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11章 红豆瓜分江湖乱

作者:秋梦痕

且说南白华放开脚朝姚崇仁去向就追!

金露蓉突然惊道:“白哥哥,不好了!”

南白华一怔,问道:“什么事?”

“哎呀,黄鹄大哥没见他赶来,蒋大哥也没提起他,徐二哥是跟我一道追金骷髅去的,这时也不见了?”

南白华轻笑道:“谁叫你只顾和古老头笑骂去了!黄大哥和徐二哥,我早就看到被黄伯伯派去办事啦,现在才大惊小怪干啥?”

金露蓉嘘口气格格笑道:“我还当是被人暗算了哩!”

“蓉儿,今后凡是大场面拚斗里,第一要注意自己人的安全,同时也要细察敌人的动态;第二才讲到观察全场,分清敌友,结识同道,分化敌力;然后打击敌人,千万别大意孤立。”

金露蓉笑眯眯的轻声道:“老师傅!我记下啦,咭咭……”

“别顽皮,我问你,金骷髅怎么样啦?追着没有?”

“噢,那个老怪物吗?跑掉啦,真气死人,怪只怪徐二哥走不动!”

南白华见她把过错往徐清风头上推,不禁好笑道:“这恐怕不确吧?徐二哥的轻功我知道,顶多仅次你一点儿,定是你边追边杀那些走不脱的阴阳两使人物而延误了!”

金露蓉瞪目一惊,继而格格笑道:“你怎么这样清楚呀?”

南白华大笑道:“凭那谷里遍地尸体推想出来的呀!”

“格格!有便宜捡怎能放过机会啊?”

金露蓉笑得非常开心,又道:“白哥哥,我要是有一把宝剑该有多好。”

南白华顺手在身边摸出双龙剑道:“你用这把怎么样?”

“不来了,你明明知道我不会用嘛!”

南白华见她小嘴噘起老高,笑道:“不会用有我教呀。”

“不要不要,古古怪怪我不喜欢,收起只有一个剑把,放出来软绵绵的!”

南白华神秘的一笑,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金露蓉羞答答的,但也笑得非常神秘地道:“你坏死了!”

南白华将她抱在怀里边吻边走!

晚风轻吹,山花送香,沿途没遇着半个人影!

金露蓉忽然叫道:“白哥哥,我们追岔了路吧?姚大哥不会比我们快呀?”

南白华见天已入夜,四野迷朦,也知不对,沉吟道:“蓉儿,我们赶紧快走,先赶到黄潭镇看看。”

金露蓉摇头道:“黄潭镇太近,恐怕姚大哥已超过了,不如赶到新昌县靠得住,那正是通临安的要道。”

南白华一想也对,依然抱着金露蓉走捷径急奔。

二人出了山口,南白华放下金露蓉道:“蓉儿,你还是改穿男装的好,可惜你包袱丢了。”

金露蓉娇笑道:“我不化装啦,穿你们男人的衣服难受死了。”

南白华取下面上黑巾道:“我也从此不要蒙面了,今天都被你给露得干干净净。”

“我露了密?”

“怎么不是,当着数百人面前,一个劲的喊白哥哥。”

“哎哟,那怎么办呀?”

“算啦,这次回家只好将妈妈迁移地点隐居啦。”

金露蓉怔怔的作声不得,心中暗怪自己糊涂。

南白华怕她难过,安慰道:“蓉儿,现在我有能力保护妈啦!不保密也没有关系了,好在人家还不知道我姓南哩。”

金露蓉还是不语。

南白华眼睛一转,拉着她的手轻声道:“蓉儿,今夜睡觉怎么办?”

金露蓉一怔,继而面色稍霁,噘嘴道:“那有什么不好办,开两个房间就是了。”

“假使房子不够,只有一间呢?”

“那就要两个床不行吗?”

“嗨,通常客店房间只有一张床啊?”

南白华故意逗她!

“一张床就一张床罢,中间隔条被子!”

南白华轻笑道:“我睡觉爱乱滚乱动,一条被隔不住呀!”

“咭!”金露蓉笑了,霎霎眼道:“嗯,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

“你滚过来时,我就拧你!”

“哟哟!好痛!”南白华被她边说边表演,拧了一下重的!

二人逗着笑着,不知不觉间已到了新昌县。

山城虽小,三街六市依然热闹非常。

南白华身边带着个美得无法形容的少女,顿时引起行人的注目!

金露蓉天真无邪,她不管别人如何看她,依然紧紧地靠着她的白哥哥!边行边说,旁若无人!

