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10章 双手三剑带拳掌

作者:秋梦痕

天慾圣母冷笑道:“小子,你真要与本圣母拚斗么?”

“此际武林俊秀云集,高手充塞,现已打开三场,在下有些不甘寂寞。”南白华豪气的步步挑战,句句相激。

天慾圣母恨他恨得连脸都变了色,心想:“这小子如不将他消灭,势必后患无穷。”但她想是这样想,在态度上却并没有动手的征候。

南白华只要她的企图不得逞,那是不打更好,然而在态度上反显得非不打不可,这是他的聪明之处!……

突然一声痛哼!接着是刘梅影冰冷的声音道:“妹妹,让他休息一下,我们不如再收拾这个。”

南白华全神防守天慾圣母,只偷偷瞟了一下,但见三五鸿儒左臂血流如注!退在一旁自疗伤口,无疑是遭了刘梅影一下重的,而金露蓉想趁势补他一下被刘梅影叫住了。

南白华背立不便,左脚稍撤,改了个次势。

天慾圣母冷笑道:“小子,要看就好好的看,本圣母岂是偷袭暗算之辈?”

南白华哈哈笑道:“老虔婆,我小时候曾听过狐狸请白兔出洞看月亮的故事哩!”

“哼!”天慾圣母被他搞得啼笑皆非,只哼一声了事!

“那蒙面的孩子,你只管多休息,天慾此时已放弃了企图,就算她再捣鬼也白费心思啦,我们都留了心哩。”

南白华见叫他的竟是南仙!立即高声恭答道:“老前辈,小子遵命,她想捣鬼行吗?我准备拚命的!”

“呵呵,孩子,你真了不得!贵姓呀?”南仙笑呵呵的边打边谈,直将雪煞气得半死!

南白华倏见南山双手十指飞快抓出,奥妙已极,不禁喝彩道:“老前辈,你老那一手群蜂回巢好妙啊!嗯……我姓……”

“哎呀!孩子,你怎么将我的百鸟朝凤喊成群蜂回巢啦,呵呵!噢,姓名不说也罢,老身明白啦。”

“咭咭!”

“格格!”

刘梅影和金露蓉闻言咭咭格格的大笑不已!

“妈!你听他那张臭嘴干吗,他坏死了!”刘梅影瞟了南白华一眼朝妈妈说!面上全无半点冷味了!

“噢!影儿,你也被他捣过鬼了罢,呵呵!”南仙笑得开心极了!

“嘿,南婆子,接这招‘四路分兵’!第二招……”雪煞气不过,死劲抢攻!

“来得好!你也接我两招‘八师勤王’,‘三军夺帅’试试!”南仙不等他第二招使出,立即以攻还攻。

“北老前辈,你老那招巫师捉鬼真妙呀!”南白华又换了个对象。

“哈哈!小东西,难怪梅影说你坏了,怎么把我老人家的天师降妖说成那个难听的名词啦!”

“哗!”

“哇!”

“哈哈!”

观众哄笑大起,闹成一遍,顿将紧张的战场,调和得反为轻松愉快极了!

惟有金城堡,汤池庄两批人马苦撑依然!

雪煞和漠龙鬼眼喷出火来!魔脸青里透黑!牙根咬得格格直响!

南白华被观众笑得不好意思,睁着眼反驳道:“老前辈,降妖捉鬼不是一样吗?小子认为没有什么区别呀?”

“哎呀!白哥哥,你糊涂啦,巫师和天师相差太远罗!”

“哈哈,小妞儿你比那小子强多了!……哼……”

北神抽暇夸赞金露蓉!突遭漠龙趁隙偷龙,不禁怒哼一声!

南白华忽见长生隐士被金城堡主一连三掌迫退四五步之远,不禁一急叫道:“长生伯伯,干吗不用‘顺天掌’?……”

长生隐士力抢十余剑才稳住脚跟,闻言嘘口气道:“孩子,你记不记得到今天是多少日子呀?”

南白华暗忖道:“糟糕,顺天三掌到现在他还没有练熟!”沉吟一会忽叫道:“长生伯伯,注意!‘剑起云端’!‘诀指西方’!足踩‘离宫步’!”

长生隐士心知他要教自己顺天掌法了!闻言照办。

南白华大喝道:“对了,放诀推掌!”

长生隐士突觉丹田真气如如洪涛澎湃,火速由左掌涌出!“轰”的一声!撞上“势力王”陆权的剑气掌劲!

陆权不知南白华在鬼叫什么,眼望长生隐士的剑式手诀暨脚下的步法,迫得他左攻有危,右攻有险,势必向长生隐士的正面攻进才是办法。

于是他凝功运劲足踏中宫,正面攻进。谁知他甫将攻势发动,刚好撞上长生隐士的“清浊分晴”顺天掌第一式!

