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八十九章 渔人得利

作者:秋梦痕

朝霞满天、红云朵朵、蓝天似锦、白云冉冉,老天爷又哪儿真能懂得人间的喜怒哀

乐呢?

这是一个非常开朗的早晨!

神龙行云难道就真的这么呆坐了一天一夜么?

当然不是,他曾试过几次,想进入古墓,但都徒劳无功,他再三苦思进入古墓之法,

亦终于无所成?就这么一直坐到天亮。

而云雾狂人和西门松派在古墓监视的人,不但一刻都没有放松,而且他都安排了一

个快速的传递消息之法,所以他们对于任何一方面,都随时保持严密的监视,想从知己

知彼,而能百战百胜。

天从黎明,而逐渐红日东升,神龙行云经过多时的调息,早已神清气爽,他两眼精

芒四射,扫视一周,他知道这将是一个极不平凡的早晨。

甚至中原武林,一千余人的生死存亡,全系在这一个凶吉难卜的早晨!

首先出现在他眼前的,是陈平,陈方,张道泉,王宛华和玉山观音五人,他们大步

的向古墓走来。

神龙行云知道,陈平等只来五人,当然知道这战斗,是只能斗智不能斗力。

郑雷在别人手中,斗力岂不是促成郑雷丧命?

陈平等五人,走到众蒙面人的外围,约莫两三丈处,就停了下来,静候云雾狂人的

到来。

陈方轻轻向神龙行云挥了挥手,这一挥手,表示了许多情意和父母爱护儿女的焦急。

陈方刚刚放下,突然天昏地暗,红红的太阳中,出现了一闭黑影,黑影逐渐扩大,

一直把太阳遮住。

天变得如同黑夜,一阵阵突如其来的疾风掠过山野,古墓四周全响起了一阵阵杂踏

的足步。

这时候,呼啸而过的风声中,透出了千百人的足声,这交织而成的声音,紧紧扣人

心弦,使得人感到心悸窒息。

陈方轻声道:“爹爹,这是宇宙的奇变,是不是会激起蒙面人的狂性呢?”

陈平道:“不,我们面前坐的蒙面人都没有动,这声音来得比较远,显然不是蒙面

人所发!”

玉山观音紧张地道:“听声音必然是云雾狂人大队来到!”

王宛华早有成竹在胸道:“你们听,这声音一定是西门松的五毒齐到,看来这声势

倒不小呢!”

陈方听王宛华此时讲话,仍如此轻松,暗暗有点奇怪,但她没有讲话,她一心只想

着被劫持的郑雷,和失踪的几个媳妇。

一时之间,四野寂静,除风声以外,听不出丝毫动静。

此时无声胜有声,紧张之情,有加无减。

风声渐渐缓和遮没太阳的黑影随之而小,阳光像向日葵似的辐射到这古墓四周,果

不其然,云雾狂人和西门松的队伍俱排列整齐,阵容赫然生威,比之往昔,大不相同。

陈方和神龙行云看看二人排列的阵势,都不由得愣住了,有一种说不出的惊奇感觉。

云雾狂人排的是梅花阵,西门松排的亦是梅花阵,然而西门松在五行梅花之外,多

了五毒做外围,其余完全是大同小异。

陈平他们的目光,全注视着云雾狂人的阵势中,却不见郑雷的出现。

陈平绕过蒙面人,向云雾狂人的阵势缓缓欺近。

他们走过西门松的阵前,正好走到两个梅花阵之间,云雾狂人和西门松几乎是同时

走到阵外,后面一律排满了八名高手,光着他们的眼神步法,就知道是经过千挑百选的。

陈平领前停了下来,向云雾狂人一抱拳道:“阁下言而有信,但不知郑雷现在何

处?”

云雾狂人眼露凶光,但他并未注视陈平,而是瞪着西门松,他凝眼一沉思,冷笑两

声道:“陈大庄主!你不是要见郑雷吗?”

他仍然连看亦没有看陈平一眼。

陈平等五人,看他这种大模大样的狂态,虽然愤怒其名,但亦只好强自忍耐道:

“阁下倒真健忘,难道忘了我们的诺言了么?”

云雾狂人一侧首,两眼暴怒凶光,横眉竖目的瞪着陈平道:“大庄主!你难道忘了,

我说过有条件的么?”

陈平道:“但不知是什么条件?在下愿尽力以赴!”

云雾狂人沉声道:“老夫有个惯例,我的条件,不说则已,如果说出来,你就非答

允不可,不然……”

陈平亦毅然道:“只要不是上天入地,想来也不致难倒我陈某!”

