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28章 魔女痴情

作者:秋梦痕

南白华见她说得肯定,心中也十分相信其言不假,故意道:“谁知你有什么鬼计?他现在四处乱走,看样子也许是在找什么地方!”

绿衣女闻言一怔,既而面现欣然之色。

南白华心中有数,装作警告道:“你别向他捣鬼,本人如果获知他有任何不幸,哼,双龙剑下无情!再见。”

绿女怔忡久之,既而眼睛一转,哼声道:“我非杀他不可,看谁奈何得了我。”说着故意转身而行。

南白华知她在测验自己是否真的离去,心想:“这丫头真是厉害,嘻!谁教你遇着的是我。”

绿衣女未闻回音,暗自咬咕道:“他真的去了,唉,我得去找那姓南的,列其遇到危险。”

南白华暗随其后,走还不到半里,忽然由空中飘落两人,一见暗道:“双魔寻来了。”

绿衣女陆然伫立叫道:“师傅,白头山敌人扫清了没有?”

黑魔似乎对她别具宠爱,抢先答道:“天慾宫人早退了,但是我们牺牲两个重要人物。”

“是谁呀?”

“黄包白与姜尚安,二人是被天慾四妖围攻所杀。”

红魔边说边拉住她,语声中没有丝毫怜惜之情。

绿衣女叹口气道:“那两个老头不坏,师傅,我们要替他们报仇。”

黑魔哈哈笑接道:“叹什么气,只要四妖收服,我们还增加两个呢。”

绿衣女嗔声道:“不要,我非杀她们不可。”

黑魔一伸舌头,似乎不敢反抗他的徒弟。

红魔格格笑道:“乖乖,你是双仙派的宝贝,一切全听你的好啦,啊!云儿,你把那南小子收拾了吗?他那个人留不得,留下将有危险。”

“不,我留下了,他正在找天池呢,危险?什么危险?”

黑魔抢接道:“我不是对你说过吗?他腹中吞有爆炸红豆呀。”

绿衣女故作惊骇地道:“那么二老可千万别接近他,失去记忆的人,随时都有出人意外的举动,不过,我倒不怕,因为他对我……”她说着没有下文,形态上显出忸怩之情。

红魔一见,格格笑道:“乖乖,你对他有了意思啦,是不?”

“不来了,二师傅坏死了。”

黑魔叹口气道:“你既然要他留下,那么就应该趁他不防之际封闭玄关,只留下他三成功夫防身就得啦。”

“不嘛!我怕敌人向他下手,必要时他可与仇敌同归于尽。”

南白华在旁闻言,暗道:“你这狡美人,竟连师傅都骗起来了,明明你已封闭我的玄关,这时竟瞒而不说,哼,你只是没有得手罢了。”

其实,绿衣女对他确存有一半好意,她怕两个师傅在暗中加害于他,但也有畏惧红豆爆炸之心,存心只让她自己一人知道罢了。

双魔拿她没有办法,兄妹互视一眼,苦笑了笑。

绿衣女号似对两个师傅的个性非常明白,娇声道:“我要回天池啦,什么时候进关?到时候通知我啊。”说完柳腰一扭,讽讽然扬长而去。

南白华紧随在后,一阵阵少女的芬芳顺风吹送,扑鼻心畅神怡,不过,他对这馥郁之气早有享受,闻之无动于衷。

偶一回头,在见双魔仍在注目相送,居然也露出慈爱的笑容。

天池在白头山以东,属长白山脉中心之地,为天下奇胜之迹,名虽为天池,实为一温泉名湖,四周奇峰环立,沿途芳草遍地,近池处,北面悬岩壁立,高与峰齐,东南西三面则是原始森林,幽秘奇绝,自古少有行人通过其中,然林隙实有秘径,外人不得而知罢了。双魔在此已隐居百年,独天池为其禁区,除徒弟绿衣女外,连自己兄妹都不轻易涉足其间,他们对绿衣女的爱护可想而知。

悬岩下有阁楼亭台,楼楼遍种奇花异草,红黄绿紫,四时不绝,外围间以翠竹新篁,风景奇绝幽雅,不亚人间仙境。

南白华一到峰外,已知目的地已到,立即停步不前,有意让绿衣女带路。

绿衣女穿过秘径,立有两个风姿妩媚的丫头相迎,年龄都在十六七岁之间,衣锦一白一红,穿着上分不出主仆痕迹。

绿衣女一见就急急问道:“秋月,夏荷,你们看到有一个公子前来吗?”

