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八十八章 妻妾失踪

作者:秋梦痕

由陈平亲自率领的一丈,只包括五行怪叟和王宛华昆吾岛主一共八人的队伍,立即

出发,绕过古墓,直向云雾狂人藏身的高地奔去。

陈平准备采取明打,所以八人浩浩荡荡,昂昂然的就向东南高地挺进。

八人刚刚走进高地,从高地丛林中,以云雾狂人为首,八个喇嘛在他身后作护卫状,

成雁形的掠下高地。

云雾狂人冷峻一笑道:“陈大庄主,久违了!”

陈平一轮眼道:“阁下一代宗师,想必不打诳语,在下特来向阁下请教一件事情。”

云雾狂人不屑地一笑道:“大庄主,太客谦了,有何教言,就请说吧!”

陈平还惟恐他临机巧辩,于是脸色一沉道:“阁下焉有不知,难道还要我陈某放肆

多言不成?”

云雾狂人哈哈大笑,十分得意地道:“大庄主不是说的郑雷?”

陈平一听陡地一惊,但随之暗喜,既然他说出郑雷,想必他知道郑雷的下落,立即

紧接着催问道:“阁下明知故问,难道以阁下一代宗师,既敢为之,难道还不敢承担

么?”

云雾狂人又是一阵狂妄大笑,久之才止笑道:“大庄主,你又何必用激将法呢?”

“老夫可以奉告,郑雷安然无恙,不知贵庄主愿不愿见他呢?”

陈平听他如此一说,这明明是敲定了,郑雷显然是已被他俘来,完全在他的掌握之

中。

这到令陈平等人大吃了一谅,据他们所知,云雾狂人似乎并非郑雷的对手,二人武

功只不过在伯仲之间,而且郑雷还要略占上风,云雾狂人究竟运用什么阴谋将郑雷俘来

了呢?

原来郑雷在古墓顶上所遇到的那个蒙面人,就是云雾狂人所扮,他装得太象了,致

使郑雷在毫不注意之时,他从郑雷身后施了手足郑雷,软穴被制,就被他趁黑夜之间,

俘了回来。

这样自然陈平不会知道,于是陈平故示镇静道:“自然愿见,但听阁下口气,是不

是还有什么苛刻的条件不成?”

云雾狂人冷冷一哼道:“大庄主,你说话别把弓拉满了,老夫条件倒有,但亦算不

得什么苛刻不苛刻,不过要见现在不是时间。”

陈平心中一怔,知道他还另有阴谋,沉声道:“但不知要在何时?”

云雾狂人微微一沉吟道:“明日凌晨吧!”

陈平紧接着道:“是不是还在这儿?”

云雾狂人道:“不必了,就在古墓附近吧!”

陈平又不太放心的再问一句话道:“届时郑雷是不是还是安然无恙?”

云雾狂人道:“这一点大庄主尽可放心,只要大庄主不希望他死,老夫到愿成人之

美!”

陈平一抱拳道:“一言为定,陈某届时候驾!”

说罢陈平等即转身奔回,但许多疑问始终耿耿在怀,无法排遣。

他们当然想不到,云雾狂人为何能轻而易举的就把郑雷留了?他安排在古墓附近,

才把郑雷献出,这内中又暗藏阴谋?郑雷在云雾狂人手里,他正可勒索一票,看来陈平

和神龙行云都只有悉听安排,不敢有所违抗了他们回到驻屯之处,一面把这情形派人告

诉神龙行云,计划明晨的应付之策。

陈方听了这个消息以后,一直沉闷不语,母子之情使得她无法忍耐,她想:“如果

等到明晨,那就只有听候云雾狂人的宰割!”

她对郑雷的关怀,就是一分一秒,都如成年整月的那么,她抬头看看天色,暮色四

合,又是傍晚了。

她低着头,缓缓的转动莲步,一人向岗后走去,她走进从林,见到郑丽丝,她一直

守着翠莲等人,未曾离开过。

陈方看看地上昏迷不醒的四人,摇了摇头,嘴动了几动,什么话,又忍住未说。

郑丽丝忍不住道:“妈妈,郑哥哥为何一直未回来呢?”

陈方叹了一声后,才将陈平打探的情形,说了一遍,郑丽丝听后,急道:“妈妈,

夜长梦多,郑哥哥在云雾狂人手里难保不出岔子,妈妈意下如何?”

陈方道:“我决心冒险独自去查探,见机行事,我要尽救他脱离魔掌,不然我们在

挟制之下,就会失去古墓的秘密。”

郑丽丝道:“妈妈一人前去,恐怕太危险,何不禀明外公,多邀集几人前往施救

呢?”

