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16章 神骑忠仆

作者:秋梦痕

南白华见他笑口常开,人虽长得难看,但滑稽得很有意思,心想:“这倒是个收获,有了他一切问题都能解决,在路上也不愁寂寞了!”

二人再走进大街,万里对各方语言懂得真多,不管遇着什么,他都能对答如流。

他不时指给主人说这是尼泊尔人,那是不丹人那是苗人,那是藏人。沿途口说指点,没有停憩,无论是风俗民情,出产名称,他都说得头头是道。

南白华有了他,确实高兴极了!

转了几条街万里风找到一家汉人住处,买了不少吃食,那是南白华几天来没有吃过的米饭,烧鸡,烤肉,油炸首鱼等等。

南白华一见首鱼不由大奇道:“万里风,首鱼独产雁荡山溪涧之中,怎么这里也有?”

“格格!主人,这条首鱼子花了两分银子才买到哩,这是楚河上游发源之地的珍奇出产,不是有几个铜子(山东人说铜钱为铜子。)的人休想买得起!”

南白华笑笑道:“老万,你那土味道少带点好不好,有时我真听不懂。”

“格格!主人,俺除非不说内地话,要说就是俺山东腔!”

南白华拿他没办法,相随走进后院,二人吃过饭,洗漱一番再上街闲逛。

南白华笑问道:“你在西藏多少年了?”

万里风大笑道:“俺不一定在西藏,全国无地不去,有时还到疆外异域走走,顺便捞两把油水又回来享受一年半载的,西藏俺是常来,须弥山每年春秋二祭必到,那是拜俺师傅的坟墓。”

“万里风,你有神偷神扒之技,那么一定发了财啦?”

“格格。主人,干俺这一行不是不准也懒得积蓄,吃喝玩光了伸手就有,那还要蓄什么?不过,俺是特别,最爱收集珠宝,那是存着玩,俺已存了不少啦。”

南白华笑笑道:“这就是发财啦,你刚才向我下手的企图是什么?”

万里风见问,期期艾艾的不好意思,半响才红着脸道:“主——人,您老身上有宝物,俺知道!”

南白华大异道:“你怎么知道呢?”

“咯咯。”万里风笑声似青蛙叫,开心的道:“俺这一行里分四等好手,特等好手能有敏感嗅觉,上等好手能观察辨形容,一等好手看行动凭触觉,二等以下只能确定有而不能分别物类之贵贱,俺师傅能推算,那是绝无仅有的超特圣手,讲实在的,今天俺是估计错误,没有料定您是位内功高深莫测的人物,想当年俺伸手摸漠龙那只‘解毒金蝉’时,他现在还不知是怎么丢的呢!”

南白华高竖拇指道:“里风,你能在漠龙身上扒去东西,那真了不得,唔,是什么‘解毒金蝉’呢?还在吗?”万里风听他只叫名字,突觉倍生亲切之感,继而见他夸讲有加,更是高兴,不自禁的大笑连声道:“主人,那玩意就在俺身上,您老要的话尽管拿去,嘻嘻,‘解毒金蝉’听说能解千毒,只要放在有之处一开盒子它就爬出一吸而净!”

说着往怀里摸索久之,拿出只精彩玲珑的碧玉小圆盒来,双手递过道:“主人,俺相信您老是不怕的,收下替别人解急救危,作作好事也不错,俺的东西都是您老的,玩意多得很,俺替您老保管。”

南白华知他是忠心话,深深的注视一眼,也不说话,接过摸弄一阵收下道:“里风,我替你济世助人,其德在你,希上苍保佑你。”

万里风感动的道:“主人,俺谢您老好话。”

二人转了几条街,南白华将自己身世经历一一相告,并且将与己有关人物姓名,和本身志愿及今后行动目标无所不说。

万里风越听越惊奇和敬爱,深庆自己投得明主。

万里风忽然轻声道:“主人,俺替您老将漠龙和雪煞的红豆弄回来,天慾老妖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她那甜蜜宫俺去了两次,不过,她身边俺不敢接近,那老妖妇的天慾香太厉害啦。”

南白华摇头道:“今后不许你自行冒险,到必要时我会让你出手的。”

“是!”万里风规矩的应着。

南白华倏问道:“甜蜜宫在那里,江湖上既无人知道,你是怎么晓得的?”