穿白的闻言一挑月眉答道“什么公子呀!我和夏丫头没有见着啊。”

绿衣女闻言“吓”声道:“那么他一定走错路了,我们快找。”

两个悄丫头不明其故,但见她显出从未有过的焦急神情,深知事非常寻常,立即双双跟上,四只妙目到处搜索。

绿衣女在回身之际又道:“我们到林外去找找,莫忘了,他是个穿青衫的公子,见着时只叫白公子就是。”

穿红的丫头接道:“什么年龄啊?人长得怎么样?”

绿衣女信口答道:“不到二十岁,看来只比我大一点点,长得……嗳!死丫头!问这个干吗?还不快点走。”

“格格!咭咭!”两个丫头见她羞得慌了张,忍不住都笑出声来。

绿衣女似乎与她们闹惯了,气得蹬蹬脚,拔身越林而去。

两个丫头一见,同时娇笑一声,竟都展出罕有的轻功尾追不舍。

未几,南白华看到三条娇小的身影如飞穿林而出,前面走的正是那绿衣女绛云,他顽皮成习,依然隐身不现,有意让三女到处寻找,三女去后,只见他眼睛一转,闪身就往林内穿进,显然有什么企图!

两个时辰过去了,南白华已走遍了天池两个角落,这时却从阁楼上慢步而下,口中嘀咕道:“两个小鬼没有藏在这里,那又往何处去寻呢?”

原来他偷进去的目的是在找寻刘梅龄和蒋竹寒两个孩子。

他缓缓穿过花圃;陡然似又想到什么名堂!只见他急急奔入林中,伸手向怀中一摸,继而抽出来又往一棵大树根部塞进几件什么东西,加上树叶一盖,这才快步离开,回头一瞥之后,倏向左侧穿行,约数十丈距离时才慢慢前进,这时已现出身形,态度非常轻松。

“啊呀!小姐快来,是不是这个人呢?”这是秋月丫头的叫声。

远远传出绿衣女的娇答道:“一定是,在那儿?”

南白华心中想笑,但又不敢笑出声来,惊噫声道:“怪!这里怎的有女人说话?”

“格格,原来是个呆头呆脑的傻公子!”这是另一丫头的口音。

南白华抬头见着两女,立即一拱到地道:“二位姑娘贵姓?小生冒昧闯进此林,现巳找不着出路,尚祈指引一二。”

两个丫头见他酸气冲天,更笑得不亦乐乎,差点从树上掉了下来,幸好,绿衣女适时赶到,一见嫣然笑道:“白雪,你真的找来啦!”说着飘身近前又道:“快随我来,过林就是天池。”

南白华见她如逢多年老友似的,态度自然而爽朗,毫无半点忸怩之态,拱手道:“好极了,居然被在下找到姑娘仙居啦。”

绿衣女娇笑道:“你别再酸啦,否则这两个野丫头要笑得不知带路了,什么仙居人居的。”

两个丫头闻言,一路笑着领导前行,不时还回首作鬼脸。

南白华装呆装到底,傻傻的跟在绿衣女后面,心中可就乐开了。

沿途上,南白华东观西望,显出他对眼前环境的新奇羡慕之态,指这儿问那儿,口不停手不止,大有叹为观止之慨。

绿衣女故意让两个丫头先走,自己慢步旁依,解说着,不时现出嫣然微笑。

入得阁楼,南白华故意乱抖满身灰尘;绿衣女一见,立即招呼秋月准备洗漱。

南白华闻言摇手道:“不必不必?这里恐怕不太方便。”他完全是一套慾擒故纵的手法。

秋月闻言娇笑道:“这里有阁楼三座,每座都设有温泉洗澡设备,楼上书房寝室俱全,公子如不喜此地僻陋,就玩个一年半载的也不要紧。”说完领先前行道:“公子请随婢子来,夏荷快作好晚饭啦。”

南白华故意搓手作态,勉强随行。

绿衣女似是忽然想起什么,遥遥叫道:“秋月,你好好替公子清理衣裳,今晚我替他作套新的更换。”

南白华闻言暗笑,心想:“你对我的双龙剑仍起疑窦吗?嘻嘻,我早就藏好啦。”

秋月闻声知意,接答道:“知道啦,只怕内衣也满是灰尘呢!”

南白华一到浴室即道:“有劳姑娘,现在请便罢,洗完在下知道回路啦。”

秋月娇笑道:“别姑娘姑娘的,我叫秋月,知道吗?快把外衣先脱下来,嗳呀,脏死了,让我清理清理。”

南白华这下确实不好意思,但又不能坚持,只好硬着头皮慌慌忙忙的脱下外衣,三脚两步踏进浴室。

秋月一见大笑,叫道:“还有内衣呢?”

