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八十六章 古墓战场

作者:秋梦痕

正当红云蓄势纵身之际,忽然石碑晃动,因此虽然红云仍扑向郑雷,他已身形不稳,

一个身子在空中晃晃荡荡,时无法稳身发掌。

红云陡的呼气挺身,勉强稳住了晃荡之势,双掌一翻,正待雷霆一击,不禁一凛,

赶决将掌势收回。

如果他不是惊觉得快,这双掌下去,丧命的不是郑雷而是云雾狂人。

红云明明是扑向郑雷,为何在发掌之际,当下却变成了云雾狂人了呢?

原来在石碑晃动之后,红云纵身凌空之际,一个好好的石墓,却因内里机关的发动,

转了起来,所以当红云要发掌时,正好将云雾狂人转到了郑雷的位置,无意中救了郑雷

一命。

虽然石墓转动,但云雾狂人与郑雷的内力拼斗,双方仍不能稍有退让,亦不能分力

对付旁袭的敌人,所以红云仍然还有机会致郑雷于死命。

此时,红云身形已经势竭力尽,反正郑雷一心对付云雾狂人,分不了身,红云就大

胆的落向郑雷近侧,准备不发掌则已,如果发掌,只要一伸手就能逼点郑雷全身大穴,

那郑雷就注定非死不可。

殊不知,红云正在刚落未落之际,呼延炜纵身上墓顶,金蛇鞭又扫卷而至。

这时的红云,已经势竭力衰,要想在空际变换身形,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哇呀!”红云陡然大叫一声。

众人都以为红云命危旦夕,在发出垂死的呼号,郑雷与云雾狂人亦不禁同时一怔,

但都不敢心有旁惊,急忙收慑心神,惟恐对方趁机作致命的一击。

红云究竟并非泛泛之辈,他大喝一声,鼓起余力,两腿一弹,身形一摔,把一个下

落的身形,硬生生的移开了两三尺,眼看金蛇鞭在空际象闪电似卷了一个空。

红云吁了一口气,出了一身冷汗,赶快一施千斤坠,就往石墓落下。

这一次红云死里逃生,落得极快,但当他发觉逃出枉死城,又上了森罗殿时,说什

么也来不及了!

原来他正好落向郑雷和云雾狂人两人的掌力之间,他知道这一掌落下,有死无生,

此时他唯一能做的,就只能发出一声惨叫。

随着这一声惨叫,只听像一阵爆豆子似的密密麻麻的炸声,红云一个庞大的身子不

见了,尸体衣衫全炸成了碎片纷飞,可让坟墓下的五毒饱餐了一顿。

这一卞可吓得坟墓下的众人,都停止了战斗,呆呆的仰望着墓顶,眼睁睁的看到这

惨剧的发生。

由于红云之死,倒救了郑雷和云雾狂人,本来二人非拼你死我活不可,因为红云之

死,使得二人的内力都因这一爆炸,而得以发泄消散,二人都趁机跳下坟墓,解决了这

场生死之战。

适于此时,石墓转动停止,石碑移动,墓门大开,五毒书生现身在墓门口,一付肃

穆和惊愕的样子,瞪目左右环顾。

延呼炜纵身下墓顶,落在他的面前。

云雾狂人在石墓转动时,已经暗暗心惊,此时又见五毒书生西门松出现在墓门口。

顿感大事不妙,以为他已经得手,就想率领众喇嘛动手枪扑,但碍于郑雷一旁,不

免有点犹豫。

正犹豫间,西门松抱着沉重的足步,缓缓前移,后面呼延灼的双手扶着那个黑衫看

墓人出来,看来那看墓人已经奄奄一息,离死不远了。

云雾狂人一看,这明明不象得手的样子,立刻又把心定了下来。

呼延灼和那看墓人出来不久,墓门关闭,石碑又恢复了原状,显然这古墓内的机关,

在里面的人可以完全控制。

呼延灼扶着的看墓人,刚刚走出墓门几步,显然已经两腿连移动都不可能,被呼延

灼拖前两步,闷哼一声,就头一歪,死在呼延灼的手弯里了。

西门松听到他的闷哼,一个身子硬挺挺的,慢慢的转身向后,郑雷这才发现,西门

松显然负了不轻的伤!正想纵身向前看个明白,但立刻想起云雾狂人还在一旁,不得不

小心防备,刚一犹豫;西门松亦双眼一翻,硬挺挺的向后倒去。

此时,呼延炜就在近旁,呼延灼赶快把看墓人的尸体放下,双双扶住他,缓缓的放

他盘坐在地上。

郑雷一看西门松,胸部起伏剧烈,呼吸急促,显然真气不继,难以循轨运行归宗,

他暗忖:“这墓内机关,必然厉害非常,连西门松亦负伤不轻,而贺荣亦心狠手辣,居

然把看墓人亦致于死命,如果要想获得墓中秘密和毒葯,到真比登天还难!”

