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 九 章 瓷盘秘密

作者:秋梦痕

方芳此时早已看清,四条黑影原来是四鬼同时发掌,她惟恐郑雷在人事不知之下,

必遭连环惨击,她又恐郑雷从空摔下,她哭叫一声,就生死不顾的扑向郑雷。

方芳正升起半空,四鬼一扭身八掌齐对方芳袭来,狂飙怒卷,劲势如山,兜头盖顶

就向方芳压至。

方芳如何受得了这八掌齐发?她娇躯急扭,陡然刹势拧身,头下足上,冲回地面,

刚刚要落地之际,突然昂头挺身,贴地就向郑雷即将坠落之处飞去。

方芳从地面飞奔到郑雷身前时,却出现了一件奇迹,不但使方芳惊愕不已,就连四

鬼和“神龙行云”,全都惊得发呆了

他们全注视着空际,惊愕的看着空中的郑雷。

郑雷仍然未醒,他一个洁白如玉的身子,好象发出莹莹之光,在空中稳然不动的停

着,亦不下坠,亦不晃动,好象酣睡在美梦中一样。

他好象如梦初醒,象睡在床上一样,手足四伸,呻吟着舒畅地伸了个懒腰。

方芳大为惊异,忙叫了一声:“弟弟!”娇躯一扭,就想腾身而起,伸手去接郑雷。

但这一叫,却惊醒了四头呆乌,比方芳还快,四鬼同时扑向郑雷,手掌起处,“勾

魂牌”、“锁魂链”却被震了回来,两道劲力相合,其声势之惊人,简直势如排山倒海,

天崩地裂,如泰山压顶。

“轰”的一声,赵无常被震飞半空,立刻响起了一阵鞭炮似的炸声,赵无常一个身

子,还未落地时,已经变成一阵血风腥雨,尸首全被炸成了碎片。

这一下二鬼变成了真鬼,尸骨不全,魂魄惊散,连枉死城中亦进不去了!

其余三鬼可惊得呆了,连站在旁边的“神龙行云”亦失去了以往的威风。

这是什么武功?不要说从来没有见过,就是听亦没有听说过。

索命鬼赵魂和酒鬼赵百斗,二人齐声道:“老五,一齐上!”“神龙行云”闻声跃

起,原来“神龙行云”即为老五大头鬼所扮,他轻功内力超人一筹,所以扮“神龙行

云”。如果只三招两式,他倒可以混充过去。

大头鬼一式“大雕展翅”,声势的确惊人,凌空就向郑雷罩至。

大头鬼双掌飞舞,满天花雨,劲势如山。

索命鬼和酒鬼则在同时,从两旁侧击而至。

好个小飞龙不慌不忙地一式“金鸡独立”,一足着地,一足悬空,双掌一抢,同时

发出神奇内功,掌风推去,接着一阵炸裂之声,三鬼立刻炸裂纷劾同赴黄泉路了。

经过一场亘古罕见的搏斗,五鬼死了,郑雷则跃过满地血肉碎骨,投向方芳的怀抱。

郑雷欢愉至极的叫了一声:“姊姊!”

方芳亦搂紧郑雷叫了一声:“弟弟!”她紧搂即松,轻轻推开郑雷道:“你不小了,

衣服都未穿就要姊姊抱,不怕难为情!”

郑雷撒娇道:“姊姊,快点替我拿衣服嘛!”

方芳把衣服拿来,给他穿上,然后才将神医施术、如何将他救醒、五鬼两次打扰索

讨瓷盘的经过道出。

二人双双叩谢张道泉后,眼见茅屋被毁,他们当然不便离去,三人进人仅余之一间

茅屋中,分宾主坐定。

方芳首先开口道:“弟弟,你这是什么武功,怎么从未见你过?”

郑雷道:“我亦不知道。”

张道泉道:“小英雄真的不知道?”

郑雷低头沉思了片刻,才将在香山娘娘庙。被老尼以佛行开顶传及武功后,只感充

实浑厚而无法使出之情及被神龙行云一掌击昏之后,自己醒来即感到浑身与往日不同的

舒适,有一种豪放毁灭之势,首先对赵无常出手。

果然不同凡响,所以后来越来越能巧妙使用,威力渐增等情,娓娓道来。

张道泉一边听,一边点头,他听完之后多沉吟良久道:“据老夫所知,这种武功叫

‘太上神功’。”

我十年来从未见人使过,老尼何人?她为何遭神龙行云残酷报复?她既会‘太上神

功’为何又假手于你,而又不与“神龙行云”对手呢?

方芳向张道泉道:刚才以神龙行云这魔王,当弟弟临空之际被他一掌一摔,而竟然

不死,反而能将你使不出的武功使出,不知是何道理?

