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37章 双魔被困绝尘崖

作者:秋梦痕

金露蓉到底是个女人,不似男人们说做就做,她的内劲已提到八成,但仍然不愿先动手,原因就是那人长得太凶恶了。

南白华见了好笑,正待相催时,忽然见另一面冒出个女人来,他认出那是天慾圣母。

天慾圣母一眼瞥见双方不言不动,就知有了冲突,提声格格笑道:“哟!怎么啦?二位想印证两下吗?格格,邪老三不认识这位姑娘吧?她就是巧获神狼丹的蒙面女侠呀,我看……邪老四还是躲开的好,你恐怕不是她的敌手哩。”

这老妖心地当真姦诈无比,竟想激起红发怪物出手,自己好坐收渔人之利。

那红发怪物显然就是邪狼四怪的老幺,只见他闻言怒哼一声道:“慾仙子你少来那一手,老夫拦她另有原因。”

天慾圣母闻言浪笑道:“哟,邪老四疑心病可真不小,本圣母一番好意竟被误会啦,有原因?什么原因?”

邪老四嘿嘿冷笑道:“老夫二哥曾遭不明之人暗算,中原人物能伤他的屈指可数,就是仙子也只有望洋兴叹的份,老夫疑心就是这妞儿所为,但见面之下,谅她也没有那种能为,是以老夫判断另有人在。”

南白华闻言暗道:“这怪物真够精明,他见面就知蓉儿所为!其目光端的锐利无比。”忖着传音金露蓉,只叫她静立观变。

天慾圣母闻言大惊,面色倏忽数变,略一沉吟乃道:“邪老四,你们昆仲对中原人物恐怕尚有未尽明了之处,近年来连出两个后起之秀,其一是这妞儿的夫婚夫,名叫南白华,人称蒙面大侠,另一人就是南白华的朋友,江湖上无人能识其面,号称潜龙奇侠,曾得当年红豆仙子密传之隐身术,功力之高,连血帜双魔都曾吃过大亏,令兄所遭暗算,据本圣母判断,可能就是那小子所为,但不知伤在何处?有未查出是何种功夫所伤?”

邪老四点头沉声道:“是一种指力所伤,伤处正在丹田,幸而兄弟练有特种神功,轻两时运功自疗,现已安然无恙。”

天慾圣母听说是指力所伤,神情更加悚然道:“指力?中原武功若单以指功来说,少说也有十几种之多,各大门派都有专长,但其中神奇玄奥的要推红豆仙子之丹心指为最,你可曾查出是何等指力?”

邪老四摇头道:“中原指功老夫了如指掌,不管是现在的或散失的都能认出其名称与功用,但今晚所见则无法查出,伤处除了呈现一小小鲜红心形痕迹之外,了无异征。”

天慾圣母闻言大惊道:“是丹心指!”

邪老四冷笑道:“你们中原武功善攻不善守,老夫兄弟却不怕他什么丹心指,一旦再遇上那小子时,事先封住全身要穴,非生擒他不可!”

天慾圣母见他口出狂言,不由也冷笑回答道:“邪老四,阁下此言差矣,潜龙那小子练有一种神妙无比的隐身术,只怕你永远也见不到他的面目,哼哼,还谈什么遇上?”

邪老四厉声道:“慾仙子,咱们走着瞧罢,什么隐身术?还不是等于我国武林的‘烟尘’功,凭老夫兄弟的神目不难看出他的淡影所在!”

天慾圣母气得格格浪笑道:“烟尘功?哈哈!烟尘功本圣母见识得太多了,行术之人功力再高也难免看出一抹淡烟尘,但潜龙小子的隐形功连日光下也看不到半丝形迹,邪老四,你如轻敌自有苦头受的。”

邪老四闻言一震,怔怔地无从开口。

金露蓉忽觉南白华在背后拉了一下,心知其意,立即娇声道:“怪老头,现在总可以让路了吧?”

邪老四闻言一惊,自知露了怯敌之情,嘿嘿冷笑道:“小妞儿,绝尘崖海阔天空,你那里不能走?干嘛硬要老夫让路?”

金露蓉见他横蛮无礼,不由娇叱道:“不识相的老头子,那就接我这招试试看。”

她声出掌起,“呼”的一招“清浊分野”!走中宫踏洪门当胸劈去!

邪老四一觉掌风有异,大喝一声,挥臂硬接!“蓬”的一声巨响起处,他竟蹬蹬蹬连退三大步才拿椿稳住,这下只见他气得怪叫连天,嚎声反扑!

金露蓉冷笑道:“我非要你让路不可。”双掌随声齐发,“蓬蓬蓬”!相继硬拚三下,她是节节推进,邪老四则步步后退,竟连立都立不稳。

天慾圣母旁观者清,她作梦也想不到这少女竟有如此惊人的内力,只看得惊骇不已,她对金露蓉本就恨之入骨,这时那能放过良好机会,只见她故作闲散的道:“小妹子功力不坏,让老姐姐也来玩玩好吗?”她说着就待从侧面动手!

