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24章 骨肉团圆

作者:秋梦痕

刘梅影一拉金露蓉道:“妹子,他既然如此说,那我们就马上走一程试试看。”

金露蓉不放心道:“这次不准赛跑啦,我们只要趁夜走进临安就行了,里风在前引路,白哥哥走中间,我和梅姐骑阿红走后面。”

南白华笑笑道:“一切都依你,快和梅姐骑马罢,我真不放心潜龙洞了,那地方现在不够安全。”

众人商妥,于是迳朝临安连夜赶去……

钱塘江边有一座规模不小的海潮寺,位于临安望江门外不远,那是个观潮的名胜之地,寺内有个非常隐秘的古洞,其深无比,越到里面越宽,寺外就是钱塘江滩。

这是九月初二的晚上,一滩新月高挂天空,星星闪着明亮的眼睛,静静的俯视着大地的一切。

素来平静的海潮寺,今晚有点异样,自一更天开始,寺的四周,倏然来了许多无法估计的夜行人!二更一过,那些似幽灵般的黑影,渐渐越来越多了,江滩、树林及岩石之间,好似蚂蚁一般涌到,大致分成三大集团,在星月的闪动下,处处都反映着刺眼的寒光!那是从每个黑影的手上发出的刀剑之光!

寺内看似非常沉寂,然而,相反的却紧张至极,潜龙洞口这时有一男一女两个年高德劭的老人把守着,自初更起,老人们就没有离开过寸步。

寺外的动静,寺内似都很清楚,但去没有半个人出来看望,和尚们依然作晚课,他们没有念经,一个个都在打坐诵佛号,面上的表情似是非常严肃。

蓦然间,有一条黑影闪过近潜龙洞口,只听他轻声而紧张的道:“北老头,事情越来越严重啦,双魔人也到了!”

北老头颔首道:“古老弟不必紧张,本晚不会有大战的;天慾妖妇在那个方向?”

“老妖和漠龙,雪煞等在寺后,三异率各派主要人物在寺左,双魔则在寺右。”

姓古的一口气说完所见,又道:“白华希望不要在今晚赶到才好。”

“古今谈,你就不晓得走一趟吗?于半途上将孩子们拦住呀。”那个老太婆着急的说。

古今谈笑一声道:“南婆子,我老古难道连一点事都想不到吗?问题就在孩子们走的那条路呀。”

北老头摆手道:“白华方面暂时无法顾及,那孩子机智绝顶,相信不会有问题的,古老弟再探探他们今晚来此的用意是什么就行了。”

南婆子哼声岔道:“北老儿,你还不知白华功力全废了吗?再机智没有武功怎能自卫?”北老头叹口气道:“南婆子,空急又有什么用,你冷静一点好不好,难道叫我们放弃潜龙洞里的数十人不管么?”

古今谈沉吟一会道:“南婆子别急,让我老古去冒次险吧,其实,白华的安全我比你们还要关心呢。”

一顿又道:“北老儿,敌方木的我已尽知,内容复杂极了,最重要得是将天目山大战改在这江滩上举行,还有就是双龙剑;天慾妖妇曾被南小子打怕了,传言她发誓非夺双龙剑不可,这是对我方的举动之一;第二是要将那个蒙面之人抓回去,这人的行动不知如何被老妖探出来的,其实连我们都不知他的底细,不过,这人据我判断,他与南小子必有密切关系。”

他顿了一下又接道:“其次是他们那些邪魔之间的纠纷,这点我们都不必过问,相反的还对我方有益,这次的大战,重点全在三异身上,目前虽说是替各派作盟主,但是,他们的个性却并不可靠,说好就好,说坏就坏,那三个怪物是变幻无穷的;好了,我得马上出发,南小子恐怕快要到了,唉,都是那两个妞儿害了他。”

他刚刚移动脚步,突然一声强劲的马嘶遥远传来……

古今谈闻声大惊道:“坏了坏了,火龙神驹叫了,唉,来不及啦,南小子带着两个妞儿赶到了,这……这……这可怎么办?”

南婆子霍然立起道:“北老儿,快去接应!”

北老儿一把死死拉住她道:“不可,此地不能擅离,南婆子,事有轻重之分,你要冷静点,大家的生命全在你我两人手中,一旦离开,敌人势必趁虚而入。”

南婆子闻言又坐下了,面上的肌肉一阵抽动,显然是强忍着内心的激动。

第二声马嘶起自寺前,接着是无数厉喝之声频频传来,古今谈一闪到了寺顶,运目望去,岂知不看犹可,一看不由使他吓得冷汗直流!

