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八十二章 包围寻探

作者:秋梦痕

且说陈方的船,水行两日后,即于梅庄登岸,但上岸后,因为要送昏迷的四人,费

时费力,所以到达龙虎山时,已经费去了双倍的时间。

在陈方想来,神龙行云和郑雷之间,虽然对峙,但应该是平静无事,所以她们到达

龙潭镇后,即催车向古刹方面行去,她想把翠莲等四人放在阴阳泉洞中,然后与郑丽丝

赴小人国去找贺荣。

当她们车行至古刹,古刹早已被毁,但当她们慢慢接近山边时,却发现了七八具尸

体。

陈方和郑丽丝大吃一惊,一看地上尸体全是丐帮和陈平手下人物,陈方暗道:“难

道又发生了什么战事?”

陈方再看地上尸体犹新,流出鲜血尚未凝固,似乎这战事才发生不久。

大车正继续向前慢行,忽然从山上冲下来十几人,不问情由,就把大车团团围住。

陈方伸出头去一看,原来来人中她全不认识,这一下她可有点迟疑了,因为郑丽丝

和她,都没有与这些人见过面,她事先没有想到,如今又不见芳芳金麟和陈平等人,而

且刚刚碰上发生了事,很容易造成误会,她赶快跳下大车。

向众人环视一周道:“我是小飞龙郑雷的妈妈陈方,紫云山庄陈平是我的父亲。”

幸而这十几人中,正好有欧阳杰,他与陈平是同年,虽然相别多年,见面难识,但

陈方这么一说,欧阳杰仔细端详,依稀还能认出就是当年的陈方,他立即迈前道:“小

姐,你不认识我了,我就是当年的杰哥儿呀!”

陈方“啊”了一声,她听郑雷翠莲都提起过他,不禁叫道:“你就是欧阳总管,你

不说我还真认不出来了!”

欧阳杰道:“小姐,你还是叫我欧阳杰吧,来我替你介绍一下。”

于是他立即替陈方介绍了武夷樵子,点苍隐士,岭上大师等人。

陈方才问出了何事,欧阳杰略略的说出几日来的情形。原来自金麟和芳芳回来告诉

神龙行云已去魔岛鬼城后,双方一直都平安无事。

就在前三天,忽然龙虎山上下附近,发现了数以百计的披红或黄袈裟的喇嘛,他们

首先占领了空虚的龙虎山禁地,与二岛主率领的一千多人,和陈平这一帮子成了鼎足而

三的形势。

这但三天来一直都相安无事,忽然刚才红云喇嘛率领他八个黄袈裟弟子,不经通报,

杀下山来,看来也是投奔龙虎山禁地去了!

陈方听了以后,暗道:“糟了!”她只以为郑雷能阻止云雾狂人,其他就俱无问题,

但想不到云雾狂人布置周密,龙虎山早已布下天罗地网,看来这还非常棘手。

她不由的想到郑雷的安全,也许云雾狂人在鄱阳湖中还另有布置,而翠莲等四人的

生命,则更加渺茫了!