万里风格格大笑道:“俺是有隙必钻,越是稀奇古怪的地方,俺是非将它探出不可,甜蜜宫是在戈壁大沙漠中无人能知的地带,可说是有史以来牧民从未发现的绿洲,嗨,那地方妙极啦,风景好,奇花异草遍地,最妙的是宫里的玩意,谁见了都会着迷。”

南白华见他说得非常神秘,不禁问道:“里风,那你也被迷过罗?说说看。”

“不,俺天生不喜那些玩意!因此俺却无动于衷,那是男女搞板眼的总会场,内分四院,一宫是老妖自己住的地方,里面藏有美男子一百整数,有缺必补,禁止与外面交通;

第一院是‘恣情院’院主杨柳媚,外面搞去的青年男女,首先在恣情院里经过一宫挑选储备补缺,剩下的当然占绝大多数罗,这些剩下的立即参加慾情大会,新旧一致参加,男女一丝不挂,任情而为。

第二院为‘忘形院’,院主花月仙,这一院是自由胡搞。

第三院是‘死心院’,院主水柔情,诱去的男女到了此院真是死心塌地,无一愿回故乡。

第四是‘混成院’,院主空尼姑,凡是外出的分派责任都由她负责,在这里有两个总使者,一阴一阳,对外的指挥都归她(他)们统率。

另外尚有两个特别人物,那是两个老魔,一个当护法,一个管宝库,并且兼带训练武功。”

他说完又格格大笑道:“主人,那里面老的不要,丑的更不要,吃的好穿的好,因此无人向外面走漏消息,不过,甜蜜宫也有万一的预防,绿洲之外百里周围设有漠堡,都在沙堆里建秘密甬道,如蛛网相连,谁也休想侵入,沙漠坦荡,一目千里,发现非常容易;巷外出的人都有监视,控制有连诛法,一人有失连诛数人至数十人,因之无敢故犯。”

南白华沉吟一会问道:“你是如何进去的?”

万里风大笑道:“这一点除了主人你俺不告诉任何人;俺能在雪里钻不怕冷不怕闷气,也能在沙里钻不怕热也不怕窒息,这全是赤蛎帽的功用,甜蜜宫拿俺全无办法!”

南白华惊叹道:“这帽子真是一宝;还有,甜蜜宫既不要老的,那当然除了几个魔头在外罗,但其他的人老了怎么办,其次是生育问题呢,小孩一定不少吧?”

“格格!甜蜜宫没有感情可言,也没有道德可说,老了就往沙漠上一丢,只要一刻工夫就被秃鹰吃光啦,小孩嘛?格格,有个屁,他们都吃了一种禁生葯,永远也不能生育啦。”

南白华低头前行,似在计划些什么?

万里风忽然一触南白华轻声道:“主人,您老看,那化装藏女的两个大闺女就是甜蜜宫的。”

“噫!你怎么认出的?”

“嗨,她们的腰间挂了块小小的玉制男躶体像,不是深明内情的人无从知道,男人则挂女躶体像。”

南白华仔细一注目,确是不错,轻声道:“里风,我有你在身边获益不少,今后行道力方便多了,我们蹑随其后,看看有何企图?”

“主人,无须去探,他们除了勾引男人就是搜集金银珠宝,我们跟不胜跟,探不胜探,甜蜜宫的人太多啦,到处都能碰头的。”

南白华一想也是,要想除害,必须除本,稍一沉吟乃道:“里风,这是妖人,你可露一手神技给我见识见识。”

万里风大乐道:“主人,她们身上共有几颗珍珠,十来两金子,二十几两银子,俺是‘瓮中捉鳖,举手便得’!您老慢点走,让俺去摸她一把!”

南白华童心未退,大乐道:“好家伙,你把她身上数过啦,竟能分析得这样清楚,小心,别又失风了!”

万里风作个鬼脸,口里还哼着后藏民谣,很快的追蹑上去。

南白华紧睁大眼,突见万里风轻快的从二女身边似闪电般一掠而过,根本就没有看他是如何伸手的!

万里风一直往前行,不时还回头朝二女笑笑!

南白华从人丛中左右几闪,也跟了上去道:“里风,怎么样?”

万里风一打手势,转上另一条街道:“到手了,那是两个‘活’死人。”

南白华大笑道:“了不得,真是神乎其技,我根本没见你动手呀!”

“咯咯。”万里风也大声笑道:“主人,俺还是特别放慢动作啊!”

南白华确实佩服不已!二人回到宿处,万里风从怀里摸出两个小锁口袋道:“主人,这是双份!”

南白华一怔,惊诧道:“同时扒了两个人!?”

