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八十三章 五毒书生

作者:秋梦痕

原来来人中,前面两人就是在乱石阵外与翠莲和欧阳杰等打斗,始终不肯露出身份

万儿的两个大汉。

王宛华和玉山观音听说过,在古刹平原就留心过这两个大汉。

如今这当面的五人中,除了认识的大汉外,其为首的是一中年布衣文士的打扮,脸

颊清瘦,面容严肃,一见玉山观音的面,立即透着凉意的冷笑道:“上官姑娘,久违了。

咱们是有缘千里来相会,还是冤家路窄呢?”

玉山观音先是一怔,继而凛然沉声道:“西门松,你别占口头便宜,如果你亦有兴

趣来赶这趟浑水,我想咱们的旧账亦该先给算一下了!”

那中年布衣文士西门松重哼一声道:“臭婆娘,你现在阻拦,我就知道你不怀好意,

我知道你同陈平和小飞龙已经结成死党,你别狗仗人势,恐怕今天你来得去不得。”

王宛华本来不认识西门松,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鄱阳湖五毒岛主五毒书生西门松,

则是她所熟闻,而其人心狠手辣,邪门怪道,更是王宛华痛恨而以手刃为快的对象,王

宛华听得出他与玉山观音早有过节,所以一等他骂完,王宛华有意的要将他们的恩怨与

己拉在一起,故意柳眉一竖道:“你骂谁?”

五毒书生西门松,虽然摸不清王宛华的底细,但是他自然不会把王宛华看在眼里,

他轮眼道:“臭肉同味,骂谁都是一样!”

王宛华一听,这明明是连自己亦骂在里面了,王宛华早就存心想代玉山观音先出手,

这一下可有了理由。

她怒骂道:“小子,你不要以为五毒书生,在江湖上小有名气,就狗眼看人低,来,

你尝尝尔姑奶奶婬魔的味道。”

在她眼里,西门松差她一半以上的年龄,只配得上称小子。

说罢,王宛华莲步轻移,挺然迈前峙立,西门松听王宛华自称婬魔,不禁大吃一惊。

他无论如何亦想不到,这个眼前的中年少妇模样的王宛华,竟是享誉江湖,以杀男

人成名的婬魔。

西门松虽然并非闻名丧胆,但一则因为惊奇王宛华的美艳,如果计算王宛华闻名江

湖的岁月,至少应该有八九十岁,如今前面的王宛华,竟然容貌上相差如此之远,焉得

不暗暗吃惊?

再则西门松一上来,显然就没有把玉山观音看在眼里,而玉山观音在江湖上亦是有

字号的人物,武功亦实在不弱,如今王宛华不管是否是婬魔,居然敢先玉山观音而出战,

看来必须有所恃,所以西门松又焉得不惊?

西门松既名五毒书生,当然更是无毒不丈夫之辈,他一施眼色,四大汉立即对王宛

华和玉山观音取了包围的形势。

西门松则得意地笑盈盈的故意一抱拳道:“姑娘既然自认是婬魔,那正是武林人人

得而诛之的女魔,在下西门松代天行道,姑娘可别怨我下手不容情。”

“情”字一出口,他同时双袖一拂,两手一翻,就来抓王宛华双手的玉腕。

王宛华的一双玉腕白白嫩嫩,圆圆润润的,亦实在太迷人,西门松手指风都已经快

扫着王宛华的肌肤,他想:“婬魔亦不过尔尔,我能抓住她这双玉腕,倒要……”

想到这里,他一颗心猛的跳了一下。

想不到这魔头,却有怜香惜玉之心,而生了婬邪之念。

眼看王宛华的玉腕就要被他抓住,西门松还以为是自己的潇洒风姿把王宛华给迷住

了!