一声大响过处,“蹬蹬”,陆权被长生隐士一掌打出十余步,只打得他血气翻涌,口头发腥,张嘴喷出一股血箭!

长生隐士惊喜莫名,收剑不进,哈哈大笑道:“孩子,承教啦,高明高明!哎……”

南白华张口慾答,突见长生隐士脸色不对!立感有变,反掌火速劈出,“轰隆”一声一震,势如天崩地裂!

天慾圣母被南白华一招“顺天掌”堂堂震退两三步之多!

幸而南白华老诚持重,时刻运功不怠,未被震伤,但也被抛起八九尺之高!

他一升倏降,目喷怒火,冷笑道:“老狐狸,少爷不是你想像的那只白兔儿,哈哈……”

天慾圣母见他一声狂笑惊起无数眼睛望着自己,这个人怎能丢得起?又是闷声不响的扑上猛劈!

南白华大喝一声“两仪初奠”,顺天掌第二式全力硬接!

“轰”!奇震又起!

“万物承平”!南白华打出真火来了,不要命的连击抢攻!顺天掌第三式又喊出了口!

天慾圣母初逢顺天掌,心头惊骇至极!三掌一接完,难禁血气翻腾,只好闪身避退!双袖一抖,那对天魔rǔ白光起处,疾如流星般向南白华攻来。

南白华冷哼一声,瞬息弹出双龙剑,展开卫道十三式,寸步不让!

二人闷声快攻,顿成难解难分之势。

旁观的数百武林人,那曾想到蒙面客竟然能与天慾圣母抗衡,而且迫其使用百十年不用的兵器,这真是场罕见罕闻的稀奇酣斗!

于是,禁不住渐渐的向这边移动,围观如堵!另三个斗场反而没有人注目了。

长生隐士大叫道:“四海兄,孩子大干上了,我们放手罢?”

四海苍虬闻言跳出圈子道:“过去。”

金城堡三人是求之不得,同时收住兵器,挤进观众之内。

汤池庄主白蛟剑连攻十余招迫退金露蓉叫道:“我们是否继续下去?”

金露蓉急急道:“我不打啦,蒋大哥,梅姐姐,下次再打好不好?”

刘梅影“涮”的一剑,震退三略奇人,飘到金露蓉面前拉着她就走,面容依然冷冰冰的!

蒋超然耸耸肩道:“海庄主,在下同意停战,少陪。”

这时南白华越战越勇,卫道十三式奇招层出不穷,同时还抽冷子来两招顺天掌,拯危拳,打得精彩极了!

天慾圣母的天魔rǔ,可说是与南仙、北神拚斗的兵器,这几天竟拿来和南白华放对了两次,可想其对这面前的蒙面少年是何等谨慎了,凭她近两百年的修为,在南白华的快攻猛冲之下,竟然无法抢得半点上风,怎不叫她诚惶诚恐呢!

斗场地势不平,起伏的山石杂乱其中,因此更增加了困难与奇险!

突然一声喝道:“南婆子,你我之战,非十日无法结束,还是看看天慾这百十年来的成就如何吧!”

南仙似对南白华很关心,闻言收掌道:“雪老魔,下次再收拾你。”

北神见南仙停手,“呼呼”拍出两掌跳开道:“漠龙,老夫不陪了。”

四大正邪无上高手一停战,南白华和天慾圣母两人的声势更形紧张!

天慾圣母在众目睽睽之下,可说是慾罢不能,续战无功,面色难看已极。

南仙一到,眼见南白华那勇不可当的雄姿英风,不禁呵呵大笑道:“孩子,你真不让我们这些老不死的啦,注意啊,你的对手有法宝哩。”

南白华长啸一声,嘶嘶嘶双龙剑连续攻出十余招,接着纵声大笑道:“老前辈放心,她的‘天慾香’难侵小子的‘三舍神功’。”

天慾圣母闻言骇然一震,嘿嘿冷笑道:“小子,你是胡吹,听说当年法海也只练成‘白舍利神功’,你既得他遗宝,顶多吞食他白舍利子,所谓‘三舍神功’又从何来?”

南白华双剑绞出两条奇龙,闪电般刺出三剑大笑道:“老狐狸,法海神僧的白舍利子少爷根本没有动他的,我食的白舍利还不止一颗哩,告诉你,黑舍利少爷食了两颗,赤舍利三颗,白舍利四颗,共九颗合成九耀星君之数!就算你打出‘罗天色相’也无法迷住我的‘明心见性’定力!不信你就试试看?”

天慾圣母越听越是心惊,忽然发出一声尖锐刺身的怪啸,身体一阵颤动!

