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17章 鬼狼谷血染神剑

作者:秋梦痕

吃食之际,四海苍虬提议明日还是分道而行,最好是两人一组,一方面追踪老妖和雪煞,漠龙,附带也就能找到两个小孩子,众人都赞成他的办法。

长生隐士提出警告道:“找红豆重点在如何才能查出‘子’字豆的得处,而并非马上就夺取红豆到手了事,千万别走露风声和打草惊蛇,这次的行动不在打斗而是探查。”

众人一致点头;南白华将自己曾遇到黄鹤等人说出,以免长辈们担心;食后各自练功不提。

万里风一人无事,他也不坐地练功,见众人食后都盘膝打坐,自己则悄悄的溜出洞外,在沿湖转了一圈后忽然想起火龙一去毫无声息,暗忖道:“老朋友跑到那去啦?”

低头想着,脚下行着,不知不觉的翻上了悬岩峭壁。

这四周的地形,他比谁都熟悉,因是信步走去,顿饭之时已翻了数座高峰!

他心无所虞,脚力又健又快,只在意识里想找他的老朋友(火龙神驹)!翻了一山又一山,他也没注意到那是雪峰,那是深林秘谷,不断的续向前走……

湖上的西北风不停地怒嚎着,而湖里却温暖如春,上下之隔仅数百丈距离,气候却有天渊之别。

……

五老两少,数度练功返璞之后,天已大明!

南白华倏然发现万里风没有在洞中,暗道:“不好!他可能去找火龙去了。”

继之众人都醒,长生隐士见南白华面现焦急之色,乃问道:“孩子你昨晚练功几次?是不是小偷儿出事啦?”

南白华恭声答道:“华儿练了九次。”

微微一顿又道:“万里风不知到那里去了,每次还元都没见他,一定是找火龙去了,但也不至于一夜不归呀,长生伯伯,你们各位在这里等等,我去看看。”

四海苍虬接道:“我们也不需要等了,你先走罢,反正要分组搜索的。”

南白华沉吟一会道:“也好,各位老人家和蒋大哥如在须弥山没有找出线索时,大家就在戈壁沙漠相会,恕小子先走了。”

南白华去后,长生隐士喜形于色道:“南白华的内功真是一日千里!老苍虬,你昨夜还元几次?”

四海苍虬大笑道:“老穷酸,我们差不多,起码比他少四次!”

蒋超然叹口气道:“各位前辈,听南兄弟口气,似乎还有一点保留,根本就不止九次!”

徐涛性急,抢着问道:“蒋老弟的意思是……”

他自知问得鲁莽一点,没有接下去了。

蒋超然道:“晚辈是有心人,昨晚存心要看南兄弟的内功深浅!谁知他练功非常古怪,三、六、九三段里练得特别长久,每次都有双倍的时间,现在我才明白,原来他足足练了十二次之多!害得晚辈连想带看一夜都没练功呢。”

五老闻言哈哈大笑,长生隐士道:“白华真顽皮,大小事情他都要搞点名堂。”

四海苍虬欢然道:“据蒋兄弟说来,白华的内功已达到十二循环之境了!内功到此已是‘天地人’凝为一元,那根本就无须坐练啦,无论动静都能生生不息,那还练什么,昨晚不过是陪我们作作样子罢了,嗨!”

众人无一不是正宗武学高手,被其一言点破,齐皆豁然贯通!是以都惊叹不已。

长生隐士起立道:“我们也该分批出发了。”

众人略事分配,出洞各奔一方。

且说南白华翻上山峰之后,茫然无措,东南西北不知从那个方向去找,静立了望许久,也就信步前踪,意在走到那算到那,两个时辰之后,忽然立定暗道:“我真糊涂,火龙难道没有留下蹄印么?”

想着低头绕道寻觅,仔细搜索。

于是改直行为乱找,如此一来,时间便越耽越久了,然而无论他怎样找也找不出半点形迹!

举目四望,这时连拉母租海的回程都不知在那个位置了。

心中一急,顿时想出个办法来,忖道:“我不如长啸一声,只要万里风和火龙神驹谁听到也会找来的。”

想着就待张口长啸……突然又暗叫一声:“不可!”

跟着面色顿现骇容道:“我怎么越来越糊涂了!险些要闯出大祸啦,须弥山雪峰林立,冰岩险道处处皆是,长生伯伯等如果刚好行至其下,我这一啸,岂不是岩崩峰倒,他们要不被冰雪活埋了才怪,嗨!幸喜见机得快,否则真不堪设想!”

