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32章 红胡子首领

作者:秋梦痕

忽见金玉公子抬了抬头,继而听其颤声道:“戈壁雷,你何必这样相逼?我们到此并非对你戈壁帮有所企图。”

猛汉闻言似感一怔,只见他略一沉吟后又道:“不管你们对着谁来的,只要在我范围内都得查清逐走,我再问一次,双魔来了没有?”

“没有。”金玉公子似知不说不行了。

“还有什么人前来?”猛汉显然已松了紧张之情,他问话也轻了不少。

“好罢。”金玉公子似也看出他的面色,答出“好罢”两字接道:“南北盟都到了,还有两位副盟主,不过我警告你,咱们绛云小姐也来了,你今晚杀死走马王孙庞虎,这段梁子算是结下了,她知道时,嘿嘿……”

那猛汉闻言哈哈大笑,笑声宏亮而豪放,接着只听他沉声一哼道:“本来也想送你回老家去,既然你将那‘绿色鸩’抬了出来,哼,留着你通个信罢,看我们首领强还是那只毒鸟厉害,滚你的!”

只见他一脚将金玉公子踢得连翻十几个跟头,但却没听到他的痛哼声,相反地还站了起来,接着朝戈壁雷望了一眼,现出忿恨之态的低头而去。

戈壁雷一见,只听他又宏声大笑道:“小子,你那双眼睛下次可要小心点,我替你记上了。”

南白华闻声大震道:“戈壁雷危险,那是……”你还未及说出,只听“嗤”的一声,顿将话尾打断,紧接着降下一个老人,他张口注目,轻声道:“原来是雪煞!我还当是绿色鸩呢。”

刘梅影点头道:“凡是空中来的都对那猛汉不利,我们得想办法帮帮他。”

南白华眼见雪煞正在查看地上的死者,接道:“暂时不要管,先看看这猛汉有点什么本领。”

刘梅影眼见那猛汉双目大睁,反手拔出那把“劈天锋”巨剑,只听其宏声道:“雪老儿,咱们又要干一百招了吧?”

只见雪煞抬头嘿嘿阴笑答道:“小子,你也就只有打一百招的力量,但百招之后呢?”

“哈哈,只怕百招还不到时,咱首领就会先到了,那时你又得夹着尾巴滚蛋。”戈壁雷很有把握似的又笑又说。

雪煞见他竟连笑带骂,不禁沉声骂道:“你这混账东西,死在眼前还作梦哩,你那小贼头现正与绿色鸩打得天翻地覆,他自顾不暇,那还有时间救你,拿命来罢,今晚不叫你身首分家,老夫从此退出江湖。”

猛汉戈壁雷闻言似大感一震,挺胸上前两步道:“老儿,你在胡说八道!”

雪煞嘿嘿冷笑道:“可惜你已无命回去了,否则那二百余马贼的尸体倒能让你埋个三天两夜的,小子,你这个副首领再没有一个部下了,老夫牺牲了三百多名骑士,但还是剩了两百余名回瀚海去了,哈哈,绿色鸩做梦也想不到竟帮了老夫一个大忙。”

戈壁似知他所言不假,只见他大吼一声,提剑猛冲而上,看来是存心拼命了。

雪煞似很提防他那把巨剑,未待戈壁雷近身即双掌齐挥,顷刻之间,只打得劲风四溢,冰雪齐飞!

南白华静听有顷,这时见双方已然火拼起来,忖道:“红胡子首领竟能和绿色鸩火拼,其功力必高深无比,然而这戈壁雷也不等闲。”他忖思之际,忽见刘梅影侧头偏看左侧山峰,便知她有了什么发现,问道:“看见了什么?”

刘梅影轻声道:“好像有两只大鸟在峰顶飞翔?闪了几圈又不见啦。”

南白华沉吟道:“很可能是红胡子首领和绿色鸩在空中拼斗,梅姐,你在这儿不要动,戈壁雷看势已不行了,我得化形前去惊退雪煞。”

“你要小心点。”刘梅影紧张的吩咐一句。

南白华点头隐去身形,一纵走出石后,亮声哈哈笑道:“雪老儿,幸会幸会,你又在欺侮功力不如你的人了。”

这个声音一出,雪煞听得如骤雷击顶,只见他火速力闪跃开,目顾四周道:“潜龙小子,你真是阴魂不散,又来破坏老夫的事了?”

戈壁雷似也知道江湖上有个潜龙奇侠之名,今见雪煞竟吓得声音都有点发抖似的,他更知传言不假,于是亦持剑不追。

南白华这时已闪过另一方向,大笑接口道:“雪老儿,你曾打听过这戈壁英雄与本人有什么关系没有?哈哈,在下今晚正是来探望与他,没料到阁下竟先我一步了,得了,幸喜他没有受伤,否则的话?嘿嘿,本人焉能饶你?快去罢,办正事要紧,前约应该实现了吧?”

