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26章 突围惊魔

作者:秋梦痕

黑狱阴魔虽属敌对立场,但从内心里佩服其卓绝的胆识,闻言沉声道:“小子,算你判断力高强,然而,两个小孩在老夫手中,我劝你还是少逞英雄的好,否则休怪本仙真的将他们杀了。”

南白华冷笑道:“本人现已存必死之心,要你们敢对我或是与我有关之人下毒手,嘿嘿,你俩终必会有和本人同归于尽之危,否则我还未将重点全放你们两人身上,识相的话,留着我对你们还有利益,说不定我会先收拾天慾妖妇和漠龙与雪煞,但是逼不得已时,那就一心专找你兄妹复仇,到那时除非你们老飞在空中不下地,不然总有我得手之机。”

他这话说得郑重而中肯,全无一丝夸张之意,黑魔闻言不得不慎加考虑,因此久久未见回音。

蒋超然旁立静听,不禁暗叹一声忖道:“武功高不如智慧大,他这几句话就是我也得受其左右束缚,不得不深加考虑。”

他思忖刚毕,忽闻黑魔在岩上沉声道:“哼!好歹先看看你能否脱出本晚之危。”说完长啸一声,似是在下总攻击令。

他啸声刚起,四外立时发出呐喊之声,人潮排山而上,星月下刀光剑影,真使人不寒而悚,阵势之雄,无与伦比。

蒋超然紧持长剑,功运十成,他那曾经过这样的阵仗?

南白华轻声道:“蒋兄随小弟行动,千万别单独作战。”说着暗指岩上道:“我们往黑魔发声处冲,他不敢接近我,有他开路,这是破围上策。”

他语音未落,不待群敌近身,拔足冲出,双龙剑左右交挥!

当前之敌,不下十余人,见他二人冲近之霎,立即呐喊抄上,刀剑挥出一遍寒光,无一不是功深艺精之士。

南白华大吼一声,振剑双分!“嚓嚓”之声不绝,敌剑应手连断数把,他一举得手再喝冲前,惨叫之声顿起,立毙三敌。

蒋超然由斜刺里急急冲上,迅速逐退其右侧三人。

双方一接,前进之势稍顿,其他三面之人适时赶至,无不冒死拥前,刀剑如雪片般飞落,嗤嗤之声不绝于耳,惊心动魄。

南白华一看悬岩还有十丈之距,知一时无法到达,不由动了真火,大声道:“蒋兄蒋兄放手干,我们不给他点厉害,这些东西是不知畏怯的。”

说着不往前闯,反而翻身回扑。

蒋超然惟命是从,绕到左侧横扫,突然“锵”的一声,长剑竟遭对方震回,心头一震之下,放眼看去,不由大喝道:“好啊,马奇突,你还有胆前来送死。”

原来他刚才那一剑竟是马奇突撞上的。

马奇突不料被他看出,冷哼一声道:“自今后我要祈爱珍永远独守空闺,蒋超然,有种你就冲出来。”

南白华剑出如电,一连又杀数人,闻声暗道:“你是自来送死,这叫作大数难逃。”心中想着,手中双龙剑一翻一收,如电旋身扑出,陡然大喝道:“无耻的东西,你也应该归位了。”

马奇突闻声大骇,只见两股奇光电掣飞临,知走已无望,咬牙全力挥剑,身体火速旁闪,只吓得惊叫出声。

南白华恨他至极,那能让他轻易脱逃,左臂一翻,双龙剑如影追进,大叱一声:“倒下!”

马奇突闻声一窒,立即死劲硬行旁闪,“卡嚓”!他竟舍去右臂不要,连剑挡出,人也带着惨叫窜入人群而没。

南白华见他负创消失,藉势冲出,立展奇学,口中叫道:“蒋兄随我来。”

蒋超然见他喝声之间九斩去马奇突一条右臂,声音之雄,真是罕有其匹,闻音立答道:“贤弟只管放心,小兄替你挡住后路。”

南白华聆言放心,大喝硬闯,如入无人之境。

紧接着惨叫声不断传出,断刃残肢,纷纷飞抛,黑夜中耳闻惊心,目触胆寒。

怎奈敌群太多,任他左冲右闯,总是源源而上,被杀的不知多少,却始终冲不出围困之外,时间将近天明,反而倒看不出悬岩位置,无疑地已然离开原地甚远,这时,他忽觉身上非常潮湿,心想:“这可能是血和露的混和所致。”

忖思中,又是一群敌人冲到,显然是存心不使他有喘息的机会。

蒋超然怕他用力过度,立即抢身上前道:“贤弟,让小兄权充次先锋罢,你替我照顾后路。”

南白华笑道:“小弟从未感觉疲倦?”

