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九十三章 千里追踪

作者:秋梦痕

云雾狂人沉吟一下姦笑道:“我要神龙剑。”

陈方坚决道:“不可以,那是中原武林盟主的信物,你为何不要古墓毒物了呢?”

云雾狂人道:“这一千多蒙面人己解除毒性,老夫还要它何用?我要神龙剑,你给

是不给?”

陈方道:“你要它何用?”

云雾狂人道:“难道武林盟主就非郑雷这娃娃莫属么?”

陈方一怔,怒道:“你做梦,郑雷答允,我答允,中原千万武林人士不答允,又有

何用?

何况神龙剑久不号令江湖,还未树立盟主信物的权威,你得到它,并不见得就能统

一武林,你要它又有何用?”

云雾狂人又是一阵姦笑道:“还有一件秘密,反正郑雷的生死脱不了我的掌握,老

夫可以告诉你,神龙剑郑雷还用而未达化境,将来郑雷要想天下无敌,只有神龙剑是武

林惟一至宝,用达化境,才能所向无故,不过现在不同了,现你只能将它用来换回郑雷

的生命,请示裁决,老夫在此候命!”

陈方听他如此坦然相告,明知失去神龙剑.就等于纵虎归山,但碍于目前郑雷的生

死,不得不免为其难的点点头,毅然道:“好,就给你。”

她回眸对郑雷道:“把神龙剑给我。”

郑雷知道陈方在对他说话,但是他还无法领会这句话的意义,就象一个无知的小孩,

抓住一件东西不放一样,他虽然用不着这件东西,但是他就是舍不得放弃。

无知的郑雷也是一样,他就是不肯伸手到怀里取出神龙剑。

陈方看出郑雷没有反抗的意思,她不知为何不听命行动,她有点怀疑,云雾狂人俘

去郑雷后,尽有很多机会取去神龙剑,为何现在才提出来呢?这难道又有什么阴谋不成?

于是陈方转向云雾狂人道:“云雾老儿,你是不是早已取去神龙剑,现在故意提出,

我拿不出神龙剑,你就可以……”

一言末毕,云雾狂人早已放声大笑道:“老夫现在可以告诉你,老夫叛徒神龙行云

郑聪,他有用毒天才,虽然用毒他是受他们的毒性,因此我早想得到墓内的秘密,控制

这一千多人和郑雷,老夫就可以领袖中原群伦,所以当初我未想到拿他的神龙剑,神龙

剑还是在他怀里,你去取,他不会伤害你。”

陈方见云雾狂人,说得如此坦白大胆,知道他对郑雷一定控有生死大权,她心里万

分不愿,但是她足下仍缓缓走向郑雷,从郑雷怀里取出金光灿烂的神龙剑。

郑雷陡然见到神龙剑,两眼精芒暴射,杀机猛现。

陈方一惊,退后半步,见他并未出手,就又连退三步,然后一个急转身,走向云雾

狂人。

陈方走至云雾狂人身前,把神龙剑拿起看了再看,显然有恋恋不舍之意,云雾狂人

亦从身上掏出一个纸包,递向陈方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用你说,我已经准备

好了,你剑拿过来吧!”

陈方右手缓缓递出剑,左手则伸出去接云雾狂人递过的纸包。

突然,陈方伸出的双手,又缩回来道:“我给你的是神龙剑,你给我的如果是假葯

怎么办?”

云雾狂人先是一怔,然后笑道:“我云雾狂人强抢夺都可以,决不花言巧语行骗。”

陈方道:“你一直在使用阴谋,谁相信得过你。”

云雾狂人得意地一笑道:“如果你不相信老夫,那咱只好不交换了!”他说着就将

纸包往怀里塞放。

陈方想说要先给解葯,试服了再给神龙剑,但是转念一想,知道云雾狂人决然不干,

病急乱投医,陈方暗道:“只好冒这个险了!”她双手一伸道:“好,拿来!”

正在此时,围在四周观看的双方之众,都突然惊噫出声!

几近两千人的一声惊噫,轰然成雷,震惊四野。

原来就在陈方迟疑不决之时,一直站在郑雷身旁的翠莲,立即小声学着陈方下令道:

“浓密安嘛呢,叭尔荷唵啦!

哥哥,快去抢神龙剑和纸包!”

郑雷此时与云雾狂人相距不过两三丈,而且云雾狂人本未想到有这一招,郑雷身法

又实在太快,在众人惊噫声还未闭上之际,郑雷伸手已经把神龙剑和解葯同时抢了来。

郑雷只以为是是翠莲要这两样东西,所以抢到手后,立即腾空一转,又飞了回来。

云雾狂人大吼一声道:“小娃娃,找死!”