他一顿又朝戈壁雷道:“戈兄暂请回寨,小弟马上就来。”

戈壁雷闻言知意,故装认识道:“潜龙兄,你一定要来。”

南白华大笑哈哈的道:“一定一定,多年不见,又得扰你一顿老酒了。”他目送戈壁雷走后,回头又对雪煞哼声道:“雪老儿,怎么着?在考虑约期是吧?”

雪煞猛然抬起头来道:“小子,老夫一生从不说谎,你我之约恐已不能实现!”

南白华闻言大惊失色,忖道:“难道老妖妇已将我蓉妹毁了?”沉声问道:“老贼,你敢反复无常?”他事实不明,只有这样逼着。

雪煞郑重的道:“人质一个也没有。”

南白华沉声道:“刘姓少女本人知道,金姓少女呢?”

“也走了!”雪煞颓丧的说,他这时似已非常紧张。

南白华闻言大喜,暗暗吁口长气,但还是沉声道:“说出原因来。”

雪煞似被他吃定了,只见他叹口气道:“小子,你也不要逼我太甚,老夫终有一日要与你拼老命的。”说完一顿,又叹口气道:“那金姓女的失踪,乃是慾仙子亲自说的,她自百丈峰捉去两女后,一个关于天山,另一关在须弥山,她一生作事谨慎,只有这一回大失所算,刘姓女走了倒是小事,只有金姓女一走,却给她带来无边恐惧!小子,你听老夫慢慢说。”

雪煞知有转机,语音渐趋明朗,宏声道:“慾仙子将金姓女掷于须弥山一个万丈绝谷之内,但她并非存有什么杀害之意;小子,你自然是很清楚,金姓女除不能御气飞腾之外,那一掷却是摔不死的,但那个深谷她也不能逃出,慾仙子只希望在短期内引那南白华亲去见识一番,事后好迫他交出双龙剑,然而,不久南白华被双魔捷足先得,听说已关在什么绝仙洞内。”

南白华插言道:“这事江湖皆有所闻,老妖妇知道后怎样?”

雪煞微顿后接道:“慾仙子在一切落空之下,即慾杀金、刘泄愤,于是她首先奔须弥山的万丈深谷,岂知待她降落深谷时,嗨,那金姓少女竟然不见了,既非饿死,又非摔死,甚至连骨头都没有一根,她在一急之下,即四处找寻,但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居然在一方岩石上被她现了一件惊人的怪事!……”

南白华紧急的问道:“什么事?”

雪煞叹口气道:“挥指刻字,那是金姓女临去留言。”

“内容如何?”南白华惊异的追问。

雪煞颓然的道:“内容是‘老妖婆子,谢谢你将我掷进神狼谷,使我得食神狼丹,我去也,半年练功完成时咱们再见,咭咭……当心你的狐狸尾巴!’小子,你说这不是给慾仙子带来日夜不安的恐惧么!因是之故,她此时正四处找寻那金姓少女,希望在她内功未成之际将其消灭。”

南白华听罢喜极,石后的刘梅影差点喜叫出声来!半晌,南白华哈哈大笑道:“雪老儿,今晚我们又得和平分手了。”

雪煞闻言知意,老脸一热道:“小子,双魔也到西边来了,必要时老夫不惜与其联手。”

他说完侧耳,但再也没有潜龙奇侠的回意了,只见他眼睛一转,陡然拔空而起,显然已运全力飞逃,无疑地,他还不放心暗中之人!

南白华根本就没有动,他见老魔那副紧张之情,不禁暗笑,侧耳知其去远,立即现身出来哈哈笑道:“梅姐,快出来,蓉妹鸿福齐天,将来可要飞起吃人了!”

刘梅影那里还要他叫唤,这时正如燕子般一飘而到,喜得大叫道:“阿华,我们有了保障啦!”

南白华伸手将她抱住狂吻!唔唔的道:“我们要将她找着才好,不要让老妖扰她练功。”

“扰她?你怎么糊涂哪,半年时间早过了,蓉妹恐怕早已练成了。”刘梅影精明的提醒他。

南白华闻言大喜,啧啧道:“还是女人细心!”

刘梅影忽然将他抱起一闪,火速退入石后道:“你忘了形,别看,有两人从峰顶打下来了!”

南白华闻言一怔,扭头注目,大异道:“是绿色鸩和……噢,那个一定是红胡子首领,吓!他蒙着整个脑袋,你看,只露出一对眼睛!”

