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19章 高空战

作者:秋梦痕

金露蓉不管火龙愿不愿意,翻身骑到它背上大叫道:“白哥哥,我们和里风比赛跑路好不好?”

万里风谈到赛跑最高兴,气也没有了,接道:“俺赞成,主人,俺和您老走前面,大个子可不太讲客气,俺今天非要将它比输不可。”

南白华笑笑点头道:“里风跑前面,我走最后,今天走到天黑为止,到那里算那里,相信马奇突也是朝正西一面去的,我们如没有看见他时,干脆就在前途等着。”

万里风早已蓄势在等着了,待南白华说话落音,大答一声俺知道啦就如飞前冲!

金露蓉正待推马起步,岂知火龙已长嘶一声随着万里风前冲之势拼命追赶不放啦。

南白华一见哈哈大笑道:“里风,别走错方向啦。”

远远传来万里风的声答道:“俺知道。”

今露蓉这时可真高兴,她坐在火龙背上较坐在椅上还稳当,竟连一点摇晃都没有,真是又快又稳!她望望前面的万里风又回头看看南白华,乐极了!

万里风飞毛腿确实高强,只见他根本就不是在跑,简直如流星似的!一个劲在飞曳前进!

火龙这次似乎有意让他的,只紧紧追着不放,但也并不加劲超前。

惟有南白华,他等于被火龙拉着走似的,轻飘飘的似根本没有用劲,金露蓉看在眼里暗忖道:“白哥哥的功力越来越神奇了!待我问问看,这是什么轻功?”

她想着就问,笑笑道:“白哥哥,你用的是什么轻功啊?”

南白华轻声一笑答道:“马夫功!”

金露蓉闻言一怔道:“什么叫‘马虎’功啊,我不懂嘛?是不马马虎虎不在乎呢?”

南白华一听她会错了意思,不禁哈哈大笑道:“规规矩矩的作马夫,怎能在你面前马虎呢?”

“格格,你坏死了,原来是说马夫功,不来了,快说真话嘛!”

南白华笑道:“宝贝,内功到了火候时,可以随心所慾啦,它可以御气升空,也可以御气逆进顺进,我现在用的是‘借’字法。”

金露蓉似懂的道:“先说借气法吧,如何借的?”

南白华详细解释道:“火龙冲力很大,空气被其冲起一股气流前进,跟在后面的人——比方我吧,因能将自己的内功提起,使身体的重量减到如一片树叶般轻,于是那股气流就可将我带着前进,也就是说,我能借那气流而前进了,现在懂了吧?”

金露蓉闻言娇笑道:“难怪哟,我感觉你被马儿扯着走似的,原来还有这个妙用啊,咭咭,可惜我不能,否则让你骑火龙,我可更轻松啦。”南白华道:“蓉儿别急,你对这门功夫也快了。”

金露蓉点点头,一看前面倏然叫道:“白哥哥,里风在摇手了,他一定发现什么啦。”

她说话虽轻,但火龙却停止前进了,南白华暗道:“这宝马倒比人还灵敏。”

想着走过火龙,正逢万里风已撤身回转,问道:“什么事?”

万里风呼吸未停,答道:“前面有两个老道,背上都背着有负伤的,就在山峰下,好像还在治伤呢!”

南白华闻言大惊,急道:“我们快去,可能是自己人!”

金露蓉不等南白华说完,立即一马当先,如飞冲往前去。

南白华带领万里风在后紧紧跟随,三人一马,瞬息赶到山下。

万里风朝前面指道:“主人,就在那山沟里。”

南白华猛提一口气,“呼”的一声越树而过,快得真是无法形容!金露蓉一见暗叫道:“这大概是御气之法了,嘻,我将来非学不可。”

南白华一到山沟就认出是昆仑派长老“五丁掌”王潜,天山派长老“摩天手”吴镇远和武当派的卫真人;地上躺的是衡山派“火龙刀”黄庆先,峨嵋派长老“长虹剑”顾云鹏,另外一人不识是谁。

五丁掌首先发现南白华赶到,不禁喜出望外道:“南兄弟!是你来了!谢天谢地,他们有救了。”

摩天手和卫真人闻声抬头,齐声惊喜道:“来得好来得好,快请想个办法。”

南白华拱拱手,近前向三个伤者仔细检视一番,惊讶的道:“这是中了毒的现象,时间有多久了?”

