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 八 章 神医拒敌

作者:秋梦痕

这哀号,时远时近,如嫠妇夜泣,如巫峡猿啼,既悲怆,又恐怖,方芳不由寒毛直

竖。

方芳这一惊悸,手下拍击较重不一,快慢不均,但她仍强自打起精神,依次拍击下

去。

她每拍击一下,同时屋外传来“踢踏!踢踏!”绕屋行走的声音。

方芳心乱了,额上渗出冷汗晕眩慾倒,耳中忽又响起鬼魅似的声音道:“小飞龙,

随我到枉死城吧!小飞龙快来呀……”

方芳惊骇莫名,两手已是拍击无力,恍恍忽忽地停止了拍击。

蓦然——

“呀”一声鬼哭神号的惨叫,显然是鬼遭到了突袭,又好像是突然遇到更加惊怖的

奇事,连鬼亦被吓得惊叫着循去。方芳松了口气。

糟了,郑雷突然真气乱窜,逆血乱涌,只听隔室神医张道泉的声音道。“姑娘,气

定神闲,及时拍击,不然就晚矣!”

方芳随着他的声音,立刻握拳拍击,快如击鼓,好一阵子,才又使郑雷真气归道,

畅流全身奇经八脉。

此时,方芳才感到惊奇,神医为何尚未就寝,他为何隔室有如目睹,能适时发声示

警?

但是方芳不能分神二用,只是暗中惊奇而已!

这时,晓鸡初啼,窗上已微露曙色。

方芳俯视郑雷,只见他面色红润,发出莹莹光彩,才使她松了口气。窗外日光映照,

天色已经大亮。远远有足步声杂沓而来,方芳以为是过往行人,并未在意。

足步声已过桥来到竹院中,方芳心中猜想定是病人上门求医。

只听隔室神医张道泉出外相迎,方芳觉得有点奇怪,因神医一直走到院中,才停步

不进。

只听来人阴阳怪气的道:“当代神医张大国手,久违了!”方芳觉得声音有异,不

禁凝神倾听。

张道泉道:“阁下等驾临茅舍,有何见教?”来人阴阳怪气地道:“请将小飞龙献

出。”

张道泉冷笑一声道:“大夫维护病家,理所当然,恕老夫不能应命!”

方芳一惊,来人是谁,听口气张道泉不但是神医,而且是仁医,不但是医道国手,

而且是武林高手!

又听另外一人嘿嘿地道:“张老头,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张道泉哈哈一笑道.“阁下等不要礼遇不受、受恶遇,还是不要伤了江湖和气的

好!”

只听其中一人声音特别粗哑的斥道:“张老头,你大概知道我们的规矩,不要不识

抬举!”

张道泉仍平静地道:“阁下等虽然小有名气,但纵有什么规矩,恕老夫碍难照办!”

粗哑嗓子的人更厉声叫道:“我丰都五鬼,什么时候手下留过活口,你难道没有个

耳闻?”

方芳大吃一惊,原来是丰都五鬼追踪而至,怪不得第一个阴阳怪气的说话声音,还

非常耳熟。神医张道泉又道:“老夫终身行医,以救人为本,不论其人如何,只忍见其

生不忍见其死,阁下等虽然自称丰都五鬼,不过依老夫愚见,还是做人好,何必真要做

鬼呢!”

张道泉此话一出,只听五鬼全乱嚷乱叫道:“老匹夫,以你一人之力,能敌我丰都

五鬼吗?我们如果是糟老头的手下败将,那就从此遁迹丰都,永不出道!”

张道泉哈哈大笑道:“你们不必把话说死了,如果尔等败在老夫手下,老夫只希望

你们改邪归正,行侠江湖就够了!”五鬼气得“哇哇”乱叫以后就只听到呼呼风响,金

铁交鸣之声。

方芳这一次再不敢失神忘记拍击,她一面专心一致的为郑雷拍穴,一面仔细的循声

判位,以定胜负。

“嘶!”的一招,这一招好厉害劲道惊人。

只听张道泉一声闷哼,还好,听来有惊无险,只听五鬼道:“老匹夫,看我索命鬼

的锁魂链如何?”

张道泉轻松地道:“那是你妈妈怕你命不长,替你打的百家锁。”

只听平地一阵狂飙陡卷,势如排山倒海,又一人道:“张老头,这一招摄魂扇,看

你如何招架!”

