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九十七章 云雾狂客

作者:秋梦痕

一只扣住人的铜缸,竟然连伤两人,这实在今所有的人,都看得目瞪口呆,不知所

措。

就在此时,空中响起了震耳慾聋的声音:“阿弥陀沸,善哉!善哉!”

这声音就像千百个巨钟撞击,声音在空中间来闻去,凝聚不散。

所有的人,随着这声音的到来,都注视着聚英楼的屋脊上。

最吃惊的是陈方,原来朗喧佛号的是一个打扮整齐,双臂完整,毫无狼狈的云雾狂

人?

青天白日难道出了鬼不成?这铜缸内明明扣有人,这铜缸内难道扣的不是云雾狂人。

陈方心道:“这无论如何不可能,容我冒问他一声。”

她道:“大师父宝刹何处?是何法号?”

老和尚合什道:“老袖云雾山当家住持云雾狂客是也,不知女施主芳名为何?可否

见告?”

陈方没有立即回答,心道:“这老和尚一派喇嘛打扮,为何都讲得如此道地的一口

汉话?

他自称云雾狂客,为云雾山当家住持,与云雾狂人只差一个字,那么,云雾狂人在

云雾山又是什么身份呢?

他与云雾狂人是师徒关系,还是师兄关系呢?”

陈方沉吟久之才道,“妾身陈方,乃小飞龙之母,不知大师与云雾狂人是何关系?”

云雾狂客对陈方的介绍,微微一怔之后,对陈方的问话,都未予答理,只是道:

“老衲正在寻找他,不知女施主在何处见过?”

陈方斜视铜缸一眼后,沉吟一下道:“云雾狂人现正在此处,大师父可愿相见?”

云雾狂客四下一望,道:“出家人不打诳语,女施主如何口出戏言?但不知云雾狂

人现在何处?”

云雾狂客一直说话都是道貌岸然的,惟独这几句话一出口,才暴露了他伪装的面孔,

露出了凶残之色。

陈方暗忖:“原来这人更厉害,是一个笑面虎,比云雾狂人还要难防得多!”她脸

上不由得露出了鄙视之色。

陈方正意念间,云雾狂客立刻有了警觉,当下合什施礼道:“老衲出言无状,尚祈

女施主海涵!”

陈方微微一额首道:“大师父客谦了,您所要寻找的云雾狂人,就在这铜缸中。”

说罢,她退后了三步,凛然有戒备之色。

云雾狂客厅陈方说此话后,先是一怔,然后看看铜缸又侧首看看陈方,见陈方端庄

认真,不像谎言之辈,他一抬掌,走在铜缸前,伸手贴住缸底,看他掌心吐力,微微硬

了几硬道:“多尔奄呢嘛哩嗬,梭啦梭啦!”

原来他讲西域方言,然后他一拾掌,铜缸就好像粘在他掌上一样,被提了起来,放

在一旁。

大家注视缸内的云雾狂人,仍闭目打坐,但刚被沸酒烫伤的地方,全复原变得红嫩

劲壮,而且显得精神饱满,宝相庄严起来。

云雾狂客瞪目注视着他,脸上掠过了一阵悲愤惊异和冷峻之色,然后一锁眉,提脚

就向云雾狂人背心灵台大穴踢去。

这一足显然用了全力,云雾狂人被踢得飞起了一丈多高。

陈方和周锐等十一人,纷纷后退,都在想:“这一下云雾狂人被踢带摔,焉能有

命?”

陈方大为震惊的,心中一直翻腾着好几个问题:“云雾狂客与云雾狂人难道不是一

家人?

他是来找云雾狂人寻仇的不成?

二人既然同住云霞山,为何又用得着跋涉如此之远来追寻仇呢?

如果云雾狂客对云雾狂人是责罚,为何不等他醒来,就下如此重手足呢?他……”

意念末毕,云雾狂人已经飘落地上,站得好好的,没有丝毫负伤的样子。

大家都惊愕得说不出话,抬腕准备一场大厮杀。

陈方对此事则有了新的料想,这种想法正好猜对了一半,她聚精会神的在注意着这

事态的发展。

云雾狂人一看面前云雾狂客,立刻伏地泣道:“小弟参见师兄。”

大家早就猜想他们一定有很深的关系,但是如今听到他们此种称呼,仍然大为吃惊。

云雾狂客厉声道:“你带来的人呢?”

云雾狂人泣道:“全军覆没龙虎山!”

云雾狂客峻严地道:“什么人能断你的左臂?”

言下似乎有中原无人之慨。

云雾狂人抬头道:“是小飞龙郑雷。”

云翼狂客沉声道:“一个小飞龙郑雷,就用得着你服神力丸?”