陈方道:“丽儿,你不知道,江湖中人就一讲个信诺,外公已允他明晨相见,如今

晚再去騒扰,就会为人所不齿,这亦是外公决不愿为之事,所以我只能暗中前去,能救

则救,不能救亦只好等待明日了,如果让外公知道,他亦会阻止我,不容我前往。”

郑丽丝很关切地道:“那妈妈务必小心保重了!”

陈方微点螓首道:“知道了,你要好生看护她们四人,大概今晚她们不致醒来,我

一回来,立即就来,不用耽心惦念。二人又谈论了一阵。

正说话间,耳听岗上传来一阵人声,显然又出了什么大事,陈方愕然站起,叮咛两

句,就窜出丛树,往岗上纵身奔去。

到达岗上,原来是去西门松处的人,现在才回来,据神医张道泉的谈话,西门松的

计划和布置,实在令人感到无限神秘。

他们一行人是与陈平分别出发,当到达西门松的宿营地对,四周是一望无涯的平原,

只有他们藏身之处是一个不小的黑松林。

但当你走近黑松林时,一时不见明桩暗卡,亦没有人纵身又向那丛树后掠去,刚刚越过丛树,只见剑光闪闪,耀眼生辉,当看清双

方打斗的人物时,陈方真是又惊又喜,陈平王宛华等打斗的对象,万万料不到却是翠莲、

金凤、饶梅和饶兰四人。

陈方一看她们四人打斗时的迹象,不由仍想起郑雷中毒后的情形,她明白了,原来

郑雷同四人,以及神龙行云属下一千余人,所中的毒不一定相同,但其毒性则很有类似

之点,到最后都是一律发狂致死。

因此,陈方想起郑雷的闻琴声而战,郑丽丝的运用琴声的逼毒疗伤,她心道:“也

许翠莲她们亦能同郑雷一样,在琵琶声下,由于外力的激发,可将毒性逼出,得以痊

愈。”

陈方环视左右,但却不见郑丽丝的影子,但却在金铁交鸣中,听到远远传来一两声

惊天动地的琵琶声。

这一两声琵琶声,在这荒山深夜里,听来就好像慈母的招唤,又好像急促的呼声,

陈方听得出,这是郑丽丝在寻找翠莲她们的哀呼。

正在发狂打斗的翠莲等四人,突然心灵间感到一怔,郑丽丝似乎从琵琶声中,立刻

获得了感想,一曲“灵的感应”立刻叮叮咚咚的奏了起来。

翠莲等四人立刻动作迟钝,打斗渐缓,与四人对手的陈平、王宛华、玉山观音及桃

花公主四人,立即纷纷纵身跳开,翠莲等四人似乎忘了适才的打斗,四人仗剑凝立,作

侧耳倾听状。

陈方见郑丽丝的琵琶声,与她们内心起了共鸣,不禁大喜,知道郑丽丝会像那次找

郑雷一样,会循着琴声的感应,而找到此地来。

她遥望琴声来的方向,在黑暗之中,似乎就能看见金色的音符,在一个个跳动。

她纵身就往岗下落去,停身在陈平身前道:“爹爹,为何你们同莲儿等打了起来?”

陈平道:“方儿,你去了不久,当你们正遇云雾狂人和五毒书生围袭时,五毒神魔

正想替五毒书生助战,我们正竭全力阻止时,莲儿等忽然发狂奔来,见人就杀就砍,我

们想尽了办法亦无法阻止。”

最后我们只好分出四人和她们对上手,才算把她们狂性拘束在专心的打斗中,为什

么丽儿的琵琶声对她们却发生了更大的效果?”

陈方于是将郑雷中毒后,被郑丽丝的琵琶声催动战斗,而将毒性逼出的简略经过,

说了一遍,然后道:“丽儿的琵琶,也许对莲儿等亦有同样的效果!”

陈平道:“但愿如此!”

他们正谈论间,郑丽丝的琵琶声已经越来越近,听来最多亦不足一里了。

陈方向陈平道:“爹爹,你们准备,我去告诉丽儿,但莲儿在琵琶声催动之下,武

功要增高甚多,你们要小心了!”

说罢,她掠空就向琵琶声传来的方向电驰而去,不过片刻之间,陈方已将郑丽丝抱

在怀里,又奔了回来。

陈方把郑丽丝往一小高地一放,琵琶声随去戛然而止。

翠莲四人突然一楞之后,立即舞剑如云,狂纵乱跳,又向陈平等扑至。

陈方高声道:“与她们对敌,打得越激烈越好!”

