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23章 祸福无常

作者:秋梦痕

刘梅影大叫道:“妹子可别大意,拿姐姐的剑去用。”

金露蓉尖声答道:“姐姐,我不要,打这两人还用什么兵器。”边说边打,连连劈出数掌。

马奇突突觉剑上如被压了一座小山似的,沉重得展不开招式。

库里索同样受到压力,心中吓得“咚咚”直跳,倏然心生一计,厉声叫道:“马兄,令师那条百金蛇现在正好用上了,这两个厉害娘们非好好地整一下不可,快点放出来!”

马奇突闻言,知道库里索见危施计,立即大声答道:“库兄不提兄弟倒差点忘了。”说着将手探入怀里。

刘梅影生怕金露蓉遇险,立即叫道:“妹子留心!”

金露蓉心中忐忑不安,虽未曾松懈战斗,目光始终不离马奇突左手。

马奇突左手在怀中掏了半天却无法拿出来,然而却摸到一件东西,立即大喝一声向外抛出!

金露蓉倏然看到月影里有一点金光飞射而到,陡然一震,火速往后就撤!

库里索早就有备,霍然拔身而起,拼命就往树林飞窜而去,但是,他们刚刚扑近树林,猛然看到一个火红巨物猛扑相阻,百忙中扫眼看去,竟是一匹威猛无比的大红马,他无暇思索,管它如何,立即就想将马劈翻在地,然而,任他使尽力气,劈出之剑气却丝毫发生不了作用不惟伤不了红马,相反地几乎反遭红马的巨口咬伤,这一下更吓得心惊胆落,甚至他敌不住红马竟连逃也相当困难!在无可奈何之下,只见他拼命往上拔起,险险抢过树梢而去。

马奇突较库里索安全得多,他走的是另一方向,在刘梅影和金露蓉发现中计之时,他已走得无影无踪了。

金露蓉只气得高声大骂,她如不因有长辈旁,几乎恨不得要跨马追上前去。

黄道招手叫道:“蓉儿放他们去罢,今晚也够他们胆落魂飞了,快来让伯伯们看看。许久不见,你的武功大有进境啦。”

徐涛呵呵笑道:“有了那么一个本领高强的白哥哥,当然不是吴下阿蒙了。”

金露蓉本有一肚子大火,继而见伯伯们没有遭受重伤始稍觉平息,闻言跑近问道:“黄伯伯,徐伯伯,你们伤在什么地方?”

刘梅影笑接道:“妹子放心,伯伯们只是一点皮肉之伤而已,现在敷了葯也快好啦。”

二老笑笑望着她,黄道见她走近时呵呵笑道:“蓉儿,长大成闺女啦,这位是谁呀?伯伯们尚未请教呢!”说着伸手指了刘梅影。

金露蓉娇声答道:“伯伯,你真糊涂,这么久了还不知道我姐姐的姓名呀,真是!她就是南仙前辈的义女,别人不知道只说是南仙前辈的女儿,这个其实都一样,现在又是我的拜姐啦,嗯,姐姐叫刘梅影。”

黄道与徐涛起身拱手;黄道以平辈的口气道:“刘姑娘辈份极尊,老朽等高攀了,今后以平辈相称罢?”

刘梅影恭声道:“这个晚辈不敢。”

金露蓉跳起道:“这个我也不答应,她是我姐姐啊,而且也是白哥哥的……哎呀,现在不透露消息。”

徐涛和黄道见她说到一半即转了口,心中都有几分明白,仅笑而不言。

刘梅影一见即知二老已深明内情,只羞得直朝金露蓉瞪眼!

金露蓉知道自己露了马脚,伸伸舌头作了个鬼脸。

刘梅影一见笑骂道:“丫头,你到底是被什么东西惊退的?到手的贼人都被你放掉了。”

一言提醒了金露蓉,尖叫道:“是一点金光啊,我当是真的百毒金蛇哩,吓,那一定是假的,待我去寻寻看,好像是掉在地上了。”

他边说边往四下寻去,只见月光下的确还有一点金光在闪动不已,小心上前一看!不由呸声大骂道:“该死的马奇突,原来他用金子当蛇啊,姐姐,你说他有多鬼。”

二老和刘梅影闻言同声大笑不已,齐皆走上前去,只见乃是是一锭数两重的小金锭搁在地上。

刘梅影笑骂道:“你平时专会捣鬼,这下子可栽了筋斗啦。”

黄道和徐涛二老亲自动手埋了三具体;金露蓉拾起金锭格格笑道:“这叫作拿钱买命啊。”

