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九十六章 聚英楼上

作者:秋梦痕

黄骠马上的骑士,少年英俊,但却显得极为嚣张跋扈和凶暴,两眼杀机露现,嘴角

下撇,双眉紧皱,穿一身紫红色的密纽劲装,显得骠悍横蛮,看年龄不过二十四五,但

表现得却阴狠毒辣,十分老练。

他一人一骑,刚刚奔到人前,猛然勒刹住坐骑,黄骠马突的前骑高举,站了起来,

收住前冲之势。

不过片刻之间,黄骠马前蹄一落地,背上骑士已从马上腾身而起,越过众人头顶,

一势“rǔ照努形”落到酒楼门内,风度翩翩,引起了众人一声爆“好”!

这霸王帮主,走进门内,手一扬,“当”的一声,一块东西掷在柜台上,原来是黄

澄澄的一锭金子。

霸王帮主道:“给开十二桌上等酒菜。把我先派人进来的铜缸,灌满上等的花雕。”

掌柜的笑道:“是啦,周帮主,今儿有鄱阳湖运来的娃娃鱼,下酒再好也没有了,

这金子您周帮主先收着,慢慢儿再算。”

原来霸王帮主叫小霸王周锐,他白眼一翻,怪声喝道:“怎么?喝酒不用钱你当小

霸王是混吃白食的么?”

掌柜的笑嘻嘻的也不以为忤,大声叫道:“伙计们,用点心儿给周帮主整个酒菜

哪!”

伙计们里里外外一叠连声的答应,就好像来了几十个客人似的。

小霸王周锐一扭身,轮眼看看陈方,和背着玉石琵琶的郑丽丝,脸上抹过丝微讶异

之色,就回头登登……上楼去了。

陈方心想:“这人武功不弱,正该是年轻有为的时候,却不务正业,搞什么霸王帮,

只不过为害地方罢了!”

她二人亦随之拾级登楼,练了临街窗边一个座儿坐下,自有酒保过来招呼,陈方随

意点了几个菜,就弯腰看街景。

这聚英楼正在沪溪之旁,前临大街,后临绿溪,有城市的烦嚣,亦有山水之胜,到

的确是一个饮酒谈心的好地方。

陈方二人正在俯望拥挤的人群时,只听得杯筷声响,回头一看,见楼上已整整齐齐

的开了十二桌酒菜,但说也奇怪。一桌只摆了一双筷,一只酒杯。

陈方心想:“刚才不是听说四帮八派只有十二人吃酒吗。怎么开了十二席?

要是人多,又怎么只摆了十二副杯筷?难道这是此地请酒的风俗?”

她想了一会,不得要领,那个霸王周锐却站在后窗,背着在赏玩山水的风景。

陈方刚要回头,只听登登……的,足步很重。好像有好多人上楼。

陈方以为人来了,急忙注意看楼梯口。

原来上来的六个酒保,每个酒保抱了一坛老窖花雕,一坛四十斤,抱起上楼,所以

足步特别晌。

他们鱼贯的走到十二席的中间,原来那儿地上有一只铜缸,陈方上来时,酒楼太大,

没有注意,那铜缸本是庙宇中焚烧纸钱之用,看来足有三四百斤。

六个酒保,揭开了泥封,把六坛酒倒了下去,一阵酒香扑鼻,这两百四十斤酒,刚

刚装满了一铜缸。

陈方心里十分感到奇怪,她想:“十二个人哪里用得着要吃两百四十斤酒?为什么

把酒都倒在这大缸里,而不灌在壶里?这是什么风俗?”

正想念间,街上人声鼎沸,先后冲来了十一骑,十一个男女,走进了酒楼,都争先

恐后的登上楼来。

这十一个男女一到,连同小霸王周锐刚好十二人,陈方知道四帮八派的首领一定都

全到了。

这十一人中,有两个是女的,但不论男女,都很年青,看来都在十八九岁到二十四

五之间。

这些人有很大的特色,服装打扮特殊,而且十二人就有十二种不同的颜色,旁人看

来,倒很容易分辨。

小霸王周锐此时正迎着各人称哥道弟,寒喧不止,听来这些人不是帮主,就是什么

派的掌门人,都很有声有色,自封自大,各据一方,满像是英雄人物。

陈方亦没有心思去分辨他们谁是谁,一会儿他们俱已入席,果然是一个人一桌。

随之楼下楼上的众伙计,一阵吆喝,原来一二十个伙计开始川流不息的上菜,冷的

热的大碗大盘的端了上来,陈方点的饭菜,亦随之端了上来,二人则开始伏案吃食,但

仍斜着眼注意这些人的动静。

楼下起了一阵騒动,原来有些大胆的人就想挤上楼来看看,但掌柜和一些伙计则拦

着门,左说右说的不让上楼,有些幸灾乐祸的人,就在人群中乱喊打,因而闹了起来。

此时,正好菜已上得差不多了,小霸王走到中间铜缸旁边,作了一个圆圈揖道:

“咱们十二人,难得如此聚会,兄弟发柬邀请,承蒙诸位看得起小弟,大驾光临,小弟

准备了这一缸水酒,聊表寸心,请诸位不要客气,咱们喝个痛快。”

说着,他蹲下身去,双手一托,就把满满一铜缸酒托了起来。

这铜缸连酒总有六七百斤,他托在手里,却是举重若轻,丝毫不见吃力,只见他每

走一步,楼板就喀喀乱响。

楼上楼下这早已乱成一片,这情形立刻传遍了楼下,掌拒的,酒保,厨师,打杂的,

看热闹的,都纷纷跑到街心,只怕酒楼被他压倒,砸下来打死人。

小霸王周锐托起铜缸,绕着十二桌走了一圈,面不红,筋不涨,只不过微微有点喘

气,但整栋酒楼给他这么一走动,都摇晃了起来了!

最后小霸王周锐停在自己桌前,仍托着那口缸道:“上清镇周围不过一二百里,塘

小鱼多,已经养不活咱们四帮八派了,咱们大家都有意向外发展,去打天下,但蛇无头

而不能行,小弟不惴冒昧,愿领导诸位远征,如果哪个胆敢不服,要与小弟较量,就请

站了起来。”

此话一毕,陈方听得一怔,暗道:“这小子好横!”

她刚意念间,只听一阵坐椅移动之声,倒有五男一女,凛然不认的站了起来。

陈方暗暗对六人赞了一句:“真不愧是英雄儿女,不过都不走正道!”

这站起的五男,正好是穿红黄蓝白黑五色别致的劲装,而女的则是穿了一身绣满菊

花的短袄,一看就猜得出她是花秋派的掌门。

周锐两眼向六人凶横的一扫,冷冷地道:“原来是阁下等不服,那小弟就敬每人一

口酒,各位喝了再作定夺,不论谁能折服大家,小弟愿执鞭随铠,决无异言,如果别人

有异言,小弟亦决不依允。”

说着他一手高一手低,自己张口在铜缸里喝了一口酒,叫道:“请吧!”

手一推,那口数百斤的铜缸,带着一阵劲风,平平稳稳的就向红杉少年头顶飞来。

楼上的伙计又跑了两人下去,这情形立即传遍了楼下众人,众人闻听之下,退离酒

楼更远了。

红衫少年当下抢上一步,运气双臂,叫一声:“好!”

待铜缸飞到,双臂一沉,托住缸底,肩背肌肉贲起,竟把铜缸接住了。

但他脚下用力太猛,左足在楼板上踏穿了一个洞,虽然立刻移换了位置,但楼下留

着的人又大叫起来。

红衫少年伸头在缸边吸了一口酒,又奋起平生之力,双臂微曲,一招“推窗送月”

又把铜缸向小霸王周锐掷来。

周锐伸出双手,一沉一托,又接了过来,笑说道:“太清帮主真是名不虚传!”

随即脸色一沉,喝道:“上清帮主,请呀!”

手一抖,那口钢缸又向黄衫少年飞来。

黄衫少年当即退后两步,双手挡在胸前,待铜缸飞到,双手往外一分,铜缸正撞在

胸口。

黄衫少年胸口一挺,托住了铜缸,随即一运气,胸肌向外一张,已把铜缸飞来之力

振了回去,双手合围,紧紧将铜缸抱住,低头在缸内喝了一大口酒,赞道:“真是陈年

佳酿,好酒!”

双手突然收回,抵在胸前,铜缸尚未下落,已是一招“愚公移山”,把铜缸猛推出

去。

这一招劲道既足,变招又快,的确是外家高手功夫。

陈方在一旁看得暗暗赞佩,郑丽丝更好像是看卖艺登台表演一样,忘掉了多日来的

忧伤。

周锐接回铜缸,也喝了一大口,叫道:“现在小弟敬三清帮主陈大哥一口酒!”

顺手将铜缸往蓝衫少年掷来。

蓝衫少年又黄又瘦,好像病入膏肩的样子,陈方心想,这人骨瘦如柴,如何能接得

住?

殊不知,这蓝衫少年眼望这呼呼生风的铜缸掷来时,亦不动,亦未见蓄势,只是气

定神闲,没精打采的站着。

他待铜缸到头顶,右手食指一伸,抵住铜缸底下,那铜缸在指尖儿上滴溜溜的转得

飞快,犹如卖艺人顶着铜锣玩弄一般。

忽然间,他指头一歪,铜缸微微倾斜,眼看下跌下来打在他头顶上,这一下不打得

脑桨迸裂才怪!

