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九十章 人性兽性

作者:秋梦痕

王宛华和玉山观音,早已准备随时出击,如今情况一变,可以不需要分攻两阵,解

决一个算一个,她俩纵身疾掠,如长虹划空,就参与翠莲等对付八大高手的战斗。

可惜,到底是迟了一步,两位高手已将郑丽丝拖入阵中,加入王宛华和玉山观音,

刚好一抵一。

这十四人七男八女的捉对儿厮杀,杀得实是十分激烈,一边是唯恐其遁入阵中,一

边则是唯恐郑雷加入战团,所以打得来真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这七对中,翠莲金凤和饶梅兰四对,二十招一过,则渐渐显得劲力不足,渐趋下风,

而陈方等三对,因为对翠莲等得分心,亦刚好拉了平手。

适于此时,云雾狂人道:“陈大庄主,你的分攻计划,是不是要有所变动?”

本来不用云雾狂人这一问,陈平已经想到,不管郑雷中“神毒”也好,但总是活活

蹦蹦的在自己的面前,如今郑丽丝已被俘入阵中,不破阵谅难救得出,他沉吟一下,陡

下狠心的道:“云雾老儿,如果我们把西门松的梅花阵破了,你可要为郑雷解毒,不得

食言!”

云雾狂人除郑雷以外,根本未把旁人看在眼里,郑雷解除毒性,顶多亦不过与他打

过平手,他想:“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到时候我总有办法。”

于是他道:“我云雾狂人,岂肯失信于你,大庄主请!”

他说罢心中暗暗欣忖道:“你可别想利用郑雷,郑雷未奉我的命令,他根本不会参

战。”

陈平听他如此一说,回首看看郑雷,双目直视迟钝,似乎对眼前的一切,都听而不

问,视而不见,陈平知道他只听云雾狂人指挥,对他不存多大希望,于是转首向张道泉

轻声道:“泉兄,你看如何,我们是不是应该马上调人来围攻西门松呢?”

张道泉轻声道:“我看不必,容我试一试看。”

陈平诧异地道:“泉兄,你试什么?”

张道泉伏在陈平耳边道:“如果我能指挥动郑雷,你就赶快缠住云雾狂人,使他无

法分身指挥郑雷,先消灭了西门松再说。”

陈平急急向张道泉耳语道:“这样如果云雾狂人不给解葯呢?”

张道泉又道:“云雾狂人狠毒多变,你真以为他会乖乖拿出解葯不成?”

陈平又急急耳语道:“至少他有不拿出解葯的藉口。”

张道泉道:“如果我能指挥郑雷攻破西门松的梅花阵,能指挥他攻破云雾狂人的梅

花阵,咱们活捉云雾狂人,不由他不拿出解葯。”

陈平一听,大有道理,不住的点点头。

于是,张道泉走至郑雷身前,伏首在他耳边咕噜了一阵。

云雾狂人见陈平和张道泉来回的耳语了一阵,紧接着又见张道泉在向郑雷耳语,他

心中一凛,就知不妙,挫步飘身,就向张道泉扑来。

陈平在一旁,早已加以注意,他虽然还没有发现郑雷有听命行动的迹象,但他斜身

疾掠,在半途就已将云雾狂人截住。

“嗖嗖”两掌,二人早已狠毒无比的拆了两招。

这前扑出招,都几乎是一瞬间的事,要非杰出的高手,连看亦看不清,遑论出招应

敌了!

原来张道泉既猜出云雾狂人对郑雷留下的是自古罕见的“神毒”,所以他亦略略知

道中“神毒”的人,必须如何始能受下毒的指挥。

在使用“神毒”的人,对人使用“神毒”之前,必须先要令人熟悉一种令语,然后

他神志昏迷之后,用毒人就可凭这句令语指挥服毒之人。

所以神医张道泉听到云雾狂人在讲西域方言的令语时,就专心一致的立即把它记下,

当他伏首在郑雷耳边时,就学着云雾狂人的口气道:“浓密安嘛呢,叭尔荷唵啦!郑雷

呀郑雷,你还不快救你的媳妇儿!”

此时,翠莲等四人,已经眼看不支,随时随地都有被俘或者被伤在西门松的四大高

手之下的危险。

郑雷此时根本就不知道“媳妇儿”为何物,但张道泉救人之令一下,他两眼发赤,

下意识的就知道要杀人。

他哇啦一声怪叫,四山响应,地震山摇,胆裂魂飞,身形如龙卷风的冲天升起,这

一冲就凌霄七八丈之高。

郑雷一个身子,刚到顶点,一个疾转,变升为掠,宛如天马行空,斜斜的就往翠莲

等人之间冲去。

如果不是因为四大高手受命要活捉翠莲等四人,不然早已不是掌下对手了。

郑雷这一掠到,西门松急忙大声道:“快快撤入阵中!”