卫真人一闻中,面色大变道:“贫道三人并未亲眼得见,远远听得几声阴笑,赶到时敌人业已去远。”

五丁掌王潜接道:“我们什么也没发现,赶到时只见三人已躺在地上不动,但始终查不出伤势,那声阴笑似是雪煞的声音。”

南白华顺手在身上摸出“解金蝉”道:“这就对了,三人中了雪煞的金蛇之毒,幸好在下近来得了这东西。”

说着揭开盒盖,放出一只金色蝉虫,只见那蝉虫一闻有气之时,立即飞往黄庆先手掌之上伏着不动,稍顷,连续换了三人,接着又飞回南白华手中玉盒之内。

这时金露蓉和万里风适时转到山沟,万里风远远看出南白华在治伤,大叫道:“主人怎么样了?”

南白华摇摇头道:“是中了毒,还没醒转过来。”

万里风上前细察一会儿道:“尽了,可能中的时间过长,不要紧,等会就会醒的,啊,可能是雪老魔金蛇之毒,不然要不了这么久。”

南白华收好玉盒,伸手在每个负伤的背上按了一下,起立道:“只要没有就不妨事了。”

他按过未几,三个负伤之人在俄顷之间都醒转过来,睁眼见了面前众人,真如大梦初醒,莫不显出茫然讶异之情。

众人一看无事,无不欢欣微笑,卫真人大骂道:“黄老儿,你和顾老儿还不快爬起来,好意思吗,嗨!艾老儿还擦眼睛哩。”

他那玩世不恭的老毛病又发作了,只引得众人齐声发笑,黄庆先回忆前情,知道是被救脱险的,道:“老杂毛,谅你还没有治金蛇的能力,此番定是南贤侄将我们救出鬼门关的吧?”

南白华拱手道:“一些小微劳,前辈不必挂齿,那位前辈是?。”

姓艾的立起接道:“老朽艾兆先与王潜师弟同属昆仑,多蒙拯救,老朽感谢之至。”

南白华拱手道:“那儿话,前辈何必见外。”

王潜接口道:“师兄,南老弟都是自己人,我们无须客套。”

南白华一指金露蓉和万里风,道:“这两人前辈恐怕还不识吧?”

卫真人抢着道:“金妞儿大家在暗中都见过,她是金天乐的三妞妞,这个嘛?恐只有俺老道识货。”

万里风闻言,似忘了避忌南白华,瞪眼大叫道:“杂毛老道,俺万里风还没偷惨你是吧?哼,等着瞧罢,俺万里风又要你吃不成饭。”

南白华喝道:“里风,怎么不懂规矩?”

万里风斗然一震,乖乖的躲到金露蓉背后去了。

卫真人大乐道:“哈哈,你也有了管头啦,这真是新闻,俺袋里的金银财宝从今以后安枕无忧啦。”

摩天手吴镇远骂道:“老道,你这出家人太不像话了,满口都是俗人语气,真不知武当派怎会收留你这个野道士的?”

这批老头子似只有艾兆先的年龄最大,只见他摆手道:“闲话少说,南兄弟,你是不是追赶雪煞而来?他已经走过大半天了,我们得赶紧启程才是。”

南白华沉吟道:“雪煞、漠龙、天慾等三个老魔都往西走,两霸也跟在后面想从暗中取利,然而他们的党羽都留在内地捣乱,以在下之见,众老宜回内地扫荡他们的党羽,免其捣乱江湖,关于追踪方面,相信南北二老现已到达,这面实不宜人员过多,加上在下也就可以应付了,不知前辈们尊意若何?”

艾兆先接道:“南兄弟顾虑的极是,你不说老朽等也能深深明了,我们就是这个计划吧,那你就放心去罢。”

众老也知自己等对于他的拖累太重,齐声同意这个办法,相偕转身回内地而去。

南白华送走众老,带领金露蓉和万里风继续前赶;金露蓉依然骑上火龙神驹,翻上山头之际回首问道:“白哥哥,刚才没有问黄伯伯他们是如何遭雪煞伤害的?而且没有问雪煞走的是那个方向呢。”

南白华看看天色,稍沉道:“这个不须问,老魔头定是因黄伯伯们发现他的行踪而下手的,他去的方向虽然不知,但脱不了冈底斯山山脉、喀喇昆仑山山脉和昆山工专山这几个山脉,我们留心追踪,只求找到他们落足之地,然后再想办法一个个去下手。”

金露蓉点头道:“我们今天还要赶多远?”

