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35章 八宝寺酝酿八奇果

作者:秋梦痕

金露蓉不加说明,娇笑道:“想不出就算啦。”

南白华暗地好笑,对道;“大家打闷葫芦也好。”他笑着朝戈壁雷道:“我们继续赶路罢。”

刘梅影坐在马上叫道:“小梅小竹快上来。”

小竹寒摇头道:“梅姐姐一人骑罢,我要和梅子走路。”

古今谈接口道:“对,咱们一老两小也有个伴儿。”

刘梅影催马随在戈壁雷后面,回头朝古今谈问道:“老人家,万里风在打前站,你老来时见着没有?”

古老人摇头道:“没有见着,可能走的不是一条路。”

金露蓉格格笑道:“姐姐还问什么,我义父被人捉着走路,那还有心情注意别人?”

刘梅影轻笑道:“没遇上倒是真的,否则里风焉会不回头报信。”

南白华微笑道:“蓉儿别将你义父看得太轻了,他如不算定有人解危时,恐怕早就设计开溜了。”

他这话一半是开玩笑,但也有一半是真情,古老头鬼名堂多的是,要脱逃也不是没有办法。

古老头这时正与两个小把戏在说些什么,对他们的谈话似乎根本没有注意,突然只听小梅龄吵着叫道:“我要两只!”

“哈哈,我老人家还没说给哩,动不动就要两只。”

南白华一笑道:“古老头这下子糟了,撞上两个小顽皮啦。”

刘梅影回头问道:“阿华,小鬼们向古老要什么?”

金露蓉没留心,也奇怪的望着南白华!

南白华朝她们一个望一眼笑道:“古老头有两批法宝,刚才遇上桑雷之故,就是他法宝之力,两小吵着问他要。”

金露蓉豁然明白道:“那是莺哥鸟,原来戈壁雷是得莺哥求援的啊!”

南白华点头道:“他还有地火神鼠,半邪人幸无老家,否则难免古老头烧他全家之祸……”

他话还未完,突见前途奔来一人。

金露蓉一见就叫道:“里风,你干嘛跑回来?”

万里风奔至南白华面前道:“主人,俺走出老远啦,紧等你们都不见前去,我才赶回头,嗨,俺可发现怪事啦,回头于半途撞上半邪人那个老怪物,他竟拦道抢起行人的衣服来了!”

古今谈这下可听着了,只见他哈哈大笑道:“小偷儿,你见他光着屁股吗?哈哈,大概衣服都烧光了吧?”

金露蓉不等万里风答话就格格笑道:“义父,你可是放了一只火鼠在他身上?”

古今谈得意的笑道:“哈哈,那还要问,他没房子给我烧,只好烧他的衣服了。”

万里风大乐道:“打架的事桑老哥刚才已告诉俺了,俺可忘了师叔那手看家本领啦,半邪人虽没有光着屁股,但他却穿着一身女人的皮袄及宽弛衣裤,哈……妙极了。”

众人闻言都乐得哈哈大笑!

南白华道:“古老头,你老也太不像话了,怎的作出这样缺德的事来。”

古今谈与他没大没小搞惯了,闻言大乐道:“小子,我老人家管他那么多,只求出口气就行了,下次看他敢不敢再捉我。”

大家行着说着,看看天色快近黄昏。

万里风一指前面道:“主人,桑老哥在赤金峡等候落店,今天不能到远祁连山了。”

南白华点:“你先去,多准备几间房子。”

万里风应声奔去;古今谈道:“小子,你们三口子慢慢行,我老人家要和二个小萝卜头比脚程。”

他说完就走,竟是使出全力!两小一见大乐,叽叽喳喳的叫着在后面就追!

刘梅影轻笑一声道:“这下好,老顽童凑上小顽童,沿途笑话可多了。”

金露蓉格格笑道:“我要是没有白哥哥拖着非跟着看热闹不可。”

刘梅影朝她作个鬼脸道:“不害羞,自己摸摸肚子看,保险也有啦。”

旁边没有外人,金露蓉已不在乎,格格笑道:“这下子傻哥哥又要睡单房啦。”

南白华见她两姊妹互相调笑,乐得在一旁打哈哈。

金露蓉一时高兴,顺手一捞,将他抱起就往火龙背上落,竟把他夹在中间,三人一骑,放疆奔驰。

赤金峡一宿之后,第二日到达祁连山脚下,时还正当中午之际,沿途行人渐多,桑雷和万里风带有各种饮食,他们中午这一顿并不落店,大家在山下憩息进食。

正当食罢之际,南白华忽然听到祁连山峰头似乎有点异声传出,立即道:“蓉儿,你暗地去看看上面有什么动静没有,千万不要暴露形迹。”

金露蓉一听大异道:“祁连山高有四百丈,峰顶不止一个,你有什么感觉?在那个方位呢?”