南白华没有回音。

秋月伸伸舌头,继而轻笑一声,举手就往外衣乱摸……她当然没有搜出什么,触手只是几十两银子,很明显的,南白华连解毒金蝉等物都藏了起来。

秋月摺叠好衣服,反身飞奔而去。

南白华听到脚步音,轻笑道:“你们还差得远哩,哼,想在我面前玩花样。”

秋月回到正阁,朝绿衣女摇摇头道:“除了几十两银子,其他一无所有,小姐想查的是什么?”

绿衣女摆手道:“既然没有什么发现就算了,快帮夏荷摆酒菜,饭后速向总掌传令,任何人如遇白公子都不准阻拦,并惊告全派留意,潜龙奇侠已在附近出现。”

秋月打趣道:“小姐这命似乎从未发过,这次……”

“死丫头,又要烂舌根啦。”绿衣女不等她说完就连忙阻止。

秋月娇笑一声,作个鬼脸而去。

酒饭刚刚摆好,南白华已潇洒的缓步而来,摇头摆脑,口中还轻声吟哦些什么?神态轻松而愉快。

绿衣女起立相迎,微笑道:“白相公对天池印象如何?”

南白华大声赞道:“人间仙境,真使在下大开眼界,非身履其境,谁又知这四面冰峰之地,却藏有温暖如春的世外桃源。”

绿衣女一面让座一面道:“常闻江南风光佳天下,在白相公眼光比较下,此地又当如何?”她突只其来的问一句,似尚未放弃试探之心。

南白华是何等机灵!闻言故意一怔道:“在下似未到过该地,试问如何比较?”

绿衣女格格娇笑道:“请恕绛云忘了公子记忆欠佳,失言之过,尚祈原谅,此地缺少美酒佳肴,公子随便用点罢。”

南白华几日未进饮食,早就馋涎慾滴,客气两句,立即杯筷齐举,他也顾不了什么斯文不斯文!总是装疯作傻,怪样百出。

这一来,可将两个丫头看得笑弯了腰。

饭后,绿衣女陪他漫步天池沿岸,指点远近风光。

一宿易过,第二日早餐后,绿衣女陪他参观总堂所在地,都是白头山主峰之地,冰岩交错,奇峰林立,中亦有如春谷地一处,房屋栉比,双仙派党徒分居其中,初成之局,似还有执司划分。

南白华暗地留心之下,发现左侧有一堵险岩,岩外空空如也,显然为一无底深谷,指道:“那面为何没有冰峰森林?”

绿衣女一面向同党打招呼一面轻声道:“今后那地方你不要去,本派凡有最隐秘之事,都在险岩各石洞之内,岩后是一千丈死谷,非有御气飞升之能,他人无能到达。”

谈话之际,秋月飞奔而来,远远叫道:“小姐,命令已经传达啦。”

绿衣女点头道:“两位令主在总堂吗。”

秋月走近答道:“两位令主不在总堂,听说是去追什么三异去啦。”

南白华闻言一震,暗道:“三异可能是为了夺取两小而来,不知得手没有?”

绿衣女见他低头不语,问道:“你又在苦思过去啦?”

南白华心中一惊,立答道:“没有,在下在猜姑娘的身份和地位呢。”他答得毫无破绽。

绿衣女娇笑道:“我在双仙派里有着特别地位,凡是我有什么命令下达,不问内外大事,就等于两位令主的命令,除我之外就算一位诸葛先生了。”

南白华点点头,似知未知的漫应一声。

主仆陪他参观了三个时辰,于是又回到天池阁楼午餐。

吃罢不久,主仆正在陪着他闲谈之际,只听楼下传来一声苍老的问话之声:“小姐在吗?”

绿衣女闻声道:“是诸葛先生嘛?快请进来。”

一阵步履声后,阁门口出现了八九博学诸葛异那张姦诈阴险的干枯面容,眼睛似猴子般朝南白华溜来溜去,显出十分怀疑之态,故意姦笑道:“这位就是白雪公子吗?老朽失敬之至,刚才在总堂未曾迎接,尚祈见谅是幸。”他笑着说着自行坐下。

南白华起身拱手道:“那里那里,原来你老就是博学多才的诸葛先生,小生久仰了。”他也似真似假的满口敷衍。

绿衣女轻笑接道:“先生到此,不知有何指教,进关之期,想先生已准备就绪了吧?”

诸葛异嗯了一声,眼睛窥视着南白华,随口答道:“筹划倒是早已确定,然而令主必须查出红叶下落才行,昨日将两位小孩狠打了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魔女痴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