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38章 云层混战起雷鸣

作者:秋梦痕

绿色鸩去后,南白华微微笑道:“左侧天空云层最厚,我们在那儿等罢,马上谷底就要起哄了。”

金露蓉闻言点头,立即拔起上升!

南白华紧紧隐身相随,顷刻钻入云层,伸手拉住道:“别单独乱飞,我们在云层边旁注意下方动静……”

语音未落,金露蓉急声道:“绛云升空了,啊!双魔边打边飞,红尘三异被阻住了。”

南白华立即道:“你对付三怪,不准恋战,用拯危拳五式连发,四人都要招呼,他们在云层里不会认出你的,相信他们没有你目力强盛,到了,退后一段距离动手!”

金露蓉退已不及,首先迎上四怪,一阵密集的隆隆之声,顿将四怪阻住!

四怪情况不明,惟觉功力如山而到,只惊得同时发掌抵御!

金露蓉已得南白华指示,她边打边退,纯采避重就轻打法,目的是在拖延时间。

一旁的南白华这时恰又遇上饿狼七煞,他不便使双魔暨天慾圣母知其暗中相助,因此不用丹心指,同样以拯危拳攻敌!

七煞人数太多,空中不似地面,他虽以双手发掌,但还是应付不下,终于仍被漏脱两人!然而,被他阻住的五煞却吃足了苦头,每接一招,必被打得退出云层,虽不致受伤,但也震得血气翻涌,拯危拳在南白华手中发出,那真是如万钧钢锤,单独接招,谁也不是他的敌手!

双魔敌三异,恰好棋逢对手,然双魔因徒弟在逃,谁都不敢恋战,依然是边打边退,顷刻也进入云层。

冬天的云层真正似茫茫大海无边无际,双方一旦进入其中就难分敌我,每人都仅凭感觉动手,顷刻乱成一片,只见浓云滚滚,雷声隆隆,甚至连方向都搞不清了。

这中间只有金露蓉最得意,她目力内劲都较敌人略胜一筹,打起来得心应手,虽不能使敌人受伤,但每打一拳必能将对方击退下沉,于是,她不单单对付四怪了,抽冷子见人就攻,漏脱的只怕仅有独梅姑一人,她恨不得找到白哥哥大笑一番,但她却无法找出南白华在什么位置。

南白华到那里去了呢?其实他根本就没有离开,然而也没有动手,两只眼睛紧紧地盯住四怪、七煞、双魔,甚至于连半邪人和三心客也未放过,云层对他毫无阻拦,目光到处,竟能穿云视物,他这时的注意力是放在那些人的每个重要穴道上,目的想找出对方弱点,他知道,除三心客与半邪人之外,丹心指如非敌人罩门是无法致命的,但罩门不易查出,非要在敌人拚斗中细察不可。

看敌人对身体某个地方防备最严而定,但他看了将近一个时辰了,却连一个也没有查出,暗道:“这批老姦巨滑的东西真正厉害,他们竟不露半丝形迹,经验确老练之极。”

再看一会,还是一无所得,但打斗已越移越远了,突然,他看到独梅姑竟偶然冲进五人的掌力之内,不觉暗叫:“危险!”当下无暇思考,一个猛冲,“呼呼呼”!接连就是三式拯危拳,立将五人之三打退,适时将独梅姑救出!

这举动只有他自己知道,打完之后,立即闪身金露蓉身后,伸手一拉,传音道:“蓉儿,我们走,还有两煞追绛云去了。”

金露蓉兴犹未尽,传音道:“这多好玩啊!”

南白华不理,拉着她就朝北飞!转眼之间,距绝尘崖上空不下百数十里。

金露蓉忽然向左方指,惊声道:“白哥哥,那儿有两个黑点,你看是不是未拦住的两煞?”

南白华顺其所指看去,轻声道:“正是,距离不远,别大声,他们似已失去目标。”

金露蓉疑问道:“那边没有崇山峻岭,绛云为什么朝那方面逃呢?”

南白华一沉接道:“可能是被迫所致,我们过去看看。”

金露蓉调转方向,远远盯在两煞身后。

南白华脑际陡然泛起一念,轻声道:“你慢点前进,让我暗地打他们两拳。”

金露蓉答道:“他们已运功戒备,只怕打不伤他哩。”

南白华答道:“这是自然,但却能将他们打落地面。”说完加劲疾进。

金露蓉正待追他,但突然发现背后云层纷飞,隆隆之声相继传来,不由急道:“不好,那些人都来了。”

南白华听出她声音有异,同时也听到响声,忖道:“再过来就没有云层了,我得先将这两人打走才行。”

忖思中猛提全劲,一口气赶上前飞二煞,右掌一起,“轰隆”一声大震,右侧一煞“吭”声滚下百余丈!

