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九十四章 神龙彩旗

作者:秋梦痕

宝山寂寂,哀悼美魂!

陈平死了!王宛华死了!其余的翠莲和金凤负伤不重,自行运功调息后,尚可强勉

行动,至于张道泉断腿止血后,找了一根树枝,一拐一拐的还能走了过来,玉山观音和

饶氏姊妹则一直昏迷未醒。

这一方面金麟同芳芳帮着郑慧,埋葬死者,救活伤者,而西门松在古墓那方面,则

正紧锣密鼓的在攻击古墓。

战争的本身是残酷,但战争的意义却并非如此。

一边是为“爱”而战,一边则是为“利”而争。

郑慧这方不管有多大的伤亡,西门松则始终无功于衷,他将五毒岛之众列阵在一旁,

而自己同五毒神魔却不断的引诱古墓内发暗器,施毒液,一心只想独得古墓秘密。

同属中原武林,而不共御外侮,江湖道义何在?良心何在?郑慧在哀伤之余,回首

看看西门松等人,不禁讶然而惊!

原来古墓四周,经西门松引诱以后,已将暗器毒液,发射一空,观在西门松和五毒

神魔五人,正在石碑前,同运功力,准备裂石开碑,将石碑毁去,寻出墓道,以便进入。

郑慧咬牙痛恨,但是他又知道陈平已经答允过他们,不加阻拦,虽然不胜悲愤,但

亦只好忍耐下去。

当他们正将陈平和王宛华二人埋好以后,突听一声轰然巨响,原来其六人之力,一

块重不过一两千斤的石碑,哪里经得起他们的摇晃,立即倒了下来。

一阵沙石飞扬,一阵沙石飞扬,灰尘滚滚,遮住了墓前的情景。

随着轰然一声后,又传来两声惨号,两个庞大的红色和白色身影,从灰尘中抛掷而

出,飞起一丈多高,“叭哒”两声摔在地上,看来是死多活少了。

随着红魔和白魔抛出之后,又是四人纵出。

想来是发生了不可预期的危险,以至二魔遭害,因此剩余四人,随即纵出,环立石

碑四周,等候沙石灰尘散落后,再准备行动。

山风阵阵,沙石灰尘不过片刻之间,又已澄清,石碑倒下之处,并无异状,只不过

多了一个大洞。

四人看看死去的红魔和白魔,亦着不出究竟中了什么暗器而死,他们商议了一阵,

似乎已经有了决定。

首先是黄魔卷袖提衫,小心翼翼的走到洞边。

刚缓缓走到洞边,倏的快得无法再快的又缩身跃退。

郑慧等一看没有什么动静,黄魔仍然是好好的。

原来他这是一个假动作,如果里面有什么发动,他就立刻可以察知动态,好准备第

二次前进的方法。

他抖抖双肩,显得轻松了一下,这一次他大踏步的走向洞口,回头望了一望,就纵

身向洞口落下。

这一落下去,一直就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西门松和蓝黑二魔,都显得非常焦急,不时的绕着洞口走动,但又不敢走近窥视。

以现在郑慧等的心情,哪有闲心去管什么古墓秘密,他们三人分配,他为玉山观音,

芳芳为饶梅,金麟为饶兰运功助其摧动真气疗伤。

玉山观音等三人,大约过了一顿饭的时间,俱都悠悠醒转,亦随着运转真气,在内

外双修之下,迅速的在恢复功力。

天色不早,已经是薄暮崦屹的黄昏,一弯新月已从东天升起!

这一段时间不算短,然而黄魔看来是一去不复返了!

西门松和蓝黑二魔,又是头首相依的咭咭咙咙一阵,看来他们是敢冒大险,又将一

人进入。

果不其然,西门松和蓝魔二人,稍稍后退之际,黑魔陡的凌空飞起,到达洞口上空,

突然拧身一折,头下足上,就向洞口冲入。

原来,他想以迅雷不及掩环的手段,来一个奇兵突入。

人是下去了,在不过一袋水烟的时间后,西门松与蓝魔已经开始躁急不安了!

