进,看见地上血淋

淋的,腥臭扑鼻,令人恶心!

原来满地全是蛇尸,蜈蚣,蝎子,看来装这些东西的笼子,都全被打碎了,散落满

地。

走过了这一段,再前进又是一间石室,这石室中只有很轻微的损坏痕迹,但却是铁

笼林立,而且每一个铁笼,都象一间小室一样。

郑雷一看这些铁笼,可看得直打寒噤,原来这些笼里全关的是天下至毒的大毒物,

幸而铁栅还完整无缺。

笼内毒有长舌乱吐的毒蟒,有象孔雀那么大的蝙幅,有鸵鸟那么大的九头鸟,有小

狗大的癞蛤蟆,还有些是郑雷说不出名字的毒物。

反正不管它们有毒无毒,只要一看它们那付尊容,就令人汗毛直竖,周身直打颤抖。

郑雷把这些笼子看了一遍,但奇怪这石室又到了尽头,有来路并无去路。

这些笼子里的毒物,大概是很久没有吃食,都饿得十分难受,一看见有人进来,都

乱跳乱叫,十分不安。

这些叫声,听起来更是刺耳,形状同声音竟然这么相配,郑雷倒又觉得,这些毒物

凶残性猛,表里一致,比很多人面兽心的人,很难分别好坏要好很多了!

在这许多笼子之中,只有一只笼子里面却毫无动静,他仔细一看,原来里面睡的是

一条巨蟒。

他再看其他笼子里的巨蟒都在蠕蠕爬动,并未冬眠,为何这只笼子里的巨蟒盘得整

整齐齐,连一动也不动呢?

他再仔细一看笼子门,很显然有常常打开的痕迹,他抬掌运功往里一推,才发觉这

是一条假蟒。

他推开笼门,摇摇盘卧的巨蟒,再转动几下,却不能动弹分毫,他低头走过笼子察

看,亦找不出关键究竟在何处?他返身正要出笼,顿感裤脚不知被什么东西挂住,他低

头一看,原来是伸在嘴外的蟒舌。

他不由一怔,暗道:“这假蟒做得真象,连蟒舌亦如此逼真……”转念,他觉得这

假蟒为何做一根假舌伸在嘴外干吗?

他伸手拉住假舌摇了一摇,显然还非常松动,他左右转了几转,往外一拉,只听一

阵隆隆响动,笼子后面和石壁,全都豁然开启。

郑雷大喜,不管吉凶如何,跃身就进入门内。

一进门,豁然开朗,原来门内是一间大石室,室顶嵌了很多明珠,比别处更加光亮。

室内石桌石椅甚多,桌上摆满了瓷盆瓦罐之类,一看就知是神龙行云研毒究葯之所,

但从毒葯的储藏看来却不是这个地方。

郑雷环视室内,此处亦没有多少打过的痕迹,而且看来室中有好几条出路,又听不

到打斗之声,究竟神龙行云同云雾狂人是出洞去了呢?还是在洞中呢?

如在洞中,这五条出路,又走的是哪一条呢?

他想翠莲她们四人,不知道是有救无救呢?他已经感到有点心灰意冷了!

他正站在室中,迟疑观望,他看到这五条出路的洞壁上,都刻有五行字,原来这洞

室是按五行构造,如想再前进,不论走那一条路,恐怕都不是进来时这么简单了!

他正思忖间,耳听隐隐传来人声,而且足声杂乱,显然不是一二人。

郑雷大吃一惊,这洞中哪来这许多人,难道外面有人进来了?

但他仔细一听,声音并不是从他进来的笼外传来,而是从刻有“土”字的洞内传来。

他心道:“难道这洞内还住有这么多人不成?”

他惊诧不定中,又很清楚的听到,这些人声原来都在痛苦的呻吟,作垂死的低号。

他退身站立,面向“土门”,果然不久,晃晃荡荡蹒跚不稳的走出来七八个干瘪的

赤躶的男女。

这些男女,简直只剩了一层皮包骨头,都是一样的长发披肩,皮肤干瘪如柴,两臂

摇摇晃晃,好象就要脱离肩胛掉落似的,两脚载不住全身重量,连站也站不住,只不停

的晃荡,如果不是下部外露,简直就不能分出是男是女?

这些男女一看到郑雷,惊得直后退,倚在石壁上,不然似乎非倒在地上不可的样子。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不蒙面的人,今天看到郑雷,似乎有说不出的亲热似的,他们看

郑雷,都泪汪汪的哭了起来。

郑雷大感莫名其妙,这些男女为何瘦成这样子?