南白华长于闹市,出身武林,对这些倒不觉有何感觉。

别人看别人的,他行他的,不时还和金露蓉轻言密笑,这一来更引得没有见过世面的土产货如睹奇闻!

忽然一匹快马放奔来,只冲得人潮浪分,惊叫四起!

南白华一拉金露蓉,迅速闪于街缘之下。

刚刚在他们闪开之顷,那匹马“呼啦”冲至!……

一个赶夜市卖馄饨的,大概刚从家里出来还未开发,一时走避不及,“哗啦”一声,被冲得碗碎汤泼,人倒物飞!

马匹一惊,前蹄人立,嘶嘶长鸣。

骑客控制不住,只见他一式“倒赶千层浪”,由马背仰身平退八尺,顺势一个鲤角打挺,稳立如山,这手功夫虽不甚出奇,但动作之间另有玄奥,别人看不出,在南白华的眼睛里怎逃得过?

那匹马背上没有负担,后蹄蹬蹬蹬,刚好退至骑客面前,被骑客伸手往马臀一抵,那马立即稳立下来!

骑客收住马,举目环视四周,见未引起旁人騒动,即牵马步到卖馄饨的前,两眼射出骇人的怒火!

卖馄饨的物毁人伤,此时还没爬起身来!

“混账东西,还不给我站起来?”骑客忿怒地厉叱着,看样子还有下文!

卖馄饨的猛觉耳鼓一震,骇得忘了本身的酸痛,连爬带滚的就往旁闪。

骑客手中皮鞭一抛一带,“啪”的就是一下狠的,又骂道:“该死的家伙,早知太爷马匹受惊不得,你他妈偏偏要挡在街心,……”

骑客骂完又是一鞭!

卖馄饨的那能受得了这种痛苦,被抽得惨叫打滚!

金露蓉看得大感不忍,挣脱被执之手就待出去拦阻……

南白华一把又将她拉住道:“蓉儿别动,再让他打两鞭才够得上死罪!”

南白华话一落音,皮鞭又响……

谁知骑客还未收手,突然由黑暗处飞快闪出一中年大汉来,一语不说,劈面就朝骑客一拳捣出!接连数招这才骂道:“狗东西,你他妈的是什么东西?连人性都没有半点,我就不信你金城堡江浙总管的牛劲。”

骑客立足未动,惟上身左右闪避皮鞭趁势收转,“啪”!

大汉猝不及防,及被鞭打,于是更形疯狂,拚命前扑!

骑客左一鞭右一鞭,闷声不响地狠狠抽着。

街市灯光不亮,摇幌隐现,行人似对骑客素所忌惮,无一敢近前相劝,形成敢怒而不敢言之势,莫不远立一旁,恨恨难平。

卖馄饨的吓晕在地,大汉亦渐感难支,岂料就在这时,西街头发出一声大喝,如风冲来一人,众人注视之下,市民似对该人非常熟识,立时喜形于色,其中一人大叫道:“姚老总,快救救胡大牛!”

原来这人正是南白华慾追未见的义兄姚崇仁!

姚崇仁奔至骑客面前大声叱道:“宋少伍,你对江浙两省平民欺压也太甚了,今天我姚崇仁和你拚了!”

宋少伍停鞭冷笑道:“姚总镖头,凭你镖局那几块废料全来也是送死,识相的给我站开,不然你们临安镖局就得全部砸锅。”

姚崇仁忿怒难禁,提劲一掌劈出,大叱道:“混帐东西,你金城堡现已自身难保,还猖狂个屁。”

宋少伍见来掌甚劲,冷笑傍闪,皮鞭一收,“呼”一声右腿弹出,蹄上姚崇仁丹田。

姚崇仁侧身收掌,绕踏七星步,正待进攻,不料宋少伍如幽灵般已侵欺入洪门,一掌向姚崇仁天灵劈落!

姚崇仁自失必死,就待同归于尽……

突然姚崇仁耳闻一声闷哼,不禁斗然一震,睁目之下不觉大喜难禁,但他却不敢叫出声来!

姚崇仁忽觉衣袖被人牵动,回顾之下悄悄退开,在暗影处轻声道:“三小姐,你们为啥到这里来了?”

“大哥,从今后你叫我蓉儿好吗?白哥哥为了你的安全,连夺宝都放弃啦,他好像有先知先觉的功夫,算定你要出事似的。”

姚崇仁闻言,热泪盈眶,举眼深情的望望义弟!……

“宋少伍,你自己说如何死法?”

南白华的声音响彻全市,只听得一般平民暗自欣喜若狂!

