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九十五章 狂人狂人

作者:秋梦痕

陈方肩扛着郑丽丝,慌不择径的就跟郑雷追去。

郑雷在空中的时候多,落地的时候少,只翻了一个山岗,陈方就把郑雷给追丢了!

郑雷此时没有什么意识,亦无所谓机智,他只知道跟着云雾狂人,他此时的轻功,

比云雾狂人快得多,按说早应该追上,但云雾狂人姦诈百出,所以一直追到天师府附近,

云雾狂人被丐帮众人所阻,郑雷才随之赶上。

云雾狂人此时是狗急跳墙,丐帮之众平时能与他打上二三十招,就难有一人,如今

他是拼命保命,当丐帮七八人一拥而上时,他连想都不想,就是一招最毒最狠的“狂乱

天地”。

这种强大和奇异的劲力,一使出就惊心功魄,马上有四人被劲力逼得滚出丈外,全

身都是伤痕爬不起来。

其余四人,则被回旋劲力一卷一抛,“扑嗵扑嗵”的倒在地上,残败断腿,血肉糊

模,惨死当场。

但丐帮之众死不惧,又有七八人的,呼啸而上。

云雾人心狠手辣双手一阵雪花狂舞,眼看又是一招“狂乱天地”抖手而出。

陡然,郑雷无声无息的从空而至,一招“雷公双劈”,双掌如刀,双双削至,云雾

狂人“啊呀”一声,左耳被削去一半。

云雾狂人赶快飘身斜闪,躲了开去。

他此时恰如惊弓之鸟,一看郑雷到来,他已毫无斗志,两眼左右一轮,就想溜之大

吉。

丐帮之众,早已看出他的心意,十几人一拥而上,这样反而令郑雷站在一旁,无从

下手。

郑雷狂性露于面,两眼精芒如电,向众人轮了一轮,两手一伸,身形电扑,“哇哇”

的两声,抓住两个丐帮之众的衣领,双手一旋,就将两人倒立空中,头下足上,两手下

垂,连想挣扎一下都显得软弱无力。

郑雷双手掌心用力一吐,两人被抛起空中,掉落地上,“碰碰”两声,两人的头都

被摔缩在脖子里,就好像得了缩阳症一样的死了!

这抓人抛人,全是一瞬间的事,这却把众人看愣了,这围住云雾狂人的十余人,全

停手呆立下来。

郑雷只知道要杀云雾狂人,但一时无从下手,他就恼了,不问亲疏,狂性一发,一

律格杀无赦。

丐帮的人,虽然听说郑雷发狂,但亦没有料到会杀自己人,多九公立即下令,丐帮

人众于是纷纷退开。

郑雷一看众人后退,不知究里,愕然停了一停。

云雾狂人一看机会到了,此时不逃,更待何时?他纵身就想冲过丐帮之众,逃下山

去。

多九公岂肯容云雾狂人逃去,他又不顾死活的,下令堵截。

云雾狂人快郑雷更快,所以等到冲入人群中时,几乎是双双同时而至,郑雷一看丐

帮一拥而上,以为是来对付他的,他怒吼吼的,又张牙舞爪的向人群中扑去。

又跟刚才一样,如法炮制,丐帮又被摔死两人。

丐帮众人不怕云雾狂人,却怕郑雷,死在云雾狂人手里觉得不冤枉,死在郑雷手里

则觉得太惋惜,所以见到又死二人,就自动的一哄而散。

这一下,无形中替云雾狂人开了路,他趁机就冲下山去,而郑雷反而怒气不息瞪视

丐帮之众,而不知道追踪云雾狂人了。

幸而陈方肩扛着郑丽丝赶到,一曲“琵韵心声”,首先与郑雷心灵起了共鸣,然后

滑弦一转“千里追踪”,郑雷如有所悟,立刻又追下山去。

云雾狂人到了山下,一看自己一二百个垂头丧气的人,正围坐在一个小山上,山下

则全围满了一两千个蒙面人。

这些蒙面人既然毒性已解,为何还仍然不揭去面罩呢?

一则因有很多都是武林知名人士,被神龙行云所害,有的出于无知,有的则出于私

利,所以大家都不肯揭示自己的真面目。

一则是因为大战迫临,服装打扮一致,容易识别,所以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仍然不

肯揭去面罩。

云雾狂人看到这情况,纵身飞跃,就到了小山上。

他进时没有阻拦,但要想出时,就难比登天了。

云雾狂人知道这是准进不准出的。

他到了小山上,就高声呼道:“小飞龙毒性已解,二岛主有命,放我等回归西域,

老夫就此率众门人离去,请诸位勿加阻拦!”