一言未毕,他两衣袖一抖,两缕淡淡深深的“五毒魔烟”,随风飘出,陈方知道闻

之不得,赶快闭气飘身,后退丈余,双掌连挥,一阵轻气发出,把魔烟吹得无影无踪。

西门松趁此时机,一晃身就往阵中窜去,他亦顾不得他的属下六位高手了。

与翠莲等战斗的四人,因为一直占上风,所以一听西门松叫撤,立即晃身后退,正

待西门松进入阵中。

殊不知,有两人因看到是郑雷飞来,他们不知此时郑雷的厉害,因好奇而稍稍犹豫

起势慢了半步,身形落后,正赶上郑雷冲至,双手一招一推,只听两声惨号,两具血肉

模糊的尸体,五脏狼藉,脑浆迸裂,立刻横尸当场。

郑雷这一出手,就令人魂飞魄散,他这一招一推,如何致人于惨死,连站在一旁的

陈方和翠莲等都没有看清楚。

郑雷杀了两人,杀气更炽,回身一看,另有两人还被王宛华和玉山观音牵制住,退

不得身。

郑雷看着二人愣了一愣,本来他不会知道这两人亦该杀,但是他一看二人服装打扮

与刚才杀死的三人一致,他两眼血光一冒,伸手就向二人后领抓去。

这两位高手,看到同伴二人死去,早已怒不可遏,如果不是退不得身,早已扑向郑

雷,如一看来郑雷伸手象抓小鸡似的,同时向他们二人抓至,难免不大为吃惊,都想试

试郑雷这一招有多大火候!

原来两人与王宛华和玉山观音对敌,至少相隔在两丈五六尺远,郑雷两臂横张亦不

过五六尺,距离二人至少都在一丈以外,任何人都会奇怪,难不成郑雷真的就会抓到两

人不成?不然他为何作出这“一箭双雕”的招式?

因为刚才郑雷杀人,谁也没有看清,所以不但二人感到惊奇,就是王宛华和玉山观

音亦停手跳开,想看看郑雷对二人究竟是如何遽下杀手?

郑雷张臂扑身而至,明明看到还隔丈把远,他双手一招,二人感到后领被人一提,

就硬生生的拉着倒退。

他们刚想蓄势停身,但顿感全身软弱无力,收势不住,而且后退速度之快,简直令

人不可思议。

陈方和随郑雷来到的张道泉等,全在注意郑雷的手法,只见他倏然的手心一吐,变

拉为推,只听“咔喳”几声,二人的颈脊椎和腿骨,都无法适应这力道迅速的变化,立

刻被折为三断。

同时这掌心之力,立即把五脏震出,脑子则是在摔下地时,因力道过猛,摔得脑浆

迸裂。

陈方一看,惊喜参半,母子之情乍发,但她立即又想起郑雷此时已是一个毫无人性

之人,不禁哭道:“雷儿,你认得妈妈吗?”

翠莲、金风和饶梅晓兰四人,则因夫妻之情,爱逾常人,加以他们亦不太明了郑雷

所中“神毒”的毒性,所以四人就象四只蝴蝶似的,呼叫着向郑雷奔去。

刚刚奔了两步,张道泉道:“莲姑娘!你们快走!别去。”但哪里能阻企她们,陈

方一看,爱子爱媳心切!一瓢身亦到了郑雷身前,五人都拖着郑雷,在不断的叫着雷儿

和郑哥哥不止。

这一阵的哭叫和拖拉,郑雷好似木头人似的,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敌意的不断扫

视大家。

张道泉一看慌了,知道这时郑雷亲疏不分,善恶不明,这样哭叫拖拉,很容易把郑

雷激怒。

如果郑雷一发火,立刻就要杀人,张道泉想阻止亦来不及了。

于是张道泉纵身向前道:“浓密安嘛呢,叭尔荷唵啦!郑雷郑雷,这是你的妈妈和

媳妇!”郑雷看了张道泉几眼,虽然杀气收敛,看来平和多了,但是虽然对妈妈和媳妇,

莫不相识,不知究竟。

陈平本不是云雾狂人的对手,何能阻他得住,正在此时,一个庞大身影凌空而至,

云雾狂人在空中就大声喊道:“浓密安嘛呢,叭尔荷唵啦!

郑雷快杀了他们,随为师回阵!”此言一出,陈方拉着翠莲和金风,张道泉拉着饶

梅饶兰,疾如惊弓之鸟,立即后退,张道泉并连声嚷道:“浓密安嘛呢,叭尔荷唵啦!

