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02章 西子十景血满地

作者:秋梦痕

南白华和金露蓉离去顿饭之久!姓刘的背上突然响起一声“喂”!一个跄踉!被推出三四步远,他突遭戏弄?那能不气,桩还未立稳,口中大骂道:“妈的,是谁在开老子的玩笑?”

“刘兄,怎么骂起诸葛先生来了。”姓刘的闻言斗然一震,面上变了色,回头打揖道:“刘平不知是先生驾到,真是该死。”

推刘平一掌的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人,三绺长须,貌相清瞿,青袍福履,腰系黄色丝带,肩插拂尘,手执羽扇,两眼神光炯炯注定刘平,面上全无表情!身后立着一个华服青年。

刘平被看得心神不安,怔怔的不知所措。

清瞿老人收回目光,摺扇一指,沉声问道:“你二人在金城堡身居何职?领薪多少?”

姓魏的抢先答道:“属下等都是百里长,每月领薪五百两。”

“嗯”,老者嗯一声点头道,“职位不低,也是武林一流好手。”

刘魏二人诚惶诚恐的恭立听着,不知是祸是福?

清瞿老者淡然续道:“刚才因何呆立?”刘平不敢隐瞒,低头道:“属下……和魏常在……谈论一个少女。”“哼,谈则谈,何致发呆!且背地批评郡主。”

“属下该死。”

清瞿老微沉道:“念你们已往无过,去罢。”

刘魏二人如逢大赦,打揖退去。

华服青年追蹑其后。

未几,两声惨叫传来,使人毛发悚然。

清瞿老者一皱眉头,回看华服青年飘然转来。

稍一沉吟淡然问道:“纪贤侄,是你将刘魏两人杀了?”

“诸葛叔叔,这种人还留他干吗?居然将我妹作为谈头评足的资料,那还了得?小侄见他二人刚从此地离去,背地又口出怨言?是以追蹑杀之。”

清瞿老者面有不愉之情,淡然道:“刘魏两人也是堡内百里长之职,你如此轻易杀却,恐引起本堡他人恐惧不安,今后还是慎重点好,况彼二人罪不应诛。”华服青年似对此老不敢申辩,面色虽有不快,但也只有默然不语。

清瞿老者接道:“纪贤侄探得汤池庄方面到了些什么人?”

华服青年慢答道:“他们庄主未发现。在天竺寺前发现‘三五鸿儒’卜道踪迹!后于三潭印月附近一小舟上又看到‘三略奇人’黄色白那老儿,同舟还有‘封疆爵主’海威的义子。”

“嗯,‘帮疆爵主’海威,他身为汤池庄庄主,不会不来,他义子就是名叫什么‘走马王孙’庞虎的是吧?”

“诸葛叔叔说的正是,那家伙似也发现了小侄。”

清瞿老者点头道:“杭城不大,游人又多,这是难免撞头的,我们金城堡和汤池庄明和暗斗,势力相等,他们也不敢公开向我们瓯生事,你姜叔为什么还未到达?”

华服青年接道:“诸葛叔叔放心,姜叔叔马上就到,我妹子已在六和塔附近找到集会地点了,你老是否先去休息一会?”

“不,老朽刚才发现一个虬髯老人,形迹非常可疑,似是堡主说过的‘四海苍虬’,假若是那老家伙!今晚对华夏剑客的行动可能遭遇一场困难,你先去通知书容,叫她如见姜叔叔来时,最好不可轻举妄动,四海苍虬现了身,长生隐士无疑也已出世,这两人除堡主自己和汤池庄主外无人能敌。”

华服青年请示道:“诸葛叔叔,我们对临安镖局是否也在今晚动手?”

“不,临安镖局让汤池庄动手,我们只收渔人之利,不过,汤池庄不动手则罢,动手也得不到好结果!”

华服青年讶然道:“那是为什么,小小一个镖局,难道藏有异人不成?”

“纪贤侄忘了蒙面侠吗?”

“小侄那能忘却,那是临安镖局走镖在外,偶遇蒙面侠打救而已,那神秘家伙又不是临安镖局长期雇用的。”

清瞿老者沉声道:“贤侄虽然青年有为,但阅历还是不足,临安镖局出事不只一次,每次都有蒙面侠出现解危,这情形岂是偶然,如老极揣测不错,蒙面侠定与临安镖局有点关系,此人身世面貌未查清前,绝对禁止本堡之人挑临安镖局。”

“叔叔判断那蒙面侠是否就是四海苍虬或长生隐士所化?”

“这很难说,也许两人都是,亦可说两人都不是,总之蒙面人是位难于对付之人,其武功行动神秘莫测,堡主曾因此人打破数十年未亲身履足江湖的惯例,可他对蒙面人较棋逢对手的四海苍虬等并驾齐驱了?”