玉山观音中毒未愈,但不能容西门松死去,他想去救他,但云雾狂人虎视一旁,于

是郑雷睁目如电冷峻的向云雾狂人缓缓欺近。

云雾狂人知道,此时与郑雷拼斗,讨不了好,但他如果不言而去,老脸上又实在挂

不住,他冷笑连连地道:“娃娃,你不怕这坟墓早晚会埋葬了你?”

郑雷道:“你别打如意算盘,看小爷先超度了你再说!”

他说话间,双手翻了一翻,看来随时都会遽下杀手。

云雾狂人双手一挥道:“娃娃,当你归天之日,老夫当效孔明哭周瑜,痛失英才,

为你娃娃一哭!”

说罢,他率众喇嘛从坟地后面逸去。

其实郑雷亦知难以胜他,只要把他逼走,才能放心下手救西门松,郑雷一见云雾狂

人离去,他确实地环绕四周后,一挫身就跑到了西门松身边。

郑雷去势太快,又未说明去意,呼延兄弟二人,立即双双拦在西门松身前,惟恐郑

雷不讲江湖道义,趁人之危,要下杀手。

郑雷和颜悦色地道:“可否容我为贵岛主疗伤?”

呼延兄弟追踪郑雷已久,早已明了郑雷为人光明磊落,又见他说话满怀诚意,二人

相互一瞥后,即缓缓向两旁闪开。

郑雷绕至西门松身后,亦盘坐地上,举起右掌贴住他背心灵台穴上,运功为他归顺

真气。

一直气促急喘的西门松,经郑雷掌力透穴而入后不久即渐渐气息平和,呼吸均匀起

来。

只不过一盏热茶的时间,郑雷助西门松的真气不再乱窜,守经顺穴绕行全身三周天,

伤势已告痊愈。

西门松立即跃身而起,他看看地上五毒和鸩鸟残尸,又看看二十五个白衫大汉和已

排列整齐的五毒队伍。

他知道在他进墓之后,这儿曾经有过一场惨烈非常的大战,他知道鸩鸟是五毒的克

星,如果要不是郑雷守约助战,他属下的人员和毒物,决不会还有如此的完整。

但是他一言不发,只一纵身跳到玉以观音身前,从身边掏出一碧玉小瓶,倒出几粒

丸葯给玉山观音服下,又掏出一个枣红瓷瓶,倒出几粒丸葯道:“这是给婬魔王姑娘服

用的,愚兄先前给她服用的葯无效。”

说罢,他不等玉山观音的回答,就伸手将葯递出,转身打了一声胡哨,于是五毒齐

奔,他亦随着离去了。

这全武林众目所瞩的古墓,立即变得冷清清的,只剩了郑雷和玉山观音两人。

玉山观音则因刚服过解葯,还盘坐在地上,闭目运功,助长葯性运行全身,对西门

松的离去,并未多看一眼。郑雷此时早已站起,他看到西门松取葯和离去这些动作,似

乎含有太多费人猜疑的神秘。

他有点痴呆呆的看着西门松离去,心想:“曾进入这墓中的只有西门松一人,而看

墓人亦剩了贺荣一人,一千多人的生命,以及全中原武林人士,都寄望着这古墓中的秘

密能获得,我何不趁此机会,冒险进墓一探?”

他想到此处,立即跃身墓前,学着第一次西门松进墓时样,将右墓左右推了三下。

郑雷推了三下,以为石碑会和先前一样,缓缓移过一旁,然后墓门大开,就可以进

入一探。

殊不知这一推动以后,情形大为不同,原来这墓门机关已经改变,外面的人无法开

启,完全是受墓中人的操纵,只听一阵咋咋巨响,石墓又转动起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郑雷也看出这其中必有蹊跷,急忙一个纵身,跃到玉山观音身旁,

一下就把她抱起。就在此时,石墓四周,突然喷出腥谈的毒液,郑雷想逃已来不及了,

不论你跑得多快,毒液必然会喷到你的身上。

他匆忙之间,看到只有石墓没有喷射毒液,此时他亦无暇考虑,陡地一式“飞龙身

法”,人已起在半空,毒液堪堪从足下喷射而过,落地生烟,他暗道一声:“好险!”