陈方听到此处,知道自己猜想不错,又多明白了二三分。

云雾狂人晃着一只独臂道:“小飞龙郑雷,已经被小弟下了‘神毒’,洒血发狂,

小弟已非对手,故此起小飞龙将我扣在铜缸之下时,服下‘神力丸’,运功增强葯性,

准备与小飞龙一拼,以雪全军覆没之仇。”

云雾狂客手一抬,云雾狂人随之站起。

云雾狂客两眼精芒如电的沉声道:“小飞龙现在何处?”

云雾狂人一指楼上道:“就在这楼上,算来他只能支持最后一战,就要毒发而亡

了!”

陈方听了一惊,回望楼上,郑丽丝的琵琶仍很平和的弹着,尚无异状,她咬嘴狠狠

的,忖道:“但愿郑雷醒来,把这元凶二人斩尽杀绝,如此虽死无憾,至少可以为中原

武林带来一段时期的和平安定,不容外敌入侵。”

云雾狂客上前向陈方施礼道:“女施主,老衲想改会会令郎,不知可否赐允?”

陈方咳鼻心道:“你何必假惺惺多礼作态?”

她随之即道:“我儿郑雷,承蒙中原武林人士,尊为盟主。大师父为外方高人,自

然免不得要请教,但他现在正在楼上高卧,请大师父稍待,侯妾身前往察视,定当令他

下楼亲迎,大师原宥其来迟之罪。”

说罢,陈方正转身要想上楼,突然听得郑丽丝的琵琶声高昂地一转,调子忽然的活

跃起来。

陈方一听,微微一凛,就登时停了下来。

倏然,楼窗口的人纷纷闪开,一眨眼之间,一个昂藏六尺之躯的郑雷,已经出现在

楼窗口,他站立在屋檐之上,显得威风凛凛,英气勃勃。最吃惊的是云雾二狂和陈方。

郑雷看来没有狂态,陈方只不过感到惊诧而已,二狂则骇极悚惧,相视愕然。

按讲,郑雷中“神毒”之后,经这次晕睡,会变得狂妄而不可收拾,将大肆杀戮,

然后就会不停的狂奔,至力竭而死。

所以云雾狂人在入缸之后,才服下“神力丸”,神力丸是一种能发挥人全部潜力的

葯物,服了之后,必须运功才能将葯性化开,刚才云雾狂人就是已快到成功之时,但是

因受伤后功力不足,云雾狂客,赏他一足,就是帮助他打通最后一关,葯性才能全部化

开。

服了神力丸的人,虽然能发挥潜力至极限,但如果一场大战下来,云雾狂人就会武

功全失,百天后始能恢复,如果服了不作战,神力丸对人体则是有益无害。

三四百斤重的铜缸,怎能扣得住云雾狂人,这就是他躲在缸里不出来的原因,原来

他服下神力丸,就是准备与郑雷作最后的一拼。

如今郑雷出现了,二狂看来,却大出所料,郑雷不但跟好人一样,而且比好人还要

精神焕发得多。

二狂想:“这是为何?难不成他一睡之后,就毒性完全解除了不成?”

陈方当然不会知道这么多,她只看得出郑雷狂态解除,十分惊喜,她只以为这是郑

丽丝琵琶声,发生了不可思议的效力。

其实全不然,郑雷亦毒性并未完全消除,亦不是郑丽丝的琴声疗治之功,而是他身

上的“神毒”毒性,与太阴神rǔ争相压抑之后,郑雷狂性已愈,但记忆全失,他亦不知

自己是小飞龙郑雷了。

他从屋檐上轻轻一飘,落在街上,他愣愣的望着众人,一阵茫然,他对这些人是敌

是友,全分辨不清楚。

陈方急趋前道:“雷儿!你好了?”

郑雷一楞,脸上掠过一阵惊疑之色的道:“你叫我雷儿?你是谁?”

陈方得然道:“我是你妈妈呀!你怎么不认识了?”

郑雷茫然道:“你们是谁?我是谁?我爸爸是谁?”

陈方急得不知所措的道:“我叫陈方,你叫小飞龙郑雷,你爸爸是神龙行云郑慧,

你怀里有柄神龙剑,原是五十年前武林盟主之物,被你在阴阳泉洞中获得,所以大家都

尊你为武林盟主。”

郑雷摸摸怀里的神龙剑,点了点头,露出了不胜惊喜之色,陈方喜极慾泪,正想扑

前抱着郑雷,好好的痛哭一场,倏然,一只穿着红色袈裟的手臂,伸在她胸前,只听一

声佛号,陈方知道是云雾狂客出手拦阻,她一收势,想看看他意慾为何?

