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狂龙》

第九十八章 专毁左臂

作者:秋梦痕

云雾二狂残酷成性,上清镇中惨雾愁云!

且说郑雷抱起郑丽丝以后,看情形,陈方知道这一去,郑丽丝可能把郑雷说服,她

气壮了,虽然她明明知道剩下这些人,都不是云雾二狂的对手。

此时,断去右腿的小霸王周锐,和断了双腿的太清帮主,都从晕睡悠悠醒来,断腿

处虽然已被长春和花秋派女掌门止住了血,但疼痛甚剧,他们连站也站不起来,一世英

名,而今安在?

二人一气之下,立即鼓起余力,把指头放在嘴里,打了一声尖锐悠长的胡哨。

于是霸王和太清两帮的帮众,一百余人,霸王帮的全着紫色劲装,太清帮的一律红

色劲装,明枪执剑的蜂拥的涌进镇来。

两帮帮众分别抬走他们的帮主,立刻赶走路人,到处屋顶都爬满了人,将云雾二狂

围了起来。

云雾狂人脸上颜色一变,就想动手,云雾狂客立即示意道:“师弟!慢着。”他单

掌竖在胸前,两只凶暴的眼睛,扫过上清各派剩余的男女数十人和陈方,冷冷地道:

“谁砍掉我师弟的左臂?”

停了一停,他又更厉声道:“谁砍掉我师弟的左臂?”

陈方刚才说过是郑雷,知道他是明知故问,这假慈悲的老狐狸,陈方不愿理他,看

他究竟如何?

云雾狂客又向众人逼进一步,沉声道:“你们没人承认,就要将你们所有的左臂,

来作为我师弟的赔偿!”

陈方怒道:“告诉过你,是郑雷干的,你有种找郑雷!”

云雾狂客冷冷一笑道:“郑雷是中原盟主,如果是郑雷干的,那中原所有武林人士,

都休想再有左臂。”

陈方挺身而出道:“一人作事一人当,你竟敢与众人为敌,那你休想回西域了?”

云雾狂客道:“老衲两袖乾坤,中原武林如有竟敢不臣服在老衲足下,西域英雄将

使中原永无安宁之日。”

陈方怒道:“你竟敢口出大言,难道以为中原就无高人了吗。”云雾狂客一阵哈哈

大笑,狂象毕露,笑声如晴天霹雷,震耳嗡嗡不止。

这笑声十分奇怪,内力再精纯,亦决不能如此。

他先是一阵狂笑向陈方传了过来,不久四方好象有千百人轰然响应,笑声传回来.

比传出的要强了数倍。

而且一直到云雾狂客停了良久,都仍然不息。

就是回声,亦不能延长到如此之久。

这是什么奇怪的功夫呢?所有围在他周围的人,都吃惊得有点心悸不安,惟有云雾

狂人笑嘻嘻的在向四方了望。

传回的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大家才听出来,这是一批高手应笑而至。

就是一个云雾狂客,已经不知该有什么灾祸降临,如今他还召来一批高手,光听这

来势,就令人胆战心惊,不知这来的是些什么样的凶神呢?

忽然笑声从四方涌至头顶,聚成一声震耳的焦雷,“垮哪”一声,房屋震动,屋顶

的帮众发出数声惨号,活生生的被震吓得摔下来五六个。

笑声一止,在四周帮众后面房顶上,三三两两的出现了二十四个巨人。

这二十四个巨人,每一个都在一丈以上,一律是神庙里四大金刚的打扮,一个个恍

若天神下降,令人见而生畏。

在房顶上的帮众,都张弓搭箭,返身准备迎敌。

二十四金刚都凝目注意云雾狂客,对于这些象小人国的刀枪剑戟,似乎都视若无观,

毫不在乎。

云雾狂客两袖一抖道:“女施主!中原武林有谁是我二十四金刚的对手?”

陈方也为这些巨人而惊,一时问答不出话来。

云雾狂客突的厉声道:“你们还不把左臂砍下,难道还要我亲自动手么?”

众人都没有做声,一个个愤怒至极,全力蓄势戒备。

云雾狂客,根本就没有见他动一动,只一眨眼他已欺身到了上清帮主黄衫少年身前。

云雾狂客刚说出一声:“你还呆呆的看着什么?”