他声音一落,就回首轻轻告诉众喇嘛道:“不计一切牺牲,赶快冲出重围,迟则惟

死而已了!”

他说罢,正好四公子之一的刚毅公怒声道:“未有二岛主亲令,一律格杀勿论,望

尔等切勿擅动!”

云雾狂人怒吼道:“如敢阻拦,你就是活得不耐烦了,众弟子,冲呀!”

一二百个披红黄颜色的袈裟,性急拼命,冲下山岗,就像一二百个披老虎皮的猛虎

一样,呼啸纵跳,就往龙潭镇方向冲夫。

云雾狂人开路,蒙面人中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但蒙面人组织健全,指挥若定,他

们知道山上必然会有人追下,所以不打硬仗,采取阻延战术,尽量全力截住众喇嘛,而

对云雾狂人则只是应付似的,躲躲闪闪的抵御着。

他们知道,只要截住众喇嘛,云雾狂人就是逃去,也势孤力单,无所作为了!

云雾狂人一看,当然就知道用意何在,他纵身又回到众喇子一起,率先前冲,出手

就有人必然伤亡在他的手下,一时之间,双方的伤亡都在二三十人以上,这场混战,都

是惊天地而泣神鬼。

云雾狂人知道一旦郑雷来到,这次在这层层包围之中,这么多人要想逃出,真是千

难万难了!

他灵机一转,立即用西域语言,传令给备战斗中的众喇嘛道:“丢弃红黄显眼的袈

裟,抢蒙面人的面罩强上,拼命狂冲,不得稍有延误!”

这一令下,众喇嘛就依言脱去袈裟,下手抢死人或活人的面罩,有的则在死人身上,

撕下一块黑布。往脸上一蒙,假充面罩,远远看去,亦可混淆不清。

这一抢夺改装,众蒙面人当然猜测得出是什么原因,一声呐喊,士气大振,越发的

包围得水泄不通。

云雾狂人一看这情形,不由悚然而惊,他知道郑雷立刻就会来到,如不另作打算,

在混乱中的郑雷不分敌我的杀起来,其伤亡之重,可以想见。

以云雾狂人的武功,抢套衫巾,自是易事,不久他早已改扮得同蒙面人没有多大差

别,除下半身外,几乎可以乱真。

双方正拼斗十分激烈,伤亡双方均有增加,忽然不知何时,小山岗的的一株树顶上,

郑雷赫然出现。

郑雷双手一张,狂啸顿起,声达十数里。

战斗诸人立刻骇然停手,噤若寒蝉的呆立当地。刚毅公子即下令道:“八堂和三十

二将的属下,快远离众喇嘛,退守出山去路。”

云雾狂人一听,这还了得,如果泾渭分明,岂不教郑雷杀得方便,于是他又用西域

方言道:“夹在他们中间,别让郑雷分清敌我。”

众喇嘛依言随蒙面人前进,郑雷找不出谁是云雾狂人,他此时没有多大的分辨能力,

如今众喇嘛又已改装,虽然在明眼人看来,立可分别出来,但是郑雷看来,就满脑子纠

缠不清。

他本来就是一个狂人,只要一点不如意,他更加易于急躁暴怒,他不问青红皂白。

在他意识里就只有一个字“杀”!

