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18章 狼王丹

作者:秋梦痕

金天乐目送万里风伴着火龙神驹走下坡,即慨然叹道:“蒋老弟,此马真称得起空前神驹,自古良驹虽有,但从未有此马之奇,观其毛色、形态、避刀、避力,凡此已绝古所无!”

蒋超然也有同感,叹道:“前辈所论极是,就以令媛刚才说火龙能于‘玉拉山口’起,一夜之间疾驰二千里,如此惊人的脚程就闻所未闻。”

金露蓉正在洞内选水果,闻言娇笑道:“蒋大哥,我昨夜差点被风给刮走啦,火龙跑得比飞还快,正就因此我只得紧伏在它背上不敢竖起来,连动都不敢动啊!”

金天乐微笑正想骂她二句,但眼角又看见万里风急急翻上坡来,表情似乎非常紧张,立即改口问道:“里风什么事?”

万里风郑重的道:“老人家,俺看到天慾老妖走进鬼狼谷去了,在她刚进洞之际,俺又发现南北二霸也到了,率领什啥又紧张的退隐无……哎!快看,天慾老妖到达那颗大树下了。”

金天乐点头道:“她已环谷走了一圈了,真怪,这时狼群没有一只走出来?惟听轰轰之声,难道这山腹里全是空的不成?”

蒋超然揣测道:“很可能,虽然全是空的,难免有少数狼穴不能通达,不知白华弟现在怎样了?”

金露蓉大急道:“那怎么办,白哥哥既要防人又要斗狼,那太危险啦,爹,我也进去好吗?”

金乐天严道:“蓉儿别来,你白哥哥现在功力高深莫测,且能隐形藏身,相信不致遇险,你一去可就使他绊腿了。”

金露蓉惊愕地道:“爹,白哥哥能隐形?”

蒋超然大笑代答道:“你忘了白哥哥那双龙剑上的三颗奇珠吗?”

金露蓉一想大喜道:“老古董所说的化形珠生效啦!”蒋超然正待点头,倏然一阵嘻嘻的笑声起自坡下道:“蓉儿,你才知道呀,南小子自己不明白,其实他早就能运用化形珠了,嘻嘻,我老人家送他那把剑不坏吧?”

众人回头注目,只见古今谈姗姗由坡下踱来。

金天乐迎上道:“古老也来了,不知南北二老亦到否?”

古今谈摇头叹气道:“别问了,害得我找到现在没见影子,原先认为他们又起三探鬼狼谷之意,既然你们没见到,那可就出我意料之外啦。”

金露蓉反应最敏!闻言讶然道:“老古董,什么叫‘三探’呀?难道从前他们探过两次啦?”

古今谈一指谷底天慾圣母道:“第一、二次都有她在场,那是百年前的事,其中有我,也有南北二老鬼,还有左见理死鬼,那死鬼当年和谷底下那狠心妇打情骂俏搞得火热,唉!谁知道这次在八卦洞里反死于妖妇之手。”蒋超然接着问道:“这事你老一定很清楚,晚辈从未听家严说过;能否指教一二?”

古今谈两眼注视谷底,口中轻声道:“各位注意,那老妖妇已往吃了两次苦头,这时还犹豫不敢进去哩。”

沉吟又道:“蒋哥儿要问详情不难,不过此时不便细述,大致说来,须弥山分四大狼谷,神狼谷无人知道其真正地址何在,千年来没有人找到;这鬼狼谷则甚稀奇,只要是上了年纪的武林人物都知道,山腹中有狼穴十八层,上八层就是现在能看得出的那些洞口,下十层在谷底之下,狼王深藏最低的一层,不遇大祸轻易不得一现,它亲自守住历代狼王丹。”

金露蓉见他一停,不高兴道:“说下去呀,难道这就完啦?”

古今谈摇手道:“吁,别大声,老妖妇行到我们壁下了。”

金露蓉伸头下望,见老妖妇低头徘徊,不禁轻声道:“老古董,她当年吃了什么苦头呀?真的不敢进洞哩。”

古今谈笑而无声,耸耸肩道:“那狐狸精当年差点被狼精活吞啦,这时自然不敢冒险罗,当年探取狼王丹时,只有北神老鬼凭功力打进下五层狼穴,还有五层始终无力冲下去,因狼穴的抵抗力,一层比一层强,越到下面,狼的精华越多,都是百十年以上的老狼,谷中所见的都是些新生不久的,大不了是十年八年的小狼。”

万里风见他不注意自己,嘻嘻笑道:“师叔,你老还认得俺‘地老鼠’吧?”

