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八十章 力战不息

作者:秋梦痕

云雾狂人的掌力是属于雄厚威猛的路子,所以他这两掌推来,声势要较郑雷的两掌

大得多,只激得湖水象一堵水墙似的,涌起一丈多高,压了过来。

女鱼王可机警得很,它不等郑雷还掌或避让,身子一沉,郑雷赶快抱紧了它,钻身

入水,从水墙下面潜了过去,等郑雷露出头时,不由大喜,一看云雾狂人反而更接近,

正是近袭的机会。

才露半身,郑雷腾出右手,运起“混元指功”,五指一伸,就有五股指风,象五柄

钢刺似的,直向云雾狂人袭了过去。

云雾狂人的掌力,虽然无法化解郑雷的“混元指功”,但却能阻遏于一时,他双掌

用力,就在这混元指功劲力被阻的刹那间,即一个侧滑,反而绕到郑雷的侧后方,占了

个最有利的位置,突向郑雷发出两掌。

云雾狂人推出两掌,郑雷在仓促间只能反手推出一招“南面称王”,这反手的一掌,

显然抵不住云雾狂人的来势。

幸而他坐下的女鱼王机巧,而它在水中活动亦非常灵活。又有战斗经验,所以它知

道这一招对郑雷不利,忙把鱼尾猛地一摆,一个斜窜,就窜出一丈多远。

虽然如此,云雾狂人的掌风,仍然有一半从郑雷的左肩侧扫过,就好象一块烧红的

铁板擦过一样,半个肩膀顿火辣生痛。

郑雷赶快运功抵御,亦就立即复原,没有什么大碍。他们在湖面上交手,与在陆地

上大不相同,因为风浪和水流的关系,就跟骑兵作战一样,每交一招都要兜两个圈子,

才能又对第二招,因此在湖上兜圈子的时候多。

折招的时候少,二人对折了十招,已经差不多费了一顿饭的时间。

可是这十招,又较之在陆地上的声势威力都要大得多。

因为每一招都加上湖上滑行的冲力,原本就是浪花滚滚,再加以激得水花四溅,显

得既凶险丈壮观。

刚对折完第十招,云雾狂人和郑雷都呆住了。

原来湖面上有了不寻常的现象,一大片娃娃鱼群,簇拥着陈方的船前来,在船远离

一里之遥时,娃娃鱼群突然撇开了陈方的船,冲了过来。

郑雷坐下的女鱼王又是一阵“叽叽”乱叫,鱼群中亦传来了“叽叽”的答声,立见

鱼群划分为二,分向两只小艇和云雾狂人奔来。

两只小艇比较落后,鱼群一至,立即认定了载喇嘛那艘小艇,从一侧鼓浪攻击喇嘛

们本来就不识水性,因为船上有一船伕掌舵,他们勉强听从指挥划桨,先前还能缓缓前

行。

如今鱼群从一侧攻至,艇上的喇嘛们先乱了,有的想发掌,有的就抢着发暗器,鱼

群未至浪先到,一下就把小艇给掀翻了。

喇嘛一到水中,就手忙足乱,有的立即尸沉湖底,有的被鱼群拉得不见影子,只剩

下三个抓住了翻过去的船沿,还苟延残喘的与鱼群拼斗。

这三个喇嘛都是云雾狂人的一等弟子,虽然不识水性,但武功高强,就这么险中发

掌,一刹那间,三人就连伤了九条大的娃娃鱼。

郑雷一看,女鱼王竟然如此热爱自己,不顾自己鱼族的牺牲,力歼敌人。

郑雷于心难忍,同时又看到另一鱼群,已经快冲至云雾狂人的掌力范围,如果一旦

冲至,伤亡必然比攻小艇的要惨重得多。

郑雷大声呼叫,力夹女鱼王道:“鱼王姊姊,鱼王姊姊,快阻止它们!快阻止它们!

这岂不是白白的送死么?”

