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九十一章 古墓之争

作者:秋梦痕

谁也没有料到,这杀声都是出之于一千余蒙面人之口。

蒙面人在神龙行云指挥之下,突然分作两队,井然有序的分别扑向两个梅花阵。

此时,正是日当正中的午时。

为何一直不言不语,坐着不动的一千多蒙面人,会陡然杀声四起,一个个如生龙活

虎似的,分别开始抢攻两个梅花阵呢?

这不得不打昨晚子时前说起。

昨晚快到子时的时候,坐在石碑前的二岛主郑慧,陡然发觉古墓有了极为轻微的异

响,古墓上开了一个小孔,小孔中响起了贺荣的声音道:“小的贺荣叩见天王,不知天

王驾到,迎接来迟,罪该万死。”

郑慧立刻用传音入密的声音道:“我不是天王,天王郑聪已在魔岛丧身,我乃是第

二岛主郑雷,你就是小飞龙所说的贺荣?”

原来他亦不知道这守墓的是贺荣,郑聪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他。

贺荣却知道有个二岛主,但郑聪对古墓开启的秘密,不得告诉任何人的规定,是对

任何人都没有例外。

所以贺荣道:“二岛主,大岛主虽死,恕小的未奉遗命,不敢擅自开墓,请二岛主

原谅!”

郑慧道:“目下开墓,亦非其时,但是贺荣,你看见没有,这一千多蒙面人,都是

大岛主施毒后统领的属下,他们临时解葯已经服完,最多只要三日,就都要疯狂杀伐至

死,你能不能相信我,把他们的服的解葯从这小孔中递出来,以挽救中原武林的浩劫,

替上天得好生之德呢?”

这段话讲完,“喳”的一声,小孔关闭,贺荣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就不见了。

郑慧仰首长叹,听着四周的风吹虫叫,失望极了!千多人死亡之影,又遮满了心头。

贺荣如此忠于郑聪,自己当然不能责备他,他突然感到后悔,刚才为何忘了问贺荣,

郑聪如不能亲自到临,是否他交待过,可以凭什么信物可以开启古墓?

他脑子里正萦回着无穷的失望之际,“喳”的一声,小孔复又开启,郑慧欣喜,急

用传音入密的功夫道:“是贺荣吗?”

贺荣道:“二岛主,是我,我已经找到这种解葯,我给二岛主,如果一旦天王责怪

下来,还盼二岛主力保,不然小的就将碎尸万段了!”

郑慧道:“我说过大岛主已经丧生,难道还骗你不成?”

他站起到小孔前继道:“贺荣!大岛主说过没有,如果他不能亲自到临,可否规定

凭什么信物开启古墓?”

贺荣“啊”了一声,急道:“有的有的,天王规定见到一幅白缎彩绣的神龙行云旗,

就如同见到天王亲临一样,小的就可以开启墓门。”

郑慧心忖:“这旗现在何处,我为何从来没有见过?”

他道:“你见过这旗子没有?”

贺荣道:“当然见过,而且天王可一再教导小的分别这龙旗真伪之法。”

郑慧道:“我知道了,你先把解葯给我吧!”

贺荣递出解葯后道:“二岛主,还有什么吩咐没有?”

郑慧接过解葯道:“目下西域的云雾狂人,五毒书生西门松,都想窥探这古墓的秘

密,小飞龙郑雷已被龙雾狂人俘去,你千万要小心,不得轻易开古墓出来,被他们捉到

就完了!”

贺荣道:“二岛主放心,我这里面的食物用水,还可足用月余,只要我在里面,他

们就无法入墓。”

“贺荣,服用这解葯有什么规定没有?”

贺荣道:“那瓶上贴有说明,不然小的也找不到。

字条上说,服后必须运气催气六个时辰,才能将毒完全除尽,从现在起,到明天午

时,他们就可痊愈如常人了!”

郑慧道:“贺荣没有事了,如果我要再见你,如何叫你?”