蒋超然一怔道:“真的?”

南白华突见敌人又攻了上来,立叫道:“蒋兄注意,星月现已无光,敌人围上来了,他们想趁黑夜作最后猛扑,放心,小弟确实不倦。”

蒋超然挥剑纵出,口中答道:“你功力恐未被废,潜在力可能有。”

语音未尽,顿与敌人接上,触目竟有二十余人,他一言不发,振剑攻出。

南白华猛觉对方剑风有异,留神一看,突见树隙中有两把长剑分左右暗袭而上,招式竟是“青跤剑法”和“白跤剑法”,持剑者头罩黑巾,不知为谁?

蒋超然冲开正面之际,突觉左右寒气迫人,心知来了强敌,左掌横扫一式“断江截流”,脚跟一旋一蹬,右剑捕风点出……

“锵”的一声,双方竟棋逢对手,同时震回。

霎眼间,南白华想出敌人是谁,不禁冷笑道:“哦,原来金城堡主和汤池庄主也亲身到来,好极了,放手过了罢,别尽叫些鸡毛杂碎前来充数了。”

他语音一出,两个黑影火速隐去,瞬息传来一声冷笑道:“南白华,天快大亮了,本晚算是让你侥幸拖过。”

那人音落,树林顿形一片死寂,南白华遥遥叫道:“说话的可是陆权老儿?请带信告诉双魔,叫他好好招待我一双小弟妹,如损一根汗毛,必将报以剥皮抽筋之刑。”

许久未闻回音,蒋超然吁口气道:“这两霸真个滑头,一被你叫破就开溜,显然是存心来暗袭的。”

南白华举头望天,一指左侧道:“我们登上峰定再说,敌人此时恐已退尽,这里不宜久留。”说完拔身而起,笔直往山头先登。

蒋超然跟着问道:“这些尸体怎么办?”

南白华头也不回,答道:“我等一走,自有他们的人来收埋。”

二人登至峰顶,天色还是一片漆黑;南白华接道:“天亮还有半个时辰,先向西方赶一阵罢?”

蒋超然闻言一怔道:“向西方那里?”

南白华悄声道:“绕圈奔百高峰。”

“奔百高峰?两位姑娘会在那里么?”

“不,蓉儿和梅姐目下无法找寻,我们先找双魔再说,只要能摸进十丈之内,那就有把握威胁其放人。”

蒋超然摇头道:“只怕两个老鬼不一定在百高峰?”

南白华未及回答,忽然将他一拉,立即藏入山石之后,轻声说:“有高手到了!”

言罢未几,嗤的降临二条人影;蒋超然暗惊南白华耳朵之灵,简直超乎想像之外,来人并非由地面而到,竟是自高空飞下,估计其听得之时,起码尚隔有数十丈之远。

南白华不知他在想些什么,瞟了他一眼即伸头探视,一见忖道:“原来是半邪人和三心客,咦!怎的独梅姑未在一道?难道有了什么变化不成?”

他想还未了,只见三心客道:“老半,下面那片死,不知是谁动的手,被杀了不下四十余人,嗨,这家伙手段真辣。”

“嗨嗨!”只是半邪人怪笑两声接道:“这还用猜么?不是潜龙奇侠,就是那姓南的小子,你看,山下来了十几个家伙,我们也去杀他几个过过瘾如何?”

只见三心客摇摇手道:“那是来埋死人的,三流货杀得不过瘾,收他们一遭罢,喂,你说的那个姓南的小子他不是不能运功了吗?”

半邪人哼声道:“你知道个屁!全力虽不能用,三分之一内劲还是不妨事的,那小子只要三成力,就是你我去单打独斗还不见得能胜呢,何况他还有把双龙奇剑。”

只见三心客大睁其眼,讶然道:“那我们想夺那把剑岂不成了空想么?”

半邪人哼声道:“明战不行可以暗中下手,最重要的是怕他拚命,一旦红豆爆炸,那就太不合算,这事放后一点日期再讲,目前必须先找出红叶的下落要紧,现双魔把持人质,我们先将人质弄到手才行。”

“走,双魔定在百高峰。”三心客音落人起,身形一幌而没。

半邪人稍立一下咕嘟道:“独婆子不合作,我去只有暗地下手。”他似有犹豫之势,但人还是追了前去。

半晌,南白华立起道:“蒋兄,我们不用去了。”

蒋超然大讶道:“这是为什么?”