只见一遍黑压压的人影,分成三面困住两男二女及一匹红马,在星月之下竟如铁桶一般团团围住!

倏然一声婬浪的笑语传出道:“南小子,想不到今晚有这多人来看重你吧?”那是天慾妖妇的声音,她笑得放肆已极,左右有漠龙和雪煞护卫着,身后还黑压压的排成三排,不下两百人之多,阵势之浩大,可谓空前!

古今谈暗暗吞口冷气,他见南白华没有开口,似乎全无任何惊吓之态,暗道:“南小子可真够雄的,一身功力全废尚且如此,无怪他已往豪气冲天了。”

突然有人哈哈大笑接口道:“小妖女,人家孩子根本就没将你放在眼里,今晚上你若敢有任何举动?哼,我半邪人第一个先不放过你!”

“对,孩子已没有武功了,你想欺侮没武功的后生小子算什么玩意,我三心客第二个不饶你。”三心客只知随和,他说完再朝右侧望望。

他右侧是一个中年妇人,那正是三异之一的独梅姑,她只静静的注视着南白华,似乎有所发现!

古今谈注目三异后面的人马不少,最前面一排他都能认得出,那是各大门派的主脑人物。

天慾圣母沉吟半晌始冷冷的接道:“三心客,你不是也想要双龙剑么?”她在用离间计了。

三心客毫不犹豫的接道:“当然,还有红叶。”

遥遥传来一声大笑,继而接道:“三心客,那双龙剑就在南小子身上,本仙让你先动手。”

南白华闻言厉声叱道:“那发话的可是黑狱阴魔?为何不敢接近本人?哼,怯懦的东西。”

四周武林见黑魔被骂之后,竟然不敢还嘴!都在心中大感诧异!

南白华在星月之下环视半晌才又沉声道:“各位今晚齐集海潮寺,本人不问也知道其中原因,无疑都是双魔放出的空气。第一将天目之会改在此地举行;第二是说本人已无抵抗之力,本晚必定会返回海潮寺,双龙剑伸手可得,当然,其他还有附带原因,但以上两点是他们放出空气的主要目的,今晚各位围住本人,请问各位,双魔他们为什么远立一旁不敢近前?”

他语因一落,顿时引起一片嗡嗡的猜测,久久声不绝……

南白华见无人回答,又大声道:“各位既然猜不出,干脆让本人告诉各位,那是双魔怕死!”

天慾老妖首先接道:“你这话未免太过放肆,难道双魔怕你这个废人不成?”

南白华纵声大笑道:“一点不错,双魔从不将你们放在眼中,但他们对本人却畏之如虎!”

漠龙冷笑接道:“小子,你的口气也太大了。”

南白华哼声道:“你们这批盲目的老糊涂虫,上了人家的大当还自鸣得意呢,本人吞了十二颗红豆,其中四颗爆炸的威力,可以毁灭百丈以内的人物,只要你们敢向本人攻击,必要时本人不惜牺牲一切,决心与你们同归于尽,今后江湖之中,恐除了双魔外,将无人与之争夺天下了。”

“哗”的一声大闹,四周武林只吓得倒退如飞,被其吓得神魂出了窍!接着大骂双魔阴险小人,甚至于连他们自己的人也跟着叫骂不休。

在一霎那的混乱中,南白华轻声朝刘梅影道:“梅姐快带蓉儿和里风牵马入寺,你们都到潜龙洞内去,我马上就来。”

二女闻言,立即行动,三人一马转瞬间鱼贯地进入寺内,南白华朝四外一看,见周遭树林内都是幢幢黑影,连三异也率众隐去,寺前顷刻寂静无声。

寺顶上的古今谈,目见白华一语惊散天下武林雄风,真是喜到极点,轻轻地飘落到他身边道:“小子,你怎么还不赶快进潜龙洞去?”

南白华早知他在寺顶,闻言轻声道:“不,现在还不到时候。”

古今谈大异道:“你还在此等什么?”

南白华沉声道:“古老头,你还记得三国时张飞拆桥的故事吗?我如早退,敌人比起猜疑,今后潜龙洞将永无清静之时,双魔与天慾老妖以威迫利诱手段,驱使其属下冒险来犯,我今暂时不退,坚定其对红豆恐惧之心,海潮寺定必稳如泰山!老头,你先进去,小子还另有妙计,你在此将无法施展。”

古今谈闻言,内心佩服已极,点头道:“小子要留心自己安全,我老人家马上就走。”

南白华稍加思索,确定了胸中之计,立即大摇大摆的环寺放步而行,不时还自我说道:“哼,谁如敢侵入海潮寺一步,那就是他自找死路。”

他说话的声音相当大,只要在几十丈内之人都能听到,妙在他所经之地立即能听到慌忙逃避的脚步之声!

