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13章 巧计拒双魔

作者:秋梦痕

刘梅影追出走廊尽头,岂料那背影已失踪迹!她伫立俄顷,倏然想到金露蓉一人独睡不妥,立即翻身房。

进房见金露蓉安祥无比的睡得正甜,忖道:“这丫头大概跟那讨厌鬼放心大胆惯了,在外面连一点警觉心都没有。”

忖罢又轻轻的叹口气道:“这也难怪,有那样一个功力奇高而又灵心慧性的人儿爱护着,那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刘梅影神不守舍的独自思叹!不觉也往床上一躺。倏然,她翻起身来,检查一番门户,吹熄灯火,将后窗虚掩,这才从新和衣而睡。

二更甫过,窗外突然传来些微咯咯之声!

刘梅影刚刚瞌目,闻声惊起,轻轻推醒金露蓉,作势噤声!

金露蓉乖乖的翻身下床,轻快的收拾两下,随即丢下一块银子,嘴chún一噘朝着后窗。她是问梅姐姐的意思!

这些举动和精明,不由刘梅影不大感惊异和喜爱,微笑着点点头。心中暗道:“这丫头确实灵慧可爱,难怪那坏蛋深爱得要命!”

她想着领先一掌震窗而出!

金露蓉如影随形,跟踪飘身窗外!刘梅影在身落之际即看到一条黑影落荒如飞奔走。

金露蓉似也发现。急道:“梅姐姐,快追!”她追字出口,人却已在十丈开外!

刘梅影怕她冒险,闷声在后紧赶!

两人一前一后,紧紧蹑住黑影不舍,如风逐浮云般直朝野外奔驰。

看看已追出二十余里,前面黑影渐渐被金露蓉追上!

金露蓉边追边朝四野注目,见已追近山林,不由急道:“要糟,让他进入林中就无法追到啦。”

谁知她正待加紧劲力超越之际,前面黑影突然刹住脚步,昂然卓立林边!

刘梅影一见叫道:“妹妹不要冒失动手,待姐姐来。”

金露蓉幸有刘梅影这声喝阻,不然她真的有抢先动手之意,闻言刹住去势道:“姐姐,你认得他?”

刘梅影见对方不言不动,黑暗中看不出形态和面貌,立即飘身上前……

突然,刘梅影猛的刹住脚步惊咦一声,愕然愣在当地!

金露蓉跟蹑而上诧问道:“姐姐,怎么了?”

刘梅影一指黑影道:“他……!”

金露蓉定睛注目,发现对方也是一个蒙面之人,不由豁然明白道:“姐姐,他不是白哥哥!”

“喂!你是谁?干吗学我白哥哥蒙着面呀?”

金露蓉幼稚的冒问一句。刘梅影知道自己误会对方是心目中那个人,不由情绪一松,但闻金露蓉轻易露出破绽,立即阻道:“妹子,他真的不是么?”

“姐姐,白哥哥没有他高!”

“喂!你为啥不说话呀?”

“哈哈!蓉儿,你对白华的印象真深刻,猜猜看,我是谁?”

金露蓉闻对方发声宏亮,而且叫出自己的名字,不由又惊又诧,怔忡的不知所对!

刘梅影判断对方是自己人,立即上前两步道:“阁下到底是谁?客店敲窗,深夜引我姊妹到此定有深意,还请道明是幸。”

“刘姑娘,我的姓名暂时不便告知,请原谅,不过,我与蓉儿白华的关系密切,这点你可放心,本晚引你们出来之意,那是通知你们要连夜赶往玉龙山,途中切忌暴露行藏。”

微顿又道:“蓉儿,你如见到白哥哥及家里亲人时,尚希转告一声,只说你母亲和南妈妈现已脱离危险,有人安排她们安全隐居了。”

金露蓉闻息惊喜道:“真的!那是你帮忙的罗?”

蒙面人大笑道:“蓉儿真聪明,你判断一点不错,是我从宋少伍家里救去的。”

“哎呀,那你是谁呢,取下面罩给我看看好吗?”

“哈哈,这面罩就连你妈妈和南妈妈要求都办不到,唉!这一辈子我再也不愿取下了!”

蒙面人突然发出悲凄之音,似有满腹恨事难以启齿!

刘梅影沉思良久,这时接话问道:“阁下定为蓉妹前辈无疑!适才叫愚姊妹连夜赶往玉龙山,是否有了严重问题发生,尚请指教一二是幸。”

蒙面人轻轻嘘了口气,道:“刘姑娘,你们动身之初,是否发现雪煞,漠龙,天慾妖妇大战于柯桥镇外?”