南白华暗暗冷笑道:“好妖妇,我不想要你的命,你倒不识好歹起来了。”立即闪在一旁发声喝道:“老妖妇,你要不要命了?要命就乖的立着不准动,否则就请尝尝本人的丹心指。”

天慾圣母闻声变色,霍然退开道:“潜龙小子,你怎么也来了?”

南白华哼声冷笑道:“一年三百六十天,本人无时不在你这妖妇附近,只要你一有不安分时,嘿嘿,你就得撒手归西。”

这几句话简直替天慾圣母上了一道“紧箍咒”!只见她闻言垂头丧气,顷时失去适才那股风騒劲,竟连口都不开了。

南白华一见暗笑不已,忖道:“我也不杀你,硬给你个精神上永远的折磨,看你还有什么办法横行下去。”

“轰”的一声,只见金露蓉硬将邪老四打下绝尘崖去!

天慾圣母一见开口道:“潜龙小子,邪老四虽被打了下去,但却毫无所伤,邪狼四怪自此与你们结下不解之仇了,我倒要看看你是否长了三头六臂?”

南白华默然不理,给她个去留不明,金露蓉翻身骂道:“老妖妇,你自身难保还管别人哩,现在轮到你了,来罢,八奇果就在崖下,我送你下去。”

南白华闻言暗笑,忖道:“她又在得理不让人了。”

只见天慾圣母色厉内荏的答道:“小妞,你不要以为有靠山就神气起来了,在参芝婴未到手之前,本圣母不会动手打斗。”

“哼!”金露蓉冷哼一声道:“刚才你不是要与我玩玩吗?反反复复,真不害羞,不打就快走,免得站在这里讨人厌。”

天慾圣母也是霉运当头,打又不敢,走更丢人,闻言只气得怒上眉梢,煞气盈宇,但她还是不敢发作。

正当她无从回答时,突听崖下众魔哄喝之声大起!

天慾圣母一怔之下,大叫道:“参芝婴被人寻到了!说完翻身扑出,如电射下崖去。”

金露蓉也不征求南白华的同意,紧随天慾圣母扑去,南白华在暗中一见大急,阻止已来不及,无奈之下也只好尾随其后。

这时曙光大明,深谷内积雪盈丈,上下映照,无处不能一目了然,谷中冰笋林立,错杂穿插,常人望而却步。

谷宽约数十亩大小,三人鱼贯降落之际,触目处只见十余人各立于一根冰笋之上,团团围位两个人,那两人南白华一见就认出是血帜双魔,黑魔与红魔靠背而立,显然在全神戒备,黑魔对面,成半圆形排立着七个黑肤披发的老怪物,想必那就是什么饿狼七煞了,其右是漠龙与雪煞,左旁则为四个红发丑鬼,不问可知乃是邪狼四怪,红魔正面是红尘三异,惟独不见北神在内。

天慾圣母一到,立即加入漠龙与雪煞之间,这时围困之势已成,反而无人开口说话,明眼人一见就知各人都在运劲待发。

南白华生怕金露蓉冒险冲入,尚隔二十余丈即将她拉住,传音道:“蓉儿只准旁观,冲入必成众矢之的。”

金露微微点首应是,一沉声也传音道:“白哥哥快看,红魔左手拿的是什么?”

南白华早已留心,闻言答道:“那可能就是八奇果,你不见真像个尺高的婴儿吗?”

金露蓉急道:“那我们得想法子抢来呀!”

南白华沉声道:“此非其时,不可冲动,你不见这么多围困之人却无人敢先下手吗?”

金露蓉大感不解,正待再问……

突闻黑魔阴声冷笑道:“各位既不动手,又不让步,难道就是这样僵持下去不成?”

他语音一落,七煞中左面第一人接口怪笑一声道:“黑兄存心独吞,未免太轻视我只弟七人,宝物如不以合理方式处置,迟早是要动手的,你若有力量就放手过来罢。”

蓦地,邪狼四怪中一人接着大喝道:“宝物乃是兄弟发现,谁敢独吞?”

只听红魔格格笑道:“你先发现?为什么又在姑奶奶手中呢?这只怪你无缘消受。”

忽听半邪人嘿嘿冷笑道:“发现者诚为邪老大,但掘岩的却是本人,有言在先,不管何人所得,宝物应平均瓜分,殊料你这浪妇竟存下独吞之心,到手就想逃走,本人当众声明,设若不照原议执行,那就叫其人物全毁。”

天慾圣母接口浪笑道:“半老鬼这话我同意,只是宝物太可惜啦,红大姐,你兄妹得酌量酌量。”

红魔格格笑道:“这玩意最多只能供三个人吃,人多了就会减少效力,目前各位之所以不敢动手的原因,格格!无疑是怕宝物被毁罗,天慾妹子既如此说……好罢,我倒想出一个办法来了,咱们来个不分亲疏大混斗,谁也不得存私,在谷中以十日为期,不分昼夜力拚,末了谁的内劲能支持不倒者就归谁属,如何?”

