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03章 游戏

作者:秋梦痕

太阳渐渐升上了,沿西湖的房屋这时还紧紧的关着。从清波门走出个青衣短装的人,只有十六七岁年龄,一直朝北高峰下走去,面上没有表情,他不时向左右望望,看到一些卫门里的人在抬尸体!

他走出不远,接着清波门追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壮年叫道:“白华,你到那里去?局主刚才征求我的意见,说明天那趟镖是不是要延期?”

“我去金家庄看妈妈。大哥,你对局主如何答覆?”

壮年耸耸肩,上前道:“弟弟,我那次作过决定来着?这个总镖头完全是你替大哥撑的,我是偷偷来问你呀!”

白华看看附近无人,微微笑道:“大哥,八年前是谁将我从水中救活的?”

“嗨,你老是提那件事干吗?”

“嘻嘻,那么大家都不许讲感激的话,快回去说,明天按时起镖。”

“弟弟,这趟镖要经经过几处险地……。”

白华摆手道:“小弟就是因为这原因才决定明天起镖的。”

壮年人没话说,转身进城。

白华到了金家庄大门前,迎面看到战神黄鹄,叫道:“黄大哥,星夜庄里没出事情吧?”

“哈哈,老弟,令堂正在担心你哩,大概两面都安全,我也无须去看你了。”

白华啊声道:“原来黄大哥出门是准备看小弟的,那真不敢当。”

二人进了客厅,白华见了母亲,欣然请过安,又向众人见过礼才傍着冤魂徐清风坐下。

华夏剑客笑着道:“白华,你那镖局没有发现敌人吧?”

“是的,只有西街头利生当被抢去部份珠宝,后又被人送还了。”

三湘神龙黄道哈哈笑接道:“不足那一家哩,除人死不能复生外,失物都完璧归赵,总计起来有十家之多,这都是蒙面人的杰作。”五湖帮主徐涛叹口气道:“六女三男换取金城堡和汤池庄百几十条命也就足够了,昨夜那场惨杀,真是江湖空前大事,我总怀疑不是蒙面大侠一干的?”

“徐伯伯,据你老判断还有谁呢?”

“三丫头,你不要故意发问,嗨嗨,长生隐士和四海苍虬到了西湖,我伯伯也有耳闻,你这丫头福气好,一定得到了二老青睐,瞒的可真紧!”

“咭咭……”

“啊!三妹子,你真见了那两位奇人啦?”

“大姐姐,我当然见过啰,还有南妈妈,嗯,白哥哥,我忘了告诉你哩,那个长生伯伯就是长生隐士啊!”

白华向她笑笑道:“我也看出点苗头,不过不知他是谁罢了。”

金露蓉见大家对长生隐士和四海苍虬之出现都很惊讶,惟独她白哥哥未表异征不禁诧然问道:“白哥哥,长生伯伯对你印象很好啊,你不觉兴奋吗?”

白华摇头道:“我又不想求他收徒弟。”

金露蓉的二姐姐金露芳轻声在南夫人耳旁道:“南婶婶,华弟真不深造吗?”

南夫人笑着轻声道:“二姑娘,对这方面老身从不过问,白华他有他的打算,我作妈妈的管他干啥?好歹由他自己。”

金露芳看看她三妹,不禁在心里叹口气。

白华站起向妈妈道:“妈,明天局里要起镖,孩儿得赶去帮忙整理杂物,你老又要单独在家了……”

南夫人正想开口说话,金露蓉的妈妈笑着插言道:“白华,你放心去罢,你妈我要留着作伴。”

白华感激的道:“谢谢伯母。”

黄道接口道:“白哥儿,老朽本不赞成你当镖师,但既然答应人家了,也就算啦,不过,不宜长干下去,江湖风声已日趋紧张,这次西湖事件,可以断言就是浩劫的开端,临安镖局已有祸根,迟早要遭危险的。”微一沉吟又道:“你先走罢,随后黄伯伯派你黄大哥和徐二哥去镖局协助你。”

白华激动的道:“谢谢黄伯伯关怀,有黄大哥和徐二哥同行,那太好了,小侄先代局主道谢啦。”

黄道摇头道:“白华,这与镖局无关,老朽与令尊有一段不平常的交情,徐伯伯也是一样,这完全是为了你。”

南夫人起身衽道:“谢谢黄伯伯操心。”

金露蓉张张嘴,想开口又停住不语,这情景被南白华发现了暗地忖道:“糟了!这丫头定会暗地跟了去!”忖着又不便出口阻止,稍一迟疑只得告退。

金露蓉见南白华出了大门,眼睛一转笑道:“大姐和二姐明天又要出门啦。”

金露芬一怔道:“三丫头,你听谁说的?”

