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34章 丹心指初试半邪人

作者:秋梦痕

  黑狱阴魔嘿嘿笑道:“你这小子大概是活得不耐烦了!”说着一步步朝戈壁雷走近。

  万里风心灵性巧,他看出形势不对忖道:“这老小子来头不对,我得招呼两个小的

阻止他们出来。”他忖着佯装害怕之态,慢慢向一个洞口退去。

  岂知他刚刚退进洞内时,山角陡然传来火龙的怒嘶之声,紧接着一团红影闪电般扑

向黑狱阴魔!

  戈壁雷这一个多月来,深深知道火龙了得,他竟存心与火龙来个两对一,同时也大

喝扑,劈天剑竟如雪片般飞舞攻击。

  黑狱阴魔目睹火龙现身,似已明了什么,当下吼道:“南小子你原来逃到这里来了,

嘿嘿,老夫真还没有找错地方。”他边说边迎,双掌如雷劈出。

  刘梅影一见大急,传音道:“阿华,火龙不要紧,桑雷恐怕有危险?”

  南白华见双方已打得非常激烈,响声竟盖过人语,他也不写字了,轻声道:“戈壁

雷近来突飞猛进,有火龙相助,老魔只怕还占不了多少上风呢。”

  刘梅影摇头道:“只怕红魔也在附近不远!”

  南白华将她搂在怀里安慰道:“双魔要现身就是兄妹齐至,如今只有黑魔一人出面,

可能红魔并未同来。”

  他说话之际,只见戈壁雷竟冒着黑魔掌风顶进,劈天剑如巨龙般发出嘶嘶之声!

  黑魔那曾想到这大汉有如是功力,不禁顿形凝重起来。

  火龙不怕掌力,有戈壁雷相助,它竟四蹄齐飞,凭空乱踢,打得有声有色。

  黑魔久缠无功,只气得怒吼如雷,南白华见情势稳定,就想露面说话,但他口还未

张,陡然听到破空之声传来,不由暗惊道:“不好,可能是红魔到了!”

  这响声传出之霎那,黑魔似乎也有所觉,但他头还未抬,突听一声娇喝道:“好呀,

黑老头,你敢找到我家里来啦,别走,先吃我两记顺天掌试试。”

  刘梅影闻声喜道:“蓉妹回来了!”

  南白华微微一笑道:“我当是老女魔哩,原来是个小女魔!”

  “阿红和桑大哥让开,我要和黑老头打三千招。”这是金露蓉娇柔的声,她已经落

到地面了。

  戈壁雷闻声立退,火龙却越打越起劲!

  “阿红,不听话吗?”金露蓉娇声喝着。

  南白华这时现身洞口,朗声哈哈道:“阿红还没有过足瘾哩!”

  金露蓉朝他格格笑道:“它和它主人是一样的赖皮。”

  刘梅影欢声叫道:“妹妹,临安之事怎么样?”

  金露蓉朝她作个鬼脸道:“那边没事啦,只怕这边出了大事吧?”

  南白华闻言,轻声笑对刘梅影道:“现在我明白了,她这一个月是专让给你的,她

是在问你肚子里那个小东西啊!”

  “呸,不害臊,哼!从今夜起,我也要叫她受受罪了。”刘梅影轻声笑着骂!

  她话声刚停,只见金露蓉单掌一翻,“蓬蓬”就和黑魔对了两下重的!

  黑魔见势已无希望,撒身退出十丈外厉声道:“小妞儿,我们已经打过两次。少陪!”

他说完陡然拔起,闪电般飞往东南方向而去,连金露蓉的回答都不听了。

  金露蓉娇笑道:“不要怕,我才懒得追你呢。”

  黑魔一去,万里风带着两小一窝蜂似的走了出来,又叫又笑,快乐得什么似的!

  戈壁雷走近笑道:“小姐,咱的功力大有进境啦。”

  金露蓉笑道:“白哥哥将功夫都教给你啦,刚才的拯危拳劲力不弱呀,桑大哥,快

带他们去休息罢,我还有事要和白哥哥商量。”

  戈壁雷朝三个小的一招手,赶着火龙反而上山去了。

  金露蓉跃上洞口笑道:“姐姐,你让我摸摸看!”

  “啐!”刘梅影笑着走往后洞去了。

  南白华拉往她轻声道:“今夜是你……”

  金露蓉不让他说完就掩着耳朵乱叫道:“不听不听!”

  刘梅影站在门旁格格笑道:“丫头,不听就行了吗?”