张道泉又是一阵朗朗大笑道:“凉风送暑,风流鬼你外强内干,能奈老夫何?”

方芳听得出来,张道泉以一敌五,显然并未落败,她更加沉着,替郑雷拍穴反而更

加得心应手,她拍穴的快慢轻重,与真气运行的强弱,配合得恰到好处。

但是她恨未能亲眼目睹神医张道泉的身手,以她对活死人赵无常的了解,张道泉能

敌五鬼而诙谐有余,这身法武功之高,必然已达化境,想不到在这香口镇,有如此高人

隐居,而只以医术济世。

经过一番谩骂以后,再也听不到话声,显然双方在全力相拼。

一招比一招有力,一招比一招狠猛,一兵器交鸣声,听起来好像把人的心都要撕成

无数的碎片。茅屋摇动竹枝“哗哗”作响!

“碰”的一声,方芳左侧的窗户被击成粉碎。

方芳看清了外面的五鬼,但五鬼亦看到了方芳和郑雷。

于是,五鬼争先恐后的想从窗户冲进。

张道泉早已闪身堵住窗户前。两掌横扫竖劈,五鬼虽然都手执奇形兵刃,然而却被

阻在房外,冲不进来。

张道泉支持如此激烈的打斗,一直到达中午,虽然他全身几已湿透,但看来一时还

不至落败。

方芳在惊慌之中,只有加快为郑雷拍穴,希望郑雷早早苏醒,好能双双加入战斗,

则以三敌五,必然可以取胜。

如果郑雷仍然不醒,张道泉一人独撑大局,依方芳看来,时间一久,必然是凶多吉

少。

方芳此时心急如焚,双手拍击加快、额上香汗淋淋。

突然,五鬼退下两人,以三人牵制住张道泉,另两人则绕道房屋的右侧,只听“咔

喳”一声,茅屋泥墙被劈开了一个大洞,两鬼就想从洞中冲入。

张道泉隔窗一扬手。

只听“呀!”的一声惨叫,刚刚冲至墙洞的一个身影,几个翻滚就滚在院中,看来

不知中了张道泉的什么暗器。

五鬼这一力量分散,张道泉压力减少,反而给张道泉使用暗器的机会五鬼伤其一,

另一个要救护他,无法冲进,张道泉趁此机会,一连强烈猛极的劈出五掌。

一声嚎叫,一声闷哼,五鬼中又有两人负伤。张道泉袍袖摔禅收势肃立。五鬼气馁

地站在当地。负伤的两个,缓缓走到竹院边盘膝坐下,运功疗伤,两鬼抬起倒地负伤的

一人,亦到竹林边,蹲下检查伤势。

张道泉返身进屋,拿着一个葯葫芦出来,走到五鬼身旁,反而替五鬼服葯疗伤。

方芳对神医张道泉的武功和仁道,实在衷心佩服,但对五鬼的来意则感到迷惑。

赵无常虽说是为那只“神龙行云图”的瓷盘而来,可是似乎又是针对郑雷本人而来,

究竟他们是为盘还是为人?方芳都感到不解。

瓷盘有何神秘价值?以郑雷的武功,就是与一鬼为敌,都不见得能取胜,何以会与

五鬼结怨?这真是匪夷所思的事。

方芳意念之间,不兔心气浮动,她赶快镇定心神,抱元守一玉掌翻飞,赶紧趁此平

静之时,连连为郑雷催动真气运行。

郑雷渐渐呼吸有力,周身肌肉弹动,嘴chún眼皮也能轻微扇动。

又过了片刻,郑雷的舌头亦在轻微地弹动。

方芳需要休息,她螓首微抬,不禁一惊。

这时斜阳西落,又是黄昏,五鬼俱已站起,显然伤势已经复原。五鬼十只鹞眼,扫

过张道泉,都瞪视着方芳屋内。

方芳不由一寒,这五鬼显然不怀好意。

只一眨眼,五鬼呼啸一声,鬼魅般的身法,一起腾飞而起,如五条鬼影,掠空而出。

方方这才松了口气,五鬼终于走了,张道泉返身进来,他低头看看郑雷,微露惊喜,

然后向方芳点点头走了出去。夜色降临,外面风声渐大,下起了朦朦细雨。

方芳知道张道泉的示意,如此凄风苦雨,她对全躶的郑雷,感到更加怜惜,她有了

这两种心情,使得她拍穴更加全力而为。

但她两条玉臂,经整天辛劳,而又无时间进食,实在越来越觉吃力,不用力则已,

越用力越感酸麻软痛,难以上举。

但她心里在想:“我不能停止,我一停止,弟弟就没命了。”

在坚强意志下,又支持了半个时辰,她实在再无能为力了。

她想叫张道泉进来接替,但是又不能开口说话。

她想:“完了,我完了!弟弟亦完了!”