人随声起,云雾狂人早已飞在空中,咬破左手中指,运力一逼,一股血箭喷出,就

往郑雷身上洒去。

陈方一看,哭喊道:“老怪,我跟你拼了!”

身形如电,就往二人中间冲去,想以自己的身子,替郑雷挡住这股毒血。

但是为时己晚,郑雷身上已经中了不少,陈方气急之下,双掌一翻,就向云雾狂人

推出两掌。

云雾狂人一看目的已达,只轻轻向陈方推出一掌,藉力落地,想率领众喇嘛冲开一

条血路,逃之夭夭!

但当他落地时,陈平、神龙行云郑慧、王宛华、玉山观音及金凤饶梅饶兰等七人,

已经把他围在中间。

而且外围的众蒙面人亦环绕列阵,戒备森严,实在不是一椿容易的事。

可是,在一千余人中,可没有人是云雾狂人的对手,云雾狂人率众想冲开一条血路,

还是大有可能。

可是那样双方伤亡都必然非常惨重,云雾狂人是惯用于阴谋的人,他只要有一点办

法,决不愿做赔本的生意,围着的人既然还未动手,于是他亦在观望中,连连转眼苦思,

想如何能率众安全撤退下山?

就在这一瞬间,大家都吃惊地注意着郑雷。

郑雷飘身落地,将神龙剑和解葯交给翠莲后,立即颓然倒在地上,翠莲蹲身连连哭

叫,但郑雷早已昏迷不服。

就在此时,五毒书生西门松和五毒神魔一起六人,已经走向古墓,准备趁机进入古

墓,独得古墓内一切秘密。

此时陈平和神龙行云,当然不会对古墓关心,只不过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又回眸注

视地上的郑雷。

云雾狂人一看机会难得,纵身就向金凤和饶梅之间冲去,金凤和饶梅两人如阿能组

住他,这一冲竟被他冲出了包围圈,他随即呼喊道:“快随老夫冲下山去!”

四处的喇嘛,立刻汇成了一股洪流,随在他的身后。就往东南方猛冲。

蒙面人当然不是他的对手,他一招“狂乱天地”,立刻阻拦住了蒙面人,当场惨死

七八人。

但后面的蒙面人随之补上,饶你云雾狂人再厉害,一时亦难得冲出。

这呼喊出招,全是一瞬间的事,等到陈平等人又纵身将云雾狂人包围时,才算成了

持平之局,众蒙面人才又把后面众喇嘛截挡下来。

云雾狂人一看,要想冲出,实在费时,不禁大喝一声道:“住手,只要过两刻时辰,

你我全要横尸在这荒山上了,还打什么?”

大家全住手跃开,但仍包围戒备,陈方留在中央道:“要死咱们死在一起,难道你

还想苟且偷生不成,你快说,郑雷将会怎样?”

云雾狂人道:“他已经没有救了,难不成还要这么多人陪着他死不成?”

陈方道:“现在你不想陪他死亦不成。”

云雾狂人沉吟一下道:“冤有头,债有主,老夫有个不情之请,不知你可否答允?”

陈方蹙黛咬chún道:“你说吧!”

云雾狂人看看地上睡的郑雷,亦看看在古墓四周蹑足不前的西门松等人,才道:

“这样吧!这儿就留下咱们,容老夫的属下,和众蒙面人立刻离去,以免同遭此浩劫,

枉死城中,平添如许冤鬼!”

陈方不敢立做主张,望望陈平和神龙行云,二人都向她默默地点点头,她扭头道:

“我答允你,但我们仍把他们留在山下,如果你再食言,那只好请他们代你殉葬了!”

于是神龙行云郑慧依言下令,众蒙面人即由四公率领,把一二百喇嘛押在中间,向

山下涌去。

陈平又力劝王宛华和玉山观音扶张道泉一同下山,三人都坚持不肯,都愿意等郑雷

醒来,如果郑雷真的发狂,他们宁身殉葬,亦不肯眼看郑雷发狂而死。

站在一旁的郑丽丝,抱着玉石琵琶,亦已蹲在郑雷身边,金凤和饶梅饶兰三人,亦

走了过去。

大家静静的望着郑雷,此时一分一秒,都充满着不可想象的神秘和紧张,发狂和死

亡的恐怖,把人们的呼吸都逼压得喘不过气来。

但陈方和翠莲她们的脑子里,却有了美好的幻想。

她们但愿:“郑雷醒来,一切都烟消云散,这世间充满了和平,充满了爱,郑雷风

采依旧,温文尔雅亦如往昔,云雾狂人放他走,西门松要什么秘密都可以,我们只要原

来的……”

正意念间,古墓方面传来一阵騒动,西门松和五毒神魔幸而都跑得快,不然险些就

伤在古墓四周射出的暗器和毒液下。

大家都对古墓那面荡然的望了一眼,又回头注视着昏迷中的郑雷。

众人都在心中暗暗祈祷,祈祷郑雷醒来后,就是一个正常如昔的郑雷,惟独云雾狂

人知道郑雷是不可救,只要一醒来,他眼前这些人,都将成为郑雷掌下冤鬼,自己也难

逃此劫,难道他就束手待毙不成?