云雾狂人冷冷一笑道:“老夫当然不会与大庄主故意为难,亦不至于令大庄主力有

不逮!”

陈平急道:“那阁下就说吧!”

云雾狂人斩钉截铁地道:“请大庄主将五毒书生西门松杀来见我!”

陈平等五人连同坐在碑前始终未动的神龙行云,听了这句话,都愕然地一怔,这条

件不能算苛刻,陈平没有推托的余地。

但是,谁亦知道这是一个借刀杀人,和渔翁得利的大阴谋,在这条件之下,云雾狂

人已立在百胜不败之地。

陈平回头看陈方四人,相互递了一阵眼色,然后陈平抬眼向西门松望去。

这一看之下,陈平有说不出的诧异,西门松似乎成竹在胸,笑嘻嘻的,连一丝一毫

愤色怒容都没有。

西门松决不是如此有涵养的人,难道是有所恃?陈平又回首与陈方和张道泉以眼色

相询。

他看出陈方等的意思,又回头向云雾狂人道:“不见兔儿不撒鹰,阁下难道不知这

是江湖道的至理明言?”

云雾狂人狂妄一笑道:“这样说,大庄主请看!”

正说话间,他手一扬,梅花阵中起了一阵騒动,在阵中央立即竖起了一很高约三丈

余的木拄,往顶上有一个黄澄澄的铜环,铜环上有一根绳一直悬垂地上,被阵中人遮掩

着,无法察知究竟。

众人都望着那儿木柱上的铜环出神,不知云雾狂人要搞什么鬼?

云雾征人二次手猛的一扬,绳索随之拉动,铜环摇摆中,眨眼间,郑雷已升至柱顶。

陈方不由惊噫出声,母子之情,悲愤难抑,原来她已看清郑雷根本是昏迷不醒,不

省人事。

云雾狂人立即扬手一落,吊起郑雷的绳子一松,郑雷的身子又落回阵中,他嘿嘿连

笑道:“大庄主,放心了吧?”

陈平怒目看了云雾狂人几眼,几次想说话,都只嘴皮子动了几动,没有说出来,他

一咬牙,一转身,两眼杀机暴射,就向西门松欺身逼去,陈方王宛华张道泉和玉山观音

四人,亦虎视眈眈的跟在陈平身后。

看来他们为了要救郑雷,亦不讲什么江湖道义,因为西门道松身后有八人,他们志

在必得,出手就想取得西门松的性命,好从云雾狂人手中救回郑雷。

五人象一群猛虎似的,陈平领头,身后四人尾随,缓慢而是沉重的,一步一步向西

门松逼去。

西门松仍然是一脸姦笑,笑得连鹰鼻更加勾了,丝毫不露出一点怯意,看来没有逃

入阵中的打算。

因为如此,陈平在惊疑中,足步更慢更重了。

离西门松不满五丈了!离西门松只有一丈了!

西门松跟云雾狂人一样,也缓缓的扬起一只右手。

梅花阵的“金”位上起了一阵騒动。

奇怪?跟云雾狂人一样,竖起了一根两丈多高的木柱。

陈平五人,管不了那么许多,已经逼近到西门松面前。西门松大喝一声道:“站

住!”

五人举起的双掌,都呆着木鸡似的,望着西门松,不知所措。

西门松又大喝一声道:“你们知道,我将吊起何人?”

陈平、陈方心想:“这是什么戏法,他竟亦要依样画葫芦一番。五人面面相视,竟

不知该如何是好?

西门松双手连扬两下,他身后的梅花阵中騒动连连,在“木”、“水”、“火”、

“土”四个方位,竖起了四根同样的木柱,绳索摇晃,令人胆战心惊。

陈方一看竖了五根木柱,从这“五”字上,她,她心中陡然大惊,暗道:“难道他

要吊起的是我五个媳妇?”

她惊呼道:“五毒书生!你难道劫走了我五个媳妇?”

西门松冷笑道:“东施效颦,我想这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地方,云雾狂人做得,

我五毒书生无毒不丈夫,五条小命总抵得上小飞龙一条命吧?”

这简直是晴天霹雳,谁也没有想到,翠莲等五人,原来竟是被五毒神魔又回来偷偷

将她们劫走了?

一着之错,全盘皆输,陈平等五人和神龙行云全然闷不作声,就好象等待宰割的几

只羔羊,惨败已成定论了!

停了一停。

这停的时间虽然极短,但陈平等人却觉得好像一辈子那么长!