一言甫毕,郑丽丝的琵琶,突然如春雷乍发,爆出一阵雷电交鸣之声,使任何人听

来,都感到杀机重重,闻声非战不可。

翠莲等四人,此次与先前的狂乱大不相同,四人剑影如山,剑光似海,各各施出妙

不可言的招式。

陈平接住翠莲,王宛华接住金凤,玉山观音接住饶梅,桃花公主接住饶兰,四人剑

法虽妙,招势不一,接来都还能不露火气,大有长者之风。

郑丽丝的琵琶,继续弹出一曲“霸道天下”,其音韵中令人一听就如杀声震野,战

鼓频催。

翠莲等四人,随着琵琶声的紧锣密鼓,剑风舞得呼呼直响,一连向陈平等攻出一二

十招。

招招精彩绝伦,剑剑劲气如山,陈平等四人到真的险些招架不住,玉山观音因毒伤

初愈,桃花公主武功较弱,都被剑锋划破了衣袖,幸而未伤及皮肉。

陈方一看陈平等四人,只是守多于攻,还不能激发翠莲体内的潜力,不能激发她们

的潜力,毒性就将无法逼出。

于是她大声叫道:“爹爹!你们要尽全力抢攻,不要只是招架!”

叫罢,她纵身跳入战围,就替玉山观音接住饶梅,又道:“玉山姊姊,你同桃花妹

妹双战饶兰,大家请照我的打法,尽量抢攻!”

她说话之间,运起“太上神功”,一招“风卷残云”,就向饶梅全身罩下,使得饶

梅全身就如同遭遇到一阵震散筋骨之气,使得饶梅不得不拼命发出潜力,不然这一招就

能令她伤重倒地。

陈方上来就下这一重手,陈平等斜瞥之下,都不由的替饶梅大大的耽心。

但饶梅所表现的是外来的压力越大,潜力的发挥更甚,她掌剑齐施,全身骨即暴响,

一招“灿霞满天”,接着“拱云托月”,把陈方的一招“风卷残云”化解于无形。陈平

等四人一见及此,立即都放心大胆的同时分别向翠莲、金凤和饶兰三人下了一记重重的

杀手。

三人所表的都是与饶梅一样,精力大振的还攻了一记。

郑丽丝纤指一变,琵琶声更加转快转强,听起来就好像每一根弦都似乎转得太紧,

每一次拔弹都有断弦的可能似的,弹出了一阵铁马金弓之声。

每一个音符都已用最高调弹出,每一个节奏都快得不能再快,翠莲等四人潜力已经

到了无法思议的地步,这一下来眨眼就是二三十招,陈平等五人眼看就要抵敌不住。

陈平等五人,原来武功都较翠莲她们要高得多,如果此对要全身而退,还是轻而易

举之事。

可是,陈平等真是如此,那翠莲等的毒性不但不能逼出,反而毒性重复攻心,则任

何解葯和方法,都免不了她们的惨死了。

“哟”的一声,桃花公主被饶兰剑光在大腿上划了一二寸长的一道口子,幸而伤势

不深,流血不多,还能勉强支持。

陈方眼看大势不好,如果他们这一方有一个抵敌不住,此时翠莲她们又是六亲不认,

势必会死在她们的剑下,死去一个,翠莲她们之中一人,势必又毒性攻心而死,两相之

下,如有一人损伤,死亡的就是两人。

陈方正意念间,又是一声轻噫,陈平的衫袍又被翠莲割去一大块。

陈方急了,不由大声叫道:“退不得,停不得,务必坚决支持百招!”

话音一落,郑丽丝在高地上呼叫道:“妈妈,最后三十招,你们势将不是对手,我

还要不要弹下去?”

陈方一听,暗忖:“自己同父亲牺牲,还不要紧,但总不能拉着外人,亦为自己几

个媳妇儿牺牲呀!”

她正犹疑未答问,陡然王宛华和玉山观音桃花公主三人,同时齐叫一声:“弹下

去!”

陈平和陈方闻听之下,双双不胜感动。

郑丽丝只一犹豫间,立即将调子转为“夕阳余威”,节奏变慢了,但音韵则狠毒得

多。

翠莲等的剑势亦跟着变缓了,但每一招都是置人于死命的毒招。

刚刚才过五招,陈方因为顾虑到玉山观音和桃花公主二人,惟恐她们有失,因此分

了心,只觉肩上一痛,饶梅的剑已经刺进一寸多深。

陈方痛叫一声,幸而闪让得快,避过了这一划的重创,但却已经血流如注,上半身

衣衫尽赤。

郑丽丝刚一弹出“夕阳余威”,心中本已存顾忌,如今一见陈方负伤,她琴音一缓,

实在不敢再弹下去了。

倏然,人声嚷嚷,五行怪叟,昆吾岛主,燕山上人欧阳杰等八人奔了前来,立即加

入战团,变成了三对一,郑丽丝琵琶声随之激昂起来,这下才算成了一个持平之局。

这下才算没有惊险度过了最后的三十招,场中十七个人,都变得像落汤鸡似的,全

身汗淋淋的,里外透湿。

忽然郑丽丝欢叫道:“百招已满!”随之她停止了弹奏。晓雾迷朦,晨曦在望,琵

琶声一停,翠莲等四人,立刻显得委靡不堪,长剑无力,娇躯摇摇晃晃,显得站立不稳

的样子。

陈方大声道:“一掌把她们击倒!”