清瞿老者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华服青年对他莫测高深,绕个弯又道:“叔叔,义父自当年戈壁一战归来,立志要打败四海苍虬和长生隐士,现已将‘青蛟罡气’炼成,是否已有把握?”

清瞿老者突然笑道:“生仲,你义父不惟将‘青蛟罡气’炼成,而且已将‘青蛟罡气’练得出神入化,就算当年法海和尚再世也非堡主对手,那还谈什么四海苍虬,长生隐士。”

“啊,小侄真是愚昧,如此我们就有力量并吞汤池庄了!”

清瞿老者摇头道:“这又当别论,汤池庄的‘白蛟罡气’与堡主所学同出一源,各有千秋,堡主常说:‘武林霸业,天定我们只占一半。’这是件很困扰的事情。”

华服青年忖道:“你不说我也弄清了,义父说你的功力仅次于姜叔稍许,而姜叔又较义父差两筹,这样看来,你不是可以拚斗四海苍虬。”

忖着笑道:“诸葛叔叔,小侄现在就去通知书容妹子,你老准备向那方查探?”

清瞿老者点头道:“贤侄不用问我,你快去罢,老朽淮定申酉之交回来。”

华服青年去后,清瞿老者稍停也长自飘去。

这两人走后俄顷,在距离不远的丛菁土坎之下伸出两颗人头!四只神光充沛的眼睛,精灵的向四外了望。

他俩一见四下无人,其一轻笑道:“战神,我们出来玩的正当其时,这下收获不小。”

另一人慎重的道:“鹄哥,我们快回去报告黄伯伯他三位老人家,‘八九博学’诸葛异和‘六韬怪叟’姜尚安亲身出马,这事情就严重了,金城堡的两个怪家伙全都来了,还不知带来多少一流高手呢!”

黄鹄点头道:“汤池庄‘三五鸿儒’卜通和刚才这‘八九博学’诸葛异同称当世‘鬼才’,而‘六韬怪叟’姜尚安与‘三略奇人’黄色白又是江湖闻名丧胆的煞星,我们今晚难免一场血战,只希望四海苍虬和长生隐士确实出现西湖,不然我们的力量只怕不够应付。”

二人正待转身离去,倏见沿苏堤行来三个装扮华丽的少女,似是主仆三人,前行者满身绫罗,衣镶珠翠,绿裙飘飘,宫髻凤钗,明艳照人,黄鹄轻声道:“汤池庄主的义女也到西湖来了。”

另一人笑道:“凤阁小姐祁爱珍本人这是第三次相遇,真使人想入非非,鹄哥感觉如何?”

黄鹄耸耸肩道:“彼姝常自比‘王嫱’,眼高于顶,清风弟最好少撞钉子,你那位二小姐金露芳,论才色较此女有增无减,还不满足吗?”

“哈哈,鹄哥被大姐金露芬吓怕了,谈谈亦无伤大雅。”

他这一声大笑,将凤阁小姐祁爱珍的一双明眸引了过来,一见二人嫣然笑道:“我当是何方浪人在此放肆狂笑,原来是冤魂徐清风兄和战神黄鹄兄。”

黄鹄遥遥拱手道:“祁小姐玉驾也来游览西湖风光,名湖更增绚丽不少。”

徐清风一指她身后道:“祁小姐素来护从如云,今天怎的只带两员大将?”

凤阁小姐祁爱珍明眸一转轻笑道:“西湖并非战场,要兵多将广何用?徐兄话里有因,小妹不明何指?”

徐清风朗然笑道:“祁小姐裙藏白龙剑,尊宠腰间所配绣囊,不是装有你那百零八支蛇信针是什么?”

凤阁小姐笑得更是迷人,秀眉一挑道:“徐兄,你们不也身配长剑么?江湖人习惯已成自然,岂不多此一问吗?”

“区区似属多言,但有感西湖近日武林云集,传言是为了法海神僧遗宝所致,祁小姐定亦师出有名。”他避免道及一堡一庄向华夏剑客追问遗宝一节,且有意提醒祁爱珍,透出华夏剑客已有准备之意。

凤阁小姐闻言一怔,知道消息已走漏,微笑道:“徐兄敲山震虎,手法高明,然遗宝线索不能不问。”

黄鹄大笑接道:“传言法海神僧遗宝计有剑、拳、掌三秘笈,剑笈为长生隐士所得,拳,掌两笈则为四海苍虬得去,不知传言是否属实?祁小姐博识广闻,能否为在下一道?”