黄衫少年左手一晃,一记虚指,立即右手如电闪的一挥攻出。同时右腿踢出三脚,

手足齐施,下手就是狠招。

这一招“天雷盘根”,是黄衫少年祖传之密,在外门功夫中,亦是罕见罕闻招式。

在拳风脚影中,云雾狂客的大红袈裟身影,看得非常清楚。明明见他没有动,但拳

足不知为什么,就够不着他。

黄衫少年一招“天雷盘根”之后。又一连换了两招“天雷盘根”的兄弟招“地诀风

锐”和“人灵万物”。

这三才拳法中最厉害的三招,黄衫少年已经把它一气呵成,但结果还是徒劳无功,

一身大汗,气喘不已。

原来黄衫少年拳足使出,就好象碰到一道无形的气墙弹性十足,无论用多大力,都

伤不了他。

黄衫少年就好象木偶人一样,提绳索的就是云雾狂客,所以黄衫少年的拳足只能在

他身旁活功;

倏见云雾狂客右袖微微一抖,黄衫少年立刻响起一声惨叫。

打斗立即结束,黄衫少年血迹模糊的躺在地上,云雾狂客右手拧着一只血淋淋的断

臂,念了一声:“一只。”

他一飘身又到了岭夏派掌门余五哥身边,冷冷地道:“轮到你了!”把断臂扔在他

的足前。

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听起来背脊发麻,全身都在起鸡皮疙瘩。白衫少年余五哥脸色

铁青,微微退了半步。

陈方一时亦不知如何是好?她知道不是单打群斗,反正都讨不了好,现在唯一的希

望,就是郑雷赶快回来。

她正意念间,白衫少年首先打起胡哨,继之各帮派首领全发出他们的暗号,谁也知

道,这是他们在召来他们的属下,云雾狂客狂妄大笑道:“人越多越好,血流成河,尸

首堆山,这就是今天上清镇的写照,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把阿弥陀佛与血流成河尸首堆首连在一起,这真是替世界上,满嘴仁义道德,一肚

皮男盗女娼的人,最恰当不过的讽刺。

说话之间,四方赶来了四五百男女帮众,但当看到二十四个巨人时,都在离巨人三

四丈外停住。

各帮派首领立刻又共同发挥催促,于是所有帮众刀剑齐举,箭如飞蝗,都向巨人进

攻。

先是一阵竹箭射向巨人,巨人们只是手足缓缓舞动,就只见随着他们的手足之间,

产生一股淡淡的云雾,竹箭一触到上面,立刻软软的落在地上。

云雾狂客高呼道:“奴才们!一律取他们的左臂,不得违误。”

箭射无效,帮众们立刻开始猛攻,于是一阵阵惨叫迭起,凡是达到巨人一丈以内的,

立刻都废去左臂,血淋淋的左臂飞落了一地,谁也分不清那是谁的。

众人立刻呼喊着后退,开始了一片騒乱的救人工作。

云雾狂客又冷峻地道:“谁能破得了老衲的‘云雾金刚阵’?哼哼,在外面的休想

进来,在里面的除非自己砍下左臂,不然就休想出去。”

白衫少年悲愤填胸,倏的昂然不惧道:“云雾狂客,你不要自以为天下无敌,中原

无人,你师弟带的人到那里去了?

士可杀而不可辱,我们就是死了,每一个武林人士,都会替我们报仇,你的下场,

恐怕连你都想不到,将是如何的悲惨。”说罢,他欺身进招,完全就是不要命的打法。

在一旁的三清帮主蓝衫少年道:“兄弟妹妹们!外侮入侵,咱们平时的仇怨一笔勾

销,上清镇各派存亡在此一举,咱们一起上。”

于是三清帮主连同八派首领,一共九人,十八双肉掌,全力围攻着云雾狂客。

惟独陈方没有动,因为旁边还有一个云雾狂人。

云雾狂人目下服过“神力丸”,潜力尽出,如果他动起手来,决不亚于云雾狂客,

但是他知道云雾狂客的脾气,他没有出言,谁也不敢妄自出手助战。

九人围攻云雾狂客,因为今天言明到聚英楼上较技,所以都没有带随身武器,他们

全凭肉掌,虽然不太习惯。

但合九人之力,亦不是随便应付得了的,尤其是三清帮主。内力亦非泛泛之辈,一

双向掌递出,呼呼风响,劲力确亦不弱。

可是,云雾狂客仍然还是一付阿弥陀佛的样子,两眼半睁半闭,身子就是那么一倒

一倒的,看不出他在出招变式,但九人不管使了多大的力气,就连他的衣角都摸不到一

下子。陈方先是惊叹,但后来她却看出来云雾狂客的巧妙之处,原来他是从武当派的一

套醉八仙中,悟出了更巧妙的身法。他不过只是在躲闪中夹入了内家的护身罡气,使进

攻的人弄得莫名其妙,他乘机出招进攻,所以一攻必得。

陈方叫道:“你们小心了,他这是一套改头换面的醉八仙。”