南白华沉吟道:“好像有人发出轻啸声,声音甚微,这当然是距离太远之故,方位判断不出,你只管上去查查就是,如有什么事情时,非必要暂不出手,只须回来说明就可以了。”

金露蓉立起道:“你们先隐蔽起来,我很快就会回来。”说完往山上提气急升,自树隙缭飞过去。

南白华招呼戈壁雷道:“桑兄谨慎卫护古老,有事情发生时不宜随便出手。”

回头又道:“里风注意,你与小梅小竹紧旁火龙,不管这次有无事情,今后遇有紧急状况时,你们三人就骑着火龙待命。”

“嘿嘿,小子,你自己与梅影呢?”古今谈替他担心的问。

南白华微微一笑道:“我自有办法,这点无须担心。”

顿饭之时,金露蓉忽然回来,神情紧张的道:“主峰以北魔头高手齐集,有血帜双魔、天慾妖妇、三心客、半邪人、漠龙、雪煞、陆权、海威、诸葛异,还有四个红发高鼻的怪人,其他都是一流高手,起码有七十多人,他们分成三帮,似乎没有打斗的倾向,好像在那儿讨论什么,敌势太强,白哥哥,我们要趁机离开才行。”

众人闻言大惊失色!这简直是天下一号魔头到齐了!

古今谈突然立起道:“南小子,这是半邪老鬼走了消息啦,无疑都是寻你而来,这力量就是连这座祁连山都能拔起来,无须犹豫,三十六着,咱们快点走。”

南白华真没想到来在这祁连山下遇上若大的事情,沉吟道:“这批魔头恐不是半邪人走漏的消息,假设是对我而来,情理上说不过去,谁也知道我已成了废人,换句话讲,我对他们已没有多大利害关系了,其中恐怕另有蹊跷,但不知那四个红发怪人是什么来历,显然都不是本国人,蓉儿看到他们分三帮而立,按理更不是对我而来,不过,黑狱阴魔兄妹单方面可能是找蓉儿来的,因黑魔已吃过蓉儿的亏,天慾妖妇一方也有可能,天慾宫已遭蓉儿摧毁,此恨她当然要报复的。”

众人听他分析有理,都没开口说话;南白华决然道:“无论如何,我们总是害多利少,惧敌不是办法,只有见机而行,真要是对我而来,那就只有走着瞧了,大家不要自乱方寸,蓉儿注意听着,你姐姐和两个弟妹要你负全责照顾,有事只准以防守为主,我们仍照原定路程向南前进。”

大家起身之际,古今谈吩咐道:“赶路不宜太快,最好悄悄的走,太快了声音会传出老远。”

小竹寒忽然道:“白哥哥,如果真的打起来,你要隐身躲开啊。”他自己倒是小事似的,对白哥哥却非常关心起来。

南白华激动的望他一眼道:“小竹别替白哥哥担心,我不隐身还好,隐起来你们更危险。”

一行人走了三十余里,前面现出一条大河,这时桑雷立身河边在等,一见众人到达,迎上道:“这条河青海人叫河洲,前面不远就是最着名的八宝寺,主人,我们过河还是顺河走。”

南白华沉吟道:“顺河走,这边是平原,路容易走。”

说话中,忽见对岸树林中走出三个老人,两女一男,正朝这边望着。

刘梅龄尖叫道:“那是我妈啊!”

小竹寒陡然高声叫道:“我义父也来了!”

古今谈呵呵笑道:“独梅姑个性大变啦,她竟和南北二佬作伴呢!”

刘梅影高声叫道:“妈,我在这里啊!”

三老无须她叫,这时已同时飘身赶到,南仙不理二女,首先朝古今谈打个招呼,之后走到南白华面前道:“阿华,你们有没有撞上群魔?”

南白华向三老见过礼恭答道:“华儿等虽未撞上,但已经被蓉儿在祁连山北发现。”

说完之后,大家见礼的见礼,介绍的介绍,一致席地而坐,独梅姑望着南白华良久,这时才开口道:“你内功已完全进入玄境了!”

南白华谦虚道:“前辈过奖,晚生只是略有进境罢了。”

独梅姑郑重的道:“世上现出了一件前古未有的大事你知道吗?”

南白华摇头道:“群魔集于祁连山,晚辈已料到事非寻常,请问前辈出了什么大事?”