金露蓉格格笑道:“黄大哥和徐二哥都走啦!”

金露芬羞得无法掩饰,骂道:“死丫头,你要挨打啦。”

金露芳一瞟徐清风,似喜还羞的不敢出声。

金露蓉见老人家们含笑不语,一噘嘴道:“瞒啥?每次都是这个现象,你以为我不知道哩。”

金露芳见她还不住嘴,恨恨的道:“三丫头,白华不在家时,你只知蹲在他老地方钓鱼,为什么也不跟着走,专只烂嘴烂舌的。”

金露蓉似达到了某一目的,趁机咭咭笑道:“跟就跟,我还怕什么?”

金夫人一惊道:“蓉儿,你别替我找烦恼,白哥哥过几天就会回来的,二丫头给我闭嘴!”

金露芳笑道:“妈将三妹越带越娇了!留在家里专捣乱,叫她出门吃点若头难道不行吗?”

“咭咭,吃苦头,谁敢给苦头我吃?不揍他才怪哩!”

作父亲的呵呵笑道:“蓉儿,你大姐二姐出门都有事情的,你要出去干啥,认为外面好玩吗?”

“我去帮白哥哥保镖难道不行?”

黄鹄哈哈笑接道:“啧啧,江湖出了女镖师啦,男人将要下厨房罗!”

“怎么样?女镖师不是人干的?哼,只要有本领还不是一样。”

徐清风逗笑道:“三妹妹最近定然得了长生老人的绝活啦,露两手给我们见识见识怎么样?”

金露蓉一撇嘴道:“不会比你差劲,我才不给你看哩。”

五湖帮主呵呵笑道:“这才是高手不露相,蓉儿别听你二哥的。”

一家子吃过饭,黄鹄与徐清风进了城。

三位老人商议防范今后的意外,都去了书房,南夫人老姊妹俩相偕进入后堂。

厅里只剩下姐妹三人,金露蓉怕两个姐姐的联合阵线,单独笑着溜走了!谁也不知她溜到那里去干什么?

西湖四周依然很冷清,行人除有必要事外,全天没有一个游览的人。这种现象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

一天就是这样沉闷的过去。

第二日的五更刚过,清波门涌出一队车马,每车上插了一面小旗,蓝底金字,边镶红色犬牙,字为“临安镖局”车前两骑,车后三骑,趟子手,车把式,共计不超过十五人。

临安镖局的局主“神鹫掌”林六奇,是江湖叫得响字号的好汉。“神鹫掌”在十五年前曾与华夏剑客及南白华的父亲南天星同称中原三雄,这次接的镖是苏“抚”交运的“官银”,不保也不行,逼得没有办法推辞,否则林六奇真没有这个胆起镖。

昨晚突得黄鹄和徐清风义助保镖的消息,真是喜从天降,这才亲身出马。

他自己陪着黄、徐两人作押运,总镖头姚崇仁带义弟南白华作前驱。

三车五骑出了“临安”,目标直指闽南省“延平”府。

行未三十里,南白华轻声与姚崇仁商量几句什么?

姚崇仁即大声道:“白华,你带脱了东西,现在快回去拿呀,大队要赶到富阳过夜,你就赶到富阳相会好了。”南白华拨转马头就走。

黄鹄见他回到身边,问道:“白华弟,忘了什么?”

南白华笑答道:“忘了随身日常用品,大哥二哥和局主先行,小弟赶得上的。”

局主林六奇对他似非常爱护,哈哈笑道:“白华,沿途可以买的就无须回去拿了。”

“林伯伯,路还不远嘛,小侄用惯自作的,你老请先行。”

说完一摧马,泼刺刺的赶回临安去了。

林六奇哈哈笑道:“这孩子活泼极了,每次走镖他最卖力,遇事又精灵又懂风势,比老江湖管用多了!”

徐清风笑接道:“可惜他不愿深造,否则倒是个人才。”

林六奇叹口气道:“此子福气真好,每次遇事均能避过。”

黄鹄笑问道:“老局主,白华家传武学不差,他不知得了多少?”

