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27章 妖妇丧胆

作者:秋梦痕

冰天雪地,四野一片混沌;长白山与千山山脉的交界处,这时已然成了天翻地覆之势,黑狱阴魔与红尘艳鬼兄妹二人正以全力死拼天慾圣母、漠龙及雪煞,双方拳掌之功,只撼得地动山摇,从黎明直打到天黑,又从天黑再打到天明,时间已经去过一日一夜了,谈招数,少说也有五千招以上,然而,双方尚无胜负可判的迹象。

旁立三十丈外的南白华,只看得心中波涛起伏,情绪紊乱已极,不止一次的想冲进魔群之中,藉这良好机会,运全劲激发腹内爆炸红豆,与敌人同归于尽!

但是,母亲的慈爱,生父的初逢,未婚妻落入魔手,再加上刘梅龄,蒋竹寒等两小的可怜;这一切又启发他不可轻生的观念,终于又将激动的心情平息下来。

陡然,一声猛喝将他的思维打断,只见黑狱阴魔似已不耐,身体竟拔高升起,掌劲如闷雷般凌空下击!

紧接着红尘艳鬼也已升空,而且竟抖出了兵器,那是一件罕见的东西,形似七根绳子,总结在一只玉手掌内,颜色各有不同,闪闪发光,各绳长度相同,约四尺五寸;她劲贯掌心,力达绳梢,挥舞中竟能发出种种不同的音响,内含喜、怒、哀、乐之情。

天慾圣母一见之下,似是非常紧张,她那天魔rǔ亦适时抖出,口中沉声朝漠龙,雪煞警告道:“注意,那是‘七情’索,速守心灵,勿为所惑。”

南白华眼看五个老魔越斗越紧,渐渐隐入蒙蒙大雪之中,不禁轻叹一声,似有无限感慨。

他呆立良久,摇头叹道:“如今只有望云兴叹的份儿了,这种来去青冥的力量,恐怕永远也没有希望啦!已往的豪情,只留下清晰的回忆,唉,人生诚为一梦。”

想着拖起沉重的脚步,慢慢的踏进长白山区;一路上他想得很多——过去,现在,将来,还有……总之他无所不想。

天又黑了下来了,强劲的寒风,怒号着往身上直扑!幸喜他对这些一无所畏,惟有两日来未进饮食,肚中饥饿难耐而已。

了望前途,地形依然是往上拔升,一座座冰峰,如春笋般峋峋林立,一根比一根高;低凹处都是原始森林,树帽上压着积雪,枝叶负重得似乎透不过气来,不时发出“喀擦”之声,像反抗!也像叹息。

翻过几座山峰,也踱过几处深谷,他发现前面陡然横挡着一道千丈悬岩,走近一看,竟是个极险峻之地,要想跃登上去,真还要很大的工夫。

沉忖一下,他暂时放弃继续前进之举,游目四顾之下,发现有个非常干燥的洞隙,宽而不深,恰好容易过夜,忖道:“不如休息一会看看能否找到一点食物。”想着现身四下寻觅,闲步岩下。

找食物在这冰天雪地之时谈何容易,飞禽走兽绝迹,果实之类更不用问,连一点核都不曾留下。

他步四寻,自我苦笑道:“除非吃冰雪,想吃土都很困难。”

正当他自讽自嘲之际,蓦见左侧雪地上大一丝紫色红光浮动,不由眼睛一亮,暗道:“常听人说:‘长白山多产人参’,而千年人参往往有各种异征出现,那雪下很可能就有那样东西在内!”

想着趋至近前,凝神注视之下红光虽已不见,但落在那块地上的积雪却非常浅薄,显然与别处大不相同。

稍立一会,缓缓蹲下去,举手将雪拂开……

突然,他发现雪下露出一只酒杯大的圆形玉盒,盒内竟散放出一阵阵扑鼻清香!他一闻之下,陡然心灵一震,暗道:“这可能就是双仙派的鬼计了,盒内必然藏有砒石王在内,这玉盒色带淡紫,显为一玉中精英,刚才那红光可能自玉盒上浮出。”

忖着打开玉盒,触目处只见其中置有一颗浑圆而透明白东西,色泽莹白精亮,清香更显浓厚,他心中已确定所料无误,顿时大感恐惧,良久,始尝试着运用自己的思想,从有知识的幼年开始,一直联想到现在……

忽然,他眼睛中射出兴奋的奇光,忖道:“我的‘三舍利’禅功确实百邪不侵,这砒石王竟对我毫无影响。”

兴奋之余,陡然又起警觉,暗道:“现在就开始吧,开始装糊涂,暗地里一定有人在窥视。”