刘梅影点头道:“是的!那是十七日前。”

“这就对了!”蒙面人说后侧耳听听又道:“天慾妖妇在八卦洞害死左见理,夺去三颗红豆之后意犹未足,因之再向漠龙、雪煞索取另外两颗,才有柯桥镇一番大战,十二日前我适由他们拚斗之处经过,才知道他们三人已打了五天之久,不料就在我旁观顿饭之时,漠龙突然叫停,说愿另夺两颗红豆相送,惟既得之物决不相让。

那时我见天慾妖妇面呈疲倦之色,似亦有罢战之势,当时闻言,便接受漠龙的条件转身离去。天慾走后,谁知又从林丛中走出一个青年,那青年被我认出就是雪煞的弟子——马奇突。马奇突一到,立即建议想捉住刘姑娘你!”

刘梅影大讶道:“要捉我干吗?”

蒙面人叹口气道:“江湖险恶,刘姑娘谅已深知,我看出库里索对姑娘另有所谋,他建议捉你为人质,硬向令堂索取那颗红豆,这建议在马奇突只是阴谋的藉口罢了。”

“前辈!谢谢你老的爱护,但不知雪煞同意没有?”

蒙面人叹道:“不惟雪煞同意,而且漠龙竟大声夸赞他的计谋哩,这是第一件我来通报之因;其次是蓉儿可能得有红豆一颗,否则库里索不会说另有一颗在金姓少女手中,因是又建议连蓉儿一并捉拿,我在得悉之后,情知事态严重,因之多方追寻至此,本晚又发现那姓马的小子在此地露了面,便知你们可能就在附近不远,幸好居然被我将你们找着,现在你们快走,只要到达玉龙山,相信定能会着你妈妈和北神。”

刘梅影知道雪煞和漠龙得悉后定必追来,暗忖道:“今晚所见那个背影,一定是马奇突,无怪相当熟识。”

忖罢道:“前辈,我与蓉妹这就告别了,你老也要小心点。”

蒙面人点头道:“刘姑娘放心,我的行动不易被人发现。”

金露蓉尽量思索这蒙人的声音和姿态,她想猜出这人到底是谁,岂知她思之再三也无法得到答案,这时见蒙面人举步慾去,不由着急叫道:“叔叔,你看到我白哥哥吗?”

蒙面人耳闻叔叔两字,不由一怔,继而轻笑一声,似知叔叔两字是金露蓉急出来的,哈哈笑答道:“蓉儿,你白哥哥我虽未看到,然而却听到他惊人的消息!”

金露蓉大讶道:“什么消息?”

刘梅影一骇补问道:“难道他已挑了金城堡和汤池庄么?”

蒙面人大笑道:“汤池庄位于古北口,短时间他那能达到目的,金城堡确被猜对了,大概是七日前吧?从百丈峰传出惊人的消息说‘金城堡’已被他烧得遍瓦无存,堡中堂主香主,以及一些三流爪牙,共死伤七十余人之多,现在不知他是否已向北方去了?”

话音方落,蓦听一声厉叱传来,不由轻喝道:“刘姑娘,快带蓉儿走,那是雪煞叱喝马奇突之声。”

刘梅影拱手一礼,拉着金露蓉道:“前辈再见。”

金露蓉朝蒙面人留恋的摆摆手,跟随刘梅影如飞而去。

蒙面人见二人已走,闪身进入林内,他藏身未几,接连三条黑影在月光下笔直飞驰而来。

到达林缘之际,后面一人忽然叫道:“雪兄,此地刚才有人藏过。”

前面之人闻声止步,回头道:“漠兄可看出什么迹象么?”

“草木之间,留有少女幽香,其中还有中年男人的气息!”漠龙说出他特具的嗅觉。

原来这三人就漠龙和雪煞率领马奇突追踪而到!

雪煞闻言急道:“漠兄的大漠追踪嗅觉,天下无双,既然有感应,那么一定不会错,相信去还未远,咱们追。”

漠龙闪身前踪,边嗅边追。

两魔率领马奇突追出数十里,漠龙突然一停道:“前面有条江水,幽香到此中断,她们可能已过了河。”

雪煞沉吟道:“漠兄,那我们就此过江如何?”

漠龙闻言,大袖一展,首先飞临水面,三挥两拂的横渡江面。

雪煞一携徒弟,立即跟踪渡过。

漠龙上得彼岸,立即四下搜寻,居然仍被其找到线索,三人继续前进。

且说刘梅影拉住金露蓉拚命前进,估计已走出百十余里,金露蓉忽然叫道:“梅姐,月已西斜,再过一个更次天就要亮了,这里有两条岔道,我们走那一条?”

刘梅影沉吟道:“左边这条通云雾山,右边是娄山山脉,按理我们要走左边,但那蒙人叫我们直奔玉龙山,可能我妈和北神前辈尚在玉龙山未动身,那就走娄山山脉罢,这边地形复杂,敌人不容易追着。”

金露蓉依言转入右道。

天刚吐曙,二人已登上娄山脉一处高峰,刘梅影突然一指山脚道:“蓉妹快看那三条淡影是谁?”