北神一见,宏声大喝道:“旁观武林快退,并请运功瞌目,老妖妇要开始施为“罗天色相”了!”

众人闻言,飞退不迭,瞬息离开数十丈之久!

古今谈大叫道:“小子,有把握没有?”

南白华大声答道:“古老头,不要动,好好照顾我蓉儿和姚大哥。我要她脱不成衣服!”

天慾圣母打着打着,身体越颤越紧!

南白华大叫道:“长生伯伯,请借贵宝剑一用!”

在场不退的南仙、北神、漠龙、雪煞,以及金城堡主和汤池庄主等闻言一怔!都在心里打了个疑问?暗忖:“这小马子大概是杀迷糊了?他左手要用拳掌,右手有把神奇的金光绿焰的双龙剑,那来第三只手另使一把宝剑呢?”

长生隐士望望四海苍虬又看看古老头,他也在心里感到一阵茫然!

南白华久等未闻答应,又大叫道:“长生伯伯要快,老狐狸快发动了!”

金露蓉“涮”的从长生隐士腰间拔出宝剑叫道:“白哥哥,接着!”

南白华闻声,看也不看,反手一操,接剑在手!顺势劈出一招“横江断流”去势快得无法形容,这手听声,接剑,发招的功夫,竟连南仙、北神暨两个老魔头都喝起彩来!

南白华此际真正是两手三剑,而且各使不同的奇招异式,两条金绿奇龙带带另一匹白,向三个不同的方向往天慾圣母周身飞绕!只迫得她那双天魔rǔ应接不暇!

南白华大喝一声道:“老狐狸,少爷要你敢脱衣服,我就在你发动‘罗天色相’那一瞬之机里,马上就以卫道十三式最后三神剑同时罩落!嗨嗨,我右手还补你一顿顺天三掌!”

天慾圣母当然不相信他胡吹,那有双手使了三把剑还能打出顺天三掌的道理?不过,她这时候实在也无抖脱全身衣衫的时间,无疑的,她不能脱衣就无法发动“罗天色相”邪功了。

漠龙和雪煞自然也不相信这小子的胡扯,但他们又不能不信,眼见小子说话似乎不像一个胡说八道的人,是以都想看他到底如何同时办到三只手的功夫。

渐渐的,天慾圣母似放弃了“罗天色相”,停止了颤动身体,只见她专心一致的发动天魔rǔ御敌。

金露蓉悄悄地走近古今谈道:“老古董?我白哥哥是不是真的能使三只手的功夫同时动作?”

古今谈耸肩道:“谁知道,他的鬼名堂连你都不清楚还问我干啥?”

“咭咭!”

“妹妹,你笑什么?”刘梅影走过来好奇的问。

“姐姐,老古董天通地通,这下对白可哥可摸不透啦!”

刘梅影冷冷的道:“你听他吹牛干吗,他只懂钻别人的漏洞,哼!”

古今谈嘻嘻笑道:“刘姑娘,我可没有对令堂不起呀!”

“你敢!”刘梅影娇声叱喝!

古今谈似乎对她真正畏惧三分,闻叱故意岔道:“咦,那小子真把天慾老妖吓唬住啦,嗨,观众又围上来啦!”

“长生伯伯,我白哥哥干吗非要等老狐狸发动‘罗天色相’才肯下杀手呢?”

四海苍虬笑着抢接道:“妞儿,这一点你就不懂了,像这种出类拔萃的高手相拚,胜负全在一线之机,她不发动邪功,只守不攻,恐怕打上十日半月也难有丝毫空隙可乘,老妖妇如要发动邪功,一定会松懈防守,那时你白哥哥才能出人力突击哩。”

金露蓉笑嘻嘻的想说什么……突然一声大喊道:“慾仙子(天慾圣母当年之名),你虽无暇发动奇功,为什么不分而使之,当年的‘罗天罡力’那里去了?”

一语提醒当局迷,天慾圣母闻言格格婬笑道:“雪神,谢谢啦,我被这小子搞糊涂啦!”

“嘿嘿!”雪煞冷笑道:“你的老毛病还没有改呀,这小子那张脸将你迷住啦!”

“格格,雪老鬼,你又捻酸吃醋啦?”天慾圣母一面调笑,一面运起“罗天罡力”,顷刻之间,她那双天魔rǔ发出裂帛般的破空之声,白雾如潮涌起!

南白华突感剑式沉重渐增,如遭巨压,不禁暗骇天慾圣母功力之强,确实不可小觑。

南仙眼见他招式缓慢,心里大感焦急,回头朝北神望了一眼道:“北老头,那孩子太年青了,内功怎能比得上老妖妇几近两百年修为,我看,你我须出去一个才行?”

北神似觉严重,沉吟有倾道:“南婆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双手三剑带拳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