又一丝不挂,看见人就哭,于是郑雷望着她们道:“你们是什么?你们哭什么?”

其中有一个人道:“你快出去,你还呆在这儿干吗?”说话时气喘得很厉害。

郑雷觉得这人答非所问,大感蹊跷,他又更加高声道:“我问你们是什么人?哭什

么?”

那人又道:“你还不走,你看我们就是你的榜样。”

郑雷急道:“你管我不走干什么?我问你们为何成了这个鬼样子?”

他们听郑雷说“鬼样子”,似乎一下刺到他们痛处,他们哭声更哀,那人边哭边道:

“娃娃,你别狠,你过不了多久,亦会跟我们一样。”

郑雷道:“我是小飞龙郑雷,神龙行云和云雾狂人两人,逃到这里面来,我是来捉

他们的。”

那些男女,听郑雷如此一讲,全停止了哭声。

那干瘪的脸上,已经看不出表情来了,看样子他们不太相信郑雷的话,那人又道:

“小,小飞龙,郑雷,云雾狂人,我们全不知道,你,你打得过神龙行云?”亦不知他

是惊是惧还是喜?他说话反正喘得更厉害了。

郑雷想,反正跟他们多说。亦难得解释,干脆就顺着他们说道:“我要打不赢他,

他会往这里面跑,我会进得来?”

他们一听,面面相视,互相点点头,似乎十分相信,突然间,他们全疯狂的大笑起

来。

那人捧着肚子笑了一阵道:“那你可以救我们出去了?”郑雷道:“当然可以,但

你们为何住在这洞中呢?”

那人道:“我们是……”

一言未毕,他亦跟着他们全狂笑起来,笑了不久,一个个都萎缩的倒在地上,声音

渐渐微弱,待洞里回音渐止时,郑雷走前去一看,他们四对男女,全笑死了。

郑雷对这批男女哭笑一阵,就全都死了,感到是莫名其妙,他仍退回室中,想察看

神龙行云他们的去路。

忽然。又听到一阵足步音从“金”间里出来一个黑衣蒙面人,手里抱着一个瓷瓶,

看到郑雷愕了一下,又看到地上躺着的八个男女,他走过去一看,他们早巳气绝,那蒙

面人抱着一个女子尸体就痛哭起来。

郑雷等他哭了一阵:才道:“那些死人是谁?”

那蒙面人道:“这些男女,全是神龙行云弄来试验毒性的牺牲品。”

郑雷“啊”的一声,感这简直是惨无人道,比杀人尤有过之,他咬牙指着他怀中的

女尸道:“这女人是谁?”

那蒙面人道:“她是我妻子,我已经找到解葯,但仍然是迟了一步。”

郑雷道:“你是神龙行云的手下,为什么你的妻子会作他的试验品?”

那蒙面人道:“我先不知道,等我知道时,我亦不敢讲。”

郑雷为了赶快去找云雾狂人,好取得解葯,去救翠莲金凤她们,所以急急问道:

“你是谁?”

那蒙面人道:“我叫金正哲。”

郑雷一听他姓金,不由一怔,急问道:“金凤金麟又叫红姑娘红孩儿,是你什么

人?”

金正哲道:“那正是我儿女,你怎么认识他们?”

郑雷立即向前跪拜道:“岳父大人在上,请受小婿一拜。”

金正哲赶快扶起郑雷道:“金凤这一次来,我还没有见到,她就被俘了,现在她中

了毒,你这怎么办?”

郑雷道:“解葯只有云雾狂人身上才有,我就是进来找他的,不知他同神龙行云雾

走哪个洞进去了?”

金正哲道:“他们走‘水’进去了,我亦是跟着他们进来找解葯的,可是没有找到,

你快去吧!”

郑雷拜别金正哲后,就往“水”间冲了进去。

此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陈方她们在船上等得心里非常焦急,郑丽丝已经催

了好几次,要陈方一起到魔岛察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方想,带着一个不会什么武功的郑丽丝上岛去,总不放心,把郑丽丝留在船上,

陪着四个不知人事的翠莲她们,亦是不放心,于是只好安慰着她,又等了差不多半个时

辰。

倏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魔岛上忽然发生剧烈的爆炸,沙石纷飞,水柱冲起,

整个魔岛都好象被抬上了半空,黑烟灰笼罩了整个庞岛。

陈方惊得差点晕了过去,心道:“魔岛全毁了,这简直是玉石俱毁。”

郑丽丝哭叫声“哥哥!”人就硬挺挺的倒在甲板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