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15章 狼狈为姦

作者:秋梦痕

且说刘梅影和金露蓉离开梵静山之后,一直就往正西而行,口中叽叽喳喳的边走边谈。金露蓉是无话找话话,嘴巴始终不得停一下,刘梅影非常喜爱她,因之有问必答。

二人找着一个镇市,在日渐昏黄之际即吃饭休息,刚刚关上房门,倏听外面有人经过窗下。

金露蓉稚气未脱,偷偷从门缝里往外看,没有看见,“啪!”隔壁房门突然大响一声。

金露蓉收回脑袋朝隔壁一指,示意刘梅影。刘梅影笑笑一点头不作声。

金露蓉在她手心划了几个字,意思说:“隔壁有武林人物。”

就在这时,隔壁传来“啪”一声扔物之声!接着有人骂道:“妈的,平时自以为了不得,认为谁也比不上她的武功,威风八面,不可一世,一天到晚花枝招展,自以为天下只有她是第一美人,现在竟连一个小鬼头都斗不过,硬被抢去宝物。”

金露蓉闻言张口就想笑,刘梅影伸手就将她按倒床上,捏住她的嘴chún!

接着听另有一人插言道:“妈的,堡主不惟不追究她,相反的倒要我们去找人,这话从何说起?”

第三个声音响起道:“吴香主,李香主你们讲话留心点好不好,须知隔墙有耳,别人听了无所谓!堡主听到就不得了!讲句良心话,堡主这段时日里也够受的,江淅总管宋少伍下落不明,周固堂主失了踪,胡老三等私吞红豆潜逃,这些问题还未查明,接着蒙面大侠又穷追不舍,唉!……”

听他叹口气后又道:“刚才堡主传下秘令,说天慾老婬妇有向我们和汤池庄主邀缴红豆的企图,这件事更是辣手问题,真是屋漏又遭连夜雨了!”

第一个声音骂道:“周固他妈的真不是东西,糊糊涂涂的去烧金天乐的庄子,不然那能惹火蒙面大侠,这下子好了,他自己躲起来,害我们跟着堡主作了丧家之犬,一天到晚东藏西躲,简直不是人过的。”

停了一会,隔壁一阵响动,就没有听到声音。

刘梅影一拉金露蓉,悄声道:“妹妹快来看看他们深夜出去作什么?”

金露蓉收拾一下相随出房,双双跃上屋顶上放眼注目之下,看三条黑影向西南踪跃如飞而去。

刘梅影见状说道:“我们追!”

金露蓉跟在后面道:“姐姐,他们一定是去偷东西!”

“妹子,你怎么说得这样肯定?”

金露蓉答道:“深更半夜不是偷东西是干什么?”

“嗨,黑道上的人名堂多啦,他们出动往往都是夜半人静的时候。”

刘梅影显出自己的江湖经来,有意叫金露蓉学习。

金露蓉忽然问道:“梅姐,听说黑道上人还有什么深夜采花?嘻!这就怪,采花多半在早晨嘛!”

刘梅影比她大得有限,论年龄不超过两岁,这件事自然也不清楚,被金露蓉冒失的问住了,很久没回答出来!

金露蓉赶个并排儿又问道:“梅姐,你怎么不答呀!”

刘梅影气道:“丫头,我也不知道呀,拿什么答啊!”

“咭咭!看样子你比我懂不了多少嘛!过后我去问白哥哥!他一定知道。”

刘梅影格格笑道:“妹子,黑道采花听说不是什么好玩意,你千万别问出笑话呀!”

金露蓉噘嘴道:“我不问别人,白哥哥不会笑我的,咦!那三个到树林里去干什么?”

刘梅影一见叫道:“妹子,快,我们紧追上去。”

二人绕道闪进树林,从暗影里蹑足接近。

三个金城堡人并不停止,也未作声,一直往深林中心穿过,前面乃是一条山谷。

刘梅影一拉金露蓉道:“我们沿山谷边缘前进,这里面一定有花样。”

金露蓉跃登一堆大石之上,伸颈朝谷内探视一眼道:“梅姐,山谷深得很,黑幽幽的看不见人了。”

刘梅影叫道:“不管他,妹子,我们赶到里头去。”

金露蓉放开脚步,提劲一阵飞踪!

顿饭之时,二人赶了几里地,她们一面隐藏形迹!一面留心地形,走的都是崎岖之路!是以慢了不少。

金露蓉突然听到一些擦擦之声,立即停止了行动,注目音响来处,忽然她发现那三个金城堡人一致坐于谷底一块平坦的草地之上。

刘梅影见她不动,便知有了发现,上前朝她注意之处固一留心,即轻声道:“妹子,他们的形态好似在等什么人,我们也藏起来,看看究竟如何?”