倏然,张道泉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前,她心里顿感高兴,她想我虽不说,张道泉必

然也看得出来!

张道泉冷冷一笑。

方芳立感情形有异,这笑声透着危机惊险,不像是对自己而发。

张道泉道:“阁下言而无信,为何去而复返?”

方芳一听口气,知道又是五鬼来了!

黑影一闪,活死人赵天常在窗前现身道:“我们想向张大国手,索取小飞龙身上那

支瓷盘。”

方芳一听,这一次是冲着瓷盘而来。

张道泉笑道:“凭什么?为什么?”

赵无常道:“奉命差,身不由己!”

张道泉道:“奉何人之命?”

赵无常道:“盘主之命。”

张道泉道:“盘主是谁?”

赵无常道:“神龙行云!”

只见一道银光一闪,耀眼生花,“神龙行云”与赵无常并肩出现在窗前。

赵无常一阵阴恻恻惨笑道:“张老头,你见过神龙行云?”张道泉道:“何以见得,

瓷盘是属神龙行云之物?”

赵无常昂然道:“瓷盘上有神龙行云图为证。”

方芳想说:“盘底上有小飞龙又何解释?”但是她不能说话。张道泉道:“瓷盘非

老夫之物,老夫不敢作主。”

赵无常道:“你说不敢作主,又何必作主从中拦阻我们?”张道泉冷冷一笑道:

“他是我的病人。”

赵无常道:“如果他永登鬼录,难道我们亦要等他一辈子么?”道泉道:“不会,

他就将醒来。”

方芳眼见“神龙行云”出现,以“神龙行云”武功之高,方芳认为不但郑雷,就是

她和张道泉亦难逃劫运。

她正奇怪“神龙行云”一直一言不发,忽听到张道泉说郑雷即将醒来,她立刻强提

最后一口真气,继续为郑雷推穴。一个人到了生死关头,千钧一发之际,一股强烈求生

的意志.立刻激发了方芳的潜力,使得方芳感到双臂有力,上下翻飞,一心拍击。

赵无常突然发出一阵令人背脊发毛的怪笑,他同“神龙行云”身子都在微微移动,

显然战云密布,蓄势待发。

倏然,银光一闪,方芳以为二人一定同时扑进。

一眨眼,二人不但未进,反而退离窗前丈余之外。

立刻一阵“劈劈拍拍”之声,茅屋四周已着了火,火随风势,很快就将烧及全屋。

五鬼好毒,居然下此毒手。

方芳等就是能救出郑雷,则一日夜辛劳白费,前功尽弃,救出的亦是一个死郑雷。

方芳无计可施,珠泪簌簌而下。

方芳早已决心与郑雷同归于尽,她对发自身边的大火。毫不动容,反而用力拍击。

火从四周渐渐延至屋顶,火舌乱卷,就要烧至张道泉和方芳身侧。

张道泉大吼一声,声震山岳,双掌反复发挥,然后一蹲身,迅即猛然上托。

劲气如涛,平地暴升而起,只听一阵“咔喳”之声,梁柱断折。整个茅草屋顶,硬

生生被抬飞半空,斜斜的飞出两三丈外。

屋顶既去,张道泉又是数掌,四周竹木泥墙,立即如推金山倒玉柱似的,向四周倒

下。

如此一来,火势虽未灭,但已经不复威胁方芳和郑雷。

房屋倒塌,“神龙行云”首先平地飞起,凌空就向郑雷扑至。

张道泉知道“神龙行云”是江湖恶魔,疏忽不得,全力向上推出一掌,就向“神龙

行云”来势接去。

倏然,四条黑影由四方同时扑至,其身法之快,来势之速,张道泉决难分神迎放。

方芳猛然一拳击在郑雷“中极穴”上,吓得惊叫起来。

四条黑影,四掌齐发,郑雷赤躶躶的身于被震飞半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