贺荣道:“二岛主,如果你再来时,把石碑前的那个石香炉,左右转动三次,小的

就会开孔相见。”

郑慧用手摇摇,立即离开小孔前,将解葯分配给四公八堂主,依次传给每人服下一

粒,并嘱咐大家在六个时辰内决不可妄动。

所以,整个半天,古墓前闹得天翻地覆,陈平陈方等几次遇险,郑慧以神龙行云之

身,都不敢有所妄动,因为如果他一动,众蒙面人都会同时发狂而起,那解葯就无用了!

午时一到,众蒙面人神智清醒,经未服*葯的四公八堂将军的互相传说,大家才知

道神龙行云已死,现在的神龙行云是其弟,众人感恩戴德,所以在神龙行云一呼之下,

立即由四公分领成二队,扑向两个梅花阵。

神龙行云则亲自率领一队,准备攻打云雾狂人的梅花阵,郑慧与云雾狂人无师徒之

名,但他受他教授过武功,所以知道云雾狂人这梅花阵,如无他的亲自指挥,很难攻破。

如果攻破了他的梅花阵,歼灭了众喇嘛,只剩云雾狂人一人,则他势孤力单,就不

足为虑了。

如果云雾狂人赶快回阵指挥,也许可挽救梅花阵的覆亡,但如此正好解去陈平的威

胁,郑雷亦可免被他收回去了,虽然如此,对郑雷所中的“神毒”,并无解救之策,但

总比郑雷听他指挥,残醒嗜杀要好得多了。

因为神龙行云如果直接去救陈方,亦不是云雾狂人的对手。

这围魏救赵之策,果然发生了效力,云雾狂人为了免于众力的覆亡,他想只要郑雷

的毒性不解,他还大有可为,于是他纵身逃出战围,就往自己阵中奔去。

云雾狂人在奔回梅花阵的途中,他才发觉蒙面人完全不同于往昔。

不但他发现,就是陈平他们因云雾狂人的压力一减,亦发觉情形有异,不胜惊喜,

互相正以眼色相询。

忽然,七八百人的队伍,很有规律的停在陈平他们的面前,率队的二公向前施礼道:

“二岛主谕下,他已亲自率队前往攻云雾狂人的梅花阵,我等属下诸人,愿听陈大庄主

指挥!”

翠莲和金凤正在为张道泉包扎断腿,张道泉坐在地上道:“平兄,他们围住西门松

的梅花阵就可以了,方姑娘可以指挥郑雷攻阵,生擒西门松,逼他交出郑丽丝,拿出解

葯,如果人多攻阵,反而容易被他趁乱逃走。”

陈平听张道泉此言有理,于是立即下令将西门松梅花阵团团围上,陈方立即交代翠

莲等几句话后,牵着郑雷道:“雷儿,随为娘的去攻阵,为娘的叫你杀,你就杀,叫你

生擒,你就生擒,你知道吗?”

郑雷虽然并未言语,但情形显得和善多了,陈方拉着他,二人纵身疾起,就向阵中

掠去。

到了阵前,陈方让郑雷在前,陈方在后督促道:“雷儿,杀!”

这梅花阵是按五行构成,西门松的看来与云雾狂人的很相似,但其变化和内部的机

能,则各尽其妙,而西门松除人以处,还另有五种毒物配合,威力也许不如云雾狂人的

梅花阵,但其诡绝巧妙,则尤有过之。

在目前这种情况之下,西门松为何一直不撤阵逃走呢?因为西门松一直以为郑雷会

被云雾狂人收去,同时他对古墓秘密的贪心未死,等到蒙面人开始奔来,他要撤退已经

不可能了。

因为他列阵可以借着阵势的变化拒敌,如阵式一撤,人一分奔,全是一盘散沙,哪

里经得起七八百蒙面人的追击呢?