原来他们约好了一入洞,就扬声报告洞内情形的,殊不知,就好象一颗针掉在了大

海里,影踪全无。

蓝魔这会儿实在沉不住气了,五魔只剩其一,他不由得就有了恐惧和孤单的感觉,

他喊道:“黑魔五弟!黑魔五弟!你是不是……”

他本来想说:“你是不是遇到不幸?”但是他说了一半,觉得这话如果说出,多丢

人,多晦气,传扬江湖,五魔还岂能见人?

如果黑魔还在,听到这几句也就够了。

可是,停了一阵,仍然没有回音。

这下不要说站在旁边的西门松二人,就是漠不关心的郑慧等人,也感到这气氛沉闷

而紧张。

郑慧心想:“贺荣果然说得不错,只要他在,就休想能有人进得古墓,看来这古墓

不知要埋葬多少人?”

此时,饶梅轻声道:“芳芳姊姊,我已经可以自行运转真气了,你休息吧,免多耗

精力。”

芳方放下抵住她背心的手,转头郑慧道:“爸爸,我们为何不阻止西门松?”

郑慧和金鳞亦先后松手,郑雷喟然叹道:“你外祖父答允他独得古墓秘密,不加阻

拦。”

芳芳急道:“外祖父已经死了,咱们还管他那么多!”

郑慧道:“芳儿,江湖首重信义,千金难买一诺,外祖父答允的事情,咱们亦不能

予以推翻,何况这古墓有贺荣在里面守着,他们亦进不去。”

芳芳道:“爸爸,你怎么知道?”

郑豫于是将昨晚与贺荣一段对话取葯道出,当郑慧说到除神龙行云郑聪本人外,必

须见到他惟一信物“神龙行云旗”始能导引入洞的话时,芳芳突然惊叫道:“神龙行云

旗,是什么模样,爸爸你见过没有?”

郑筋道:“这连我也没有见过,贺荣说他见过,是白缎五彩精绣的一幅小旗。”

芳芳在怀里左摸右摸,摸出来一个叠得鳖整齐齐的布卷,郑慧接过来,一抖而开,

不禁惊喜叫道:“神龙行云旗!芳儿,你从何处得来?”

于是芳芳才将初遇郑雷,在长江上赶上陈平,获得神龙行云旗的经过,说了一遍。

最后芳芳以怀疑的口吻又道:“不知这幅旗是不是真的?因为当时我们并没有见到

神龙行云大伯!”

郑慧急道:“这不要紧,贺荣他认识!”

芳芳道:“西门松他们不走,我们怎么能见到贺荣?”

郑慧道:“不要紧,你看,他们会知难而退。”

原来已经为时己久,黑魔进去一直渺无消息,蓝魔和西门松二人,一直盘坐在洞侧

两丈多远,闷声不语。

芳芳轻声道:“爸爸,要不要叫金麟去通知多九公和情人岛主郑蕙如他们率大队到

来?”

郑慧道:“他们是不是还屯驻在对面山岗上?”

芳芳道:“不,外祖父昨晚已经嘱他们分别守候在天师府和绝谷两方面,惟恐云雾

狂人趁隙留窜逃。”

郑慧叹一声道:“那就不必去叫他们了,云雾狂人遇上他们,又将有一番杀伐,芳

儿你同金麟留在这里。”

他回头向玉山观音等人道:“莲儿,你们同玉山观音及神医两前辈立刻下山去,可

到龙潭镇上闭室好好休养,静候消息行事。”

天已经黑尽,眉月的光辉,洒在山野间,显得阴森处处,山风吹来,魔影幢幢,这

静静的古墓四周,笼罩着更为可怕的惊悸和恐怖!

玉山观音张道泉和翠莲金凤饶侮饶兰六人离去不久,古墓内响起了如鬼魔般的尖叫

声:“进入者死,不怕死的再来!”一听就知这是贺荣连杀数人后,喊出来的发抖的挑

战声。

一言甫毕,在月光下,只见一个蓝色身影,顺着地下一滚,眨眼就滚入洞中。

这真是出其不意,快得不可思议,令洞中人实在难于发觉的一个绝妙动作和身法。

蓝魔进入不久,立即从洞中传出声音道:“西门师侄,一二道机关都被我破了,你

四个师叔全遭化尸惨死了!”