说时迟,那时快,王宛华顺腕一翻,拍拍两声,西门松手臂上一边吃了一掌,火辣

辣的好象有蚂蚁在里面钻着咬着,麻麻的生痛。

这虽然是王宛华顺手的薄惩,西门松色迷迷的疏忽所致,但这一招的又快又准,亦

不由得西门松不吃惊后退。

但西门松究竟非平常之辈,他藉此一退之际,趁王宛华万万预料不到他会进攻,他

咬的一招“以退为进”,倏变“万蛇留动”,一连反攻两招。

这“以退为进”已经令人防不胜防,而招未老,又突变“万蛇雷动”这一招狠毒绝

招,更是厉害非常。

五毒书生西门松,就是以善练蛇、蛤蟆、蜈蚣、蝎子、蜘蛛五毒而得名,这一招

“万蛇雷动”就是他在训练众蛇时,从万蛇争斗,昂首乱舞中悟得,双掌虽然只有十个

手指,但一出手他能将十指舞动,如万蛇昂首而舞,令人眼花缭乱,他乘隙就想轻薄王

宛华,点她的“玉rǔ”“笑腰”诸穴。

王宛华遇江湖各派的人士很多,各派精奇诡绝的武功,几乎是全见过,只有这一次

她遇见神龙行云承认自己不是对手外,眼前的五毒书生西门松,她亦感到却是一个不易

对付的高手。

在这刹那之间,她想起克服蛇的有两样东西,一样是鸟,一样是猫,鸟的嘴专啄蛇

的七寸,猫能鼓气蛇无法缠住它,于是她将功力贯在指上,骈指如嘴,鼓气如猫,伸掌

就专向众蛇的七寸要害扫去。

这一下刚好克制住五毒书生的“万蛇雷动”,于是西门松立即展开一套,他生平绝

学的“五毒掌法”,一心要取王宛华的性命,一来挣回适才所失的颜面,二来亦好在玉

山观音面前树立自己的威风。

这“五毒拳法”是五毒书生模仿五毒而成,“万蛇雷动”就是这拳法中的一招,所

以西门松展开这套“五毒拳法”后,身法极为怪异,一会儿象癞蛤蟆的一蹦,一会儿又

象蝎子的一跳,突然又象蜘蛛的横行,突然又象蛇儿似的全没有了首头。

这拳法以“灵、闪、扑、狠”四字诀为主旨,身法怪异,最难为敌人摸透,首先教

敌人捉摸不着自己前进后退,左趋右避的方法,然后候机进击,当下展开攻击,向王宛

华打去。

王宛华虽然一时间不致落败,但要想取胜,到亦是难上加难,幸而她的“化腐吹灰

掌”的功力,正是这些虫儿制命的克星,所以还能拒敌于一时。

玉山观音在一旁看得暗暗心惊,这西门松竟练了这种功夫,还有未曾施出的不知有

多古怪,看来更是难对付了!

玉山观音为何与五毒书生西门松认识,这其间来话长,是一件恨海难平的爱的恩怨!