云雾狂客单手竖在面前,两眼半闭,显得既慈祥又庄严地道:“雷儿听了!”

郑雷一楞,心道:“怎么又有一个叫雷儿的呢?”

怒道:“你是谁!”

云雾狂客肃容道:“阿弥陀佛,你我十年师徒之情,难不成你都忘怀了么?”

郑雷看云雾狂客一脸庄严肃穆的样子,不由人不信,他低着头在尽量尽寻回忆,一

时没有作答。

陈方悚依然一凛,她先前一见云雾狂客,就知道他是一个阴险姦诈,足智多谋的老

魔,如今果然不错,他亦趁郑雷失去记忆之时,来个冒认师徒之计。

陈方心里急得不得了,但是他知道,这时急乱不得,慾速则不达,小不忍则乱大谋,

如果一旦失去郑雷的相信,动起武来,郑雷只要两不相帮,就非惨败不可!

于是,她静立一旁,注意着郑雷的表情。

云雾狂客一看郑雷没有言语,又道:“雷儿!你知不知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郑雷一看云雾狂客那种无限尊严的样子,不由一凛道:“弟子知道。”

陈方急道:“雷儿!你是中原人,他是西域喇嘛,你怎么会是他弟子?他完全是阴

谋诡计,你千万相信不得!”

云雾狂客凛然不可犯的道:“女施主,既然师徒都可以冒认,难道你母子又不是冒

认的么?”

这一句问得可厉害,简直不啻chún枪舌剑,把陈方问得哑口无言,把郑雷问得根本无

从分辨是非了!

正在此时,三清帮主一示意众人,纷纷上前,向郑雷施礼道:“上清镇各派首领,

拜见盟主,请盟主不要受这西域喇嘛的愚弄,陈前辈确是盟主母亲,望勿见疑!”

云雾狂人怒吼一声道:“住口!雷儿,这是你师父云雾狂客,我是你师叔云雾狂人,

我师兄收你的时候,你母亲早已去世,你父亲根本就不是神龙行云郑慧,你父亲叫郑飞

龙,是神龙行云陷害的。因为你父亲叫郑飞龙,所以你才叫小飞龙,你难道要把仇人当

作你父亲不成?”

郑雷一听,这大有道理,两眼不由得就怒视着陈方。云雾狂人立即又指着三清帮主

等八人道:“这些人全是与陈方一鼻孔出气,他们不讲江湖道义,以人多为胜在镇外围

攻我一人,使我失去一臂,如果不是你师父来救,你我叔侄早不能相见了。

雷儿!你快把这些人替我除去吧!”说罢他佯作悲愤之色。

陈方一看,郑雷眼看已被他打动,她一时之间,想不出更好的说话,她不由得高声

道:“雷儿!你千万别信他们胡说,你可以问问这些围观的路人就知道,那个断臂的刚

才同你拼命。”

你用铜缸扣他,这个云雾狂客后来,他们见你失去记忆,才想出这个阴谋,因为这

儿只有你才是他们的对手,我们哪儿能打过他,他那一条左臂,亦是你在龙虎山时毁掉

他的,他完全是胡诌!

陈方这一气,几乎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郑雷既然失去记忆,所以他对评人论事的标准亦就模糊不清,本来这两人就是公说

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他是更无法抉择,于是他道:“你们一个说我们是母子,一个说

我们是师徒,按说这没有什么冲突,你们为什么要打斗呢?”

陈方抢先说道:“我们母子是真,他说的师徒是假,那个断臂的云雾狂人对你下了

‘神毒’,你才会记记不清,你不久就会死去。”

云雾狂客一派庄严,喧一声佛号道:“女施主你何必当面撒谎,你们对雷儿下了毒,

反而诬指旁人,但雷儿虽然中了你们的毒,仅不过暂时失去记忆而已,哪里会死去,这

不是明明当面打诳,以假乱真么?”

郑雷听他们二者之间的话,似乎都有道理,始终无法分辨真伪。他低头沉吟久之道:

“这样吧!我由得你们争论,是母亲也好,是师父也好,我这儿都向你们告辞!”他深

施一礼。礼毕,他转身就要离去,

“哥哥,慢走,我要跟你去!”原来自郑雷下楼后,郑丽丝即停止弹奏,跟了下来,

一起到现在,她才插嘴出声,呼叫郑雷。

郑丽丝的声音,清脆说耳,至情感人,郑雷一听,就觉得与众不同,深受感动。

原来郑丽丝懂得音韵之学,从玉石琵琶的乐谱上,悟出了声音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十七章 云雾狂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