女鱼王仍然不动,反而“叽叽”急叫,显然是下令催动鱼群,郑雷又不能真的运起

功力夹女鱼王,他突然在鱼王身上一按,一势飞龙身法,凌空飞起,就往加速奔行的鱼

群前一面落去。

他一下落在水中,箭也似的在水中来回游动,用以阻止鱼群前进。

这样虽然不能收全阻之效,但至少鱼群的速度是减慢了,如此一来,却给云雾狂人

想起了一个毒辣主意的机会。

他突然在湖面上一个旋身,就往三个喇嘛之处滑去。

他滑到鱼群前面,一蓄势就飞过鱼群,落在翻艇的船底之上,他说了一声抢船,就

用力催动小艇,娃娃鱼如何能当得起他这股劲力,加以三个喇嘛又连连发掌,立即白浪

冲天的冲破鱼群,就往陈方的船奔去。

云雾狂人说抢船时,用的是他们的乡音,所以郑雷没有听清,待云雾狂人已经冲出

鱼群,奔向后面跟来的船时,郑雷才明白他的动机何在。

于是,郑雷又纵身跃回女鱼王的背上,向云雾狂人追去。

郑雷才追到一半,云雾狂人已经纵身到了船上,与陈方打了起来。

其余三人,正在争先恐后的想爬到小艇底上,然后就可纵上大船了。

正因为他们争先恐后,大难来时各顾各,不能同心协力,越想快,越糟糕,爬上去

一半,小艇一偏,又翻了下来。

郑雷一想:“妈妈抵御云雾狂人,一时间没有问题,我还是先把这三个落水狗了账

再说,免得通通上了大船就麻烦了!”

他意念一转,腿下稍一用力,女鱼王灵巧地就向三个喇嘛奔去。

刚刚奔到他们面前,一个喇嘛刚好爬到艇底上,身形还没有站稳,郑雷两手一扫,

十股“混元指功”的劲风已至。

这十股劲风刚扫至艇底上的喇嘛,其中一个正要跃起的身形,只好陡然刹住,一个

翻滚又落到湖中。

这样逃过了在“混元指功”下的惨死,但因不识水性,翻落水中,来不及抓住船沿,

“咕噜咕噜”的喝了半肚子的水,总算不幸中的大幸,被攀着船沿的一个喇嘛,抓住了

一只手,又把他拉回船边,救了一命。

此时,郑雷一看船上,云雾狂人对陈方发动疯狂猛攻,看来是恨不得一招半式就要

将陈方毙在掌下。

郑雷当然明白,云雾狂人的用意,只要除了陈方,船上郑雷的一妻四妾的生命,就

在他的控制之下,到时他就可以为所慾为,郑雷还敢不俯首听命?

但陈方武功却超过云雾狂人的想象,云雾狂人要想取胜,还真不容易,他眼看郑雷

就要上船,所以他招势攻得越发的狠毒。

郑雷看妈妈虽然还能抵敌得住,但母子之情,自然十分关切,所以他立即改变主意,

撇下水中三个喇嘛,一只手在鱼王背上一按,纵身登船,就把云雾狂人接了过来,口里

叫道:“妈妈,你阻杀水中喇嘛。”

一言甫毕,两个混身湿淋淋的喇嘛,已经飞身到舱面之上,陈方知道这两人上来之

后,第三个喇嘛势必亦要抢登上船,就形成二对四的局面,这是很可怕的。

陈方出手就毒辣无比,她的“混元指功”和“太上神功”虽不如郑雷的浑厚,但招

势的诡绝则尤有过之,所以她双掌一出,幻影如山,一个喇嘛还勉为其难的能躲闪还招,

另一个则立足未稳,又被掌风抛出了船外。

陈方一喜,双手一抖,正准备全力击杀面前这一喇嘛,但她忽然大吃一惊,原来刚

飞去的那个喇嘛,又仰天飞回船面上来了。

这真是闻所本闻,见所未见的武功,一个被掌力震飞出去的人,在空中既不能着力,

怎么仰着天又飞了回来呢?