南白华未待左侧之人转身,左掌又已出手,口中轻喝一声:“你也下去罢。”

两煞各遭一掌,真是作梦也想不到,都被打得眼冒金星,翻翻滚滚,再也提不住丹田之气,竟如殒星般直朝地面掼去!

南白华两掌得手,立即回转,迎上金露蓉道:“蓉儿赶快降落,这上面云层太薄,恐防那批魔头发现。”

金露蓉闻声俯冲,那须一刻,已降入一座林中。

南白华现身急道:“我们由这林中穿过去,刚才被打两煞就在前面不远,再找他们干一场,能消灭一个算一个。”

金露蓉疑问道:“找不出罩门怎么办?”

南白华边纵边道:“趁其调息之际,或许丹心指尚能用上,最低限度也叫他们吃点苦头。”

二人迅速穿过树林,迎面是一座乱石山岗,陡然,金露蓉一指左侧道:“二人在那里!”

南白华一见轻声道:“七煞功力真深,刚才两掌全没打伤他们半点,啊,还有个矮子是谁?”

金露蓉闪身树后道:“白哥哥,快藏起来,他们三个朝这边来了。”

南白华隐去身形道:“那矮子有点古怪,二煞似乎对他非常恭敬!”

金露蓉抬头望望天空,轻声道:“云层尽散,那批人不见了。”

南白华扫了空中一眼道:“可能去远了,那批人不要管,我看这矮子恐怕不简单,来头定必惊人,蓉儿小心点,你看他那双眼睛尽朝这树林里瞄呢。”

金露蓉皱眉道:“那人长得实在难看极了,手长脚屈,满头乱发,鼻翘口宽,简直像只猩猩。”

南白华见她说得一点不错,微笑道:“你功力确实很高,现在还差半里地呢!”

金露蓉轻笑道:“比你还差得远呢,他们在说什么?”

南白华道:“他们在讲八奇果,那老头姓丁,二煞称他为丁前辈。”

“吓,那比四怪七煞的功夫更高了!”

南白华点头道:“我怕是真正遇上对手了!蓉儿听着,你尽量避开他。”

金露蓉点头道:“我对二煞,你打那老矮子!……”

她说话之际,突见那三人如风而到!

南白华急道:“那矮子目力、听力、感觉力都非常惊人,化形珠恐怕对他发挥不了多大效力。”

金露蓉既知藏已无用,干脆现身出来,运功待敌。

“咦!”二煞之一诧然道:“这妞儿就是到过绝尘崖的!”

矮老头哇声怪笑道:“四贤侄,还有个化形的哩,哇哈!这小子得了化形珠啦。”

南白华闻言大惊,立即换个方位。

那矮子突又将脸朝着他道:“小子,你想在老夫面前捣鬼么?哇哇哈,你以为能逃出老夫的‘冥感’奇功吗?”

南白华闻言忖道:“原是他并非能看出我的身形,而是一种玄妙的感觉作用。”他想着右手一抬,作出动手的姿态一试!……

只见那矮子同样抬起左臂,又笑道:“小子,你这探没有用,老夫虽不能看到你,但你的一举一动,一呼一吸都逃不过老夫的感应,凭你的气息里,连年龄都瞒不过。”

南白华知他说话不假,迫得“呼”的一掌劈出道:“再试试我的功力如何?”

矮老头哇声道:“大不了跟当年的红豆仙子一样。”掌随声出,适时相迎,一声闷雷起处,震得地动山摇!

南白华这下是运了九成内劲发劲发掌,是他闯道以来的最重出手,一接之下,陡感右臂沉重无比,但那矮老头却全身摇晃不停!

只见他满头乱发齐竖,两眼射出震惊之光,定住身形大吼道:“你小子练有‘三舍利’禅功!嘿嘿,九州金童的全部财产都遗传下来了,顺天掌再出江湖,老夫确又逢到对手啦,咦,你小子还食了碧血丹,哇哇!红豆仙子的丹心指也在你身上出现了!”

南白华越听越惊,退开半丈道:“老儿,你是什么人?”

二煞这时更惊得远远而立,其一不待矮老头开口,抢先冷笑道:“原来我二哥是遭你丹心指所伤,嘿嘿,你要知道丁前辈的令誉吗?他老人家就是当年与红豆仙子,九洲金童齐名的‘猩王’丁曲神前辈。”

南白华冷笑道:“原来就是人猿王,本人在法海神僧的遗书里已知一,切不料你还未死。”

“嘿嘿,小子,老夫可与天地同寿。”人狠王得意的怪声大笑。

南白华忽朝金露蓉道:“我的一切将被这老矮子揭穿,蓉儿放手对付二煞。”

金露蓉正感不耐,闻言娇叱扑出,顺天当连续劈出!