等到七八百蒙面人将他们围上时,他想撤退势不可能,他从阵中看到郑雷和陈方二

人来攻,知道此时的郑雷,没有人能挡得住他。如果容他杀入阵中,那损伤之大,就难

以预料了。

于是西门松拿定主意,郑雷一步步接近阵沿时,他首先一声令下,五毒暗器群起发

出。

陈方为暗器所逼,只得纵身后退,而郑雷仍勇往直前,视若无睹,所有淬毒暗器,

到了郑雷周围六七尺处,就被他全身发出的无形罡气,阻落地上,暗器全莫奈他何。

其实郑雷他亦不知要运无形罡气,只不过是无意识的偶然如此而已,因为他运不运

无形罡气都没有关系,他现在全身都是刀枪不入,这区区暗器还其奈他何!

他仍迈步而前,眼看还离阵式两丈多远,又是一声令下,这一次发出的不是暗器,

而是无数竹枪,如雨般喷出尽是腥臭无比的毒液。

陈方非常放心,她想刚才暗器都不能及郑雷之身,这毒液当然也是一样。

殊不知,郑雷此时已没有运起无形罡气,毒液喷得他头面鼻子都是。

陈方大惊,心想这下郑雷岂不要中毒倒下。

但是一眼看去,郑雷已然故我,仍昂然地前进,没有丝毫中毒现象。

这就跟我们常常看到很多疯子一样,他不怕冷不怕热,百病不侵,郑雷既然已中了

天下极毒,所有其他任何毒性,都不能再侵害他。

郑雷未遇毒液侵害,西门松和他的属下,都悚然而惊,一阵胡哨起处,西门松首先

将五毒放出。

郑雷此时只离阵式一丈多远,因为陈方在后没有催他,不然他早横冲直闯,杀人如

麻了。

这些虫蚁之类的毒物,又焉能阻得住他,他意识中只觉得这些小东西讨厌,他掌指

齐挥,一个个毒物就好比中了穿心箭,都仰着肚子死在地上。

他最后抓住一只蝎子,一下把前面两只螃蟹似的大脚给它扯去,用力扔在地上,他

因为讨厌这些小东西,所以牵怒跟前的众人,两眼向众人一轮,眼前西门松的十几个属

下,都不由得背脊发凉,打了几个冷颤。

郑雷瞪眼咬牙,伸手就朝他们抓去,这些刚才都看过郑雷的厉害了,这双手抓到,

就知不妙,亦顾不得什么阵式了,纷纷跟跑后退。

饶你退得再快,四个岛众被这两抓之力,硬生生的从阵中抓了出来。

郑雷就好象一个无知的小孩一样,刚刚把这四人抓到中途,似乎又不齿的随意一摔,

只听“啪啪……”四声,这四个活生生的人竟然四肢和头,整整齐齐的炸裂成五部份。

西门松在阵中一看,知道郑雷武功太高,梅花阵的变化,都不能克服这武功上的过

份悬殊,于是他一声令下,梅花阵立刻开始全盘发动。

此刻郑雷刚刚到此为止,陈方立刻追上去道:“雷儿,站住!”

究竟郑雷对陈方不同,陈方此次并未先说令语,郑雷回首看看她,仍然听令站住了。

片刻之间,梅花阵变成了雁形阵,二十五个白衫人,已经把五毒用布袋收起,西门

松站在雁形阵之中,呼延兄弟扶着昏迷不醒的郑丽丝在他身前,他一只手按在她头顶百

会穴上,不用说,西门松要用郑丽丝的生命,来换回他的全军覆灭。

但西门松仍不死心,在打他的如意算盘,他道:“我五毒书生,从来不做蚀本生意,

如果你们再敢围攻,我就先杀了她!”陈方这下可楞了,她再看看云雾狂人那面,一场

会激烈的攻防战,正在进行,看来双方的损伤都不少。

陈平已经走到身前,陈方轻声道:“爹,怎么办?”