北神代答道:“这事是三心客发现的,经正邪双方老辈人物证明为‘参芝灵婴’,形似婴儿,高仅一尺,能飞翔宇宙,亦能深入地底,出现时在深宵,身带红绿芒尾,动时其速如电,三心客发现于长白山区,以其御气之能,追逐中竟望尘莫及,这是近十余日之事,但江湖已经弄翻了半边天,因是之故,双仙派与天慾妖妇方面暂时妥协霸业之争,双方对中原武林更不过问,连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了,现在你父亲只将老弱隐起,其他的都吩咐暗入江湖。”

众人闻言,只是希奇和惊讶,惟古今谈却跳起来大叫道:“那不叫参芝灵婴,参芝灵婴只是江湖俗传之名,真正的名称为‘八奇果’,参王,仙芝只是其中之二,还有首乌王、琼朱果、玉液草、升空草、龙髓、凤胸等六奇珍,八珍得天地之灵气,受日月之精华,经万年自成灵气,之后受五行真气压迫,无法逃劫,遂聚而为一,共御天劫,久之凝成一体,形成婴孩,自是即永生不灭,人若食其精髓,嗨嗨!那还谈什么武功,飞仙又有何问题,难怪群魔要暂停权利之争了。”

独梅姑点头道:“小老头不愧有古今谈之名,我老婆子佩服之至。”

南白华摇头道:“凡是天地间之至珍,无缘徒费心机,群魔夺宝是一回事,争霸又是一回事,我们不要因此松懈戒备,飞仙之说太过无稽,他们想得奇珍来练成天下无敌武学那才是真正目的。”

北神深意的望他一眼,点头道:“孩子见解超人,老朽亦有这个看法,群魔夺宝不假,暗斗只怕更加激烈。”

古今谈忽然道:“你们都有同样看法,那么应该采取什么步骤呢?”

独梅姑沉吟一会道:“我们寻宝自是不放手,暗斗同样要进行,也给他们来个针锋相对。”

南仙点头道:“老姐姐卓见极是,南亲家早就采此步骤了。”

南白华对北神道:“前辈是否知道八奇果近在西南现形?”

北神点头道:“那是三心客由北方逐步追来的,前日夜晚有武林人发现祁连山上有红绿两光拖曳空际否则群魔焉能齐集此地。”

古今谈突然立起道:“我要单独行动了。”

南白华关怀的道:“老古董行动要留心,如有危机时速派莺哥传讯。”

古今谈临行道:“小子自己留心,我老人家死已不冤了,注意双龙神剑,你如没有爆炸红豆,凭现在的内功,它可脱柄双飞,剑身与剑柄关系非常玄妙,它不似其他奇兵一般构造,剑身与剑柄并不是铸死的。”

南白华闻言喜不可言,回头道:“前辈们,我们到八宝寺暂息一日罢。”

独梅姑首起立道:“这也可以,首先看看动静再定,孩子,半邪人与三心客与我老婆子合伙多年,你如遇上时,要看在老婆子面上,手下留情三分,他们并非全无救葯之人。”

南白华微微笑道:“晚辈自有分寸,前辈尽管放心。”

众人继续前行,十余里瞬眼即到,八宝寺已自树梢现出殿顶。

南白华忽然道:“林那边已有江湖人先在,里风过去看看。”

独梅姑含笑道:“孩子,有人不错,何以见得就是江湖人物呢?”

南白华闻言笑道:“前辈见笑了,普通人谈话,距离越远越散,林内之人恐还不是泛泛之辈呢。”

万里风一去即回,面色紧张道:“那是三心客和半邪人。”

独梅姑挥手道:“我们走,两个老不死的可能又脱离天慾妖妇了。”

她说完领先带路,直朝林中行去。

南白华相随南北二老旁边,传音道:“二老尽管前行,晚辈力能制他们两人。”

北神闻音一震,陡然一停,继而似已明白什么,脚步仍往前进,传音道:“是不是爆炸红豆之患解除了?”

南白华恭声传音道:“十二红豆就是碧血神丹,已往传言,那只是红豆仙子故设疑阵而已。”

南仙庆幸的望他一眼传音道:“你没有告诉别人吗?”

南白华道:“连梅姐都没说,怕她们松懈谨慎之心。”

南仙点点头道:“对,梅影已告诉老身,她已经有身孕了!”

南白华红着脸点点头,这时离林缘很近,只听独梅姑在林内叫道:“大家进来罢。”

众人进入林中,只见三心客与半邪人立在寺门前招手,他们面上毫无赧然之情。

南白华只朝半邪人望了一眼,面上毫无一丝表示,立即正面行去,淡然道:“人生何处不相逢,不料在此偏僻之地又见着了二老。”

三心客嘿嘿接道:“老夫特来通知一件大事,小子,你要不要听?”

北神微笑接话道:“莫非是八奇果有了着落之地?”

半邪人嘿声道:“那玩意下落不明,要说的是邪狼四怪与饿狼七煞都进了中原,他们本来要在中原横行称雄的,但昨天听到参灵婴(八奇果)之事,恐怕暂时不会有什么蠢动。”

金露蓉闻言冷笑道:“你说的就是那四个红发怪人么?”