二煞那敢轻视,竟是双双冲上,同运全力接招。

南白华喝道:“人猿王,动手罢。”话声一止,丹心指奋力点出。

人猿王感觉有异,双拳齐出,嘿声吼道:“你用上丹心指了!”

他虽然觉出,但似有畏惧之心,身体随着拳势左挡右避,显然不敢正面相拚!

南白华每觉一指点出之际,每每被其拳劲滑开,更知这矮老头武功确实神奇难测,打得兴起,左掌立即助攻,顺天掌三招循环,犹如雪片纷纷纷罩落!

人猿王越打越惊,他觉出这后生小子较当年红豆仙子与九洲金童还要高强,渐被迫得守多于攻!

南白华一见大喜,暗忖道:“这矮老头武功虽然高深莫测,但他似乎很畏惧丹心指。”忖着目光扫向金露蓉,只见她足与二煞匹敌。

立时,大喝一声,丹心指运到八成,如密雨般嗤嗤点出!

武功要有对手,打斗才感起劲,南白华一旦遇上这矮老头,刹时精神奋发已极!

矮老头似是隐居太久,今虽遇上当年两大对手的传人,但亦突发往昔豪性,只见他哇哇大叫不停,两条长臂挥出,竟是密如滂沱,全身似圆球般在地面上圈转,简直分不出身形。

南白华最担心对方再来同党时金露蓉就挡不住了,灵机一动,立即将方位更动,渐渐接近过去!

矮老头真正敏感至极,他觉出有异,立刻大叫道:“二位贤侄留心,这小子对你们有不利企图!”

南白华闻言大凛,生怕二煞有防,左手顺天掌陡然加劲,硬将人猿王迫住,右手一收再发,两指急朝二煞点去,他竟用上十成内劲!

二煞得警心怯,势未避开,陡觉胸前如遭雷殛!“吭吭”齐嚎得半声,同时被击,身体竟如喝得酩酊大醉一般,摇摇慾坠。

金露蓉何等精灵,一见大喜,顺天掌兼拯危拳,轰轰隆隆,立朝二煞补了十余下重的,只打得二煞如抛绣球般滚滚翻飞。

矮老头触目吓极,厉喝扑出,拚死往救!

南白华见情大喝一声,丹心指向背后急点,一连五指齐中,只听“咚咚咚……”如击天鼓!

人猿王每被点中一指,必朝前面踉跄一步,显然只是被重击而未受伤,他抢到二煞身旁,挥手逐退金露蓉,伸手捞住二煞,翻身挡住冷笑道:“好小子,他二人已受重伤,你竟想赶尽杀绝?”

南白华不愿惹起其横行之心,免其滥杀无辜,闻言朗声答道:“本人一击之后,见死为功,见伤住手,老儿尽管放心。”

人猿王点头收势,怪声笑道:“这才是九洲金童与红豆仙子的传子!老夫最高兴的就是这种对手,只要你在江湖一日,老夫从此再不归隐!”说完身,挟扶二煞而去。

金露蓉走近南白华道:“白哥哥,这样的好机会你为什么不将二煞收拾?”南白华微微笑道:“如无那人猿王在场,二煞焉能再活。”

金露蓉不懂其意,皱眉道:“人猿王看势差你半筹,那还忌他干吗?”

南白华摇头道:“人猿王为当年英雄人物,法海禅师遗书说他除好勇斗狠之外,凡武功低于他者从不滥杀和欺凌,这种人只可力敌,千万勿以诡胜,否则必激其横行滥杀,后果不堪设想,此老练有玄奇神功,丹心指连中五下无妨,无怪其当年能与红豆仙子齐名。”

金露蓉豁然道:“我当他也受了伤呢。”一停又道:“二煞已提全力打斗,为什么挡不住丹心指呢?”

南白华被其一言提醒,霍然大悟道:“这二人下次遇上必难幸免,我刚才一指点于其一左rǔ重穴,另一指则点在其一喉下要害,显然其罩门就在这两处附近,如再相逢,必然手到成功,蓉儿,我们走。”

金露蓉不问何方,相依而行。

南白华指着前面道:“我们到那山村人家买点东西吃罢,时间快到中午了。”

二人到达之际,忽然看到北神急扑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章 云层混战起雷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