尾音听来十分凄怆!芳芳一怔道:“爸爸,贺荣遇险,我们要不要救他?”

郑慧沉吟久之道:“到时候再说。”

四野又是死一般的寂静,但是人们的心可跳得更激烈了!

过了好一阵,蓝魔又没有了声音,西门松站起焦急地走动,郑慧等人则暗暗心喜,

都以为蓝魔又已遇害。

西门松向他的属下一招手道:“过来两袋毒蛇和蝎子。”

原来此时他的廿个白衫汉子,都把五毒收进了袋中。

这声音通过了寂静的四野,回音听来更加刺耳心悸。

大概洞中的蓝魔亦听到了,洞内又传出他的声音道:“第三道机关已经被我破了,

你的五毒在这墓中没有用。”

芳芳大惊,急道:“爸爸,贺荣已经快有危险了!”

郑冷冷地道:“还不见得!”芳芳急得几乎想哭道:“爸爸。你难道真的见死不

救?”

郑慧怒道:“我什么时候这样说过?”

活音刚落,只听洞内传来一声蓝魔的惨叫,紧接着是贺荣的狂笑,笑止!立道:

“又是一个,只要不怕死,老子不嫌多,来吧!”

后面又拖了一阵得意之极的狞笑。

西门松气急败坏的,不管蓝魔的警告,嚷道:“快把毒蛇蝎子,给我放下去!”

两个白衫汉子,走到洞口。将手里的两个布袋,往洞里一倒,然后将空袋抖了一抖,

又退了回来。

大概只不过一袋烟的工夫,只听贺荣又在里面道:“这墓里就是出名的毒室,这是

小畜生,哪里能招架得住,西门松,你是枉费心机了!”

话声刚完不久,只见毒蛇和蝎子都从洞口跳射了出来。

但出来之后,毒蛇扭了几扭,蝎子蹦了几蹦,都死在地上了毒物中,这倒真是天下

奇闻,古今罕见了!

西门松瞪眼不知所措,进去吗?没有这份勇气,走吗!下不了这个台,他突然一仰

头缓缓地向郑慧走来。

芳芳和金麟都感到奇怪,急忙挫身到了郑慧两侧。

郑慧仍坐着未动,沉声道:“坐下。”

二人正要拔剑,闻声只好坐下。

西门松走至,怒气冲冲的高声道:“陈平老儿呢?”

郑慧道:“你是不是要见他?”

西门松道:“我正要见他,他说过,答允我进人古墓,原来他在古墓中早有了如此

的狠毒布置,明明让我去上当,我岂肯饶了他?”

郑慧厉声道:“你胡说,他只答允你进入古墓,不加阻拦,古墓中机关重重,有人

看守,你不是不知道,你骗你五个师叔进去,全遭惨死,你下不了台,进又不敢,退又

丢人人,你想嫁祸于人,好成全你江湖的成名,是也不是?”

这些话每一个字都象一锤,重重的击在西门松的心坎上,他气得发抖,脸红则因天

黑看不见了!

他指着郑慧道:“二岛主,你血口喷人,你可找出陈平老儿出来对证。”

郑雷沉声道:“不必了,你不是要见他吗?他就在里面。”

他伸手后指,西门松顺着他的手指方向一看,没有人,原来郑慧指着地下的一堆新

坟,西门松突然装作惊讶道:“陈平老儿已经死了呀!报应昭彰,他果然不得好死!”

郑慧凶狠地道:“你不是要见他吗?”

西门松闻言一凛,觉得这话中含意不对,急道:“他死都死了,我还见他干吗?”

他扭身想走。

郑慧厉声急:“慢着,你明知他已死,想在死无对证之下,保持你的威名,你说过

报应昭彰,该不得好死,你说过要见他,不见亦不行!”

西门松听完郑慧的话,知道郑慧不会放过他,心忖:“这真是惹鬼上身!”

但是他看到郑慧只有三人,又心雄气壮的道:“二岛主,魔岛已毁,我五毒岛主亦

不是可轻易打发之辈,你要送我去见陈平,你自量能成吗?”

