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七十九章 失而复得

作者:秋梦痕

神龙行云的秘洞爆炸,魔岛鬼城几乎全毁,此时陈方同郑丽丝正在船上守着昏迷不

醒的四人,忧心忡忡,忽听爆炸声,不禁大为震惊,正以为郑雷已遭不测,忽然从岛后

转出两人,飞快的从湖面滑水而去。

远远看去,这两人中没有神龙行云,因为神龙行云服装特殊,很容易鉴别。

既然没有神龙行云,以这两人的武功看来,必然就是郑雷和云雾狂人!

陈方同郑丽丝心中一喜,立即吩咐开船,向二人追去。

果然不错,这两人正是郑雷和云雾狂人,郑雷在后狂追,他连通知陈方和郑丽丝的

时间亦没有,因为他与云雾狂人,都从神龙行云口中,得知了一件影响许多人生死存亡

的秘密,所以谁亦不能放松谁,都在捷足先得。

这鄱阳湖横竖好几百里,他们当然无法长此滑水在湖面上,提气轻身的功夫,所能

支持的时间亦有限,而且湖中与海上一样气候变化难测,他们刚滑行一二十里,湖上风

浪渐大,阴云满天,眼看不测风云就将来到。

风浪一大,湖面滑行困难,二人一身全湿,云雾狂人一看前面一大遍陆地,意念一

转,就往前冲去。

郑雷一看云雾狂人舍水登陆,不由大喜,因为他己看出前面正是情人岛,他想:

“只要上了情人岛,惠如姑姑虽不在,一定有留守人物,看你还能逃向何处?”

云雾狂人似乎对情人岛相当熟悉,上岸的地方亦是郑雷那次同芳芳来的那个沙滩,

一上沙滩,郑雷可惊住了。

原来沙滩上横七竖八的摆了十多具男女尸体,而且死状奇惨,一具具心肝都破胸狼

籍在外。

从服装上看,这些死尸,全是岛民。

郑雷一怔,抬头再看,云雾狂人已经跑出七八丈开外,郑雷惟恐被云雾狂人逃去,

拔腿又追,过沙滩,绕过岛的最右端,就已经遥遥望着那片岛民的村庄。

从沙滩上的死尸,再看到这村庄,郑雷才发现,这情人岛已经遭遇了滔天大祸。

村庄半毁,到处是焚烧和暴力损坏的痕迹,庄内死尸都是老弱小孩,看来壮年男女,

都战死在沙滩上了。

郑雷就在村庄内迟疑了这么一下,再抬头看时,云雾狂人已经跑得不见踪影了。

郑雷这一下可急了,一式“飞龙身法”,就往“太真宫”的白石阶前掠去。

因为他决不能放松云雾狂人,当他们在魔岛秘洞中时,云雾狂人不慎引起爆炸,当

时神龙行云将龙虎山的秘密告诉郑雷,但却被云雾狂人窃听了去,所以当云雾狂人从水

门下通湖面的秘道逃走时,郑雷就一直紧追不舍。

当郑雷掠至“太真宫”的台阶上时,四个披大红架裟的喇嘛簇拥着云雾狂人迎了出

来。

郑雷一凛,想不到云雾狂人早已派人占领了情人岛,看这几人杀气腾腾的样子,就

知道他们已经下决心非除郑雷不可。

郑雷对云雾狂人亦只半斤八两之间,如今又加上四个横眉竖目的喇嘛,郑雷对这战

斗不无惴惴之心。

郑雷伸手到怀里,紧握着神龙剑,他想:“这非得出其不意,痛下杀手不可!”

他意念一转,手腕疾抖,神龙剑化着一条长虹,就向云雾狂人右边两喇嘛袭去。

这种飞剑斩人的方式,在武林中至少有百年没有人见过了,郑雷的来势又快又猛。

两喇嘛是云雾狂人的门徒,武功自然不如郑雷,加以对飞剑的震惊,刚刚这么一呆,

“通通”两声,两颗血淋淋粗眉大眼的头颅,滚落地上。

郑雷默念剑诀,一招手,神龙剑又向右边两个喇嘛飞刚经过云雾狂人面前,郑雷陡

的一惊,想不到云雾狂人竟然一伸手将神龙剑抓了过去。

这是什么原因呢?