陈方一楞,来人落到舱面,才看清原来是第三个喇嘛正好跃身登船,在空中托住了

飞出去的喇嘛,跃到船上。

第三个喇嘛落到船面之后,立即只手发招,只手将托住的喇嘛一抛个庞大的身形从

陈方头顶飞过。

陈方要应付面前两个喇嘛的袭击,所以顾不得伤害头顶飞过去的这喇嘛,失去了一

个良好的下手机会,反而形成了三个喇嘛鼎足而立,造成了包围陈方的形势。

从头顶飞过的喇嘛,刚落足船面,身都不转,反手就是一招“神龙摆尾”,向陈方

身后猛袭而至。

一股奇大劲力扫至,陈方猛然一惊,她一人对三人,虽未落败,但场面亦实在撑持

不易,她陡的运用“借花献佛”武功中的一招“割袍让位”,险险而出。

这一招“割袍让位”完全是以虚击实,以力打力,藉一弹之力阻住了他的攻势,反

手再以兰花拂穴的手法,险中弄险的攻扫他腕穴脉门。

这一招非拿得准攻得稳不可,在快得不能再快中,如果拂中他的脉门,那个喇嘛就

会立即全身麻木的瘫软倒在地上。

只闻一声轻哼,陈方深深为自己毫厘之差而后悔,喇嘛虽然没有全身瘫软,但一只

左手已经软垂上来,一时无法出招用力。

只要陈方能把握时机,再度出招进攻,这喇嘛就很可能了帐,但前面两个喇嘛早已

出手抢救,四掌如刀,挟泰山之力,呼呼拍至。

陈方只得舍后迎前,接住四掌来势,摆首扭身,头上的“金步摇”猛的摇晃了几下,

揉身而进,双手似朝的拂扫两喇嘛的腰限期门大穴。

身后的喇嘛则退到船舷旁盘膝坐下,在运功疗治他软垂的左臂。

陈方以一抵二,倒松了口气,总算还能在平手中保持了攻势的主动,时而抢攻二人

一招。

郑雷对付云雾狂人。

虽一时无法取胜,但保持平手,亦还不算太吃力。

所以陈方和郑雷母子二人,在相互关心中,都还能暂时保持平静之局。

但此时船上最焦急的则为郑丽丝,她自己在小人国会的那几下武功,根本派不上用

场,她抱着玉石琵琶,站在舱内口,愕了一阵,即盘膝坐下,轻轻拨了几下琴弦。

“叮咚”几声从湖面上远远的传了开去。

郑丽丝于是接着弹了一曲乐谱上的“心心相印”,郑雷立即如喝甘露,如饮醇浆,

从乐声中深切的领悟了她的关切之情,由情生力,两意相通,立即打得也更有信心,更

加勇猛。

郑丽丝脑子里机智一闪,曲词突昂,一首“大张挞伐”宛如君临天下,妖邪尽灭,

这琴声一出,不但郑雷受了琴声的鼓舞,着着进逼云雾狂人,连陈方力敌三人,亦攻多

守少了!

郑丽丝只有在郑雷意识不清时,曾经以琴声助战,如今她看到,琴声对郑雷同陈方

都有了效果,她心里一喜,就把她自己对这场打仗的心理,从琴声中传达了出去。

她首先想,如果能把云雾狂人除去,这场打仗就稳操胜券了,于是她琴声就自然而

然弹出“力歼狂人”的心声。

郑雷闻琴而攻,手足狂施,“灵猿掌法”一招四式,“混元指功”“太上神功”溶

合施出,刹时间爆炸连连,莹光闪闪,好几次把云雾狂人的衫角袍袖,击得碎片纷飞,

洞穿数处。

但这连串的凌厉攻势,却不能伤害云雾狂人分毫,郑丽丝目睹之下,立即转变了念

头,她想:还是先把这三个喇嘛杀了,再转而合战云雾狂人,不怕他不屈服!