身形一晃,人己向墓顶掠去。

他刚刚到达墓顶上空,四周毒液喷射停止,就好像算定了郑雷会飞到墓顶,墓顶突

然有了惊人的变化。

这一次墓顶的转动,与上次完全不同,圆圆的墓顶,原来有内外两个圆圈,两个圆

圈都是相反的转动,在转动之中,墓项现出很多小孔,小孔每出现一次,即有百支淬毒

短箭向墓顶上空射出。

这一下,郑雷抱着玉山观音,却万万躲闪不过这些毒箭。

他灵机一闪,把玉山观音一翻扛在左肩,空着一只右手,向下连拍两掌,于是他足

下五六尺方圆的毒箭,齐被郑雷击落。

这又逃过一关,郑雷急急扭身挺腰,硬生生把“飞龙身法”改为“浮光掠影”,身

形绕了一圈,落在坟墓的三丈开外。

郑雷扛着玉山观音落地时,石墓又恢复了原状,离石墓两三丈以内的地下,全洒满

了黑腥的毒液和长不过六七寸的毒箭。

郑雷正要将玉山观音放下,但刚把玉山观音移置手弯内时,才发现她已经晕厥过去。

郑雷一怔,低首察视,见玉山观音脸上青肿渐消,渐渐已恢复往日的光润和红嫩,

郑雷才知道是服葯后的正常现象,不足为奇。

但是如今有玉山观音晕睡的牵虑,郑雷感到这古墓亦非久留之地,而且留此亦无大

用,看来就是西门松再回来,他亦无法再进人古墓,因为这古墓现在只受贺荣的控制,

任何人他亦不会容他进入!

于是,转念之间,郑雷立即抱着玉山观音,就向小人国方向奔去。

空山寂寂,古墓森森,接近黄昏的阳光,洒在静寂的坟地和人虫尸体上,显得无限

的悲惨和凄凉。

是不是这古墓上就真的没有一人了呢?

这古墓上是真的不见一人,但在这古墓四周,却有千百只眼睛,注视着这古墓上的

一切动静。

原来云雾狂人和西门松都没有走远,他们都选择了一个可了望全墓穴的高地,作严

密的监视。

谁都没有对这古墓放松,谁都有为这古墓不惜冒全军覆没之险。

不但如此,就是陈平亦获王宛华和陈方的消息,派来了所有高手精英,已经在来此

途中。

郑雷抱着玉山观音,只不过奔驰两三里之遥,就与陈平等相遇,郑雷一看陈平之后

紧随着的有神医张道泉,燕山上人,五行怪叟,五毒神魔等一二十人外,陈方和王宛华

亦在其中。

郑雷见到陈方叫了一声妈妈后,立即盯视王宛华,只见她风采依旧,看不出中毒现

象。

郑雷暗暗惊疑,他想:“明明刚才西门松说婬魔王姑娘,其意是指她已然中毒,第

一次给的不是真正解葯,为何她竟全然没有中毒现象呢?”

他想虽然是这样想,但他仍将玉山观音放下,看看她手中并无丸葯,摸摸她怀里亦

没有。

郑雷正惊疑问,玉山观音长吁一口气已经醒来,她坐起看着郑雷和陈平等人,似乎

在搜寻适才失去片刻的回忆。

玉山观音在人群中看到王宛华,不由一惊,伸手向怀里一摸,不由跳起惊叫道:

“宛华姊姊,西门松给你的真正解葯,被我晕过去时丢了!”说完,她毒性初愈的身子

晃了一晃。

王宛华急忙伸手扶住她道:“不要紧,我早知五毒虽凶,但我们张神医却是拿手,

我早已经好了!”

玉山观音望望王宛华身后众人道:“你们是不是来接应我们?”

王宛华点点头,陈平却在一旁道:“我们不但来接应你们,而且我们将把全部实力,

往这方面移动,从现在起,古墓将是我们争夺的焦点,我们已经知道,云雾狂人和五毒

书生西门松,现已屯兵在这古墓附近,大战随时都会爆发,我们用不着回去了,走吧!”

于是他们又向古墓前进,陈平领头,在前进当中,随时都有人回来报告古墓方面情

况,郑雷才知道陈平已经对古墓四周早有眼线布置,不过主力没有到达之前,眼线始终

未现身罢了。

郑雷与陈方走在一起,他看到陈方,就想起昏迷不醒,负伤未愈的翠莲等四人,他

愁苦的轻声道:“妈妈,大姊她们中的毒,张神医难道束手无策?”

陈方点点头道:“云雾狂人施的毒,与神龙行云使的毒性相同,而与中原武林人士

所使的毒性大不相同,张神医也无法解救。”

郑雷咬咬嘴chún道:“她们的临时解葯不知还能维持多久?”

陈方沉吟一下急道:“糟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十六章 古墓战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