古今谈闻言大惊,吓声道:“你……你是二十年前偷我一笼八哥的地老鼠?”

万里风大乐道:“那还能错得了,你借去俺师傅的‘神火鼠’有借无还,现在大概繁殖了不少吧?”

古今谈无声叹口气道:“小玩意,你别放刁,你师傅自信不久将要坐化,叫我将他最珍贵的神火鼠好好培殖运用,那里是有借无还,我老人家本来就有两只母的,这些年所以能控制天下武林,全靠它们偷取把柄,威胁其行动,只有十四年前那次偷取漠龙的东西未得手外,但也烧掉他一个洞府。”

万里风笑道:“现在可以用来烧狼穴了不过,要等俺主人出来才准动手。”

古今谈闻言摇头道:“这不管用,神火鼠最怕腥秽之气。”

微微一顿倏现讶异之色问道:“小玩意,你刚才说主人?谁是你主人?难道你也有服人的时候?”

万里风郑重的道:“你的双龙神剑都肯奉送,这个人就能作俺的主人,何况还有俺先师遗命,怎么你瞧不起吗?”

古今谈双手乱摇道:“小玩意,别向我老人家瞪眼,原来你是找到真主了,得了,算你有眼光,不过,倘若是别人的话……嘿嘿,我老人家可要拿出作师叔的权威了。”

金天乐见一老一小,时而嘻笑,时而瞪眼,忍不住笑接道:“狼穴既然这么危险,狼王丹不取也罢,白华就应该出来了,天慾老妖此来,可能又要增加一份麻烦。”

古今谈一怔道:“里面除了南小子外,难道还有……”

金露蓉抢着骂道:“死老古董,讲了这么久你还没有搞清楚,里面还有漠龙和雪煞呀。”

古今谈被骂得只眨眼睛,嘻嘻笑道:“蓉儿,别急,有魔头在里面不妨事,相反还有利呢,畜牲虽分不出好人和坏人,最低可分去南小子的一份负担,最好连老妖妇都进去才妙,里面四通八达,进去百二八十的可能还会不着面哩。”

他说到这里,突然背后衣服似被人抓着一样,不禁暗暗心惊,心忖:“这是谁?不好,他威胁我背后‘秉风’穴了!嗨!这几个家伙只知看谷底,这下我遭到偷袭了。”

忖思到这里,头上已冒出汗味来了!

怪!他不敢回头,背后也无异动!

古今谈受不了这沉闷的威胁,几次想盲目向后发掌,然而他背后“秉风”穴实乃人身死穴之一,假如他一反抗,很可能敌人就会立下手?

于是他又忍住不敢动了,不得已惶恐的开口道:“阁下是那路朋友,区区不知在何时何地有所得罪尊驾之处?尚请明言,像这样偷袭未免不见高明。”

金天乐、金露蓉、蒋超然、万里风四人,正在聚精会神的注视天慾圣母行动,倏然间听到古老儿那颤抖而沉重的声音时,都在心里大大震撼一下,因之回头惊望。

古今谈目睹四人回了头,而背后并无什么动静,不觉暗暗轻松一点,心想:“这家伙可能自恃功力深厚,定未将众人放在眼里,是以尚能沉着应变!”

谁知!他心里一闪的忖思未竟,而眼睛却发现金天乐容色有异,那是在惊讶中含有忍笑的形态在内!

古今谈见四人一言不发,心中确实气恼,暗道:“好家伙,大概我后面这家伙你们都认识,无疑不是敌人,相反是那一个小子在找我老人家的开心。”

他威胁一去,气可就大了,沉声骂道:“这是那个小子,要开玩笑也该看看地点呀,这是在什么情况之下?还不放手怎的?硬要挨骂不成?”

金露蓉忍无可忍,噗嗤一声娇笑道:“老古董,怎说错啦,应该说‘还不放口’哟!咭咭!”

古今谈闻言莫明其妙!手指金天乐骂道:“老小子,你倒会看热闹,拿我老人家耍哈哈!快说!我‘秉风’穴被他按得实在受不了,他是谁?我可要发脾气啦!”

金天乐张口就想笑,但又怕惊动天慾圣母,半晌才道:“老人家,我可不敢惹它,你老刚才一定说错什么话了,幸好它还没动口咬你哩!”

说完向古老头背后摇摇手道:“火龙,算了罢,这老人家是你主人的忘年之交,快松口!你撞着古老的大穴了,那是很险要之处啊。”

古今谈不知还可,一闻火龙两字,吓得比撞上对头还害怕,颤声道:“火龙,是须弥山的火龙神驹?天哪!”