因为郑雷习的施放神龙剑,是以内功聚气化神为主,如果对方内功与自己在伯仲之

间,眼明手快就能抓去神龙剑。

但对方因为没有习过剑诀,不能心剑合一,所以虽然能抓住,但却无法使用,同时

只要稍一疏忽,郑雷心剑合一,还能随时收回。

云雾狂人抓住神龙剑,但只觉剑柄握在手中,不断震跳,有脱出掌握之虞,于是他

紧握宝剑声怒吼剑与人齐上一下把郑雷圈在中间。

郑雷没有了神龙剑,只得施出灵猿掌法,而将“太上神功”和“混元指功”夹在掌

中施展而出。

灵猿掌法虽只八式,但郑雷每一次以任何两式合一为一招施出,如此八式的变化多

端,令人莫测,而且每次施出两式,就等于两个郑雷,打他们三人,所以倒亦并不太吃

力。

但是,如果这样长久打下去,可不是办法,假如云雾狂人在这情人岛上,还有帮手,

那结果就很难说了。

郑雷很想能先杀掉另两个喇嘛,再独战云雾狂人,虽不至于一定胜,但就不会象这

样手忙足乱的尴尬了。

他很想能逼开云雾狂人,一掌就能将两个喇嘛劈炸得尸体纷飞而死,但是因神龙剑

在云雾狂手人手里虽不能放出,总是一件利器,郑雷就不得不全神贯注,以免不意为其

所伤。

于是,郑雷与三人打斗,就形成了全力对付云雾狂人,而对另两个喇嘛,则只是躲

让闪避,无还手的余暇。

因此,两个喇嘛才算苟全性命于一时,但他们并不知道,反而狐假虎威的拼命向郑

雷偷袭。

三十招过去,郑雷越打越火,恨不得立即毙两喇嘛于掌下,但云雾狂人老姦巨猾,

总不放松。

郑雷所感到的,是云雾狂人手中的神龙剑对自己的威胁太大,于是他极力想收回神

龙剑,心中不断的默念剑诀,想从剑诀中找出收回神龙剑的奇巧之策。

飞剑之运用,就在于心剑合一,如此一来,神龙剑在云雾狂人手中,就象一匹急待

脱缰的野马,不断的在他手中跳动,只要偶一疏忽,就有脱手飞回郑雷的可能。

如此,云雾狂人为了要把握住手中的神龙剑,而不得不多加运功贯臂,以策安全,

这样正好削弱了云雾狂人对郑雷的攻势。

郑雷一看时机到来,双手左掌一式“啸聚山林”,右掌一式“大闹天宫”,两掌呼

呼拍出,狂风随起,爆炸连连,硬将云雾狂人逼开。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一瞬间,郑雷猛地一族身,双掌如座山似的,运足“太上神

功”,兜头向两喇嘛罩下。

“劈拍”两声,紧接着又是一连串的“拍拍……”之声,连云雾狂人亦吓得跳出圈

外怔住了。

两喇嘛的尸体,不论肉骨五脏,全炸成手掌大小那么一块块的,死状之惨,连云雾

狂人亦不多见。

郑雷杀掉两喇嘛以后,回头就想夺回神龙剑,非杀掉云雾狂人不可,因为如果现在

不能杀掉他,一旦云雾狂人亦到了龙虎山,那神龙行云所说的秘密,是云雾狂人抑或是

郑雷获得,还在未知之数。

如果云雾狂人获得,那龙虎山上几千人的性命,中原武林的生灵,不知有多少悲惨

的结果?

所以郑雷毫不犹疑的,杀完两人以后,回头双掌分进合击,一手运足“太上神功”,

一手运足“混元指功”,同时猛攻而出。

只听“哗啦”一声,“太真宫”的门柱倒了两根,宫门塌了一半,但云雾狂人的身

形已经逃进宫门去了。

于是,郑雷拔腿就去追,经过回廊甬道,绕过“长生殿”,追到“九华官”,云雾

狂人只稍稍一停,立即穿窗往宫后奔去。

宫后是一遍林园,花草树木都剪裁得非常整齐,这林中有从郑海龙一代代相传下来

的坟墓,也是郑雷名义上的先人,但郑雷此时无暇顾及,穿过坟场,就往殿后,也是岛

后追去。

穿过宫园,远远已能看到湖边有一只大船,正准备开航,船舱上站着七八个喇嘛,

为首的正是云雾狂人。

这一惊非同小可,郑雷赶快追至湖边,但大船已经离岛十丈,眼看已经无法追上,

郑雷只好望湖兴叹了!

神龙剑已失,郑雷怔怔的站在湖边发楞,不知该如何是好?