三心客似乎认为大有道理,道先叫道:“这很公平!”

独梅姑一听大怒道:“什么公平,你给我闭嘴,哼,她完全是一篇鬼话,混战一旦开始,她还不是脚底抹油,不知逃到什么地方去了!只有你这老傻瓜才会上她的当。”

众人被她一语提醒,俱都嘿嘿冷笑不已!联手之势更形巩固。

红魔好不容易想出一个办法来,却被独梅姑一言揭穿,只气得她咬牙切齿,恨不得扑出去与她拚个你死我活。

正当僵持不得下台之际,突然空中起了嘶嘶之音!大家都知道又有人到了。

南白华运目一察,他看出来的正是绿色鸩绛云。

绛云飞临谷上,似已察知下面情况,只听她高声叫道:“师傅,徒儿来助二老突围。”

黑魔早知是谁,立即阻止道:“云儿别下来,有你也是白费,师傅等有宝在手,谅他们谁也不敢妄动,嘿嘿,我这趟跟他们是耗上了,看谁能支持到最后一刻。”

七煞老大哈哈大笑道:“我们共计有一十四人,轮班作三次休息,每轮一次尚余八九人,以此之数足可防你兄妹逃走,妙极了,你不提起我们倒真还想不出这办法呢,哈哈!到最后还是你兄妹倒霉,总之一句话,我们如不得奇珍,最低限度你兄妹也跑不了。”

黑魔一听,大大焦急莫名,侧顾红魔一眼,希望她能另出奇谋。

红魔朝他摇摇头,那是说全无办法!

于是,谷中顷成一片死寂,惟每至顿饭功夫,围困的人真个商妥换班休息!

时间看看僵持到午后了,双魔眼看对方换班打坐,自己兄妹却丝毫也不敢松懈内劲,稍有不慎,奇珍就有被对方运劲吸去的可能。

南白华闯荡江湖虽说不久,但他经过的阵仗却无奇不有,然而他就从来没有遇到这种乾耗时间的争斗,于是也就席地坐了下来,硬想看个结果。

金露蓉虽然看不见他的动态,但她已有了感觉,那是南白华也叫她坐下看闷剧。

她不时抬头望望绿色鸩,只见她在崖上立一会又飞到谷底上空绕一圈,心情似乎非常焦急。

俄顷之间,金露蓉传音南白华道:“白哥哥,我有个好办法啦,保险能使双魔逃脱!”

南白华闻言一怔,传音道:“什么办法?”

金露蓉不答话,拔身就往崖上飞升!

南白华见众老魔虽然看到她,但却视如未见,于是,也只有暗暗追去。

金露蓉的行动,绿色鸩自然是看到了,但她怕两个师傅起疑,因之也装作不识。

金露蓉一连飞过两座峰头,这才停了下来,这时南白华也就现身问道:“蓉儿,你搞什么名堂?”

金露蓉轻声笑道:“假设你是红魔,当然你手中也有那宝物罗,在那种打不能打,逃不能逃的情况之下,突然我从你头顶飞过时,你会怎么办呢?”

南白华闻言一怔,继而大喜道:“我就将宝物顺手抛起,你伸手接着就逃,出其不意,众魔徒唤奈何!”

金露蓉娇笑点头道:“这办法最简单不过,双魔却想不到哩,不过,我可不愿告诉他。”

南白华道:“绿色鸩到手时,决不会再交给她两个师傅的,这样一来,双魔定必气得要死,师徒的关系保险告吹。”

金露蓉点头道:“但绛云得手后她也不会送你的,我还是不干!”

南白华轻笑道:“送给我也不会接受哩,有两个已经够我伤透脑筋了,再增个毒物那里还吃得消!”

“咭咭!”

金露蓉轻笑两声道:“她如吃了八奇果时,你一定打她不过,到那时候,她强迫你要那才有趣!”

南白华轻声道:“知人知面要知心,绿色鸩不是那种人,不过,她如有了那种武功时,横扫江湖却是难免,但总比落入双魔手中要强得多。”

金露蓉点头道:“有你在世一日,她必不会作出伤天害理之事的,一旦她爱的人百年之后,情无所寄,那就难防中途变性,白哥哥,我看她对你的情感非常坚决,还是……”

南白华不让她说完立即阻止道:“蓉儿,你如不怕我发脾气的话,那就继续说下去。”

金露蓉摇头笑道:“发脾气我不怕,但我不说啦。”

一停忽发一声清啸……

未几,绿色鸩偷偷的飞了过来道:“妹子,你是唤我么?”

金露蓉迎上耳语几句继道:“逃去的方向要择重山峻顶,而且要找云层最厚的空中绕飞,如此我与白哥哥好在暗里助你,甚至能使敌人自相捉迷藏。”

绿色鸩闻言点点头,眼角朝南白华一瞥道:“妹子,你不要让我师傅看到,最好只叫狡狐狸一身拦截。”说完转身,拔起一闪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