南白华一指右侧道:“那地方早就埋伏有人,刚才也走了,显然是双魔的心腹之人,消息现已露,去也定必扑空。”

蒋超然朗然道:“你刚才说往西走,用意就在此么?”

南白华点头道:“我们上峰之际,那埋伏之人早就到了,我先还疑为是双魔之一,这人功力也不简单,不知是熟人还是新出现的。”

蒋超然叹服道:“贤弟内功之深,确是惊人,唉,可惜不能运用。”他一顿又道:“贤弟,你能隐身潜形,我不能在一块拖累你,刚才之气,设若你不是顾虑我,黑魔定脱身不得。”

南白华摇头道:“隐身只能假托潜龙奇侠之名,我如冒失揭穿,就不知会有多少人要受到魔头们的威胁,潜龙现已不能藏身,我们的亲人和朋友全靠潜龙奇侠之名去保障,这步棋再也不可失算了,除非我功力能完全恢复过来。”

蒋超然一想也是,接道:“那你可隐身救出两个小鬼头来,我还是单独行动为上。”

南白华决然答道:“现在已经有四个人失踪,不可再大意了,隐身救人要见机行事,有你无你都不碍事,不过……”他一顿接道,“双魔不是易与之辈,两小既落彼手,防范定必非常慎重,救人的希望一时恐难得手,但我们还是一面找寻蓉儿和梅儿,一面暗探两小的着落之地,总而言之双方都很重要。”

蒋超然略一沉吟接道:“我们现往那里去呢?”

南白华沉忖一会道:“天已大明,目前走到那算到那。”他说完举步,直朝后山而行。

蒋超然跟在后面,心情非常沉重。

峰后都是深林,晨曦渐渐由林梢漏下宿鸟发现行人,惊得四散乱飞,前行的南白华忽似察知什么征候,向后轻轻道:“又有人到了。”

蒋超然顺势藏身一株大树之后,侧耳一听,并无半点声息。

南白华朝空一指,表示人从空中而来。

他就近蒋超然而藏,悄声道:“三个人。”

言落之际,远处树梢发出阵苍老之声道:“慾仙子,三异双魔恐怕是忘了重阳之会吧?”

一个浪气的女人声音答道:“海潮寺外一战,重阳之约不到也不能算是失信,我们来此,最主要的还是夺取那对小孩。”

又有一苍老声音响起道:“你将人藏在那里?慎防潜龙那小子摸了去。”

南白华闻言大惊!未听女人答话,忖道:“蓉儿和梅姐确是被天慾妖妇擒去了!这该如何是好。”

蒋超然见他面色难看,心中骇然一震,暗叹道:“这是天慾妖妇和漠龙,雪煞到了,言中之意,两女已落入其手,真是祸不单行。”

南白华几次想纵出去,但他又怕没有把握,他深知漠龙嗅觉太灵,稍近就有被发现可能,一旦失着,有害无益,考虑再三,他还是咬牙忍耐下来。

只听漠龙的声音又起道:“我们要不要再等,晨光大亮了。”

“等什么?刚才见有两个黑点自百丈高峰空中飞走,必定是双魔无疑,去向是往北方,你们必须赶紧追踪,否则两个小孩更无法找寻了。”这是雪煞的声音。

许久未听有人开口,蒋超然就跃至树梢察看……

南白华伸手一拦,顺势往后带退,闪了几闪退出数十丈外,足还未停,突听漠龙哼声道:“这东西确非等闲,竟被他见机逃走了。”

他声音竟是二人刚立之地发出,蒋超然不由暗叫危险,忖道:“这些老鬼真是厉害之极,如不不是白华精灵,后果真不堪设想。”

忽然天慾圣母的声音道:“走罢,抓那些毛头小子干啥。”

未几,南白华吁口气道:“走了,我们也往北赶,可能两异已经得到双魔往北的消息,雪煞在百丈峰所发现的黑点,必定是两异无疑。”

蒋超然随在他身后,默默向北紧赶,沿途再无所遇,中午时,二人随便吃点东西又发足紧赶,一直赶到黄昏,打听之下,知已到了安徽所属的广德县。

二人进城落店,饮食后又待起程,岂知还未出店之际,蒋超然忽见店门外走过一人,恍眼间认出身形很熟,立即轻声道:“那人很像八九博学诸葛异,他走的方向也是往北,我们盯着他。”

南白华闻言点头道:“这倒是个好线索。说完丢下一锭银子,长身就往门外走去。”

蒋超然随后走出,略一张望之下立道:“那老儿转弯了,快!”

南白华注视一下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突围惊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