万里风和蒋超然见他真的大冒冷汗起来,心中倒觉不忍,然而也非常惊讶。

金露蓉可不管他这些,咭咭笑道:“老古董,你刚才说过什么来着?我想起啦,你说畜牲分不出好人和坏人,当然那袭手段,是说狼罗,但讲得未免太笼统啦。”

一语点明,众人都知是什么一回事了!

古今谈一想,不由张口结舌,啼笑皆非!

金露蓉走进火龙道:“红马,放了他罢,下次再说时莫饶就是。”

火龙低吼一声,将头一摆,硬将古老儿扯得离了原位方始松口!并且还不断的蹬蹬啼示威!

古今谈似乎真的非常畏惧它,他不惟不生气,相反地还拱拱手道:“火龙,我们又见面了,去年承情解危,老朽铭谢不忘,刚才言语不慎,尚祈多多原谅,恭喜你已找到明主了!”

火龙似乎气尚未消,扭转身体一纵入林。

四人睹情,不禁齐声轻笑不已!

金露蓉咭咭两声道:“老古董,这个钉子可不小,原来你还被它救过呀,说说看,那一定很有趣啊!”

古今谈摇头道:“撞钉子是应该,谁叫我老人家口不慎言,唉!今天得罪它我很难过,从今再不乱开口了,蓉儿,去年那场危险真够凶的……”

金露蓉娇嗔道:“凶什么?说又不说,讲一句留半句的,真讨厌!”

古今谈望望这又看看那才接道:“老妖妇看样子要走了,别大声,我虽不怕她,你可要留心点。”

接着叹口气道:“蓉儿,我老人家问你,假使一个人遇到了对头时,走不了逃不掉,打又打不赢怎么办?”

“咭!那就等着受罪和坐以待毙啦!”金露蓉见他问得全无难处,也就给他答得简便。

古今谈点头道:“对,全无第二条路可走,这也叫做无一线希望,人到无生命之望时,其心情的颓败和痛苦,那真是悲哀极了!去年我在帕米尔高原上就遇着件这样的事情,那是数百个人凶猛无比的野人,硬将我围在一个全无退路的小山谷中,存心想活活将我生吃,经过三个日夜的战斗,唉!我已筋疲力倦,可说是眼睁睁的只等那批野人张口了,谁知正在危机一发之时,火龙神驹竟突然出现了!嗨!你说怎么着?那些野人一见火龙现身时,竟吓得惊嚎而逃,状似见了天神下降!我在绝望中获得生命,你说,我怎能不感激它救命之恩呢。”

众人闻言,才知他对火龙的愧疚之因,金露蓉正经的点头道:“这就难怪了,刚才火龙可能还认识你,否则它不会仅仅只咬你的衣服啦!”

古今谈默然不语。

金天乐解野道:“古老是一时不慎,并非有意,我想也不必难过,火龙既通人性,谅亦明白这点。”

万里风也知道湖海之士最重恩怨,今见古老头面上愧色不改,劝道:“师叔,火龙的个性俺最清楚,他不会见怪的。”

古今谈摇头道:“这不是怪不怪的问题,而是我没将它的恩惠铭证于心,大丈夫愧对于人尤可解释和报答,假若愧对于物则其心最卑,火龙能通人性,我心稍安,设若是一懵然他物,这就内咎莫名了,所谓‘磊落光明,无欺于心’,君子与小人之分就在这里。”

众人都是正大光明之人,闻言惕然于心,莫不敬其言论可铭。

古今谈索然的立起身来,缓缓走往一边。

金天乐似是有什么特别发现,沉吟一会叫道:“古老,你有何不对吗?”

古今谈停步凝听听,倏然扭转身来道:“不错,鬼狼谷全无狼嚎之声了,咦!天慾老妖也不见了,不好,十八层狼穴可能起了大变化!”

众人立起大惊,莫不紧注谷。

适时突见由不同的狼洞之内,如飞闪出两个人来,在朝阳照射之下,都认出就是漠龙和雪煞。

只见两魔出洞未停,急急如风的朝隧道纵去,瞬息即失去身影。

接着……古今谈轻叫道:“快看,天慾老妖妇追去了,原来她也进了狼穴。”

俄顷之间,三魔去得无影无踪,金露蓉斗然尖叫道:“不好,我白哥哥怎的没出来?”

一言提醒众人,齐觉心里一颤!

金露蓉和万里风同声悲叫,如风就要朝谷底扑去……

金天乐和古今谈反应适时,齐伸双手,各抱一人,死死搂住不放!

金露蓉放声大哭道:“我白哥哥……我的白哥哥遇险啦。”

万里风紧咬牙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狼王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