自我嘀咕一阵,他又只得翻峰越岭的胡找一通。

渐渐的山势节节上拔,一峰比一峰高耸,奇险的冰岩层出无穷,俯首森林连野,尽是原始莽丛,时遇幽谷无底,深度不知多少!黑暗得怕人;举头则冰峰接天,多半直耸入云,疑天地已无界限之分。

南白华处身峰腰,自叹渺小得微不足道!

沿途猛兽之多,凡是林谷间触目皆有,弱肉强食,追逐时见。

突然,南白华听到无数狼啸之声远远传来!不禁暗道:“这狼群不少,否则不致如此喧闹!难道有人被其围住不成?”

伫立倾听良久,乃循声找去!

狼群声越来越大,轰轰然如千军万马奔腾,南白华似有经验,不禁暗叫道:“不好,这群狼数目多得惊人!”

俗话说!狼怕成群虎怕逼,狼如成了群,就是狮虎之类的猛兽也要逃避其势,南白华走着猜着,突然思路转到长生隐士等六人身上去,不禁骇得猛往前冲,再也无暇顾及前途有何危险,逢岩翻石,遇峰登峰,一意迳往狼声出处拚命冲去!

突然,前面一条影子如箭射来!

南白华一眼看清是谁,猛势刹住冲力,大叫道:“里风,你到那里去了?害得我到处寻找。”

射来的人影就是雪狐万里风,闻声立住,气喘嘘嘘的叫道:“主……人……主……人……不……好了,俺今晨去找火龙没找着,回程走经‘鬼狼谷’时,在悬壁上看到谷里群狼蜂拥地围住四个人,有两个是雪煞,漠龙,另两个是金天乐老侠和蒋大侠,他们……”

南白华急急插问道:“他们怎么样了?我是问金老侠和蒋大侠,快说!”

万里风呼吸稍平,接道:“鬼狼谷只百丈,四壁斗立,狼群自古以来号称无数,因之才有‘鬼狼谷’之称,那两魔就算是天神下降也无法冲出狼群,那能有不怕之理;不过,谷中有三棵大古树,两棵高达三十丈,一棵现已枯死,仅存三丈余高的秃干,金老侠和蒋大侠就是在那枯干上躲避,但因狼也能踪起三四丈高,他们现已拚得筋疲力尽,俺看势垂危,这才特地来找您的。”

南白华大惊失色,一把拉住飞踪而起道:“他们为什么不躲到那高大未死的树上去?”

万里风忿然道:“我也这样想呀,后来问知金老侠说,他们本来是向那两棵高树去躲的,在紧急时两个老魔硬将他们迫了下去,因之不得已才躲到危险的秃干上去啊。”

南白华闻言恨怒已极,大骂道:“我不将他们照样赶下树去誓不为人!”

“哎呀!主人,你千万别下去,那谷四壁高达百丈,形如方斗,出进只有一条隧道,唯有午时日正当中之际,群狼入穴休息才能有隙出进,现群狼发动,就是明日中午也无机可逃!”

南白华边踪边听,沉思解危之策,俄而问道:“你知不知两老魔为啥也陷入其中?难道他们生长边疆,连边疆地区有这样一个厉害之地都不知道吗?”

万里风斗然一,大讶道:“对呀,须弥山‘神’、‘鬼’、‘邪’、‘饿’四大狼谷,边疆武林只要是成名人物都可能知道呀!那……这两个老魔干啥冒险呀?”

南白华见他不知,也就懒得再问,加足十成功力如飞前踪!

万里风叫道:“主人,前面那四方大口就是了,你听,狼声就在那里轰轰的发出,我们一到壁上就能一目了然。”

南白华携着他大喝一声,猛势冲上悬壁边沿立住!放下万里风俯首注目……触眼之下,不由全身发麻!

只见谷两百丈周围之内,尽是蠕蠕而动之物,形成蚂蚁窠一样!黄麻灰青之物,翻翻滚滚,似潮水般涌挤其中。

两活一枯三颗大树睨立中央,距离间隔,各有五六丈,成三角形独长分立,其他草木皆无,一股股腥秽之气,蒸蒸上腾,闻之使人作呕,恶心极了。

只见两个老魔各踞一树之上,正在目注金天乐和蒋超然拚挡狼群飞扑,不时还发出幸灾乐祸的大笑声!而金天乐两人则手势迟缓,看来已无力支持!

南白华看得怒火大炽,心骇之极,回头叫道:“里风在此不要离远,就近准备食水烤肉待用。”

说完引吭长啸!抖出双龙金剑,猛力往谷心飞扑而下,去势又急又猛,自十丈高的斗壁上拚命下冲!