刘梅影也感奇怪,继而轻笑道:“你一辈子装神弄鬼,这下子可有了同行啦!”

南白华轻笑道:“你不会叫蒙面客吧?”

“不见得!”刘梅影噘着嘴。

陡然一声娇喝,顿将一双未婚夫妻惊得同时抬头注目。

只见绿色鸠每次反扑都被那人力抗震回,转眼之间已翻翻滚滚打到山脚。

南白华突然眼睛睁得像铜铃似的!身体不知因何激动得有些发抖!

刘梅影紧张的道:“你怎么了?”

南白华紧张的道:“顺天掌法,那人用的是顺天掌法,啊!天啦,他将我蓉儿害了!”

刘梅影被他一言提醒,顿时泪盈满目,险些哭出声来!

南白华恨不得立即冲出拼命!眼睛已然喷出怒火!

刘梅影死死将他按住道:“你不能出去,绿色鸩尚有不敌之势,你去只有送死,我们慢慢替蓉妹报仇。”

她说话之际,双方已打到眼前二十余丈处,那种推山填海的劲力,这时已将地面震得大大的晃动起来!

“蒙面客,你到底要怎么样?”这是绿色鸩绛云的娇柔声。

“哼,怎么样?还我两百手下的命来。”那人的声音非常沉浊,但似愤怒已极。

南白华闻言咬牙道:“他真的也叫我那字号!这家伙真不要脸!”

刘梅影又急又伤心,立即将他嘴chún紧紧封住道:“天呀,你千万不能出声啊!”

正在这时,突然有人大叫道:“首领,咱们兄弟都完了,你赶快追雪煞。”这是戈壁雷的声音。

蒙面客的顺天掌循环不停劈出,闻言沉声道:“先杀这害死兄弟的祸首再讲。雪鬼现在那里?”

戈壁雷边走边宏声答道:“刚才尚在这里,他被……啊,快追。”他说着之际,突见绿色鸩趁蒙面客答话疏神之际抽身逃走,竟将慾说之言变成“快追”两字。

蒙面客身已拔起,似有永不舍弃之态,但他眼见绿色鸩已运全力斜飞而去,似知道追也无望,只见他陡然降落,双脚跳起骂道:“小妖妇,小妖妇!”声音竟变了样。

“什么?潜龙奇侠?”蒙面客一闻潜龙侠之名竟突然纵起一丈多高!

戈壁雷紧接着道:“是的,属下还是蒙他解危的!”

蒙面客显然已大大激动不已,尖声道:“他……他出困了!他在那里?”

南白华见他举动太不寻常,伸手一按刘梅影,立即化身走出道:“在这里,哼,你那顺天三掌从什么地方学来的,快说?”问出之际,双龙剑陡然抖出。

蒙面客耳闻人声,目睹剑影,陡然尖叫一声:“白哥哥!”人也拼命扑出!

南白华“唰”的摔掉双龙剑,他连那样的神兵利器都不要了,双手伸开,死劲抱住那人道:“蓉儿蓉儿,啊!原来是我的蓉儿!”

两人抱作一团,又哭又叫!紧接着刘梅影大喊奔了出来,同样也抱住大叫!

这种情况,只看得旁立的戈壁雷真正泥塑木雕,目瞪口呆,完全傻啦!

良久,南白华吁口气,立即现身,顺手将她头上的布罩取下,顿时现出一张娇艳无比的面容!这时却哭得梨花带雨,更显得艳丽无双。

刘梅影竟忘了形,只见她抱着她一阵狂吻,简直像疯子一般!

南白华静静观赏一会,这才放开二女,缓缓朝戈壁雷走去,双手一拱道:“戈兄,半年来谢谢你的照顾,小弟铭感之至。”

戈壁雷似已久经风尘,等他走来之际神已回舍,火速迎上道:“大侠,在下姓桑,名雷,也是中原人,幼被马贼所擒,遂寄身戈壁,十五年前复仇得逞,夺取贼权,统一马匪,于是大革贼群恶习,专替商旅保镖,因是之故,匪号‘戈壁雷’系江湖中好事之人所赠,不久前,天慾妖妇要想吞并在下,蒙首领适时打救,而且扫荡了天慾宫,大侠之谢,桑某岂敢承当。”他滔滔简述身世及经过。

这时二女已收泪轻语,戈壁雷语声一落,金露蓉回头接口道:“桑大哥,从今以后不要再叫我首领了,你也不必再在沙漠久呆,从上跟着我白哥哥算了。”

桑雷闻言,大喜过望道:“小姐,桑雷多蒙提携,此生感激不尽。”

“不要说客气话,你快去避雨岩,那里有两个小孩,还有你知名的雪狐万里风,都给接入寨去,我们要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 红胡子首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