西门松双目眯了一眯,姦笑道:“你们难道不想看一看她们的死活?”

陈平怦然一惊,暗忖:“难道他已经把她们弄死了?”陈平沉声道:“西门松,你

意慾何为?”

西门松怒目道:闲话少说,你说你们想不想看?”

陈方大叫道:“想看又怎么样?不想看又怎么样?”

西门松冷冷地道:“想看吗?我也有一个小小的条件,不想吗?那就用不着多话

了!”

陈平镇定地道:“你有什么条件?”

西门松又是一阵极为跋扈的姦笑道:“我西门松也是,向有个惯例,如果说出来,

你就非答允不可,不然……”

陈方急道:“不然怎样?”

西门松讽声道:“不然何必多费chún舌?”

陈方道:“你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好了!”

西门松姦笑顿收,认真地道:“我要说了,你就非实行不可,不然可别后悔?”

陈平怒道:“大不了一个死,难道还能难倒我老夫不成?”

西门松冷笑连连道:“大庄主,这你到尽管放心,我这是活人的条件。”

神龙行云坐在石碑前,实在难以容忍,吼声道:“你说吧,还啰嗦什么?”

这声音发自丹田,宛若洪钟钹,在这古墓四周凝聚不散,震得人耳鼓嗡嗡作响。

西门松沉吟一下,用力地一字一字的道:“你们如果要我还人,首先杀云雾狂人来

见我,然后退出古墓,不得对古墓的秘密存在任何贪得之念!”

陈方听西门松的这口气,暗暗心喜,知道翠莲等安然无恙,不然,他又怎能挟人质

提出这个条件?

这条件恰恰与云雾狂人提的相反,却教陈平做声不得。

这场斗争,陈平等早商议过,只能斗智不斗力,人在别人手里,大势均为敌所趋,

必然如此,但是翠莲五人被西门松劫持。事出突然,这一急可把陈平陈方等急得六神无

主。忘了斗智的上策!

此时,王宛华走到陈平身侧道:“西门松,还是那句话,不见兔儿不撒鹰,看人

吧!”

西门松笑说道:“对,看货还钱,这场买卖做得双方不吃亏,才会大家心服口服!

你说对不对?”

他狂妄地一笑,双手连连上扬,一阵铜环响动,五根木柱上,升起了五个昏迷不醒

的女子。

陈方泪眼模糊地一看,那不是翠莲她们五人是谁?

只不过片刻,西门松手一落,五人又从柱顶掉落阵中,看不到了。

王宛华点点头道:“五毒岛主!货真价实,咱们这趟买卖是做定了!”

西门松也嘴舌不让人的道:“宝剑赠烈士,红粉送佳人,货价与识家,到底还是你

婬魔识货!”

此时西门松称王宛华叫婬魔,王宛华亦毫不在乎,她只想在这场斗智不斗力的场合

中,如何取胜,她道:“我婬魔有言相求,不知贵岛主是否不吝赐教?”

西门松心想:“我立在不败之地;还怕你逞口舌之利不成?”意念一转,立道:

“老婬魔!你就说吧!”

王宛华沉吟一下,故作诚挚难解之色,特地高声地道:“我想向贵岛主请教,贵岛

主的条件既与云雾狂人相同,但不知我们还是先杀贵岛主去向云雾狂人报命,还是应该

先杀云雾狂人,来向贵岛主报命呢?”

这几句话,没有什么深奥和了不起,但王宛华没有说出之前,谁也没有想到王宛华

这一说之后,情形立刻有了很大的变化!

陈平和陈方除了深责自己急糊涂了,连这么简单几句话都想不起来以外,余下的就

只是深深的赞赏。

西门松则是无言对答,双眼四下轮视,有些赫然和紧张之色。

神龙行云则坐得更稳了,看来这场争斗还有一段僵持的时间,一时还不至于血流成

渠,横尸遍野,他是静观其变。

而云雾狂人则怒目圆睁的望着西门松,他早气得恨不得一口吞下这毒书生,消除愤

怒之气。

云雾狂人既以狂人自称,他当然有他的狂人本性,西门松这种以牙还牙,以毒攻毒

之计,不要说是他,就是一个没有狂性的好人亦受不了。

谁也没有想到,在西门松倾巢而出,留下空城一计,以全力偷袭云雾狂人失败以后,

仍不死心,他又教五毒神魔单独五人继续他的盗取郑雷之计,他早已经告诉五毒神魔,

如果失败,立即转变行踪,趁陈平等意想不到之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十九章 渔人得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