话音一落,翠莲等四人立即如堆金山倒玉柱似的,一时之间,都中掌倒卧在地上,

晕了过去,不省人事。

于是,陈方、王宛华、玉山观音和桃花公主四人,分别抱起她们,走到丛树之中,

盘膝坐下,将她们放在腿上,解开她们的中衣,开始在她们胸腹间轻揉慢按,为她们顺

气推血。

翠莲等四人,才渐渐从气喘吁吁中,显得呼吸均匀,气息平和起来。

此时,陈平才听完欧阳杰的报告,知道未能阻止五毒神魔的离去,想必他们已去和

五毒书生汇合,又增强了敌人的力量。

大家都深深感到,江湖中道义日丧,世风日下,首先是红云的叛离,继之是五毒神

魔的离去,这险些都动摇了根本,于是陈平感慨地道:“陈某德不足以服人,技不足以

压人。众中原武林人士,还有一千多人中毒待救,我陈某居辅佐地位,希诸位另选德高

望重之人,统率咱们这数百之众,以救中原武林免于覆亡。”

众人纷纷议论之后,都仍然拥护陈平,并建议陈平,将屯驻在小人国附近的人员,

全部集中到此,现在战斗的重点既是古墓。

就用不着再分驻两处了!

陈平早已想到,只是被翠莲等的牵掣,一直未有机会下令罢了,他立即吩咐欧阳杰

照办。

等到他商议完毕,重新布署以后,才又想到郑雷同陈方。同前往古墓,为何回来只

剩陈方一人,而郑雷始终未见回来呢?

大家全翘首丛树间,企盼陈方出来,解答这一疑问,亦希望翠莲等霍然痊愈。

大约过了一顿饭的时间,天已经大亮了,太阳已经洒遍了山野,气温渐高,大家都

东倒西歪的倚坐在石旁和草地上。

陈方等四人从树丛间缓缓的走了出来,但却不见翠莲她们,众人都有些惊讶,陈平

则站起来迎了上去。

陈方首先出声道:“不要紧,她们疲劳过度,必须好好休息一两天,才能精力恢

复。”

陈平道:“雷儿呢?为什么一直没有回来?”

陈方沉吟久之道:“走,我们到山岗上看看再说。”

于是他们在前,众人跟随在后,爬上了山岗,往古墓方向看去,只见蒙面人早已排

列整齐,分成四方盘坐地上,好象木头人似的,连动也不动。

神龙行云则盘坐在石碑前,除了微风吹动他衫袍以外,亦看不出丝毫动静。

陈方失望了,一望而知,郑雷没有再回到古墓过。

于是陈方将昨晚的经过说了一遍,根据事实的判断,惟一的可能,郑雷是失踪了!

大家再加以研究,当然郑雷不是被云雾狂人劫持;就是被西门松俘去。

可是有一点令大家想不通的,就是云雾狂人和西门松二人的武功,都不可能胜过郑

雷,他们怎么能把郑雷劫去呢?

当然,不管是不是他们劫去,都应该派人去查探,陈平吩咐欧阳杰,派出两起人员,

分别出发后,大家才又谈到拯救神龙行云属下一千多人的事。

神龙行云施毒的这一千多人,虽然不少是中原武林中邪道人物,但大多数仍然是正

道之士。

根据救翠莲等的经验,以同样的方法,救这一千多人,想来一定也会生效。

这方法唯是不错,但大家商谈后,却是无法实施。

因为这一千多人,必须要两三千人与之对手,不然就敌不过他们狂性的发作,但是

到哪里去找这两三千人呢?

大家亦曾想分批施救,但这又实在不可能,因为这一千多人,如果一人战斗,必然

全体狂性发作,既不能把他们隔开,又如何能分批呢?

最后的结论,还是只有寄望于古墓的进入,惟有取出解葯,才是彻底救回这一千多

人的根本之法。

大家一直商议到中午,四野都非常平静。

原来神龙行云那批人一直未有行动,所以隐藏在东西和西北角的云罗狂人和西门松

之众,亦丝毫无动静。

大家正分吃着食物时,去探查的两批人,和由岭上大师及郑惠如多九公率领的数百

之众,亦全部到来。

陈平先行分配了三批人员的位置以后,才查问去暗探回来的人,结果是丝毫得不到

郑雷的消息。

最后陈平决定,待饱餐以后,准备派出两批兵力,明枪仗剑的准备分别攻打云雾狂

人和西门松,来一个威力搜索,总能从云雾狂人和西门松的动态上,获知一点郑雷的蛛

丝马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