金露蓉曾被南白华刻意栽培,功力已深厚无比,目力随着内功突飞猛进,闻言注目之下大惊道:“梅姐快走,那是漠龙和雪煞追到了,后面还有个儒衫青年。”

刘梅影闻言一震,抬头一指远处看:“妹子,我们向高峰走,那就是梵净山,梵净有条绝路直通‘森罗峰’,我们逃已无法,只好守住森罗峰听天由命了!”

金露蓉无暇考虑,闻言领先飞奔。

后面不远,漠龙与雪煞已经发现二人踪迹,立即加劲猛扑!

金露蓉回头见钊梅影轻功特佳,边走边叫道:“梅姐姐,我想到一个好办法啦!”

刘梅影以为她又说孩子话了,催道:“妹子快走!到达森罗峰再说。”

金露蓉不便开口,举目看到森罗峰已在头顶,不由猛提一口内劲,飘身飞登而上。

二人到达绝壁独道之口,漠龙大声喝叱道:“娃娃,不要逃啦,那上面全无退路,乖乖的给我站住。”

刘梅影冷笑叱道:“漠龙,你和雪煞的鬼计本姑娘早已得悉,有本事你就冲过这条绝道。”

雪煞也赶到,和漠龙立于绝壁之下哈哈大笑道:“娃娃,你道老夫不能上来吗?”

说着抢先飞登,绝壁距他们立足之地不下两百余丈,一条独道宽仅一尺余,雪煞功力莫测,每一飞升就是三十余丈之高,四五个飞登仅差五十丈之距!

金露蓉立身梅姐姐之旁,轻声道:“姐姐,只要他再上三十丈,我就给他一记顺天掌,他功力再强也难挡我居高临下之劲。”

她说话之际,雪煞也已登临,金露蓉暗吸一口真力,闷声不响就是一招“清浊分野”!

雪煞正待续上,猛觉头顶一道奇重无比暗劲直压而下,不由心头一骇,忙不迭举手劈出一股内劲相抗!

岂料他内劲一按,“轰”的一声大震,竟立足不稳,被金露蓉劈下四十余丈才拿桩稳住!

刘梅影那曾想到这天真的妹子竟有这雄浑的内功,一见之下既惊又喜,不禁格格朝下笑道:“雪老鬼,这一掌的滋味如何?”

雪煞大感迷茫,他想不透刚才那股暗劲出自谁手,这时还呆楞楞的静立沉思!

漠龙在下看得明白,大叫道:“雪兄,那小娃子刚才用的功夫我们都会过,那是天台山蒙面小子的顺天掌法!”

雪煞闻言不信,再次往上飞登,相距一近,突然又觉暗劲击到,这次他早有准备,事先已然提足内力,一觉不妙之际,吐气开声,双掌上扬,同时劈出。

金露蓉聪明至极,一见雪煞两臂上扬之际,右掌第二招“两仪初奠”接连劈落!

雪煞刚一接触第一股暗功未住,忽觉周身被束,只骇得立足不住,猛力下坠,这次更糟,一坠之下,直到漠龙身前才告立稳!

刘梅影在上大笑道:“雪老鬼,不信狠就再来一次!”

雪煞老脸羞怒难禁,伸手往衣袋一探,摸出一条两尺余长金光四射的小蛇来,嘿嘿冷笑道:“娃娃,你认得这是什么宝贝?”

刘梅影面色大变,颤声骂道:“雪老鬼,你敢放出‘百毒金蛇’,我妈一定和你拚命。”

“嘿嘿,你也知道厉害,老夫只要你乖乖的下来,并且叫那小女孩交出那颗红豆,我绝不伤她就是。”

刘梅影正感心惊胆颤,意乱失措之际,金露蓉尖叫道:“姐姐,别听他的,只要他敢放,我有办法对付。”

漠龙哈哈笑道:“小娃娃,你有什么办法,这条百毒金蛇是洪荒奇毒之宝,你那掌力对它没有用,还是下来为妙。”

金露蓉举手一摇道:“老头子,你别吹牛,我这颗红豆子就是那其中四颗爆炸之物,只要你们敢放毒蛇,哼哼,我就打开盒子掷下来,将你们连蛇带人都炸死,嘻嘻,试试看那个厉害!”

漠龙和雪煞闻言大惊失色,“呼”的退开二十余丈,留神戒备不迭!

雪煞大声道:“小娃娃,你怎么知道那红豆是爆炸豆之一?”

金露蓉见他骇的不敢接近绝壁,不觉乐得咭咭笑道:“老头子,这个不要你问,咭咭,你如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巧计拒双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