哪知铜缸倾斜,却不跌下,缸中美酒,如一条线般流将下来,蓝衫少年张口接住,

上面的酒不住倾,他嗗嘟嗗嘟的大口吞饮,竟没有一点溢出口外,饮了十余口,他手臂

一抬。随即向上一送,铜缸比任何一次都飞得要高,又向小霸王周锐飞去。

小霸王周锐大拇指一翘,笑道:“陈大哥一定常玩猴戏。爱顶铜锣!”随即接住了

铜缸。

蓝衫少年冷冷地道:“小弟家贫,靠这玩艺儿走江湖做叫化子讨饭。”

周锐道:“英雄不问出身低,来,我敬岭夏派掌门示五哥一缸。”

他又喝了一口,将铜缸向白衫少年掷去。

白衫少年木讷寡言,脸上不露喜怒之色,待酒缸飞到,他双手一抵,酒缸在空中受

阻,落了下来。

待铜缸落到自己面前离地大约三尺时,伸手在缸里抄了一口酒,就口吃了,然后左

足抵住缸底,往上一踢,铜缸又飞起空中,他用右肩一承,把缸稳在肩上。

然后他一耸肩,铜缸又飞向小霸王周锐。

陈方想,看来这几手接掷铜缸的功夫,小霸王虽然算不得首屈一指的高手,但他连

连接掷数次,始终面不改色,却也是耐力惊人。

周锐接缸喝酒后道:“小弟敬赛时迁朱二哥一口酒。”

这一次轮到黑衫少年了,他一听说就笑嘻嘻的狂叫起来道:“啊唷!使不得,小弟

无缚鸡之力,肚无口酒之量,不压死也要醉死……”

他还未说完铜缸已向他胸口飞到。

黑衫少年大叫道:“压死人啦!救命,救……”

他伸手一捞,送酒入口,然后用头抵住缸旁往外一送,登的一声,楼板已被他蹬破

了一个大洞,整个人从洞口摔了下去,“救命!救命!”之声,不住从洞里传将上来。

花秋派掌门菊花女侠张小郑,待铜缸飞窗口,她惊叫一声,“快打倒了,不吃快没

得喝了!”

她右足一点,身子如飞燕掠波,倏地从铜缸上跃过,她玉颈一弯,樱口已在缸中吸

了一口酒,轻轻飘飘的落在对面的格上,姿势美妙轻灵已极。

这时那铜缸一股劲的往街心飞去,街心围了一大堆人。落将下去,势必酿成巨大灾

祸,陈方暗暗心惊,正拟跃上街施展神功,抢在铜缸前面,把铜缸接住。

倏听一声尖锐狂啸,两个黑影从街面快得像两条线一样掠来。

前面一个从众人头顶飞过,铜缸离地刚好有一人多高,他伸手就将钢缸托住。

陈方一看原来是云雾狂人,他刚回身站住,后面郑雷已经追到,云雾狂人单臂一伸,

六七百斤重的钢缸,竟然快若流星似的迎面向郑雷飞去。

如此重量,再加上推出的速度,这铜缸至少有一两千斤之力,郑雷两眼鲜红,杀机

暴现,眼看铜缸飞来,他右掌悬空一推,呼的一声,铜缸一稳,就好像停在空中,然后

瞬息之间,铜缸又向云雾狂人飞了回去。

云雾狂人已发了狂性,他对郑雷已不如先前之惧,他看铜缸飞了回来,觉得这十分

好玩,他左臂已断,毕其功于右臂,依照郑雷如法炮制,虚空推出一掌。

果然不愧西域一代宗主,铜缸亦照样向郑雷飞了回去,不过劲道欠足,看来速度慢

一点罢了!

黑衫少年从楼板上落了下去,亦想抢到街上,再把铜缸拾了回来,但当他站在门口

石阶上,看到这两个不知从哪儿来的两个狂人,一个独臂,一个神情木讷的少年,竟将

着一口大铜缸,当皮球似的连连虚空击出。

而且从来不见他们二人手掌接触铜缸,但劲道之大,速度之快,则非他们适才抛掷

所能比其十之一二。

二人这么拍来拍去,一越十数个来回,不但劲道不减,而且点酒不滥,其内力之精

纯,看得楼上楼下的人,全感到神乎其技,噤若寒蝉,紧张得连喘气亦喘不过来。

郑丽丝轻声道:“妈,怎么办?要不要告诉哥哥,杀掉‘云雾狂人’?”

陈方急道:“慢着,如果他们一停手,两个都会发狂的乱杀人,等我先晓谕大家离

去。”

于是她走到窗口向街上挥手道:“这两个人是疯子,请大家赶快离去,不然他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十六章 聚英楼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