陈平没有说话,他扬手向众蒙面人挥了一挥,七八百蒙面人立刻把包围圈更加缩小,

看来陈平势将孤注一掷,就是牺牲郑丽丝亦在所不惜。

陈平怒声道:“西门松,你究竟意下如何?”

西门松看到这情况,听到陈平的质问,不由心中一凛,但他仍然故示沉着,漫天要

价道:“如果你们要救这女娃娃,必须答应我的条件,但是我得先告诉你,我的条件言

不二价,不折不扣,不然我们就各走极端,我西门松亦只好冒全军覆灭的危险了!”

陈平眼睛向陈方轮了一轮道:“你的条件我不答应,你就准备全军覆灭吧!”

陈方对刚才眼睛一轮,没有懂得他的含意,她听陈平这么一说,不禁慌忙开口道:

“爹爹……”

一言未毕,陈平立即阻止她道:“雷儿有五个媳妇,死一个有什么关系?”

翠莲等四人哪里舍得郑丽丝死去,都焦急而企求的望着陈方,但是不便插嘴。郑雷

则失魂落魄的站在那儿不动,他对眼前这些事,显然莫不相关,无动于衷。

西门松讽然笑道:“陈老儿,你愿意还有人不愿意,咱们还是谈谈价钱吧!”

陈平认真地道:“说不谈就不谈。”他又向陈方道:“你指挥雷儿,我指挥蒙面人,

非将西门松歼灭得一个活口不留不可,看他敢不敢先杀郑丽丝?”

西门松冷笑三两声道:“我不敢你亦不敢,我们又何必装做剑拔弩张的样子呢?我

把我的条件说出来,咱们再商量好不好?”

陈平亦报之以冷笑道:“你不是说过不折不扣,言不二价吗?”

西门松自嘲似的笑道:“这就叫满天要价,落地还钱,总算让你这老狐狸识破了!”

陈平道:“既然有商量余地,那你就说吧!”

西门松戟手一指道:“你们看,云雾狂人的梅花阵,决非神龙行云能仗人多之势可

以攻破,如果答应我独得古墓的秘密,我就释放这女娃娃,拿出解葯,你们就可立即集

中全力歼灭云雾狂人,使这些蒙面人免遭浩劫。”

陈平沉吟一下道:“小飞龙郑雷,获有神龙剑,已被中原武林各派,尊为盟主,同

时神龙行云郑聪临终时,亦以古墓秘密相托他,所以你提出的这条件,只有候他清醒时,

再答复你。”

西门松道:“如果他清醒后,不答允我怎么办?”

陈平沉吟久之道:“我只能答允你,如果你能进入古墓,咱们决不阻拦,如此你以

为如何?”

西门松一想,先消灭了云雾狂人,郑雷毒性被解,武功就不会如此之高,到时只要

没有阻拦,我把整个古墓挖开,总能进去。

于是他点点头道:“陈老兄,咱们一言为定,你派人来接这女娃娃,把解葯拿去

吧!”

陈方一听,纵身前掠,翠莲亦紧跟在后,翠莲将昏迷不醒的郑丽丝背起,陈方接过

解葯,又腾身跃了回来陈方拿解葯给张道泉闻过,然后分给翠莲四人服下,又拍开郑丽

丝的穴道:“将解葯给她服下。”

一切妥当以后,于是陈平挥手指挥众蒙面人,立刻增援三岛主郑慧,他回首向陈方

道:“方儿,你要小心,云雾狂人会把郑雷收去。”

陈方点点头,立即朗声喧令道:“雷儿,去,杀进梅花阵,活捉云雾狂人,听候为

娘吩咐处分他!”

郑雷在陈方激励之下,表现更加不同,一式“凌霄斗牛”,几乎冲向半天,然后一

式“浮光掠影”转变身形为平飞疾掠的“飞令身法”,相距总在百丈以上,他就这么三

次,就象一尊天神一样,从天而降地落下了梅花阵中。

陈方无论如何亦赶不上,她想:“没有我在旁,雷儿是不是会被云雾狂人收去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