说罢,他退后五步,蓄势戒备,准备一战。

郑慧道:“芳儿麟儿,你们后退。”

二人跃身后退,但郑慧仍未站起。但西门松心想,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他想

抢出手,趁此机会,他挫身欺进,大胆的踏洪门,走中宫,痛下杀手,一招“穿云射

日”,拳足奔至。

在此之前,虽然江湖上不知神龙行云是二人,但神龙行云狠毒残暴之名,则是众人

皆知,如今郑慧杀他,他既抢先出手,岂能不用绝密狠招,这“穿云射日”是他五毒拳

法中最厉的绝招之一,一旦使出,果然不同兄响。

只见拳山足影,把坐在地上的郑慧,全给罩住了。

方芳和金麟在一旁急得要死,心想:“爸爸为何还不必出招?”

正意念间,郑慧看得准,拿得稳,双手曲如钩,右手攥拳,左手抓腿,出手如风,

西门松骇然大惊。

西门松这一招“穿云射日”,几乎是从来没有遇到过有人这么大胆硬抓硬上过,如

果今天第一招就被人抓个正着,那还能见人?

他究竟不傀是一个胸怀险恶之辈,他知道如果惊惧一停,就会被郑慧刚好抓到,他

心狠手辣,准备两败俱伤,拳脚仍然丝毫不缓的,原姿势急袭而出。

郑慧倒真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一手,赶忙一个倒滚,翻了开去,但十个手指却在西门

松的手臂和小腿上,划了十条了淋淋的伤痕。

西门松“哟”了一声,咬牙忍痛,趁郑立慧足未稳,又是穿胸拳,心窝腿,还是一

招“穿云射日”攻到。

西门松鬼就鬼在这种地方,任何人都想不到,他还会用这一老招,他就偏偏用出,

如此才能收到,出其不攻其不备的效果。

这简直是短兵相接,形同肉搏之战。

郑慧对西门松这种小人,嫉恶如仇,恼恨万分,他在措手不及之下,蓦的下了一着

狠招“急雨骤风”,快若惊雷闪电一般的施出。

夜静荒山突然响起一声惨号,“噗通”一声,西门松倒在了地上,一只断臂,一条

断腿,则血淋淋的分落左右。

呼延兄弟率领了四大高手,立即蜂拥而至。

但是等他们压来时,已经是慾救不能了。

原来郑慧一足踏在西门松胸前“中庭穴”上,中庭穴为人身五大死穴之一,只要那

郑慧一用力,西门松还能有活命?郑慧沉声道:“西门松你要死要活?”

西门松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亦不能不装装英雄,于是一个噤声不理。

郑慧微微一用力,原本满头大汗的西门松,再也忍不住疼痛,破锣似的疼叫了一声。

郑慧怒道:“你说话不说话?”

西门松再也狠不起来了,这种小人,其实比谁都怕死,他竟然哭声哀求道:“求,

求二岛主饶命!”

郑慧道:“要想活命,发誓从此回归五毒岛,绝不再出江湖,违者本岛主非将五毒

岛踏平不可!”

西门松哭声道:“小的现在成了这样子,如何再履江湖,小的绝遵台命,如敢违背,

任凭二岛主惩罚,决无异言。”

郑慧提起右脚,怒目望着呼延兄弟道:“还等着干吗?还不背着他滚下山去?”

呼延炜过来,把西门松背起,一句话亦没有说,不断的向他们那一大群人挥手,于

是一窝蜂似的,片刻之间,都消失在月光的阴影里面了。

芳芳和金麟笑着,立刻奔到郑慧身边。

芳芳拉着郑慧道:“爸爸,你干得痛快,为什么不把他……”

一言未毕,郑慧重重的叹了一声芳芳急道:“爸爸,你为何叹气?”

郑慧道:“我本无心杀他,我因为对雷儿的惦念,所以迁怒于他,不过这种小人,

把他毁腿断臂,他也许比死还难受!”

芳芳道:“爸爸既然想念弟弟,我们何不追了前去?”

郑慧叹道:“雷儿发狂,无葯可救,丽丝媳妇的琵琶声,亦只不过灵犀相通,医治

不了他的狂病!”说着他即向古墓走去,二人紧跟在后面。芳芳道:“那我们留在此又

有什么用呢?”郑慧道:“我想,也许古墓内还能给我们一点希望,但不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