独梅姑微笑道:“孩子,那四人名叫邪狼四怪,据三心老儿说,他们早年得了‘邪狼丹’因而得名,另外还有饿狼丹也早已被魔头得去,那就是现已进入中原的饿狼七煞。”

南白华哈哈笑道:“蓉儿,你得了神狼丹,应该自号神狼罗刹啦。”

金露蓉噘嘴大叫道:“我才不呢,我已顶替了你那蒙面客的名啦。”

大家说着话时已进入寺内,四望竟是一遍静寂!南仙大异道:“这寺内我来过两次,喇嘛僧不下百余人,现在一个未见,不知到那里去了?”

独梅姑微微笑道:“五里外还有个小寺,他们被半老鬼给赶到那座小寺去了。”

南仙闻言一皱眉,吩咐各人自寻休息之地,自己带着刘梅影,金露蓉暨两个小的自去。

南白华招呼戈壁雷和万里风注意火龙驹道:“你们就在侧殿休息罢,无事不要单独行动。”说完走进后殿,只见后殿纤尘不染,佛像庄严,左右两侧有大门通行,他信步走进右门,举目见是一大排僧舍,南仙率领四人就在第一间僧舍休息。

南仙见他走进时笑道:“北老儿他们在左面,你就在这儿休息罢。”

南白华恭声道:“你老请,坐我还要看看这附近的形势。”

小竹寒走近道:“白哥哥带我去玩好吗?”

南白华点头道:“小梅也去罢,不要在此打扰老人家休息。”

两小高兴地随在他的身旁,一路出了侧殿门,沿林边绕寺而行。

半个圈子还没有,南白华突然将两小拉住道:“有批魔头来了。”

两个小东西闻言大惊,眼睛睁得老大。南白华轻声道:“你们不准乱开口,魔头们目前不会寻事的。”他说着忽然朝林内沉声道:“那边是天慾老妖吗?哈,漠老和雪老儿也到了。”

“格格,南小子胆量还真不小。”那是天慾圣母的浪笑声。

南白华朗声道:“本人身经百战,不知吓坏了多少人,凭你们三人能有多大的声势。”

他说话之际,林内缓缓走出两男一女三个老怪物来,天慾圣母在前,漠龙与雪煞并排随后,面上都没有丝毫激动之态。

天慾圣母边行边笑道:“南小子,咱们是否能暂时和平相处?”

南白华大笑道:“本人攻击不足,防守有余,只要各位不动手,爆炸红豆永远也无发挥之地。”

他说着一指左侧树林道:“老妖,你猜那里面藏的是什么人?”

天慾圣母行到十丈之距一停,闻言一怔,继而格格笑道:“小子,你内功确实精深,可惜毫无用处,说说看,里面藏着的是谁?”

南白华微微笑道:“不多不少,红黑两魔兄妹,四个红脑袋,七个披发鬼,总和起来正好十三个。”

漠龙嘿嘿笑道:“数目或许正确,能分出颜色恐怕是吹牛的,你已早知七煞四怪了?七煞来自天竺,四怪是罗刹人,他们都能说一口中原官话,见面要小心,你我虽是敌人,但到底还有点乡土观念存在。”

南白华哈哈笑道:“承情承情,漠老儿,你们也想到寺内休息吗?”

雪煞嘿嘿笑道:“里面恐怕人数不少了罢?”

南白华微微笑道:“红尘三异,南北二老,还有本人带来几人。”

天慾圣母格格笑道:“我们就在这林内休息罢,不进去打扰了。”

他们毫不提起前事,表现得和气非常,南白华暗暗警惕忖道:“这真是批老姦巨滑之辈。”

他见天慾圣母率漠龙、雪煞去后,立即带两小进寺,将所见之事通知众人。

时间易过,转眼又是黄昏,南白华轻声对南仙道:“晚辈要暗探七煞和四怪虚实,寺内全仗你老和前辈指挥,独梅姑人虽不错,但有三心客与半邪人在场,不可全抛一片心。”

南仙点头道:“你要小心从事。”

南白华点头应是,藉故走出寺门,他连两个妻子都不让知道就一闪而去。

他闪身之际,立即隐去身形,调个方向,从大门左转,顺深林边缘前进,突然,他发现一条奇速无比的人影由正面飘飘而来,一看暗道:“那不是绿色鸩吗?”

他认的一点不错,来人确是绿色鸩,只见她走得好似突然一停,眼睛望着右方。

“喝……这妞儿真美!”右侧林中传出怪腔怪调。

只听绿色鸩冷冰冰的问道:“你是什么东西,滚出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