郑雷你不能听他的,他是你的敌人,杀了他!”

郑雷在两者之间,无所适从,左顾右盼的愣住了,云雾狂人又要叫嚷,陈平已经追

至,一招“苍穹血影”又与云雾狂人打了起来,但此次云雾狂人却大发狂性,他不象刚

才只图跑了就算,他立即攻出三拳两腿,而且出手就是绝招毒着,存心要陈平的老命。

因为他见到有人能指挥郑雷,如果不赶快将郑雷收回去,一旦郑雷受命攻他,则他

亦决不是对手,到时候自己一败涂地,郑雷就是毒性发作死了,又有什么用?

要想收回郑雷,就非得把郑雷这帮人翦除不可,所以这次上手就是杀着,他想杀一

个少一个,眼前这些人没有一个是他的敌手,杀得差不多了,就没有人能阻止他收回郑

雷。

果不其然,刚刚不出五招,只听一声惨叫,高手闻之,立即知道大事不妙,陈平一

个踉跄,倒退五步,“哇”的一声咳出一口血箭,陈方与王宛华双双跃身截住云雾狂人,

总算救了陈平一命。

陈平只得退后,盘坐地上,运功调息。张道泉眼看陈平负伤不轻,心中十分为难,

明明知道陈方和王宛华上去,顶多亦支持不了一二十招,翠莲等几人去,不要说武功相

差太远,而且她们中了“朱毒”,用力过久,亦只有促成速死,除了自己和玉山观音还

能上去过几招外,又无法用郑雷去杀云雾狂人,因为教郑雷去,又有被云雾狂人收回去

的危险。

他左思右想,正在苦无办法,一看陈方和王宛华又险遭不测,玉山观音已经又自动

加入战围。

张道泉往西门松阵中一望,忽然机智一转,暗道:“有了”,他立即走向郑雷,指

着西门松的梅花阵道:“浓密安嘛呢,叭尔荷唵啦!郑雷你逐速攻入这阵中,救出你三

媳妇郑丽丝!”

这次没有云雾狂人的干扰,郑雷如奉纶音,他楞眼向西门松阵中一望,双眼尽赤,

显然闻令语后,已经大动杀机。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一瞬之间,云雾狂人一招他轻易不使的“狂乱天地”陡然

使出。

云雾狂人这一招“狂乱天地”,比之大岛主郑聪所施的那招,又显得有其独到之处,

不但威力要强大得多,而其巧妙之处,更加令人不可思议。

云雾狂人这一招出手就大不相同,右掌在前,左掌在后,连推带搓,其手法很象太

极拳,但却不象太极拳那样慢腾腾的,眨眼间,双掌已经推搓了数十下,平地卷起一阵

轻风,快逾闪电的宽向陈方等袭来。

这一阵清风到了陈方三人身边,就象龙卷风一样,越旋越大,好似一条麻绳,整个

把三人卷在劲风之中,手足不得施展,眼看就非被这一阵飓风卷晕而死不可。

正于此时,郑雷受命,已经凌空掠向西门松的梅花阵的半途中,云雾狂人一看,如

果不把郑雷截住,他一进入阵去,杀将起来,那时想降住他,亦不太容易了。

真想不到,郑雷这个毫无思想的人,却救了陈方三人,眼看陈方三人就非死不可的,

却因为云雾狂人纵身离开,风力立解,三人立制从劲气中释放出来。

云雾狂人斜身纵超,在空中正好截住郑雷,他吼叫道:“浓密……”

一言刚出,郑雷凌空受阻,已经不听令语,两眼一瞪,双掌一翻,这一招混合“太

上神功”和“混元指功”的掌力,眼看就将如倾九海之水,狂泻而至。

云雾狂人当然知道郑雷的厉害,不出手则己,只要一出手,云雾狂人连挡一挡讨个

便宜都不行。

这一招一出,就宛如君临天下,挡之则死!

云雾狂人惊嚎一声,一个倒栽葱在空中翻滚下来,幸而他躲得快,左肩扫得火烫麻

木,到快落地时,他一稳身形,又平平稳稳的飘落地上。

但是他丝毫不放过,一瞬即逝的任何机会,他刚一落地立即大声口喧令语叫道:

“郑雷!回来!”

张道泉亦随即口喧令语道:“郑雷入阵救人!”

虽然如此,张道泉仍然是慢了一些,郑雷仍然闻声落在阵门口,回头傻头傻脑望着

云雾狂人和张道泉二人。

云雾狂人又抢先喧出令语道:“郑雷,不得听姦人指挥,快快回来!”

张道泉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十章 人性兽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