凤阁小姐祁爱珍,闻言嫣然笑道:“黄兄久历江湖,见闻非小姐所及万一,此问是否在替华夏剑客辩清干系?传言故属无讹,然亦不确,别人或许不明白,但金城堡与父庄知之甚详,法海所遗卫道十三式剑法,长生隐士只得去十招,最后三式神剑并未出现江湖,否则我爹当年又焉能是长生隐士敌手,此其一;其次是四海苍虬所得拳笈,名为‘拯危五拳’,但他也只得三拳,而最后两招‘翻天,覆地’,才是通神之学,但这两招,四海苍虬连见都没有见过,否则金城堡主‘势力王’也不是他敌手;至于掌笈一节,小妹不是口出轻视法海神僧之言,据家父所得奇宝上载——连法海自己也未曾炼成!那还谈什么四海苍虬。”

黄鹄听她说得如数家珍,忖道:“久闻汤池庄‘帮疆爵主’海威所得奇书,就是当年女魔头白仙子之学,而金城堡‘势力王’陆权所得奇书为女魔青仙子之学,这样看来一点不假,该两奇书上一定记载有法海神僧生平事迹,否则祁爱珍不会这般清楚。”

心里忖着,表面上若无其事的笑道:“祁小姐家学渊源,的确胜在下多多,然华夏剑客学自长生隐士三式卫道神剑法,定为不确了?是以引起江湖风风雨雨,难道说法海神僧所遗至精之学实为华剑客所得不成?”

“黄兄的反面文章,笔调到底不同凡响,格格格……。”

徐清风接道:“那么祁小姐的意思是?……”“华夏剑客确实得了长生隐士三招剑法。”

黄鹄又接道:“既然如此,那江湖朋友为啥还要对华夏剑客有所追求?”

“他不应栖居西湖。”

徐清风不解道:“西湖居民何止百万,惟独华夏剑客不能居住?”

“哼,法海遗宝落在西湖,江湖豪客知道的寥寥无几,华夏剑客就是其中之一,他身居西湖数十年,不能不有所发现,这是一;金城堡与敝庄常遭一蒙面神秘之人攻击捣乱,武功莫测高深,咸认是华夏剑客所为,此点虽无证据,然亦不无可能,有此两点嫌疑,他怎能脱得干系?”

黄鹄冷笑道:“这简直荒唐已极!纯属无的放矢,江湖上就有这些盲目之人。”

凤阁小姐祁爱珍闻言变色叱道:“黄鹄,你在骂谁?”

“我骂那些无知之辈。”

祁爱珍娇叱一声:“你敢!”凤阁小姐在她叱声中,手里多出一柄银色短剑,其动作可想是何等奇速!

黄鹄哈哈大笑道:“我黄鹄一生没有不敢言行之事,祁爱珍,你等不及今晚的话,现在先玩两招试手也未为不可。”

祁爱珍柳腰一幌,银芒奇速点出,如两条雪白匹练交织冲击!

黄鹄哈哈大笑道:“白蛟剑法威慑武林,我黄鹄初逢奇学,幸何如之。”笑声中拔剑接招,一气呵成,无愧江湖有特等高手之称!

“擦擦擦……”两人以最速动作,瞬息互递十余剑,一遍银光星雨,耀眼难睁。

徐清风神手旁观,退立两丈之外。凤阁小姐祁爱珍的随身俾女则各拔刀剑紧紧戒备。

黄鹄连接三十余剑,感觉对招式玄妙无伦,且内劲奇重,一招越甚一招,暗忖道:“白蛟剑法威震江湖,今日才知名不虚传。”

凤阁小姐祁爱珍挟势猛攻,意在示威,三十招后也感对方功力深厚无比,这才知道非短时可以收效,突变剑式,一招“银蛇腾空”,剑尖上指,直攻黄鹄咽喉!左掌向外,似含有某种阴手!

徐清风旁观者清,提示警告道:“鹄哥,左手!”

黄鹄似和他心意相通,闻言大笑道:“冤魂放心,‘白蛟真气’正是滂沱拳好对手。”

祁爱珍冷笑道:“那你就接一掌试试。”

话音未落,掌已推出!一股疾劲白气,“嘶”声冲出。

黄鹄口中说得轻松,心里那敢大意,左拳一幌,幻起百十拳影,如雨点般打出,每拳都有泰山压顶之势!真有天降滂沱之威!

两下内劲一接,连连发出波波隆隆之声,持续良久!

双方一快一慢,看似不太相称,但劲力都是集中一点,响声未停,人已各退四五步之远。双方面色都呈纸白。

祁爱珍似乎从未遇到这种对手,两眼注定黄鹄,既忿且惊,甫退复进,飘飘如仙!

黄鹄人称战神,好战出名,那有避让之理?胸中喘息未定,抢上又干!

第二次相拚,双方已打出真火,各居奇学,打得激烈之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西子十景血满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