于是一曲“先花后果”随着纤指的拨动,弹了出来,她想:最好先把坐在舱面上这

个喇嘛杀了,不然他一时手臂恢复自如,加入战斗,妈妈就将立处困境。

她想到此处,琴声立即弹起了几声激昂的杀声,坐着那个喇嘛,正好左手功力恢复,

纵身站超,她用指力一拨,琴声忽而尖亢的“咚”的一声。

虽然仅这么“咚”的一声,郑雷立即有了极为强烈而坚强的感受,他快得连身形都

无法看清,在黑夜之中,只见掌随光至,一声不大不小的爆炸。纵起的喇嘛,上半身炸

成个稀烂,下半身则完整的倒在舱板上。

这种武功,云雾狂人当然不觉希奇,但与陈方力战的两个喇嘛,就已经感到颤颤不

已,信心已被打下去了。

云雾狂人见机而作,他亦想象郑雷一样,偷空猛赏陈方一招“狂乱天地”。

这一招“狂乱天地”是云雾狂人精心苦练,不轻易使用的一招,他有生以来,这一

招几乎是不出手则已,出手后对方必然不是残臂断腿,就是脑浆迸裂,开肠破肚而后已,

从来没有落空。

以牙还牙,他势在非置陈方于死地不可!

陈方已力敌二人,无论如何没有办法以全力采接过这招。

就是以全力来接这招。说不定还保不住性命,何况……说时迟,那时快,云雾狂人

这一招“狂乱天地”一出手,郑雷就极为熟悉,似乎记得在哪里见过。

郑雷心中“啊”了一声,他想起在魔岛鬼城,大岛主曾经如此发过一掌,亦是如此

两掌遥空交互拍击,这“呼呼”两拍之下,就如倾九海之水,其气势亦不过如斯。

他两掌交互拍击之下,把正面冲出的劲势,变成龙卷风的形式,一股庞大无比的劲

力,把陈方四周,完全罩住。

这龙卷风的劲力,较之那次大岛主所发,又要大二三成,郑雷耳边突然响起那次二

岛主的声音:“娃娃!右掌,左指。”

郑雷立即不自觉的右手竖掌如刀,左手骈指如戟,将两手交叉置于胸前,将“混元

指功”和“太上神功”分别运足十成。

他又记起二岛主的第二句话:“身形猛转,掌指各自肩窝划出半圆,不断发掌戳

指!”

郑雷立即掌指连施,飞舞得越来越快,这掌指两种内功合二而为一的劲力,隔了七

八尺远,居然穿透了罩住陈方的劲力,好象剥蕉一样,把云雾狂人龙卷风般的劲势,层

层予以化解。

如此一来,郑雷总算救了妈妈一命,陈方从劲势中脱困而出,又同两个喇嘛打了起

来。

云雾狂人这一绝招,居然落了空,被郑雷识破化解,顿感恼羞成怒,杀机暴炽,一

跃身又找着郑雷打了起来。

于是,郑丽丝的琴声又配合着弹了起来。

这一次两个战团一直又打了百余招,虽然是惊险迭出,郑雷和陈方都占上风,但却

始终无法取胜。

郑雷一边在打,一边在想,要想将这三人杀死或制服,看来已经无能为力了,只有

设法把他们驱逐下船,不然在这船上打到何时为止?

而且船上还睡了四个中毒未醒的爱妻,如果一旦船有损伤,遭遇不幸,那如何能救

她们呢?

他一想到翠莲四人,心中就有点彷徨无主。

他想:“云雾狂人既然打不过我,其目的不过是要船,我不如把船让给他,要他拿

出解葯,救醒翠莲四人。”