  金露蓉如风走进室内,顺手将刘梅影拖去,“拍”的一声,房门关上了,只听她在

室内娇笑道:“白哥哥,你在外面散散步罢,我和姐姐有事情。”

  南白华哈哈大笑道:“这个年头老婆只能娶一个,有两个就乱了。”他说完真的去

散步了。

  这时两姊妹在房中可就笑开了!

  “姐姐,有了没有?”金露蓉不放心的问。

  刘梅影含羞点点头。

  “姐姐,你怎能知道呢?”

  “坏丫头,你又不是石女,我已过了七天期啦。”

  金露蓉已完全懂事了,闻言娇笑道:“我的计划初步成功啦,唉,现在就看白哥哥

能否安全度过险关了。”她笑着忽又叹起气来。

  “妹子,红叶之事不告诉他行不行?”

  金露蓉摇头道:“武林危机全看他的安危而定,凭我已无法挽回了,你不知道,目

前江湖上充满了死怖气氛,双魔与天慾妖妇两方势力越来越大了,北神前辈已下令中原

武林全部隐藏起来,实对你说,我这次到临安就是去解救伯母之危,幸好能安然无恙。”

  刘梅影吁口气道:“我妈现在在那里?”

  金露蓉郑重的道:“已被北神前辈接去了。”

  “阿华和你的父母呢?”刘梅影最关心的就是这方面。

  金露蓉答道:“幸有我们的公公才能每次逃脱敌人的严密搜查,他老人家的感觉真

是灵敏至极,每每敌人未到之前,他就提前率众离开了,两派魔头竟拿他没办法。”

  “喂,你们话说完了没有?”南白华在外面叫起来了。

  刘梅影将门拉开道:“快进来,我们有重要事情对你说。”

  南白华见她二人面色凝重,不禁大异道:“什么事?”

  金露蓉拉他坐下道:“注意我写一行字你认。”她说着找出纸笔来,放在桌上低头

用正楷慢慢的写上。

  南白华俯首一看,见上面写着“一三五独双想思碧血丹”十个字,不由一怔道:

“这都是红叶上残篇排头第一字,你怎么在这时提出问题?不过,其中还缺少几个就是

了。”

  金露蓉正容道:“这问题在我离开那天就有的,经过情形等一会再告诉你,现在你

只注意这十个字就够了,缺的几个字是无用的。”

  南白华闻言知有蹊跷,郑重的低头审视一会,忽然,他猛一抬头道:“十二红豆碧

血丹!”

  金露蓉见他明白得这样快,点头道:“你有什么见解没有?”

  南白华沉吟道:“如作一句解似乎不太通,中间必须再添上两字才行,应为‘十二

红豆就是碧血丹’,设若如此,我吞食的十二红豆就是碧血丹了,可是,假设作两句解

则系然是个谜。”

  刘梅影见他毫无冲动之情,忖道:“他的涵养功夫确是非人能及。”

  金露蓉沉吟道:“我就是担心这个问题,生怕你一时激动冒险。”

  南白华微微笑道:“你们两人已有安排!一个带孩子,一个随我见阎王是不是?”

他想通二女的苦心时,确实激动至极。

  二女惊佩的望着他,四双水汪汪的眼睛睁得老大!

  “哈哈!我南白华死也无憾了。”他突然朗声大笑起来,笑得豪放之极,一停倏然

立起道:“梅姐,你快去找小梅来!”

  “找小梅干什么?”她问虽问,人却起身出了洞口。

  未几,刘梅龄随着姐姐进入石室道:“白哥哥,什么事呀?”

  南白华伸手拉她到身前道:“小梅,你仔细想想看,那红叶上的残句里,以每行来

说,是不是中间几个地方的间隔比较宽一点,也就是说,中间少了两或三行字呢?”

  小梅龄一听噘嘴道:“当然有啊,没有字我只好挤拢写啦?”

  金露蓉闻言跳起大叫道:“白哥哥,现在有九成把握啦!”

  刘梅影也喜得说不出话来,南白华还是平静的道:“让我想想其中相反的字眼没有

再说。”说罢,摆手道:“小梅,现在没有事了,你去玩罢。”

  小梅不高兴的边走边道:“我当又是教功夫哩,原来还是问那个老问题。”

  南白华起身走向床前,倒身就往床上一躺,挥手道:“我想睡一觉,你们去准备晚

餐罢。”

  刘梅影一拉金露蓉道:“别打扰他思索问题,我们出去罢。”

  金露蓉嘴chún微动,顺手带上房门。

  走出之际,轻声道:“姐姐,我们看看两个小弟妹在那里。”

  刘梅影陡然一停道:“你刚才与他传音说话对不?”