云雾狂客这套“醉翁不倒”,确是他青年混迹中原时,学会了武当派的一套醉八仙,

以及他回到云雾山,才自悟自创的化出了这套“醉翁不倒”,再夹着护身罡气,使出时,

别俱一格,从来没有人认出,如今陈方一语道破,不由得他不大吃一惊。

打架跟用兵一样,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先的九人不知道云雾狂客这套掌法时,昏

昏沉沉的,自己觉得莫名其妙,胆战心惊,如今知道了,他们就都会按照醉人仙的拳路,

模拟着云雾狂客可能的变化,专攻他无法变动之处。

这样一来,如果不是云雾狂客有护身罡气,就早负伤累累了。

云雾狂客一气之下,凶相毕露的大叫道:“师弟!宰了这臭娘儿们!”

声落,云雾狂人单臂一抖,已经遽地递到了陈方面前。

陈方大吃一惊,原本她不是云雾狂人的对手,后来云雾狂人断了一条左臂,陈方又

可以与他折过四五十招,不露败象,如今云雾狂人一出手.陈方不由心中暗暗叫道:

“哎哟!我的天啊!这老秃驴吃了神力丸。果然比双臂时还要快速惊人!”

幸而她早就知道云雾狂人总要出手,又加以有了云雾狂客的一声喊,所以陈方早已

有备,扭身后翻,一势“蝶飞花舞”,不但躲开面门这一招,而且在翻滚中连连攻出五

脚,逼退了云雾狂人的连环进攻。

云雾狂人大吼一声道:“贱人,老夫非活生生的把你撕成碎片不可,先叫你替你儿

子抵罪再说。”