他正想到此处,就想跳开呼喊,猛见黑沉沉的湖上,忽然飞起两个黑影,快如箭矢

的就向两个喇嘛身后射至。

两喇嘛做梦也没有想到湖面会跑来敌人,就是湖上发出水声,他们不是没有留神听

到,就是听到了也不在意。

这两个黑影来势极猛,一下闯到两个喇嘛的背脊,两喇嘛耳鸣眼花,一个踉跄,站

立不稳,陈方双掌刚至,硬把他两个摇晃不定的身子,抛起半空,“噗通”两声,掉落

湖中。

这船上虽然在不停的打斗,但船帆涨得满满的,仍然在向前行进,所以这一次两喇

嘛掉落湖中,翻底的小艇早已不见,被随船前进的娃娃鱼,一下拉着就往水底沉去。

但猛袭两个喇嘛的黑影,亦“啪哒”一声,掉在湖面上,原来是两条娃娃鱼,奉鱼

王之命,以死救援陈方,两条鱼都撞得脑浆迸裂,横尸在湖面上。

鱼,不过是一种冷血动物,然而竟能如此的拼死救人,这令陈方郑雷和旁边一直弹

琴不停的郑丽丝,都十分感动,不禁怆然泪下,叹惜不已!

郑丽丝亦停止了弹琴,站了起来,同陈方一起站在船舷边上,望着湖中环游四周的

娃娃鱼,只是挥着手,流着泪说不出话来。

云雾狂人一看,连鱼都如此不惜牺牲的帮助小飞龙郑雷他们,自己门人全死光,他

虽然武功上并不怕输,但如此一来,心理上已经感到孤单,而不敢再打下去了。

可是,浩浩大湖,除了这一只船,就是汪洋大水,他不打又逃到何方去呢?

在陈方还没有加入战团之时,他又与郑雷攻守了二三十招,眼见晨曦,晓雾迷朦,

极目所至,只有远远的可以看到白帆点点,他一时亦想不出万全之策!

他心里顾忌着怕陈方加入战团,又怕娃娃鱼对他亦如法泡制,他虽然不会象两弟子

一样,但他如此一分心,险些三拳二掌就伤在郑雷手里。

他赶快镇定心神,又猛攻两掌,把郑雷逼开,他忽然偷空往帆桅上一看,灵机一转,

他陡然心道:“上去。”

他趁此机会,纵身一跃,就拉着了帆上的绳索,再借势一摔一荡,就上了桅杆的帆

桁木上。

郑雷一看,如果云雾狂人要到了上面,那这就耗上了,将永远没有办法再除他,他

居高临下,占地势之利,郑雷陈方二人,亦将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郑雷立即不顾一切的,一势“飞龙身法”,就紧跟着云雾狂人飞了上去。

但等郑雷到时,刚刚晚了半着,云雾狂人已经坐在桁本上,双掌如山劈出。

郑雷这一下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但陈方和郑丽丝的怪叫声中,向前的身形,陡然

被云雾狂人推了一个大翻转,看样子就非翻出船外,落入湖中不可。

果不其然,郑雷硬已收势不住,一连十个翻滚,“咚”的一声就掉入湖中。

幸而郑雷在空中并未负伤,他水性又好,落水时又有娃娃鱼的施救,所以他在水中

两个翻身,又骑在娃娃鱼的背上。

本来云雾狂人一看郑雷落水,就想下来先除陈方,但他只不过一犹豫之间,一看郑

雷已经又骑在鱼背上,向船边游来,他只好坐在船桅上不动,拖上一时算一时了。

郑雷从鱼背上又纵身上船,他一看这情势已经造成无法解决的地步,他就准备实行

他刚才的想法。

于是,郑雷仰首向云雾狂人道:“喂,老家伙,你还想撒赖不成,下来打呀?”

云雾狂人得意地笑道:“娃娃,你现在愿意打,老夫可要休息休息,等老夫愿意打

时,我就会下来了!”

郑雷道:“我有个办法,在这船上不打,到岸上再打,你愿不愿意?”

云雾狂人笑道:“你娃娃是不是想骗我,你说说试试看?”

郑雷道:“如果你愿意拿出解葯,我就保证在这船上,不再同你打斗。”

云雾狂人一阵窃窃怪笑后,停一停才道:“娃娃,你想把四个娘儿们医好了,好多

两个帮手是不是?”

郑雷道:“大丈夫一言九鼎,我是句句实言,信不信都在你,你不要以为蹲在上面

就安稳了,我照样能同你拼过你死我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