刘梅影闻言,噗的笑道:“丫头真是见钱眼开,没有出息。”

金露蓉轻笑道:“一锭金子买两条命我还不愿意哩;现在我们只有再向南行了,一方面护送两位伯伯,另一方面去看看武当派怎么样了。”

徐涛急道:“蓉儿快和你梅姐赶往武当救援,伯伯等无须护送,事情非常紧急了。”

金露蓉不依道:“要被敌人困住了可怎么办。”

黄道摇手道:“江湖之上没有绝对安全的事,伯伯们小心谨慎就是了,救援武当迫在眉睫,蓉儿快去。”

刘梅影一想心知不能两全,答道:“二位前辈既然决意如此,晚辈们只好遵命了;蓉妹也必固执,我们上马赶路罢,天快要亮了。”

金露蓉依依不舍的道:“黄伯伯和徐伯伯要小心啊,蓉儿去啦。”

二老摆摆手,目送两女去后,也就启程南行。

在四人分批走后两个时辰,天已大明,晨风轻拂中,突然从天空降下两人,竟是血帜双魔!两魔落地即朝四野观察,顿时发现一事,黑魔厉声道:“对了,必是这里,马奇突并非假言欺骗,你看,那三个土堆定是埋的三个被杀之人,嘿嘿,他们都走了很久啦。”

红魔冷笑道:“先追两个女娃,不怕她们飞上天去。”说着拔身飞起。

黑魔纵起叫道:“听说二女有匹红马,这是很好的目标,她们想必是朝武当方面驰去了。”

红魔闻言,迳向南面闪电般飞去;一个时辰过去,双魔还是没有发现有红马出见,黑魔不禁起了疑问,叫道:“妹子,那匹马怎能有恁般快法?”

红魔也感奇怪,摇头道:“前面就是南阳城了,我们已飞过几千里啦!”

黑魔倏然一指前面道:“妹子,你看下面那点红影可是?”

红魔似也看出地上有点红影闪动,因距离太高,看不清红影是否即为红马,立即朝红影闪动处疾冲而下。

黑魔性情更急,立即抢在头里疾降而下,但是,待至双魔接近红影时,发现那里是什么红马,乃是人家门口晒了一床大红被单!

黑魔气得举掌劈出,“呼”的一声,那床被单竟如遭了狂风似的卷上半天而去。红魔看得啼笑皆非,一把拉住他道:“我们进南阳吃点东西再说罢,可能那两个小女孩也进城落店了。”

南阳是河南省临近湖北的大城市,交通便利,人口拥挤,商业非常发达;双魔进城未几,找到一家馆子,进店就大呼酒菜。

菜刚上桌,倏然从门外走进三个垂头丧气的大汉,衣服上尘土满布!腰间的束带都已不知去向,手中都还提着兵器,连鞘上的泥土都没有擦拭一下。

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江湖上本来就是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然而,这三人甫一进店,却引起在座者不少议论,莫不是窃窃私语不休。

红魔侧身倾听之下,突然轻轻一震,向黑魔道:“哥哥听到没有?这三个人也是本派之人。”

黑魔低头大吃大喝,根本就没有把周围事物放在心上,闻言一怔接道:“这有什么希奇,金城堡和汤池庄的人员多得不可胜数,我们收服其主要人物,其他不识的还多着哩,快吃罢,否则那两个小妞又走远了,说不定还会赶到武当山去替道士们打接应,嗯,陆权不知派了些什么人物去攻击武当派?”

红魔冷哼一声骂道:“你就是一辈子迷糊不清难道这也要你解释不成,哼,这三人就是吃了败仗回来的,你仔细听听旁人讲些什么?”

“啪”的一声,黑魔重重的放下酒杯瞪眼道:“什么?败了?我叫陆权慎重其事,多派能手,武当派怎能抵敌得住呢?”

他声音越来越大,顿时引起旁人留心,最后一句出口,店里顷刻溜得只剩下几个乡下佬,都是些全无知识的人。

然而,后进店的三个人却就不同了,闻言一致大惊失色,同时起身跑了过来,“咚咚咚”,并排儿都朝双魔跪下了,其一颤声道:“属下等不知是令主等在此,未曾参见,罪该万死。”

黑魔铁青着脸,右手似乎有所举动!