但是陈方城府较深,她不露声色,先叫欧阳杰将翠莲等四人运到山上再说。

她们到了乱石阵外,母猿率小猿正在阵外,一见郑丽丝,久别重逢,不胜依依,郑

丽丝叫母猿帮助把翠莲等运入阵中,安置在石室内,以策安全。

陈方去见陈平和郑雷如以后,不久金麟同芳芳随着陈平进入乱石阵,因为午时已过,

只有准备明日才能过去阴阳泉洞。

因为陈平这一批人,住在这边山上已经失去作用。所有到了次日,即把全部人员分

为两部,一部从乱石阵的秘道过山,一部则从张天师府的那条大道进入,准备把龙虎山

禁地形成一个完全包围的形势,而指挥中心则设在阴阳泉洞的林中。

午时一过,一切依计划行事,这后山立刻就变得空无一人,陈方把翠莲等安置在洞

室中后,留下金麟同芳芳看守,就去看二岛主,把一切详情告诉了他。

二岛主就完全以神龙行云的姿态,把一千多被毒葯性的武林人物,回师接近龙虎山

禁地,与陈平的队伍,构成了一个整的连环。

陈方同郑丽丝则从后山绕至小人国,把陈平和丐帮的队伍带来,选择地势,占领有

利的地形,但都按兵不动。

郑丽丝长大成人,回到小人国,自有一番欢欣庆贺,按下不提。

且说,等包围形成后,眨眼就到了晚上,一个庞大而有计划的行动,立即开始。

神龙行云和陈平方面,都派出数批得力的高手,实行对龙虎山的钻心夜袭,其目的

在掩护陈方率领的一批人去寻探秘洞。

一夜过去,所得的结果,简直是出人意料,骇人听闻,神龙行云和陈平方面遭到令

人惊奇乍舌的损失,尤其是神龙行云方面。

所有两方派出的人,牺牲不但大,而且连对面的人都未见着,已无声无息的死去三

成。

派出去的人,有的已听说过龙虎山禁地情形,神龙行云方面的人,虽然原来在龙虎

山禁内是限制行动的,但亦曾看到过禁地内部形势,可是这一次回来的人说,禁地内全

变了,在阴风惨惨中,完全成了一个迷幻而不可知的天地。

派出去的各路高手,初进禁地时,还能辨得出地形方位,但方一深入,立即天地变

色,眼前混沌不明,阴风惨惨,遇到的不是鬼,就是怪物毒雾,来不及撤出的,都一个

萎靡而死;有的尸体立即化得只剩一滩浓血。

既然派出去这么多的人,神龙行云和陈平双方,都以为高枕无忧,应该有所获,殊

不知一夜之间,不但派出去的毫无所获,牺牲惨重,就是双方的防区内,第二天一早都

发现了不少不明不白死去的尸体。

陈平方面死去的有二三十人,而神龙行云方面死去的几乎快近百人!

这些人的死去,竟然事前毫无战斗的迹象,当时还无人发觉,而死后亦找不出丝毫

负伤或流血的痕迹。

显然这些人是中一种极为强烈的毒物而死,但连神龙行云和神医张道泉亦识不出中

的是何种毒物?

值得安慰的是,陈方这一支队伍,虽然亦无收获,但总算毫无损失,安全而返。

由郑丽丝的向导,她们从桂花谷对山进入,这条路的地形实在是危险艰难极了,她

们费了半夜的工夫,揉升爬进,几经凶险,不但贺荣三人的影子未见着,险些儿就迷途

不知返。

郑丽丝虽然以前常常看到贺荣他们,从这个方向出没,但小人国中从不敢来此寻探,

所以找了半夜,既不见人影,亦不见洞,就只好怏怏的回来了。

可是,这条路径的艰险陡峻,又毫无敌踪,却给了陈方一个很好的启示,认为在那

般喇嘛和尚未注意到这方面之际,必须赶快找出这秘洞,就能扭转大局。

于是在大家商议之下,立即决定,此次郑丽丝不去了,就由陈方和王宛华玉山观音

再度前往,多带干粮食水,日夜寻探,务必能在他人发现之前寻到秘洞。

三人立即都换上了紧身短装,带了应用各物,才不过卯时,她们又从桂花谷方面,

向对山进入。

绕过桂花谷后,先还不过岗峦起伏较为平坦好走,再过去一两里,就是悬崖绝壁,

混石耸天,水流急湍,飞珠溅玉,这风景较之昨晚看起来,在凶险中又令人感到雄伟。

三人于昨晚已经来过,虽然仍是处处惊险,但较之昨晚行来,已然是要驾轻就熟得

多。

此时已是秋冬初,这山中虽然还未被大雪封住,但亦到处都是衰草落叶,显得一片

凄凉景象。

但这山中到处都是常绿树木,所以远望群峰,仍是郁郁葱葱,显得林深茂密。

忽然“哇”的一声,一只不知名的鸟儿,从三人头顶掠过,陈方突然灵机一闪,转

身向二人道:“二位前辈,我想我们应该到林深处去寻找。”

王宛华和玉山观音则觉得有点奇怪,要找秘洞应该是到岩壁石山之间寻找才对,二

人不禁齐道:“为何要到森林中去找呢?是不是还有第三个阴阳泉洞?”

陈方微微一笑道:“这倒不是,现在天气寒冷,食物不易寻找,贺荣等三人,自被

雷儿教训以后,不敢再到小人国去抢夺食物,他们势必转向森林打猎,我们到了森林以

后,虽然不一定能碰到他们,但也许他们会留下一些痕迹,给我们寻上的方便。”

于是三人,就从刚才飞鸟出现的对山看去,对山正是一个茂密的常绿树林,三人看

好地形,就纵身往山谷下落去。

山谷不过一二十丈高,三人几个纵落,已到谷底,谷底怪石峋嶙,水流冲激乱石间,

水珠四溅,轰然之声,四谷响应,使人置身于这谷中,有一种显得自身渺小而心悸的感

觉。

三人从乱石间,渡过水流,不过三四丈远,就到对面山脚下。

三人正仰首在岩壁间,寻找落脚上山之处,忽然头顶一声“哗啦”,陈方惊叫道:

“前辈,注意。”

一言甫毕,一股极为强烈的劲风,已经压向头项。

原来,正好在她们头上,一块桌大的岩石,突然下坠,待陈方出声惊叫时,大石已

经离开她们头顶只有丈余高,劲风带着沙石先大石而至。

幸而她们身法奇快,三人原先站在一起。突如炸弹开花,三人分向三方纵出,王宛

华立即叫道:“山上,山上有人。”

于是三人“嗖嗖嗖”就分别腾身纵跃上山,向大石坠落之处飞去。

三人几乎是同时到达,原来大石停置之处,是在半山,四周都是光秃秃的,没有办

法藏人,如果是人为,她们在山下,就应该觉得,她们再仔细一看,大石的滚落,显然

是沙石松动所致。

三人抬起头,四周看看,微笑地摇摇头,又纵身向山顶掠去。

到达山顶,林深树密,一望不知道这树林有多大,三人慢慢进入,只觉得浓阴蔽天,

到处都是兽蹄鸟迹。

渐渐走至林木深处,她们陡然发现在一株大树近根处,有被箭擦过的痕迹,三人大

喜,立即在箭痕周围寻找,但却不见有人的足迹。

她们仔细端详,在箭痕处有野兽奔跑的蹄痕,显然这一箭并未射中,所以射的人并

未走近此处。

她们再根据这箭判断,显然这射箭之人,是隐藏在对面的树上,她们到达对面三四

丈远的一棵树下,果然发现一双很明的人足印,看来是那人从树上跳下时留下的。

有了足印,就不难找寻,三人一喜,立即循着足印前进。这足印是一直向南走去,

走了一阵又偏向西南,差不多又一两里路,始终没有任何特殊的发现。

陈方有点感到不耐道:“贺荣他们三人,雷儿发现他们时,亦是共同行动。

为什么这儿只有一人的足迹呢?”

王宛华道:“也许他们分道扬镳,各自觅食,也许是另有别的猎人在此打猎!”

玉山观音道:“不会,这儿除了贺荣他们外,如果要有别人,那就应该是那批喇

嘛!”

二人闻言一凛,却没有再说什么,仍继续往前追踪,眼看就要出林,但林外不知是

什么地方,三人小心地散开往林外走去。

走出林外,一望无涯,群山罗列,气势雄伟,地上的足印已经再也看不出来,因为

地上尽是乱石衰草,就是留下足印,只要一阵风过去,就会消灭得无影无踪。

三人顺着方向,就往前走,下去一个小山坡,又是一个灌木杂生的丛林,她们走近

林缘一看,不由骇然大惊!

原来在林缘附近,发现了很多新的足印,而且这些人显然在这林缘来回走了多次,

所以地上能看出来的足印,显得杂乱无章,但判断至少在五六人以上,而且印迹犹新,

看来留下不久。

刚才上面树林走出的那人,是不是也走进了这林中,则无从得知。

这突然的发现,使得三人都不由得惊疑不定,显然这林中也不止贺荣三人,已经另

有敌踪。

只要有了敌踪,这秘洞的秘密,就很难保全,在人数上陈方等已经处在敌众我寡的

情势下,但她们为了要抢先找到秘洞,三人于是严加戒备,急急走进林中。

三人走进林中不久,远远听到有很多的足步声奔来。

三人立即纵身到树上隐藏,王宛华轻声道:“陈方,你听出来没有,前来有一人在

奔跑?”

陈方微点螓首道:“一人奔跑,五六人在追,看来跟我们看到的足印符合。”

玉山观音道:“陈方,我们阻住后面的人,你追踪前面奔跑的那人,天黑以前,我

们在上面水流处会合。”

一言甫毕,前面奔跑的人,已经穿过竹枝树干而来。果然不出所料,虽然不能判断

是否贺荣,但他的打扮和手中的弓和腰间的箭,就能决定他是那三人中的一个。

这个弓箭手看来轻功并不很高,但他地形熟悉,穿林越树的身法灵巧!所以后面的

人无法追上。

她们等他过去,陈方即轻轻跃下,跟在他的后面而去。刚过去不久,后面的五六人

已经现身,一看前面阻住去路的是两个中年妇人,刚才追的那人已经不见踪影。

这两个中年妇人,自然是王宛华和玉山观音,当她们看清五个人后,不禁双方都惊

异出声。原来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