“说”字一落,他身一蹲,单掌猛推而出。

云雾狂吃了神力丸,他的内力发挥最大,所以当陈方双脚连环攻出,使他无法随陈

方身形而进时,就发挥他的所长出来,用内力奇大的劈空掌。

陈方老早就知道,对付云雾狂人,根本无法力胜,只有以自己灵巧之身,拖延时间,

等候郑雷到来。

所以她一看云雾狂人一蹲时,早已蓄势,只待他一掌推出,她一纵身早已如凤凰展

翘,翱翔空际。

这一来陈方却大大的失着,她虽然躲过了一掌,但她身子凌空,变招不易,在这着

地之间的一段时间里,正是云雾狂人出招攻击的最佳时机。

云雾狂人这一下完全是以静制动的打法,他只在地上滑动,仰天就是一招“天王托

塔”攻向空中的陈方。

陈方知道此时失着,已经晚了,自己在空中最快,总跑不过地上的云雾狂人,此时

云雾狂人已经攻来,她无可奈何的,只好冒险的一掌推出,当两道内力在空中一碰时,

阵方藉力一扭身,就象一只苍鹰一样,斜斜的一滑,又掠了开可去,当陈方这一次又要

落下时,云雾狂人这一次却鬼得多,他等陈方离地只有五六尺时,才尽全力发出一招。

这一招是“狂乱天地”的半招,因为他吃了神力丸,这半招亦比他双臂时力道有增

无减。

一阵狂风卷处,劲力回施,陈方的身子已被卷在狂风之中,如果陈方逃不出这劲力

漩涡,最后就只有落得一个身子,炸成无数碎片而死。

陈方身子刚刚一转,她心道:“雷儿,我这下是死定了!”主清帮主老早就注意到

陈方这一方面,他对云雾狂人“狂乱天地”这一招,也识其厉害,而不知解救之法。

他陡然见到陈方已届危急存亡之时,病急乱投医,抓着死马当活马医,他弯腰就把

旁边的铜缸托起,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尽力往云雾狂人掷去。

但是距离过远,铜缸只掷到陈方与云雾狂人之间,就“当”的滚落地上,弄得众人

皆惊。

陈方已抱必死之心,却想不到就在这时,她突然从劲力漩涡中挣扎着纵身而出,跳

开了一丈多远。

她满身大汗,娇喘阵阵,就好象一个人从狂风巨浪中,咬牙苦撑的游登了彼岸一样,

站立着连再动一动都很为难。为何能死里求生?陈方看到滚落地上的铜缸,才恍然而悟,

知道是三清帮主,那个又黄又瘦的蓝衫少年救了她。

原来“狂乱天地”这一招,要想继续保持功力而置人于死地的话,发招人必须不断

地吐出掌力,谁知正在此时,三清帮主铜缸掷到二人之间,将掌力突然阻断,于是劲挥

漩涡,就跟江水一样,突然水流截止,漩涡的水直泻而下,陈方自然而然的就轻轻一纵

而出,逃得了活命!

双方因铜缸落地之声,停止了打斗,等到看清是怎么回事时,云雾狂客竟然不作声

响,从漠南漠北二派掌门身后袭至,凭空响起两声惨叫,一人少了一条左臂。

云雾狂客拧着两条血淋淋的左臂,高喧一声佛号道:“小子们!看什么?统统卸下

左臂来!”

他将两条左臂一抛,于是三清帮主和其余的六派首领又七人齐上,把云雾狂客困了

起来。

云雾狂人则狠狠地欺身就到了陈方身前,手一抬道:“刚才你侥幸逃得一命,这次

老夫不宰你誓不为人!”

一言甫毕,掌风似涛似浪,如钢如刀的兜头就向陈方劈到。

陈方知道要跟着吃了神力丸的云雾狂人拼,那等于是以卵击石,明明是白白送死。

她灵机一转,就绕着三请帮主等人跑了起来。

她打不赢,跑却是一等一的老手,她在奔跑中还时而窜进三清帮主的战围,帮着他

们赏云雾狂客一掌两腿。

等云雾狂人亦想加入混战时,她已诱他窜了出来,追逐在一起。

这完全是拖延战术,云雾狂人明明知道,但越急越是追不到陈方,陈方就是不直跑,

如果直跑陈方就跑不掉了。

云雾狂客一看陈方利用他们作为逃跑的掩护,他一想这几个草杂毛要不赶快除掉,

郑雷一回来就不好办了。

他杀机陡炽,立刻就是两声惨呼,沪东沪西两派首领,又同样落得断去左臂的下场。

太清帮的人进来把他抬了下去。

三清帮主一看,暗道糟了,眼下就只有他和长春派绿衫女子,花秋派菊花女侠张小

慧,及岭夏派和祁冬派的白衫和黑衫少年五人了。

如果再不设法,等不到郑雷,他们早已伤亡殆尽了。

但是他一时之间又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他正犹豫不定间,又是两声惨号,绿衫女子

和白衫少年,左臂断失,踉跄着逃了开去。

现在只剩下两男一女了,他们都吓得一头大汗,知道随时随地都会轮到自己了!

这么一来,对付云雾狂客的人一少,她奔跑躲闪起来都找不到人掩护,于是她险些

让云雾狂人抓住。

她心急中猛然想出了一个苦肉计,她想少不得只有以牺牲来换取时间了,她高声叫

道:“你们快跟我逃呀!”说话声中,她一个轻灵快速的身影,已经往霸王帮众的人群

中窜纵而去。

三清帮主等三人,亦随声跟着陈方跑,他们四人就在霸王帮众之中窜来窜去,云雾

二狂追在后面,处处遭受众人的狙击偷袭和阻拦。

云雾二狂只气得哇哇乱叫,三臂狂挥乱抓,一时之间,惨叫呼号四起,至少有一二

十人立刻断去左臂,晕倒当场。

又是一声听来令人发毛的闷哼,陈方和三清帮主回头一看,不禁“啊呀”骇叫出声。

原来祁冬派首领黑衫少年,血洒尘埃,只剩了一只右臂,还跟着跑了两三丈远,才

倒了下去。

陈方和三清帮主就因为这一回头,身形稍稍缓了一缓,云雾狂人一个黑色身影,如

苍鹰搏兔,凌空扑到。

倏然——郑雷声如天崩地裂的狂急喊道:“谁敢伤我妈妈,小爷非叫你求死亦不

成!”

这一声狂喊震得人胆裂魂飞,随之而起的是一阵威震天下,慑服万雄的玉石琵琶声,

如长江大河,宛若从天奔泻而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谷狂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