一点不错,他刚刚慾将玉盒收藏起来之际,突然耳闻一阵飞纵之声传来,继则有人发问道:“什么人?敢在我长白山区探秘。”音柔而娇,宛如黄莺出谷,显然是一妙龄少女,闻声启人遐想。

南白华慢慢的转过身去,故意装出芒然之态,触眼处不由大讶!见到的意是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倾城尤物,风姿之美,罕有甚匹,真是融首蛾眉,处处透着迷人的诱惑魔力,一身翠绿,姿态妙绝。

他心灵机警,情知不能照自己个性露相;于是又故意作出惊讶爱羡之情。

“咭咭,你怎么了,干吗不答应?”她嫣然微笑,贝齿户露。

南华白大有茫然无措之态,吞吞吐吐的道:“在下……在下怎的……想不起……”

绿衣女见他可怜兮兮的样儿,即轻移慢步的上前娇笑道:“你想不起来此做什么了是罢?唉,算啦,我不责备你啦,喂,你姓什么?”

她似是你不放心地又问一句。

南白华搔首皱眉的苦思半晌,以乎急得团团转,装得非常相像的道:“我姓什么?嗳,我怎么糊涂啦?”

绿衣女渐渐走到他的身旁,两眼射出精明而锐的神光,不断而审慎的注视着化;但是,他看到的只是一个俊绝人寰的奇男子,这男子似在她芳心深处留下个极深极深的印象,那印象好像一把百精钢的钳子,紧紧地将她心钳住。

良久,她似曾轻叹了口气,而这声叹息连她自己都没有感觉出来。

“喂?你还在想自己的姓名么?”她见南白华只顾低首沉吟,竟又轻轻的唤了一声。

南白华抬头苦笑道:“我的记忆那里去了?怎的脑子里空无一物啊?”

绿衣女一顿叹口气道:“想不起的就不要想啦,姓名不过拿来彼此作个区分而已,已往的忘了,你难道不会再起个名字吗?唉,我看你还没有吃过饭吧?”她显出非常关心之情,是真是伪却无从看出。

南白华摸摸肚子道:“吃过与否,我也想不起了,但肚子倒是很饿。”

绿衣女顺手往衣里一探,拿出一颗丹九道:“这是千年王丹,你吃下罢,能疗今止渴,且有益款延年之效。”

南白华接过一闻,知是珍贵之物,望她一眼后立即吞下,左掌向她一送道,“无以为报,这是在下刚拾之物,看似非常珍奇,万望笑纳为幸。”他本不愿将砒石王交她,但为了坚定其自己信心之故,除此却无再佳之法。

这下确被他作对了,绿衣女原本的确向有几分提防之心,如此一来,只见她面现朗然之情,轻笑接道:“什么东西啊?很香嘛,谢谢啦。”她一面接面娇笑不已。

南白华怔怔的望着,吞吐的问道“姑娘,你……贵……姓呀?”他表现得呆头呆脑,维妙维肖。

绿衣女明眸一瞥,面泛红霞,嘴慾启又止了好几次,半晌才轻声答道:“你叫我绛云罢,我没有姓。”说完柳腰一扭,羞态美极。

南白华暗暗忖道:“此女外表天真娇柔,殊料她竟是双魔残害江湖武林的最高助手,无疑为双仙派第三号首领,其武功之高,定非等闲可比。”

他想还未完,绿衣女又回过身来,面上的羞意未退,素手轻拂云鬓,动作美妙而自然,似在掩饰羞容,也可说是少女的习惯。

她见南白华低头沉吟,皱眉苦脸的似乎还未找出头绪,不由轻声道:“你还在想什么?”

南白华望望她叹道:“我可能生病了?已往之事全记不起啦,我叫什么呢?”

绿衣女嫣然道:“我叫你白雪好不好,因为我们是在长白山相遇,而且又在飞雪季节啊。”

南白华叹口气道:“我姓名都给忘了,那就叫这个姓名罢,绛云姑娘住在那里?今日相逢,不知还有再见之日么?”他表现出依依不舍之态。

“啊!那很容易,我住在天池,那是白头山最清静的地方,你如想见我时,只往天池一找就会找着的,嗯,我送你一样东西。”说着自襟底拿出一块红色玉石,形似云状,缕纹清晰,镌工别致。

南白华接过把玩一会道:“这玩意有什么用途吗?”

绿衣女轻轻一笑道:“我名绛云,这是我的令符,如有人为难与你时,只要合出此符一照,保你行动无阻。”

一停又道:“你一定学过武功吧?否则在此冰天雪地那有不畏寒冷的?”