这时寺顶却并不清静,那是古今谈回海潮洞报告外面情况时所引起,守洞的南仙与北神首先不放心而登上寺顶,继则陆续出来长生隐世及四海苍虬、金天乐、顾云鹏、王潜、吴镇远、黄庆元、蒋超然、姚崇仁等十余老少,然而,他们居高临下,眼建南白华那种逍遥自在的姿态,所到之处敌方避之唯恐不及的威风时,莫不从心底发出敬佩的叹服!

南白华绕行一周又回到寺前,稍停才慢吞吞的走进寺内,这时寺内和尚已各自藏起,留下的只是香烟缭绕,灯独长明,以及那无动于衷的三尊古佛和诸天神像。

南白华进寺未久,立即又走出寺外,这时可就无人看出他的身形了,原来他以化形珠隐去本来面目,能听到的是他变了声调的朗朗清笑!

他的笑声,时儿寺内,时而寺外,有时出自远处,稍停又出自树林,总之无处没有他的笑声!

瞬息之间,百丈外的周围,立时大起騒动!胆小的敬大叫潜龙奇侠来了,乱哄哄的,笑声所至,奔窜如潮!

这么一来,可将天慾圣母、漠龙、雪煞,双魔以及三异都惊动了,他们谁也不敢单独行动,生怕一但落单会遭到潜龙奇侠的无形攻击!

就这样维持了一个多时辰,突然一声朗喝道:“双魔三异及天慾宫人听着,南白华是我的好友,谁如敢踏进海潮寺一步,本人将不惜以一切毒辣手段将他们消灭,倘有不明厉害的,现在就前去试试看。”

四外鸦雀无声,似是都不敢作无谓牺牲;南白华暗笑一声,闪深进入寺内,举目一看,不觉大讶,这时殿内竟毫无声息的拥满了一大推男女老幼,有一大半他竟认不出是谁!

北神含笑上前道:“孩子,你得智勇真是天下无双!快来见见众人。”

南白华一怔之后,抱拳朝周围一揖道:“各位前辈兄弟姐妹,你们都受惊了,南白华深深感激各位相迎。”

说着朝一双妇人面前一跪道:“妈,金伯母,二老都受惊了。”

金天乐夫人眼泪都流了出来,哽咽不能成声,南夫人却大不相同,她根本未将自己遭险放在心上,也未想到母子长期未见面而凄然,相反地还慈笑连连的,更不问儿子武功被废之事,伸手拉起他道:“华儿快去拜见那蒙面恩人,妈与你金伯母都承他救出的。”

南白华起立低头道:“孩儿遵命。”

转身就朝蒙面人走去道:“恩公在上,请受南白华一拜。”

蒙面人将手一摆道:“不必啦,你知道我是谁么?”

他这一问,立时引起了全殿人的注意!南白华来不及答语,回头走至妈妈面前,伸手掺扶过去,神情紧张的道:“妈,他是……”他有十分肯定蒙面人就是他的父亲,但是不敢冒险说出,那是怕万一不是而损及妈妈的洁誉。

南夫人闻言知道他想说什么,不由内心一阵激烈震动,全身竟不住地颤抖起来,上前静察一会,似乎看不出什么特征!

就这片刻之间,马上引起全场的惊疑;南夫人倏然朝蒙面人道:“你是‘蜜蜂’?”她似乎在问什么隐语。

蒙面人似也非常激动,答道:“我是‘不谢的花朵’!”他也答了句隐语。

南夫人闻言立时泪流满面,几乎要扑上前去……但她还是庄重的忍下了,轻声朝南白华道:“华儿快拜见你父亲!”

南白华激动的双膝跪下,伸手抱住蒙面人双腿道:“爸爸,你老为什么要蒙住面部呢?是不是因羊皮之故啊?”

蒙面人缓缓地拉着他站起道:“华儿也知道羊皮之事?唉,那不过只是其中的次要原因而已,重点却在爸没有脸见你妈。”

南仙环视众一眼,见都在惊愕的静静注视着,立即拉着金夫人上前道:“原来你就是南天星大侠,现在你们夫妻父子团聚是一件大喜之事,就有什么隐情,也不必难过,如今当着一殿亲朋,应该庆助一番才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骨肉团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