他又是一声狂啸,身如大鹏展翅,凌空飞起,掠下山岗,运足功力,双掌十指“太

上神功”和“混元指功,连环施出,立刻就是惨号声起,爆炸连连,每一出手,或同时

有五六人炸得血肉纷飞,肝脑涂地。

起先还杀的差不多都是云雾狂人的属下,等郑雷连杀二三十人以后,喇嘛们立刻恨

爷娘少生了两条腿,拼命的急向蒙面人中钻,死的威胁,蒙面人挡亦挡不住。

于是郑雷狂乱更甚,他根本无法分出敌我,挺着腰昂着头,就往人丛中杀去。

越杀越狠,谁能挡得住他的掌力指风,杀到后来,一出手就几乎有七八人同时被炸

碎,而且是敌我参半,两边的人都被杀怕了。

不到片刻之间,郑雷又杀了七八十人,还不过半个时辰,百人的生命,都丧在郑雷

手下,而且地上找不到一具完整的尸体,此时双方都无法约束自己的人,不论蒙面人和

喇嘛们,都鬼哭狼号的四散奔逃。只有四公还围战着云雾狂人,离郑雷有十余丈之远。

四公知道,如果不逃,就有与云雾狂人同归于尽的危险。

但是,他们宁肯如此,亦不愿云雾狂人逃去。

郑雷杀得四下无人,似乎余兴未尽,他停下来,在月色下往四周看看,只见还有五

人在十余丈外,正杀得难分难解。

他一恨,大有你几个草杂毛,竟敢不走,分明是找死之意。

他正蓄势要腾身而起际,山岗上传来非常清晰的琵琶声。

这一次郑丽丝弹的是一曲“茅塞顿开”,郑雷闻声一凛,好像是若有所悟,他一飘

身,已到了离五人不到一丈之远。四公反正已抱必死之心,所以反而把一心想逃的云雾

狂人,逼得找不出可逃之机。

郑雷眼睛扫过外围的四公,然后落在中央的云雾狂人身上。

陈方肩扛着郑丽丝,已经到了离郑雷不到十丈之处,郑丽丝恰于此时,纤手拨出一

组坚定而带有金戈之声的音符。

郑雷就像一头经过训练的野兽一样,他对这这种心灵相通的声音,比任何语言还要

敏感,他知道要他杀的就是中间那人。

但是此时,云雾狂人已经改装,他却分辨不出是云雾狂人,他只知道他该杀就是。

他一欺身,众人眼睛没有眨,不知他们如何一下就窜到了四公当中,右手半圈,左

手平伸,掌指齐施,一招“八方风雨”,就往云雾狂人如泰山北海似的压到。

云雾狂人如果要躲闪抵御,至少还可偷生数招,如今他看到郑雷进入,四公自然不

得不停手跃开,要不然郑雷掌风发出的劲力,范围太大,难免有池鱼之殃,这正好给他

逃亡的好机会。

因为云雾狂人一心想逃,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云雾狂人忘了幸生不生的道理,他

连还招都不还,一个身形,快如脱兔,已经凌空跃起。

但是,却留下了一声惨厉的呼号,和一条血淋淋的左臂。

他逃过了四公,在近陵起伏的草原上,仍有二三百蒙面人,如星罗棋布,在错综复

杂的排列拦阻。

狗急跳墙,云雾狂人虽然断了一条左臂,但他右手用力握住断臂,将血止住,咬着

牙,他在众人中如穿花蝴蝶一般,跑得飞快,众蒙面人还是拿他没办法。

郑雷分辨能力差,如果要没有郑丽丝的琵琶声,他根本无法分出谁是云雾狂人,如

今云雾狂人这么快的乱跑,郑丽丝的琵琶声无法得上,所以郑雷在人群中追逐,几次出

手,都伤了旁人。

郑丽丝拔动琴弦,既然也跟不上,立即转变曲调为千里追踪,如此郑雷就只追而不

乱出手了。

陈方肩扛着郑丽丝,在郑雷的后面,因为郑雷要随着云雾狂人,绕着圈儿跑,而陈

方则不需要,所以这一次到追了个前后相接。

郑丽丝在不停的弹着琵琶,陈方则随着琴声,不禁思潮起伏,她想:“云雾狂人说

过,郑雷将发狂至死,如果郑雷现在把云雾狂人杀了,那么他在狂死之前,必备要杀死

很多无辜之人。”

云雾狂人有几次都有机会跑出人群,但他都没有跑出人群去,一转身又故意在人群

中穿来穿去,跑个不停。

陈方猜到了,她在一个适当的地方停了下来,她知道云雾狂人老姦巨猾,他不跑出

人群,才是足智多谋。

因为云雾狂人如果跑出人群,就不能如此藉别人作掩护作挡箭脾的兜圈子,跑直线

云雾狂人无论如何跑不赢郑雷。

郑雷速度快,功力高,但机智则不如常人。

陈方站着看二人追逐,不由得又想到。何不如让郑雷一直追踪云雾狂人,不到必要

时不杀,这样就免得雷儿死前多伤好人!

她想到郑雷的死,而眼睁睁又无法救他,不由得泪水潸然而下几至泣不成声。

于是陈方久之才泣轻声道:“三媳妇,你暂停弹奏。”郑丽丝依言停止,但四方传

回来的回声,久久才停。

琶琶声一停止,郑雷立即如盲人瞎马,迷失了方向,两眼瞪视着前方,停了下来,

辨不出谁是他要追杀的人。

他顺手将身边一个躲得慢的蒙面人,扑身就抓了过来,一手抓着一条腿,双手轻轻

一撕,一声惨叫划破夜空,血淋淋的五脏掉落一地,郑雷一只手提着半边人,发出一声

狂极的尖唳声。

云雾狂人一看,此时不逃,还待何时,他咬牙忍痛,猛一纵身,一连两个起落,窜

出人群,就向龙潭镇方向奔去。

郑雷提着两半尸体,只管狞笑,亦不知道追赶。

众蒙面人都不明了陈方的意思,听琵琶声一停,都惊诧莫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十五章 狂人狂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