“蒙面大侠,我宋少伍并不是怕死之人,不过,已往没有对你阁下有何过节,就凭刚才之事要宋某之命,似欠公允。”

“哈哈,你金城堡那一个不是罪当处死,不过未落我手罢了,我问你,有何急事深夜奔驰,答得好,或许留你一条残命,否则要你知道我的手段。”

“要杀就杀,宋某没有什么可以奉告。”

“啪”!南白华一连数个耳光,只打得宋少伍狗血狂喷!鼻青脸肿!

“哼,如无要事,焉需乘夜狂驰,想在本人面前充字号,那还差得远呢,我要你受受‘五脏碎出’的滋味。”南白华说着举手待发……

宋少伍吓得面如死灰,颤声道:“蒙面大侠,你何必如是残忍呢,请尚我个痛快罢。”

“哈哈,要痛快?对,我也喜欢痛快!可惜你自己不知道什么叫痛快!”

“大侠,宋某委实无可奉告,要有,那就是到天台见见堡主罢了。”

“哼,见堡主,见面之下呢?叩个头,说什么?”

“大侠,天台是我管区,自然报告管区内江湖动态呀。”

“什么动态?”

“这……”

“混账,什么是这?……”

“啪”宋少伍又挨了一下狠的!

“大侠,士可杀不可侮,你如再要虐待在下,我可要骂了。”

“哈哈,你能算士,你只算是金城堡一条忠实笨狗,姦婬欺诈,巧取豪夺,世间会有你这样的士?”

宋少伍自知死罪难逃,干脆闭口不语。

南白华冷哼一声,暂时不理,先到卖馄饨的老人身前察看一番,见受伤不重,立即将其扶起,顺便摸出一锭银子道:“老大爷,能走的话,请将这点银子拿去治伤及购买用具罢。”

卖馄饨的茫然接过银子,张口不知所措!

南白华笑笑扶他离开后又回到宋少伍身前道:“大总管,我们也得离开了,你可能准备将狗命卖给陆权了吧,哼!”

南白华哼声接着一掌拍开宋少伍穴道,又道:“休想有所反抗,凭你这点末技那只有自找苦吃。”

宋少伍知道连堡主都惧他三分,自己就更不要谈!于是,低着头,一声不响的跟着走!

南白华朝金露蓉和姚崇仁丢个眼色,单独带了宋少伍出城”

宋少伍几次想逃,始终胆怯而不敢动。

二人出了城门,南白华耳听背后十丈左右发出无数步履之声,不禁暗笑忖道:“我料得一点不错,他的同党来得不少!”

沉吟有顷,回头道:“宋总管,现在请往前面走。”

“大侠,你准备在这里下我的手?”宋少伍惧悚而颤抖的说。

“哼,要在这里下手还分什么前后,走!少跟我噜苏。”

宋少伍心情灰败,颓然垂首前行,忽见前面有座树林,不禁灵机一动,忖道:“那座林子不小,这次恐怕是我命不该绝,只要逃进树林,在黑夜无光之下,他能奈我何?”

南白华未待他走近林边,立即叫道:“宋少伍,你看这地方怎样?你作恶一生,有这样山明水秀,风景幽美的地点作为长眠之地也不错了罢?”

宋少伍希望落空,面如死灰,双膝一软,“噗”的坐倒地上!

南白华冷哼一声道:“凡是作威作福者,多半没有骨头,你那欺压良善的本领那里去了?”

他话声一落,突然四周发出一声大喊,顷刻包围上几十名强悍大汉!宋少伍色然一喜,作势就想站起。

南白华伸指一点,将他软麻穴制住道:“狗贼!你以为这几十个饭桶能有多大力量吗?哼!我之所以迟迟未曾动手要你贼命的原因,就是要引他们来以便一网打尽!”

说完环顾四周一眼,见对方一个个怒目瞪着自己,运功待发!不禁哈哈大笑道:“这就是陆权手下的一批三流货色。”

笑罢厉声道:“谁敢先动,我就首先要你们总管的狗命!”

数十大汉闻言一震,不由自主的齐退数尺!

南白华回头朝宋少伍鄙视的道:“这些人是否就是你的手下?他们身居何职?”

宋少伍沉吟一会,惧意未解的道:“大侠下问,这是宋某管下浙省各分舵舵主。”

“咦?难道在你落网这一阵子他们都能得到消息?哈哈!宋少伍,难道你参见堡主述职,竟要将这批无关重要的人都带往不成?可见你此次动态大有文章,如此看来,本人不给点苦头你吃,相信你不会招供的。”

宋少伍闻言大感惶恐,急得直冒冷汗。

金城堡数十舵主发声大喊,蜂涌而上,一遍银光起处,刀剑齐举,意在群攻!

南白华本有将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红豆瓜分江湖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