南白华一想答道:“先赶一程再说,多少总要查出点迹象才不至盲目追赶。”

三人,依然以万里风在前,金露蓉骑火龙居中,南白华在后,向前紧紧奔驰。

高原风冷,入夜更寒,落日的余晖,提前冥蒙于奇峰之下,在申酉之交,南白华三人又赶过了十余座高峰与奇谷。

万里风刹住前进之势,等二人一马赶到近前时叫道:“主人,前面不远便是回春谷,那地方气候奇佳,草木长青不谢,今晚最好就在那谷中过夜吧,再走恐怕没有适宜的地点了。”

南白华点头道:“你先去找个石洞,我们就在那里住下罢。”

万里风答应一声,放开脚步飞奔而去。

金露蓉跳下火龙,道:“白哥哥,我们慢点走罢,他起码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办好呢。”

南白华扫眼一看四周形势,见处处都是奇峰插天,地形相当险恶,而且有了惊人发现!略一沉吟道:“蓉儿今晚要提高惊觉,这地方并不安全。”

金露蓉不在乎地道:“怕什么?大不了天慾老妖,漠龙和雪煞一齐来犯,我们三人加上火龙神驹是怕他们不成?”

南白华摇头道:“世事往往出人意外,江湖之大,无奇不有,世外高人岂可尽如人料,若仅仅只有三魔,纵不能胜,但也不致不能逃脱,总之还是以谨慎为上。”

金露蓉见他说得认真,也就不再辨驳,笑道:“我将火龙带在身边不放,有事骑着它还怕走不了吗?”

二人将近回春谷,迎面见万里风来接道:“主人,快和小姐进去罢,地方找好了,我去找些东西来吃,这地方雪鸡和野兔都有。”

南白华微笑道:“不要去远了,我还有话交代,,今晚可能睡不安宁。”

万里风听出话里有因,不由提高惊觉。

金露蓉一拍火龙道:“阿红,今晚不准走开呀。”

南白华闻言笑道:“你又替它取名阿红啦,只怕它不愿意哩?”

“哼,谁说不愿意,你看,它在点头啊,咭咭,多乖呀!”

金露蓉笑着倏然问道:“白哥哥,你说此地今晚不安全?是看出什么特别事情吗?”

南白华沉忖一下,似是不愿说出什么?但沉吟后又点点头道:“蓉儿听了不要怕,我看到树上挂了两三块血淋淋的红布,经揣摩的结论是——那是一种江湖标帜,但这种触目惊心的标帜绝非正派武林所用,举目江湖,据我所知还想不出是谁人所有,然又确定必是一邪魔所使。”

金露蓉不由打个冷颤,变色道:“我想不会吧?或许是谁负伤逃走,偶而在树上挂掉下来一块衣服也说不定呢?”

南白华摇摇头道:“一块或者可能,但决不致有一而再,再而三的偶然之事,何况每块大小一致,而且不是挂破的衣服,每块都是整齐的掌大方布,是标帜绝无疑问。”

金露蓉见他说得肯定,不禁大起恐惧之感身不由主的紧紧的靠着他。

南白华拍拍她道:“蓉儿,事情没有弄明白之前不要先行乱了手脚,你看,里风替我们找好的住处就在那边。”

金露蓉点头不语,二人走进石洞一看,见地上得厚厚一层枯草,即相偕坐下。

沉默一阵,金露蓉看看南白华道:“白哥哥,你猜那魔头比天慾老妖的厉害怎样?”

南白华摇头道:“这很难说,假若只有天慾,漠龙和雪煞那种武功我倒不甚担心他,怕只怕有出乎意料的事情,也许‘他’不如天慾老妖也未可知?”

金露蓉见他说话吞吐不清,就知事情更严重了,她知道南白华从来就没有这样郑重其事过……

忽然只听万里风在外大叫道:“主人,古老头来了。”

南白华和金露蓉闻声出迎,只见古今谈步履踉跄的气急奔到!

南白华一见大惊,上前扶住道:“老头子,发生什么事了?”

古今谈面色苍白,喘息一阵颤声道:“小子……快往后撤,再往前可不得了!”

南白华闻言知有惊人的大事发生!扶他进洞坐下道:“什么事,你老从来没有这样恐惧过,快说呀。”

金露蓉知他为了南白华的安全而赶了不少路,怜惜而又感激的道:“老古董,慢慢说,你从那里赶来的?”

说着替他轻轻的按摩不停!

古今谈大喘一阵后,吁口长气道:“小子,你沿途发现了‘血腥帜’没有?”

南白华点头道:“问题就出在血布上?”

古今谈颤声道:“正是正是,南仙和北神负伤了,瞥神婆被杀,你赶快带妞儿和小偷撤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高空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