追吧?就是追到船上,一个云雾狂人亦只能打成平手,如今他的人多,其结果那就

很难预料了。

不追,难道置几千人的性命于不顾?置中原武林的命脉于不顾?

郑雷心一横,决定追赶,正准备踏板滑水之际,忽见陈方和郑丽丝在船头,她们的

船已绕过情人岛正追了前来。

两个船上,一个岸上,三人都高兴得叫起来。

郑雷一式登萍渡水,就掠到了陈方船边,一纵身上了船,立即指着前面云雾狂人的

船,叫船家摇桨前追。

郑雷到舱中看过翠莲金凤和饶梅饶兰四人,情形没有什么变化,然后三人又走到舱

面上,找了个地方坐下,郑雷才将在魔岛秘洞中的情形,说了一遍。

郑雷说到神龙行云如何拿人做试验,金凤的父亲如何发现自己妻子之死等等听得人

悲愤不已!

当最后,郑雷讲到自己从水门中进入,找到了神龙行云和云雾狂人,他们师徒二人

不知为什么,在里面打了起来。

郑雷偷偷进入,二人打得难解难分,并未发现,神龙行云当然不是云雾狂人的对手,

云雾狂人对自己的徒弟,都有致命克制之法,大概是他对神龙行云已经无法控制,所以

打到最后,他竟然下了致命杀手。

神龙行云负了重伤,倒在地上,无意触动了爆炸机关,所以立即岛上发生了一连串

的爆炸。

当这爆炸发生时,因为声音来自外面,所以云雾狂人还来得及从洞后逃。

郑雷因为听得出爆炸声是来自外面,一方面知道神龙行云是自己的伯父,所以情不

由己,乃纵身而出,察看神龙行云伤势,是否有碍。

神龙行云负伤很重,自知性命难保,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所以他才把任何人都不

知道的秘密,说了出来。

魔岛再秘密,他都知道逃不过自己师父的锐眼,龙虎禁地的布置,亦是扰乱人心,

故布疑阵的作法。

其实神龙行云,虽然有发狂的时候,但是亦有清醒的时候,所以他的一切重要毒葯

和解葯等,都放在邻近龙虎山的一个极秘密的洞中。看守人就是贺荣三人,亦就是郑雷

曾经在小人国的谷崖边,放走没有杀的那三个持弓箭的人。

神龙行云知道云雾狂人以他为徒,完全是以华治华之策,不过是想利用神龙行云是

中原武林人物的身份,来统一中原武林,不易引起反感而已。

神龙行云统一中原武林,云雾狂人自有克制神龙行云之法,如果神龙行云要想恢复

正常人的生活,不教弱女一个个死在他的手中,那他唯一的办法只有乖乖的听云雾狂人

的驱使。

云雾狂人早已暗暗的来到中原,一直督促神龙行云做着伤天害理之事,想藉此次陈

平邀约武林人物与神龙行云较量高下之际,把武林各派人物引出,加以杀害或葯物控制,

而作统一中原武林的打算。

最后,云雾狂人逼着神龙行云,非使用九头鸟的毒血,喷洒陈平等一帮人,彻底消

灭中原武林正派人物不可。

神龙行云明了自己师父的毒计之后,不免有兔死狐悲之感,乃假言向云雾狂人说,

九头鸟毒血在魔岛秘洞中,他想把云雾狂人引进洞中,予以炸死。

谁知神龙行云未能如愿,又被云雾狂人逃去,如果神龙行云按下最后一个键钮,立

刻他们现在所处的洞中,亦将轰然爆炸。

殊不知,神龙行云在说这一番话时,云雾狂人又回来听了去,但当神龙行云发觉时,

因为有郑雷在旁,神龙行云又一不忍令郑雷同归于尽,所以郑雷才跟着云雾狂人,从通

湖面的秘道里追了出来。

等到郑雷说完这番经过后,湖面轻烟薄雾,已经到了黄昏,两船相距始终是数里之

遥,无法追上。

郑雷于是又将追上情人岛所见情形,及失去神龙剑的经过说了一遍。

讲完了以后,郑雷正同陈方郑丽丝在商议,如何追上云雾狂人和夺回神龙剑,及抢

先到龙虎山找贺荣等问题。

在谈论间,郑雷发觉船后有大鱼群游至,三人到船舷一看,郑雷大喜,原来是娃娃

鱼群。

郑雷一看,领先来的正是女鱼王,它亦看到了郑雷,发出一陈喜悦和惊异的“叽叽”

声。

郑雷思念一转,急道:“鱼王姊姊,我骑你去追前面的船好不好?”