张道泉沉吟道:“这只能说天数,江湖道义将兴,武林妖孽将亡之征兆了。”

方芳很高兴的拉着郑雷道:“弟弟,以后我们碰着真的神龙行云,就不怕他了!”

张道泉道:“神龙行云武功高强,如此似言之过早,但以小英雄遭遇之奇,消灭神

龙行云这魔王,想不过是时日而已!”

方芳忽有所悟地问道:“弟弟,你买那个瓷盘有什么用?为何五鬼愿为它而丧生?”

郑雷道:“姊姊,你明明知道我是为那幅‘神龙行云’图才买的,我哪里知道其他

呢?”

张道泉道:“请小英雄将瓷盘让老夫一开眼界如何?”

方芳从自己背上,取下包袱,将瓷盘递给神医张道泉鉴赏。

张道泉看了一阵,也看不出有何破绽。

郑雷又接过来,拿在手里左看右看突然惊叫道:“有了!”他拿给方芳看看,方芳

还未看出其中奥妙,郑雷又走过去,拿给张道泉道:“前辈,您看!”

张道泉皱着眉看了一阵,一时摇摇头,一时点点头,方芳可急了,跑了过来,娇嗔

道:“弟弟,什么有了?”

郑雷道:“你看呀!”

方芳呶着嘴又看了一阵道:“这还不是一幅神龙行云图,有什么好看嘛?”

郑雷将瓷盘倒过来,给方芳看道:“你看。”

方芳惊叫道:“弟弟,这幅图为何倒过来就不象神龙行云图呢?”

郑雷道:“我想,这幅外表象神龙行云图,而其中必然暗合一件了不起的秘密,所

以五鬼才会舍命夺取。”

方芳诧异道:“这龙肚子就象一条路,这些云就好象一座一座的山,真的好象啊!

这是什么地方的山呢?”

郑雷道:“我还没有想起来。”他转对神医询道:“前辈,您看出这是何处?”张

道泉捋须摇头,深思不语。

郑雷与方芳,两人低着头看了很久,唧唧喁喁,商量了好一阵,始终未获结果。

晨鸡初唱,曙色已经透窗而入。

方芳忽然大声道:“是山也好,是龙也好,究竟有什么了不起?弟弟别看了,我们

把前辈的茅屋搭盖好,再找神龙行云,问问他再说,他不说你就请他吃‘太上神功’!”

张道泉道:“烂草茅屋,区区小事,不用劳动小英雄了,我现在去到镇上叫几个人,

立刻就回来,英雄稍待。”张道泉说罢就要告辞出去,郑雷忽然拉住神医道:“前辈,

您知道五峰山和五行山东省在什么地方?”

这话问得突然,张道泉愣愣的望着他。

郑雷看出张道泉的眼色,忙道:“前辈,您看这云彩五朵,倒过来看,正是五座山

峰,是不是暗含五行山或五峰山之意?”

张道泉嗯了一声道:“小英雄这想法很有道理。”

方芳紧接道:“这五行山在什么地方?”

张道泉:“老夫不知道,依老夫之见,这幅暗含山势的神龙行云图,必然与神龙行

云有关,神龙行云多半出现江西,江西没有听说有五行山或者五峰山,而且这幅图所暗

藏的秘密,老夫想不会是一座籍籍无名的小山,必然是名山,故人可能故作神秘。”

郑雷又低头在看瓷盘。

张道泉来回在室内踱着。

太阳已经射到窗上,镇上喧嚷的人声,隐隐传来去。倏然,张道泉啊的一声道:

“有了!”

郑雷拾头问道:“什么?”

张道泉拿过瓷盘反复地看了几遍,一握拳道:“一定是龙虎山。”

郑雷微微一怔道:“就是张天师所敕赐的龙虎山?”

张道泉嗯了一声,郑雷与方芳都感到惊奇不解,这幅图从何处看出是与龙虎山有关?

方芳道:“前辈您怎么知道是龙虎山?”

张道泉道:“这图正看是神龙行云图。”

方芳点点头,张道泉又道:“这图倒过来看,这龙肚子是不是正好是一条山径?”

方芳又点点头,张道泉紧接着问道:“这云就变成了山,是不是?”

方芳道:“是呀,这个我们不是老早就看清楚了吗?”

张道泉道:“这龙肚子是山径,这云是山,你连起来想想,是不是龙腹山?”

方芳惊叫一声道:“啊!您是说龙腹山与龙虎山谐音,对不对?”

张道泉笑了,郑雷与方芳亦跟着发出极为得意而愉悦的笑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