他心中一狠,暗道:“我何不先杀掉他们,然后下山率众门人逃回西域,将来重整

旗鼓,再临中原不迟!”

这一决定,脸现杀机,他趁众人不注意他之际,一抡双掌就从身边的王宛华和玉山

观音下手。

一声闷哼,一声惊叫,他双掌一出,玉山观音立刻重伤倒地不起,王宛华总算躲闪

得快,左肩被扫得火辣辣的,一条左臂抬都抬不起来了。

陈平和神龙行云四掌几乎是同时从后递到,想救援但已来不及,云雾狂人第二掌又

已向王宛华劈到,看来是非置她于死地不可。

云雾狂人第二掌刚发出一半,发现二人已从身后袭到,他突然一狠,干脆一收掌,

立刻变招为“狂乱天地”,腥风劲旋,把三人卷在一起,完全是想一网打尽的狠招。

蹲在郑雷身边的母媳六人,除郑丽丝不会武功外,其余陈方率翠莲等四人,掌剑齐

施,拼全力从云雾狂人身后袭至。

云雾狂人虽然未把这几个娘子军看在眼里,掌力还可运功抵御,但剑锋却是非穿几

个透明窟窿不可,如果他不变招换位,那就只好落个同归于尽。

云雾狂人赶快斜身飘开,劲势一失,陈平等三人才从漩涡似的劲力中解救出来,于

是八人同时一扭身,加影随形,分从云雾狂人两侧攻至。

云雾狂人的“狂乱天地”威力再大,亦不能同时卷住八人,他来一招“钻隙穿花”,

从八人中脱颖而出,又一招“分钗破镜”。

这招一出,是三声闷哼,原来饶梅饶兰负伤弃剑倒地,而独臂犹战的王宛华则一个

大大的踉跄,窜了一两丈远。

这是一场舍死忘生之斗,王宛华知道今天势必伤亡惨重,她刚刚窜到云雾狂人身边,

她下定决心,以死相拼,在身形刚一顿之际,她右掌运足毕生功力,一阵腥风吹起,

“化腐吹灰掌”应念急发。

这“化腐吹灰掌”,王宛华在遇到劲敌时,是不太轻易使用,因为这种掌力,与众

不同,不胜则败,不生则死,如果对方掌力,超逾自己,将掌力逼回,那给予自己是同

样的化腐吹灰,会死得无影无踪。

云雾狂人急遭而发,又是一招“狂乱天地”,王宛华的掌力立刻就如同一个皮球,

掷在了铁板上,“呯”的一声,王宛华一个身子跳起半空,炸得成血肉纷飞,连一块完

整的肢体都没有。

八人伤二死一,其余五人仍无丝毫畏惧,更加兔死狐悲,悲愤交极,拼全力狂奔而

上。

掌山剑海,狂飙陡生,把一个云雾狂人裹在当中。

人怕拼命,云雾狂人再凶再狠,对这生死不顾的五人,一时之间,还是只能应付,

并无还击之力。

十五招一过,又是啊呀连声,翠莲金凤两柄剑不知为何,突然变为四截,震飞半空,

两人同时一屁股坐在地上,盘膝运功,闭目调息起来。

郑丽丝眼看这场战斗,伤亡殆尽的惨败景象,显然已经注定,她一直在想弹出玉石

琵琶,以助这场战斗。

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她从来不知该如何运自己的琵琶声,因为这么多的人,既

难以灵的感应,而敌人的内功又太高,自己的琵琶声,恐怕不能压制他,反而有害自己

人,所以她始终不敢轻弹。

如今一看,伤亡已经五人,情况已到危急万分,她无暇再作考虑,“叮咚”一声如

裂帛穿云,一曲“大张挞伐”立刻穿过山野,激起了四山的共鸣。

陈平陈方和神龙行云一闻琵琶声,立刻精神为之一振,悲愤和战斗所带来的疲劳,

竟然一扫而空。

这琵琶声虽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功效,但最起码,稳住了三人急躁的心情,而能发

挥机智来处理这场战斗。

如果不是他们犯了急躁的武学大忌,他们就是败亦不至于败得如此快,如此惨!