玉山观音俗名上官芸倩,在五毒书生未去五毒岛之前,他们都是住在玉山里的暖水

村。

暖水村里有一条天然温泉溪,那是儿童们终日嬉戏不绝的地方,那时西门松和上官

芸倩都是十几岁的孩子,还另外有一个男孩叫董奇,与西门松亦是同年,他们三人非常

要好。

既然上官芸倩以后有玉山观音之称,那当年她不用说亦美丽出众,日久生情,西门

松与董奇两人久而久之都爱上了她。

西门松从小就诡计多端很会讨好,所以最初上官芸倩对西门松颇有好感,而董奇为

人诚实,他爱上官芸倩则出自己真诚,他对她没有占有的慾念,他默默的只想保护着她,

不要上西门松的当。

时间让他们慢慢长大,西门松对董奇越来越看做眼中钉,然而他们三人在一起玩了

多年,如果西门松要撇开董奇,那上宫芸倩一定会不快活,于是西门松先是在上官芸倩

面前说董奇的坏话,然后他又买活村中的坏孩子,设法造成董奇做坏事的圈套。

但董奇一直是我行我素,从不骄揉做作,亦从不上当,就象莲花出污泥而不染一样,

始终是清白。

害人终害己,渐渐上官芸倩看破了西门松的用心,反而转对董奇好了起来,董奇一

直对上官芸倩是真心相爱,所以上官芸倩这一转变,立刻两人真情遇着真情,就如同水

rǔ交融的好了起来。

于是西门松这一下更露出了狼一样的嘴脸,他千方百计要陷害董奇,可是天不从人

愿,总是教他失败。

以后年龄又大一点了,他们就比较少在一起,都在自己家学渊源下,学练武功,尤

其西门松在情场上失败以后,更加痛练阴谋害人的功夫。

既然以后少在一起,当年的不愉快,就渐渐淡忘了,但西门松实际上还是在注意着

董奇和上官芸倩爱的进展。

终于他们两人经由父母的准许订婚了,西门松知道完全绝望,就下了非杀董奇而后

快的念头。

但是当时如果硬拼独打,西门松不见得就是董奇的对手,然而西门松是练毒传家,

他一直不露声色,等到董奇和上宫云情结婚之日,他反而送了一份厚礼,到府庆贺。

等到酒席筵前,人多拥挤之际,西门松以儿时游伴之身,向董奇进酒,但却暗中弄

了手脚,等董奇进入洞房之际,毒性乍发,不久即告身死,从此上官芸倩以*女之身,

就作了寡妇。

毒性发作,上官芸倩就识得是西门松所为,她曾亲自以新嫁娘之身,前往西门松府

上哀求救董奇性命,西门松不肯,终于上宫芸倩答允嫁给西门松,以换取董奇一命,但

西门松却逼着上官芸倩先行成亲,才肯拿出解葯。

当时,上宫芸倩伤心之余,哪有心情和颜面立即与西门松成亲,如此几经拖延不决,

而董奇的恶耗已经传来。

当时上宫芸倩根本不是西门松的对手,她本想一死殉夫,但是几经家人劝慰,乃下

定决心,非报夫仇不可。

董奇死后,西门松仍经常到上官芸倩家里,用尽威胁利诱之力,务必想迫上宫芸倩

就范。

上官芸倩一看在家里已经不能待下去了,乃投奔玉山绝蜂“摩云观”玉山神姑处,

拜师出家,练功诵道,以后几慾履迹江湖,而获得玉山观音之称,从此她就隐姓埋名,

不再用上官芸倩这一俗家名姓。

等玉山观音学成之日,西门松已经迁至鄱阳湖中的一无名小岛,而自称五毒书生,

而且不论武功用毒,都大有进境,玉山观音在江湖上碰见过他几次,都不是他的对手。

以后她又冒险去五毒岛一次,五毒岛机关密布,连一草一木都是按照九宫八封奇门

盾甲布置,玉山观音幸而发觉得快,不然被西门松捉住,那就将遭到奇耻大辱。

玉山观音逃了出来,回到师父玉山神姑处,玉山神姑以道家的清静无为,养性修道

之学劝慰她,她几年的学道,使她略经挫折之后,有了悟解她认为善恶到头终有报,不

是不报,是时候未到,她想西门松也许是天意注定,不应该死在自己手里,所以从此她

一直在“摩云观”苦练不出。

这一次因陈平之邀,才又出山行道,她认为西门松早该出现,殊不知西门松诡计多

端,却选择了这个时候才出现,她认为在云雾狂人大举入侵中原武林之际,而陈平与神

龙行云因为临时解葯有限,虽人多势众,力量上仍大大打了个折扣。

而陈平一帮人的力量,则殊难是云雾狂人的对手,他此时出现,正好可以举足轻重,

他倒向那面,几乎是那面就有必胜的把握。

西门松自命是用毒专家,但自从江湖上出现了神龙行云后,他自愧弗如,所以他一

直隐藏在五毒岛,加紧训练他的五毒,同时他一直在暗暗中注意着江湖大势,并派出麾

下双鞭将等,随时准备窃取神龙行云制毒的秘密。

双鞭将就是追踪郑雷的两个大汉,一个叫毒龙鞭呼延灼,一个叫金蛇鞭呼延炜,两

人所使的都是丈余长的软鞭,平时缠在腰间,在乱石阵外打斗时,欧阳杰总是注意他们

的腰间鼓鼓的,那就是他们赖以成名的武器。

双鞭将兄弟在江湖上是赫赫有名的高手,当然也有很多人没见过他们,但是如果一

亮出他们的独门兵刃,就没有人不知道的。

所以他们那天始终不显露兵刃,就是惟恐走漏了五毒书生留心郑雷的阴谋,呼延兄

弟二人之所以追踪郑雷,就是因为郑雷获得“神龙行云”瓷盘,因丰都五鬼的抢夺,被

他们知道了,以为那瓷盘就是进入龙虎山神龙行云布置的禁区的密图,所以志在夺取那

瓷盘。

但因为五鬼的丧命在郑雷手下,他们自知不是郑雷的对手,等到他们错认红姑娘红

孩儿,在湖口镇码头上打过以后,就回岛去报告五毒书生西门松。西门松衡量之下,除

了自己出马之外,没有能敌得过郑雷的高手可以派出,所以终于还是派出呼延兄弟二人,

尽量注意郑雷的行动,如果得便就下手窃取瓷盘。

这就是以后他们在古刹平原,老是暗暗注意郑雷行动的原因。

待乱石阵外呼延兄弟二人逃去以后,就回了五毒岛,西门松根据不断传来的消息,

本来最初他亦想帮陈平为名,出而助战,然后再候机获取神龙行云的秘密。

但是,他后来知道玉山观音也在陈平这边,他就改变了主意,他想以最适当的俟机

出来,以第三者姿态,而收举足轻重的效果,那样两边都要争取他,他就可为所慾为,

实施其自私的阴谋了!

他万万没有料到,除陈平和神龙行云两个力量以外,如今又有一个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十三章 五毒书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