红魔一见知他动了杀机,立即摆手道:“这不能怪他们。”

黑魔闻言,稍微一顿,重重地哼了一声;这声重哼乃是他停止行凶的表示,但是,跪在地上的三人反而吓得面色惨白如灰,他们都不明白这位太上皇的个性。

红魔知已无事,面上微带笑容的道:“你们都起来,大令主已饶恕你们了,快将攻击武当派的经过报告一番。”

三人如获大赦,一致起身退立;左侧一人恭声道:“属下等共一百二十八人,分成四路向武当采取夜袭,初步进袭尚称顺利,第一批武当弟子被属下等全部消灭!但是,第二次却起了变化,武当派道士似是出动整个精华,一直抗拒到天快黎明时,谁知竟又来了无上高手,本派之人竟无能敌,连络顿告中断,以属下北面一队来说,未及两个时辰已告支离溃散,惨叫之声不断传出,死的都是我方之人,于是阵势大乱,各自奔逃,属下三人侥幸留得性命至此,其余不知尚有何人逃脱?”

黑魔厉声问道:“所谓无上高手是谁?武当派难道还有什么老辈人物不成?”

另一人恭声答道:“禀令主,那些人不是武当派道士,属下是最后脱逃之人,似曾听到说是什么红尘三异。”

红魔冷笑道:“原来是他们,好,这仇越结越深了,总有一天要教他们栽在我们手里,大哥,我们走,如追二妞不到,先找三异再说。”

黑魔忽然立起道:“重阳日还有七天,现在到那去找三异?我们先收拾了武当派再讲,非杀他个寸草不留不可,看还有谁敢出来撑腰。”

红魔朝三人道:“你们会账回庄去罢,见着陆盟主时,叫他迅速连络海盟主于七日赶到天目山会齐。”

黑魔领先出店,迳朝南门出城;红魔相随在后叫道:“大哥,武当派不难收拾,最重要倒是潜龙奇侠和那南白华小子,这两人都有隐身之术,对我们威胁太大,如若能去此暗中之敌,其余的就于对付了,还是那两个小妞为上。”

黑魔默默不语,未置可否。

出城未几,突然从前途如飞奔来一匹快马,马上之人一见双魔,立即滚鞍下马,恭立道旁。

黑魔一见,大声道:“是姜先生么?”

来人恭答道:“属下姜尚安参见二位令主安好。”

红魔颔首问道:“姜先生,近来有何动态?”

姜尚安答道:“属下有两点重要消息须向二位令主报告,不意正好在此地相遇;第一点,天慾宫全部精华齐集天目山南面,似是对天目大会有了大规模布置,但属下也已派出四批快马通报两位盟主和本派南北各路重要人员,只等二位令主一到即可调派;第二,红尘三异得各大门派奉为盟主,现已集结于天目山以东各地。”

微顿又道:“只有潜龙奇侠尚未现身,不知其将来采取什么态度,然而,南白华却在西湖有了行踪,本日凌晨之时,属下接得急报,据言西湖近来常有各方武林人物源源而至,然而却查不出他们的落脚之地,看情形似有什么秘密藏身之地。”

黑魔沈吟有顷始道:“先生所得消息,本座早有预料,三异势单力孤,自然会接受各派请求,这点并不为异,惟独潜龙奇侠与南白华最为可虑,潜龙孤立,为害尚浅,南白华则大不相同,其势力较天慾宫及三异一伙更盛,我们必须出奇制胜方可。”

姜尚安倏然道:“令主已将捉到的刘姓女娃给放了?”

红魔摇头道:“那是被人在暗中救出的,目前正在追拿中姜先生有什么发现吗?”

姜尚安然道:“属下得知攻武当失败之讯息后,曾独自暗探武当一次,是以得知武当派已倾巢而出,全部赶往天目山去了,山上仅留一部份无用之人,然而属下在下山之时,却发现一匹红马上坐着两个女娃,经注目之下,认出一为刘姓女娃,另一则为南白华那小子之随身少女金露蓉,今听令主说刘姓女娃已被人救出,据属下判断,必是金姓女娃所救无疑,那丫头聪明绝顶,料事不下久经风浪的江湖高手,如要想压迫南小子,那非将金姓女娃捉到不可。”

红魔急问道:“先生见其向那方行走,现还赶得及吗?”

姜尚安稍一沉吟道:“只要她们不放马奔驰,大概以令主的御气飞行功尚能赶得及,否则恐已到达临安了。”

黑魔急道:“先生宜速赶往临安布置,本座须急速捉拿二女。”

他说完不待回答,立即拔身飞起;红魔也无暇多说,只朝姜尚安摆手示意,同样高飞相随。

双魔不向湖北飞,相反地迳朝安徽黄山方面拦截!未出双魔预料,竟在经过九华山之际,发现下面有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祸福无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