如今人虽少了,但靠着琵琶声的振作,反而打得一招一式,有进有退的象样得多。

但是,这琵琶声只能振作一时,这仅余的三人,却决不是云雾狂人的对手,只二十

招一过,情况立刻大变。

云雾狂人不知为何,突然抢攻几招,占尽了上风,陈平“啊”了半声一个倒栽葱滚

出去一丈余,硬挺挺的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原来云雾狂人知道,郑雷醒来在即,再不能延误了,只要郑雷一旦醒来,云雾狂人

想跑亦来不及了!

陈平一倒,就只剩了郑慧陈方夫妻二人,云雾狂人更加发狂般的猛攻,两人眼看就

将支持不住。

陈方在急剧的打中怒声道:“慧哥,雷儿一会就要醒来,这老儿要想逃,除非我们

二人死去,否则,决不能容他逃走!”

神龙行云郑慧道:“方妹,你放心,他逃不了!”

陈方道:“慧哥,你看见没有,雷儿好象动了一下?”

郑慧道:“方妹,快退,这老儿又要使‘狂乱天地’了!”

郑慧武功,到底大半是云雾狂人所授,所以只要几次一接触,就知道云雾狂人动态,

他听说郑雷已经动了一下,就想使“狂乱天地”一招,还未出手,郑慧已经看出来了,

出声后二人立即双双跳开。

云雾狂人一心怕郑雷醒来,一看有机会,“狂乱天地”便不使了,双袖一展,纵身

而起,凌空就要逃去。

神龙行云郑慧对他的武功当然十分熟悉,立刻又道:“方妹,转左,截住他!”

郑慧则转右,刚好二人又把云雾狂人截住。

陈方这次却拾起饶梅的剑,一招“俱伤创法”中最绝妙招“玉石俱焚”,在一阵清

啸龙吟中使出。

神龙行云亦从右攻出一招“泰山北海”,这两招都是要命杀着,一剑一掌配合攻出,

可算得天衣无缝。

云雾狂人这一次双掌左圈右扫,双腿倚环踢出,使出一招“风火雷动”,手足全施,

寓守于攻,在万分惊险中,化解了这拼命的两招。

神龙行云到还没有什么,反正只要截住了他就行,而陈方对自己这一招“玉石俱焚”

教他化解于无形,心中却十分不服气。

她倏然“嗖”的将剑一收,把俱伤剑法中的招式,按正反剑的方法使出,把“两仪

化太极”先是一正,接着又是一反,强攻而上。

云雾狂人对这种怪剑法,怪招式虽没落败,但不由得感到十分吃惊!

陈方不问结果如何,第二招又将“玉石俱焚”也是一正一反,闪电施出,教云雾狂

人捉摸不定。

“呀!”云雾狂人惊叫一声,原来郑雷睁着两颗血红的眼睛坐了起来,两只手在地

上抓捏着石子,搓成石粉。

“喳!”陈方正好一剑划断失神的云雾狂人左袖尺余。云雾狂人纵身跳开一丈,一

看神龙行云和陈方又转至他的前后,急道:“还不走,咱们三人全活不了!”

神龙行云郑慧道:“还想走,留下你就是给我儿子殉葬。”

郑慧这老半天从来没有同他说一句话,他们虽然没有师徒之名,但有师徒之实,云

雾狂人不禁大声惊叫道:“怎么?郑雷是你的儿子?”

他眼一轮,故意惋惜地说道:“你为什么不早说?”

郑慧明知他是假意,正要再问他几句,忽然陈方望着远处急道:“麟儿芳儿,你们

不要过来。”

原来金鳞同芳芳夫妇,二人正双双奔来,闻声一停后,相视一看,又仍然前奔。

陈方又急剧叫道:“不要来,千万不要来,快回去!”

这次金麟同芳芳停在数十丈之外,翘首观望,而云雾狂人等,却奇怪郑雷为何还无

动静,回首看去。

原来郑丽丝此时正弹出一曲“琴韵心声”,郑雷虽然狂态极甚,仍然捏石成粉,骨

节暴响,但却为郑丽丝的心声,起了灵犀相通,他居然看来,似在侧耳倾听。

云雾狂人没有放过这最后的一个机会,用足了功力,冲霄而起,故意先向郑雷冲去,

刚至半途,一次“浮光掠影”,急绕一个圆圈,就相反地纵跳如飞的向山下奔去。

郑慧同陈方这次没有截住他,他老儿老姦巨猾,终于让他跑掉了。

郑丽丝琵琶“叮冬”急转,从“琴韵心声”如银河倒泻的一变而为“千里追踪”,

郑雷果然心有所感,双手一按,人平地飞起,如箭离弦,身形奇快,眨眼就只剩了一个

黑点,己向云雾狂人追去。

陈方一看,郑雷居然接受琵琶声的控制,什么人亦没有伤害,于是双手将郑丽丝一

抱,就扛在自己肩上,急道:“慧哥,你在这儿善后,我们追了前去!”

到最后一句话,陈方早巳在七八丈开外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