南白华心中暗笑道:“你还在试探不舍,这都是些废话!”闻言摇头道:“在下想不起来了。”

绿衣女笑笑道:“你随便动动手脚我看看就知道了。”

南白华毫不考虑,顺手一掌挥出,只打得雪飞冰溅,他竟以三成功力施为。

绿衣女一见笑道:“你记忆唯失,潜能依然存在,功夫到了炉火纯青之时,动作信手成招,随便一挥,竟有这大潜力,显然你过去必非等闲之辈。”说着以一种亲热的姿态走近南白华,素手在他背后一按即收,笑道:“莫忘了来天池看我啊。”音落人去,瞬息不见。

刚才那一按,差点吓出南白华一身冷汗,原来她竟有心封闭南华任督两脉玄关。幸好南白华仅只感到一股热流攸闪即没,并无不良现象。

他侧耳听听,四野毫无声息,忖道:“这少女功力高深无比,刚才我竟未测出她暗藏之处,显然不弱于双魔之任何一人,不知是双魔的什么人?”想着信步而行,目标还是朝既定的方向前进。

黑夜消失,转眼又是黎明,他翻过悬崖,接着又跃登几座冰峰,估计走了七十余里,前面现出蜿蜒的山脊。

忽然,他看到红影一闪,从侧方飞来一骑,竟是万里风与火龙驹为寻自己而来。

南白华一见招呼过来道:“里风有什么发现没有?火龙和你要慎加隐秘,白头山高手太多了。”

万里风翻身跳落地面,神色紧张的道:“主人,你没有被迷么?”

南白华闻言摇头道:“你在那里得的消息?”

“啊!天啦,那就好了,俺是刚才窃听两个老头说的,他们说……”

南白华见他上你不接下气的模样,一指右侧道:“我们到那里去讲,此地太暴露形迹了。”

两人一马,亮未留下痕迹的掩好身形,万里风接着道:“主人,你老可曾遇上一个穿绿衣的少女?”

南白华点点头。

“嗳呀!那是双魔的徒弟,听说武功竟较双魔还强,绰号叫做什么‘绿色鸠’,近来关外武林都遭了她的毒手。”

南白华点头道:“你听得的消息完全正实,不过,她没有办法迷住我,而且反中了我的圈套,里风,你只要小心暗藏长白山中,我如救出那对小孩时,你带他们尽速赶回关内去,现在我要走了。”

说完长身纵出,摆手而去。

万里风对他是百依百顺,毫无逆言,他目送主人走后,自己带着火龙驹也飞奔于深谷丛林之间而没。

中午时,南白华行到一处谷地,谷中石笋林立,这时都覆上了一层厚冰,两旁飞岩千丈,真是奇险天成,看方向是自己必经之路,但谷长不知有多远,稍一迟疑,继又举步直进,穿过一群群的冰笋,渐渐越走越险。

突然,前面忽起嗡嗡之音,听去尚有很远,细察之下,原来竟是人的谈话声,他立即化形前进,竟在察知究竟为谁。

声虽听出,但路程却不近,奔行将近数里,前面谷势更狭,视之形成一道深沟,仰望不及顶,显然已深入冰峰之间。

语声逐渐清晰可闻……

“那小子不知来了没,你这次恐怕要失信与他了。”这是一个苍老的声音。

南白华陡然立定,忖道:“原来是漠龙!”

又一苍老声音叹口气道:“两个女娃悉被慾仙子移了藏处,到时真不好与潜龙那小子会面,不过,我相信他也偷不到砒石王,那绿衣女的武功确实惊人,我们险些遭了她的毒手,砒石王现在确定是在她身上啦。”

南白华不敢接近,但已知道两个未婚妻没有被其带来,最后说话的正是雪煞,心中暗忖道:“难道双魔与他们没有打出什么结果不成?”

忽然一声叱喝传来,立将南白华的思路打断;又听到漠龙大声道:“慾仙子被敌人逼回来了。”

立时两声“嗤嗤”破空之声晌起,那是漠龙和雪煞前去接应无疑,南白华仰头一望,只见几条人影一闪而没。

稍停,再无什么动静,南白华继续向前淌进,未几走出深沟,前面却是被雪压着的森林,林隙黑漆漆的,像魔鬼的雀穴!也像地狱的幽门。

他不知道森林到底有多远,然而,左右两侧显然不是所要走的方向,势必从林中穿过不可,于是,他沉吟一下即决心通过森林前进。

好在他尚有几成功力,不患陷入雪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妖妇丧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