万里风一面点头一面倒出猎获物。

南白华估计一番确实与他预计相符,暗道:“江湖多奇士,当真一点不错!这家伙谁能看出有这手绝活?”

万里风笑道:“那两个妖妇吃饭时一定要丢人现眼,咯咯……”

笑着收回金银,张口大喊道:“掌柜的!”

前面房东闻声走进道:“万老哥是你叫我吗?”

万里风手握珍珠道:“掌柜的,你也是内地流落在此的人,上有年迈双亲,这是几颗珍珠,估计能换个三百两银子,特别赏给你,在边疆非长久安身立命之地,你就收拾收拾回故乡罢。”

房东惊喜交集,感激涕零!哽咽着接过道:“公子大德,小人没世不忘,我这房子是花钱租的,没有什么可收拾的,过几天小人就奉事父母起程,免得老人家埋骨异乡。”

说着就要叩头,南白华伸手拦道:“老板,别多礼,这是我家人的主意,我真没想到这一点,你谢谢他罢。”

万里风一把将房东拉出道:“谢啥,俺可不敢当,掌柜的,快回前面去,俺公子要睡觉了。”

房东道谢去后,南白华赞道:“里风,你这手作得好,今后继续留心,不管贫病疾苦中老弱孤独都得周济,你的存余就作这些用途罢。”

“是,俺记下啦,公子请休息,俺出去啦。”说完退出房门,将门带上。

南白华凭空得个忠仆,喜得一夜睡不着觉!

天未四更,南白华刚刚瞌上眼睛,忽听门外床上的万里风嘀咕道:“公子睡了,俺还是到外面看看,那两个妖人被我掏空腰包,今夜一定要‘上线开扒’的,可不能偷了好人家的。”

南白华暗笑道:“这小子大概没有疲倦,这样早就醒来想问题!我也暗地跟去玩玩!”

他自己睡不了还说别人。

一阵轻微的响动后,南白华知道万里风已上屋顶,便也开窗跳了出去!随手掩上,就势翻至屋顶,好快!他看到万里风的身影只有一个黑点,暗道:“这家伙轻功如此高强,不知内功技击如何?将来倒要好好的教他一番。”

心里想着问题,人也提劲急赶,他的轻功早已高深无比,不料在这时竟要提高至七成才能赶上,心目中自是又惊又奇!

追着追着,不由一怔,暗骂道:“这家伙大概晕了头吧?巡风怎的走直线?”

原来他看到万里风根本未曾转过弯!

二人如疾电似的连续追了一个多时辰!天都快亮了,前面的万里风还是没有停止的迹象。

南白华暗道:“反正没有留东西在房里,走吧,非追你个彻底不可,我倒要看你在搞什么鬼?”

前面不远,一望便知是日喀则首府的郊外了,万里风到达这里突然来个九十度的大转弯!

这一下差点害得南白华露出马脚!幸喜他功力已臻超然之境,急忙在走势里俯身贴着屋面,犹如一片树叶似的滑出十余丈远,顺势左手一划,也就转弯再追。

这动作如若被武林人看在眼里,不惊呆才怪哩,那简直和鸟在空中飞翔全无什么差别!

他又追了一程,眼见万里风顺着雅鲁藏布江如飞而上,心想:“这家伙一定在还未出房之际就发现了什么古怪!否则不会这样死命紧奔!”

他一想通心里的疑团,也就更要一看究竟。

曙光渐现,江岸雾起,大地一片模糊,前面不远,好似有条小岔河,南白华在浓雾里怕失去万里风的踪迹,便再加一成力赶个首尾相连。

南白华心想:“有河阻路,你一定又顺着小河走了吧?我就先赶到前面去看看到底有啥玩意。”

想着猛吸一口丹田真气,身体忽然拔高二十余丈,双足一蹬两手朝后“呼”的拍出,一股巨大的气流冲起,浓雾形一个甬道,他的身体已不翼而飞!

万里风突闻背后有破空嘶嘶之声,不由吓得一哆嗦,但回头一看又没有东西,禁不住嘀咕道:“活见鬼!难道它还走在后面。”

心中只管嘀咕,他双腿可没有停止,谁知他到达河边竟往水里就钻,顷刻又在对岸出现了!

“什么人?”

突然一声厉喝起自前面!可能是被他步履声惊动的。

万里风闻声一震,一听对方竟是汉人,灵机一动笑道:“俺是山东人。”

“混蛋!格老子谁问你的籍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神骑忠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