“呵可……,老朽只见他露了一次剑法,那是他父亲生平得意之学,“天星剑法”他已练得差不多了。”

……

车马继续前进,阳关大道,冲起一股黄尘。

且说南白华回程赶了十余里,远远就发现有个少年书生,青衫摺扇,头戴文生巾,以最快的轻功身法,沿大道林木紧赶而来。

南白华似与常人目力有异,他看得非常清晰,认出那少年书生就是金露蓉化装的,暗暗笑道:“小蓉,你能瞒得我嘛!我是此中老手哩。”灵机一动,将马勒转林内,从鞍桥取下行李,以最快的动作改扮一番,一切妥当,复出林缘。

青年书生正在这时赶到,目眼发现南白华,不由一怔,继而惊叫道:“啊!你是蒙面大侠!”

南白华强忍着笑,发出沈重的声音道:“你是谁?从何认识本人?”

“我……在下路庸,嗯,是施学的,曾在西湖见过你打架。”

“哈哈,那就难怪了,喂,少年人,现在江湖不大好走,象你们这种读书人,最好不要出门。”

“不,我不怕。”

“哈哈,你手无缚鸡之力,一旦遇了强盗歹人,那只有听人宰割,讲不怕行吗?”

“谁说我手无缚鸡之力,我也会些武功哩,个把毛贼怕什么?”

南白华大笑道:“你那点武功焉能走江湖。”

化装书生的金露蓉噘嘴道:“你怎知我武功不高?”

南白华笑道:“江湖成名人物,在下知道得非常详尽,象你们这些初出茅庐的小伙子,自然武功有限。”

“比你当然比不过。”

“那就要继续苦练才是,怎么样,跟我作徒弟愿不愿意?”

金露蓉沉吟道:“你有多大年龄了?”

南白华一怔,不知她问年龄与学武功有什么关系,笑道:“学武功问年龄干啥?”

金露蓉摇头道:“当然有关系。”

“哈哈,我有五十多岁了。”

金露蓉喜道:“那很好,不过,我不能先跟着你走。”

南白华闻言,正中心意,笑道:“这个由你,我也单独走惯了,现在一言为定,也不要拜师,这就开始,现教你一套轻功身法,再教你九招剑法,差不多己够你成名江湖了。”

金露蓉喜得直跳脚,暗道:“这个徒弟真容易做。”

南白华是怕她在外吃亏,是以想出这个办法;一方面暂不透露身份,免得走漏消息使母亲在家遇仇,其次则是行动方便。他看到金露蓉眉飞色舞,不禁暗笑不已。

金露蓉催道:“蒙面师傅,你贵姓呀?能不能揭开面罩给我看看呢?”

南白华故意沉声道:“为师从不姓报名的,面罩更不能取下。”

金露蓉闻言怕他一生气不教功夫,忙道:“我只问问嘛,别不高兴呀,现在快教啊。”

南白华忍着笑道:“这很容易,别人教功夫,动动要一年半载的,为师的另有妙方,我们到林内去罢。”

金露蓉踌躇一下,咬咬牙跟着进入丛林深处。

二人进深林两顿饭的时间,金露蓉笑嘻嘻的单独出来,南白华已不知去向!

金露蓉看看天色,自言自语地道:“这蒙面师傅真是神通广大,原来他教功夫是在梦中教的,这一觉睡了不少时间啊,嗨,他什么时间走了我都不知道?哎哟,希望他不知道我是个女的才好,不然真羞死啦!”她忖思着忽然又想起一个问题,暗道:“时间耽误太多了,白哥哥他们不知到了那里,我得赶快追才行,嗯,我从来没运内功走过远路,今天有蒙面师傅刚才教的轻功,我不如试试,本这功夫有何奥妙之处?”

金露蓉想到就行,深深吸了口长气,慢慢提起内劲!突然!她感一股绝大无比暖流瞬息布满全身,双脚竟自动离地数尺之高,身体似浮云般飘飘慾飞!

这从未有过的现象,只把她吓得尖叫一声!一颗芳心差点从口里跳出来!怔怔的呆了半晌,忖道:“啊呀,我那来这种功夫嘛?这是怎么一回事,嗯,这一觉睡出神奇来啦,不用问,定是蒙面师傅用了神通罗!”

金露蓉想得一点不错!南白华在她身上不止一次下了苦心,在西湖给她吃了一点神秘的东西,而且用无上神功打通她别人办不到的生死玄关,灌以神奇内力,这次又锦上添花,造就她成为非常之人,她自己那里知道这些秘密?

金露蓉只认为是蒙面师傅的栽培,心目中感激莫名,一旦有了信心,即展开轻身术,如闪电流星的虚空飞驰,快得似一溜淡影,不时咭咭自我轻笑,边走边忖道:“这下好啦,我可以保护白哥哥安全罗,嘻嘻,我也学蒙面师傅一样,给他们来个神秘莫测,这该有多好玩!”

且说南白华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游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