金露蓉刚把身形隐好,突闻一声格格浪笑道:“大姐,二姐,你们来看,那下面有三只普通货色在发呆呢?”

这是一个嗔声嗔气的女人声音。

金露蓉微伸脑袋偷视过去,只见对面山坡的月光下有三个朦胧的女人身影正朝谷底走落;倏见最后一个身影说话道:“三妹,你是否有点渴了,怎么看到那种货色也高兴起来啦!”

“格格!”

排行中间的接着浪笑一声道:“大姐,三妹是‘良夜多春梦,月夕起遐思!’虽是普通货,总比没有好啊!”

刘梅影轻轻一拉金露蓉道:“妹子,你听出声音了吗?那是甜蜜宫三妖呀!”

金露蓉被其一语提醒,倏然轻啊一声道:“梅姐,那三个女人我会过,咦!她们到这里干什么?”

刘梅影摇摇头表示不知。

谷底金城堡三位香主闻声都立了起来,六只眼紧注三妖连瞬都不瞬一下,看样子似乎从不相识似的。

三妖身临谷底,若无其事的朝三人接近,一个个柳腰轻摆,丰臀扭动,不时发出浪笑之声!

三个金城堡人,只看得神不守舍,如痴如醉,六只眼睛慾焰高涨!

“哟!干吗这样看我们,你们三人在这里干啥?”

行前的故作娇柔,双目荡出诱惑的浪波!

“格格!三妹选那一个,须知良宵一刻值千金啊!”

中间那个越说越露骨,后面的大姐上道前:“三妹,先问他们是那路人物,你不要将他们迷晕了头!”

三妹闻言轻笑一声道:“这几块废料真不够味,经不起我三成‘天慾香’就神思晕沉了,大姐,他们的胸襟绣有金城二字,可见都是金城堡的。”

那大姐沉吟一会道:“三妹,教王正想找陆权要那颗红豆,这可是个好线索。”

三妹浪声大笑道:“玩过了再问也不迟,大姐,二姐别耽搁时间。”

刘梅影一拉金露蓉悄声道:“妹子我们移近点,看他玩什么!”

金露蓉正有同感,轻轻的往谷底移动。

突然,刘梅影发现甜蜜宫三个妖妇一阵脚忙手乱,脱衣解裙,竟脱得一丝不挂!

金露蓉尚未留心,还一个劲的往下移动,刘梅影伸手拉住轻声道:“妹子快停,那三个妖妇不要脸,当着男人面前脱衣服!”

金露闻言一怔,悄悄的道:“脱衣服干吗?”

“谁知道?总之准是坏事。”

金露蓉一听坏事,不禁羞得连忙扭过头去道:“哎呀,我们快走!”

刘梅影刚刚转身,立即听到谷底发出哼嗯哼嗯之声!只听得心头“咚咚”直跳,脸上火辣辣的!

金露蓉半知半解的呸声不断!……

蓦然一声沉喝起处,从对面山坡一连纵下十几条黑影!

金露蓉一停道:“那是金城堡主陆权的声音,这下有戏看了!”

刘梅影羞意未退,跟着停下道:“我们在暗中旁观,千万别管。”

语音一落只听陆权的声音厉叱道:“杨柳媚,你身为甜蜜宫‘恣情院主’,竟然不顾江湖规矩,采补我金城堡人身上来了,那就莫怪本堡主翻脸不认人。”

三个妖妇大模大样的整理衣裙,面上全无半点羞耻之容,第一个立起格格笑道:“陆堡主,这是‘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你这种神气能责备谁?我三姐妹也是纾尊就教,像这种废物如不是在这深山野岭,谁又能看得上眼!”

“格格!”第二个接口浪笑两声道:“大姐,堡主大概是没有拔到头筹心有不甘吧?”

陆权冷笑道:“老夫统率南方绿林,素与甜蜜宫井河不犯,你们这些下流东西少在我面前来这一套,识相的快给我滚。”

“哟,口气倒是不小。”

第二个还是嗔声嗔气的满不在乎,杨柳媚则上前两步道:“陆权,你真想抓破脸皮不是?”

金城堡主“呼”的一掌拍出道:“杨柳媚,老夫早知你甜蜜宫的企图。”掌风凌厉,直朝杨柳眉当胸冲去!

杨柳媚肥臀一颠,闪开寻丈道:“那好极了,圣母正想找你,不过,这三块废料并非我姐妹的挑行动,那只是逢场作戏罢了,你既知道圣母要找你,哼,还不乖乖的自动缴出红豆么?”