  金露蓉知事机已至,陡然将她一抱,提气冲出洞口,一纵竟有五十余丈,脚刚落地,

二次又起,刘梅影话都未出就被她纵得超出百丈之外。

  落地之后金露蓉忽道:“姐姐,别冲动,让他独自运功罢,我们有约在先,你可别

忘啦。”

  刘梅影低头暗泣道:“他太沉着了,我连一点表情都没有看出来。”

  金露蓉叹口气道:“他连我都不准在面前,意思是怕我同归于尽,你肚里有了孩子,

他更加不准你在面前啦。”

  刘梅影咽声问道:“他运功要多少时间?”

  金露蓉闻言一震,继而大喜欢叫道:“快回去!他能意动功随,我们离开之际他一

定知道距离,此时未闻爆炸之声,啊!十二红豆确是碧血丹!”

  她说完又不让刘梅影开口就抱着往回飞……

  冲进洞中之时,突然立定,侧耳一听不禁眉头一皱!

  刘梅影被她闹得莫明奇妙!轻声道:“你怎么了?”

  金露蓉沉吟道:“你听,他真的是睡觉了,好大的鼾声!”

  刘梅影一听不错,叹口气道:“他根本就没有运功嘛?嗨,你真是大惊小怪!”

  金露蓉闻言哑然一声道:“我还传音叫他慢慢运功哩,难怪他连话都不答了。”

  刘梅影吁口气:“这样也好,能相聚一时算一时,今夜是你的了,别背个空有其名

而无其实的空头衔啊。”

  金露蓉到了真正关头,也难免羞不自胜了,只见她低着脑袋顾扭弄衣角!

  刘梅影拉她走入另一石室,轻轻的在她耳旁不知说些什么名堂?时间去了好半天!

  这时洞外忽起一阵人笑马嘶,乱糟糟的闹得一塌糊涂。

  刘梅影呀声叫道:“糟啦,我们还没准备晚餐哩,时间不早啦。”

  金露蓉羞意未退,轻声道:“有的是烤肉怕什么?”

  刘梅影见她脸红红的,轻笑道:“丫头,你也有脸皮薄的时候啦,快出去,阿华可

能也醒来了。”

  “哈哈,岂止醒来了?我已经散过步了!”南白华的声音朗声传来。

  他走到二女房门前伸头一看,作个鬼脸又缩回去了,只引二女咭咭轻笑不已。

  他不管你笑不笑,举步就朝后室走去,带上房门,两眼只朝四壁查看,面上出露出

从未有过的兴奋之情!原来他所看的石壁上,竟有数不尽的小窟窿,每个窟窿的深度多

少虽不清楚,但大小则完全是一样,圆圆的,连一掌大的空隙都没有留下。

  他看完一会后,顺手从身边摸出一条山,只有六尺多长,只见他拿起一端往面前的

一个窟窿插进去,一寸寸的推……

  那条竟推进三分之二了,似还没有止境,只见他忽又将拔了出来,看一看哼声自言

道:“哼,谁敢挡我十下丹心指才真正够得上英雄!”

  说着连试几个窟窿,深度完全一致,他收起山之际不由泛出满意的微笑……

  “白哥哥,吃饭啦。”这是小竹寒的顽皮声音。

  南白华朗声答道:“来了!”

  答着走出洞口,轻轻的跳落地面,心中忖道:“这事暂时不能公布,消息一漏,恐

防魔头们另有诡谋。”行着问道:“小竹,在那个洞里吃?”

  金露蓉接道:“还不是在这个老地方。”

  饭后,南白华带了两个小把戏照常闲玩。

  刘梅影起身收东西,万里风道:“刘小姐,你只管和金小姐回房去,这里的事有俺。”

他说着又朝桑雷道:“桑老哥,请你拉火龙去上上料,咱们今晚还是以猴儿酒守夜。”

  “哈哈,小老弟,你喝咱大个子不赢。”戈壁雷宏声大笑说。

  “没关系,输了明天还是俺去找,北塔山的猴儿酒多的是。”显然万里风每喝必输,

输了就得负责寻猴儿酒。

  刘梅影同金露蓉回到房里,忽然道:“妹子,他自己如不说运功时,我们就千万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 丹心指初试半邪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