女鱼王嘴张了几张,鱼尾摆动几下,又“叽叽”几声,表示首肯之意。

郑雷又指她身后的鱼群道:“只你一个前去,叫它们别去好不好?”

女鱼王听了郑雷讲后,立即掉尾游了回去,向身后鱼群“叽叽”吩咐了一阵,然后

又游回郑雷船边。

郑雷已经脱去外衫,穿了一身紧身衣靠,向陈方说了他追去的计划以后,郑丽丝正

倚在他的胸前,一股恋恋不舍,竟慾同去之意。

郑雷说明不能同去,又安慰了她几句后,就纵身女鱼王背上,一扬手,在沉沉夜色

中,就向云雾狂人的船追去。

天已经黑尽,虽然明知云雾狂人的船,就在前面数里,但已经无法看见,可是鱼能

闻音辨向,一点不会错,片刻之间,已经追上,遥遥可以清晰望见船影。

郑雷轻轻对女鱼王道:“鱼王姊姊,减速接近。”

此时,夜风呼啸,湖上风浪不小,女鱼王和郑雷接近,当然很不易为人发觉,在离

船还有四五丈时,郑雷滑身入水,轻声告诉鱼王道,“鱼王姊姊,你就在这里跟踪等

我。”

郑雷象一条浪里蛟龙似的,无声无息游近船边,他先运起“混元指功”,在船底上,

一连穿了几十个窟窿。

因为木船终年累月的在水中浸泡,所以郑雷以指力贯孔,一次十个,几十个孔,亦

不过片刻之间就已完成。

郑雷立即游离开船,重骑到女鱼王背上,跟在船后准备行事。

大船前行,因为船底进水,渐渐速度就为之减慢,忽然船上灯火一闪,就有人惊叫

起来:“船底漏水了,几十股水同时涌进,抢堵不住,大家准备离船逃命呀!快放下小

艇!”

这大船两旁,载有两艘瓜皮小艇,水手们立即松绳放下,郑雷已经隐约看到,此时

云雾狂人他们,正从舱中跑出。

郑雷心意一动,立即就有所感,知道此正是收回神龙剑的良机,他口念剑诀,右手

一招,神龙剑云雾狂人本来藏在怀里,竟然亦藏它不住,“哗”的一声,云雾狂人大吃

一惊,只不过一瞬之间,神龙剑穿破了几层衣衫,裂开一个大洞,跑了出来。

等云雾狂人醒悟是怎么回事时,已经来不及了,神龙剑破空回到了郑雷手里。

郑雷虽然庆幸收回了神龙剑,但却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郑雷收回神龙剑后,正想掉头逃回船上,但刚刚才转身,他一想不对,如果逃回船

上云雾狂人追来,船上有昏迷不醒的翠莲和金凤,岂不是有很多顾虑?

于是他一拍女鱼王的头,往斜里就窜了开去。

云雾狂人既然发现了郑雷,眼看自己的船就要沉没,如果上了小艇,偌大一个鄱阳

湖,小艇只有漂流等待救援,与郑雷抢赴龙虎山的计划,就决难实现。

所以他并不跟众人下小艇,他在船上找了两块木板,用绳索绑在足上,因为他看见

郑雷骑的是一条大鱼,所以他想了这个稳稳当当的办法,准备在湖上同郑雷大干一场。

他绑好了木板,纵身就跳上湖面,开始在湖面上与郑雷追逐。

一个骑鱼,一个滑水,在黑沉沉的水面上,一朵朵浪花间,划起两道白练似的水带,

非常美观。

云雾狂人滑水究竟比不上女鱼王来得快,追了一阵,他始终追不上郑雷,但郑雷惟

恐后面追上来,碰上他们这批煞星,所以亦不敢远离。

他们绕着那艘快要沉的船,追了数圈,眼见个一大漩涡,云雾狂人那艘船,已完全

沉没。

两艘小艇,一艘装了七八个喇嘛,在划行之下缓缓前进。

女鱼王在载着郑雷奔行在湖面上时,则不断的“叽叽”高叫。

两人又追了五圈,郑雷一拍女鱼王的头,一个急刹身,候云雾狂人接近,“呼呼”

如山,立即拍出两掌。

云雾狂人一个庞大的身形,此时却表现得非常美妙,“嗖”的斜斜绕了半个弧形,

避了过去。

然后一个急旋身又滑了回来,轰轰两掌,还击郑雷。

就这样,两人追逐开始在湖上拼斗起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