啸声发出,惊动谷底四人,金天乐和蒋超然闻声知是南白华来援,喜得精神陟长,防守之势突然加强数倍!

两魔举目见是南白华从天而降,不由又惊又惧!

雪煞见他有如一片树叶航飘飘落地,立即展开剑势扫荡!不禁嗤然冷笑地大声道:“小子,你能杀得完鬼谷之狼那才是英雄!告诉你,眼前能看得见的起码有五万只,这不过是狼谷的先锋而已,穴里未出来的还多着呢,我看你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南白华听如不闻,双剑旋绕,金芒大盛,剑柄上三颗奇珠——升空,射芒,化形一齐发生作用,被他内劲推动,身体悬空,但见芒尾四射,却无形影声势骇人!

这一奇迹,不惟震骇了两个老魔头,看呆了金天乐和蒋超然,然也惊喜了南白华自己;知道已身内功日形精进。

狼性残忍,这时前扑者分身裂,而后继者则食其同类,血腥一盛,扑势更厉,势成永无休止之态。

南白华在顿饭之时杀死何止数百,然而前仆后继,势成狼海,大有杀不胜之势,心忖:“这可不是办法,如此下去,势将筋疲力竭终归倒毙不可,不如先将金伯伯和蒋大哥找一安全之地休息方好。”

沉思中倏然想到:“两个老魔前曾将金伯伯等赶下大树,我也来个以牙还牙,夺取一树以作二人休息之所!”

想着一直杀向雪煞所踞之树。

雪煞见金光滚滚而来,不由大震,故作镇静问道:“小子,狼群还多哩,干吗就想停止啦?”

南白华飘上树顶,俯首冷声道:“想休息一会,特来找人换班!”

“换班?”

南白华见他面现茫然之色,又冷声道:“不错,现在是同舟共济,我杀了数百只狼,实是有点累,你和漠龙也得下去干活了!”

雪煞情知不妙,伸掌就待拒敌……

南白华沉叱道:“雪老魔,我劝你还是别动的好!”

“嘿嘿,小子,你是存心夺我老人家这颗大树来的?”

南白华冷笑道:“一点不错,这颗树本来就是我金伯伯所有,现在要把它收回了。”

雪煞作势劈树道:“小子,你敢夺树我就将它毁去,大家都不要!”

南白华纵声大笑道:“这主意最好,谷中两活一枯,三树同时毁掉更妙!”

漠龙旁观者清,大叫道:“雷兄别上当,三树齐毁,你我如何安身?他可凭仗奇剑护住姓金的两人而有余,我们则非被狼群累死不可!”

雪煞闻言大惊,呆呆不语。

南白华再度大笑道:“漠老鬼够精露,居然看出情势了,雪老鬼真笨,怎么样?毁让任择其一,我可不耐烦了。”漠龙又大叫道:“雪兄快到这边来,那小子是想将你那颗树救其亲人,现在不是人与人战的时候,待脱离狼谷再找他算账。”

雪煞沉吟一会,见情势非此莫属,乃恨声道:“小鬼,老夫将来要你好看就是。”

说完飞扑下树,闯入狼群,一阵拳掌交加,直向漠龙那树冲去!

南白华见机不可失,同样飞身下树,冲开一条血路,杀至枯树下叫道:“金伯伯快和蒋大哥下来。”

金天乐和蒋超然那能要他叫唤,双双跳下,守住一角。

南白华反身又往回杀,护住金天乐和蒋超然登上大树,道:“金伯伯,你老和蒋哥为啥闯到这里来了?”

金天乐气嘘嘘的道:“白华,伯伯等是听到那两个老魔在这谷内的谈话之声才进来的,那时这谷内并无一只狼踪,谁知有此危险?”

南白华沉吟道:“那时可能正是午时。”说着便将狼谷情形说出道:“这狼谷只有一条出路,伯伯和蒋大哥定由那狼洞误闯进来的。”

蒋超然点头接道:“一点不错,我们进来时,发现那个老魔正在谷中找寻什么似的,当时就退出,谁知为时已晚,狼群从四面八方如潮涌至。”

沉吟微倾又道:“白华老弟,我们虽得此树暂避,但却终非长久之计,此谷连水都没有一滴该当如何是好?”

南白华知二人渴慾思饮,笑道:“饮食倒不成问题,我已先有准备,蒋大哥请和金伯伯紧守此树,如见雪煞与漠龙有何企图请即唤我。”

说完一振手中双剑,猛运内劲飘身离树!

金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鬼狼谷血染神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