陆咩在近几月里处处失风,一肚子怨气正好无从发,这时怒火高张,已无容忍余地,闻言纵声怒笑道:“哈哈哈……红豆?杨柳媚,告诉你,红豆莫说是早就被人偷去了,嘿嘿,就算现在老夫身上你甜蜜宫又待怎样,今晚别的不谈,先将本堡三位香主的元精吐出来便罢,否则就休想离开此谷一步,这叫‘给脸不要脸,硬找死路’。”

说完大喝一声:“给我将这三个妖人围住!”

他身后轰声喏齐响,“刷刷刷”!十余人闪电散开,将三妖困在核心!

杨柳媚格格浪笑道:“陆权,圣母的声威你可有过耳闻?”

陆权冷冰冰嘿嘿两声道:“我陆某宁可头断不愿受侮,并却金城堡全部被毁,今晚也要将你三个妖妇碎万段!”

杨柳媚见势不对,将手一拂叫道:“二妹三妹注意,我倒要看看城堡有何能耐下手?”

陆权冷笑道:“你们的天慾香只能暗地施放,一旦人家注了意就会失去作用。”

“阿弥陀佛,陆堡主何事与我甜蜜宫人大动干戈?”

忽然从林中冒出一个少年尼姑来!

陆权闻声知人,冷笑道:“性空,你们甜蜜宫‘杨、花、水、性’都到齐了,在老夫面前别明知故问,我金城堡不早下手难道要等你们各个击破不成。”

陆权一指三位躺在地上的赤躶躶香主道:“性空,你是有眼如盲,少与老夫噜苏。”

性空不看,手中拂尘一挥,故作悠浮的道:“陆堡主为了三个无关轻重的手下人,竟要和本宫作对,贫尼颇为堡主不值。”

“甜蜜宫并非阎王宫,我陆权非一拼不可;姜护法下手!”

陆权一声令下,“六韬怪叟”姜尚安首先发动,双掌拍出强烈罡风!

顷刻之间,金城堡十几位顶尖高手一齐攻上,形成天翻地覆之势!

甜蜜宫三俗一尼四个妖妇也迅速迎击,打得尘土飞扬,星月无光。

陆权率领八九博学诸葛异在一旁压阵,大声叫道:“金城堡人注意,各人提气,守住丹田,谨防妖妇施用‘天慾香’!千万别吸进丹田。”

金城堡人轰若一声,拳掌兵刃齐施,攻得更加激烈!

可怜地上被吸去“元精”的三位香主,此时已被践踏身亡!

暗中的刘梅影和金露蓉目睹四个妖妇以全力迎敌十余人,竟被困得水不通!

金露蓉悄声道:“梅姐,这四个妖妇内功不怎么样好,今夜恐怕难逃杀身之危?”

刘梅影摇头道:“这也不一定,金城堡人惧怕她们的‘天慾迷香’,你看他们都不敢接近。”

金露蓉张口想说话,突见对面山头又连续纵来十余人,不由轻啊一声道:“梅姐那是什么人?”

刘梅影仔细凝神看道:“看不出,可能是汤池庄的。”

她猜得不错,只听陆权叫道:“海兄何来太迟?”

“嗨嗨!陆兄,我们也干了一场大的。”那是汤池庄主海威的声音。

陆权惊异地问道:“与谁?”

海威首先到达,目注斗场一眼道:“也是她们甜蜜宫的人——金骷髅,天慾使,花蕊藏,万洞仙。”

陆权沉吟道:“甜蜜宫向我们全部发动了,可能天慾老妖会亲身前来,海兄战果如何?”

“哈哈!阴阳两总使——花蕊藏,万洞仙都被卜先生打成重伤,金骷髅和天慾使见势不佳,各负一人狼狈而逃,陆兄快下杀手,我们不等毛妖到达前,必须先研究一下联手御敌之策。”

陆权正待下令,突闻四声娇叱,不觉回头注目,立即大喝一声,亲身扑出,岂知他却迟了一步!

四个妖妇已去得无影无踪!

陆权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不由沉声问道:“姜护法,怎么让四妖走掉呢?”

姜尚安满头大汗如雨,一提战场道:“堡主,快帮忙找水,他们都中了天慾香,四妖的天慾香较以前厉害不止一倍,内功无法抗拒!”

陆权闻言一震,扑出检查一遍道:“姜护法说得不错,他们都中了强烈的天慾香。”

海威见陆权要亲自动手救人,立即摆手道:“陆兄且住,由他们去救吧。”

他说着一指手下人。

汤池庄人闻言一齐出动,扶持的扶持,喷水的喷水,忙了大半天才将受迷的一一救醒!

陆权吁口气致谢一番后道:“海兄,这问题更辣手了,甜蜜宫仅此四人就无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狼狈为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