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39章 七煞四怪战白华

作者:秋梦痕

金露蓉接着道:“二老请守后门,我在床前照顾绛云姐。”

南白华走到门外之际,侧耳半晌大声道:“前面林内可是人猿王?”

“哇哇哈!小子,有你的,正是我老人家。”音落人现,正是人猿王,只见他如冬瓜般滚滚而到。

南白华微微笑道:“找我打斗来的吗?”

人猿王哇哇怪笑道:“我老人家有言在先,只要你走到那里,我老人家就跟到那里,天涯海角你也休想摆脱,怎么着,有人受伤了,嘿嘿!”

他笑着耸耸鼻子又道:“好家伙,七煞四怪真没有出息,九个人围攻一个女娃儿,得了,小子,你想用三舍利禅治伤只有送她的命。”他竟如亲目所睹一般!

南白华知他神通广大,闻言惊道:“三舍利禅功有忌么?”

人猿王走到他面前一立,毫不防他动手似的嘿嘿笑道:“七煞四怪学的是邪功,论理一逢三舍禅功就得手到伤除,但他们都食有邪狼丹与饿狼丹,这两种东西一遇三舍禅功,初步必定抗拒支待,轻伤自无关系,重伤就非常危险,两相冲突,受伤者就等于是一块斗场,你想想看,那有斗场不被两功摧毁的?”

南白华闻言大急道:“矮老儿见识多广,在下承教多多,但又怎么办呢,总不能见死不救呀?”

人猿王被他夸赞两句,似是非常高兴道:“小子,我们打架归打架,朋友归朋友,屋里的三人都出来,救人由我老人家包办。”

南白华自法海神遗书里深知他的为人,闻言朗声大笑道:“那好极了,救完那女娃后,我们好好的打一场大的。”

人猿王乐极大笑道:“你正是九洲金童当年个性,妙!我老人家从此不孤。”

金露蓉在内闻知,轻轻朝二老一招手,三人同出屋外。

人猿王见谁都不理,大摇大摆的进屋去了,传声道:“小子,治伤非明早不能竟功,你们准备过夜罢。”

南白华朗声答道:“矮老儿尽管用功,我们不打不散。”

“哇……够意思,小子,别让人进来。”人猿王乐得笑声不停。

南白华朝众人作个鬼脸,招呼大家休息,自己则负责巡逻。

一夜易过,东方已现白色,南白华毫无倦容,他真成为铁打的一样,忽然,他发现远远有三条人影飞闪而过,忖道:“那好像是海威、诸葛异与陆权三人,嗨嗨,来得正好,这次你们逃不了啦。”

他忖还未了,只听人猿王在内叫道:“妞儿,起来罢,全好了,嗨,你就是黑狱小老儿和红尘那妮子的传人吗?咦,你为什么又与那小子搞到一块哩。”

只听绿色鸩激声道:“谢谢前辈拯救之恩,你老说谁?”

人猿王的声音又道:“九洲金童与红豆仙子的传人呀,你是他打救至此的,要谢应该谢他,我老人家是看在他面上才救你的,不然干我老人家屁事。”

绿色鸩在内没有作声,南白华听着忘了其他,忽然想起什么,不由暗叫道:“糟糕,那三人不见了!”

南白华心急海威等三人不见,但又不便立即去追,正在举棋不定之际,突听人猿王大声道:“咦,你这妞儿恐怕有毛病,干吗尚未与人见面就开溜?”

南白华朗声问道:“她走了?”

人猿王踱出摇头摆脑叹声道:“她由后门走啦,这妞儿恐怕有点疯癫症?”

这时古今谈、北神、金露蓉、戈壁雷、万里风等陆续走出,闻言都深感不解。

南白华笑道:“她性情急燥,见了我们是怕耽误时间,显然她急于要去报仇,或许是因首乌王与砒石王之故,我们无法知其用意,去就去了罢,可惜走了陆权和海威等三人。”

人猿王哈哈笑道:“你也知道双魔得的是首乌王,我老人家早就知道啦,不过不愿告诉那些小子罢了,嗯,小子,现在你可以现出身来啦,我老人家还没见过你的真面目哩。”

南白华闻言现身,大笑道:“你老可是要打一场么?”

人猿王一见他真面目,大叫道:“乖乖,你这小子是十七八个美人儿拚凑起来的不成,美极啦!”

南白华被他逗得不好意,赧然道:“矮老儿,少说废话,我们趁晨光熹微开始动手罢?”

人猿王嘻嘻轻笑两声道:“小子,打架我老人家看得比吃饭还重要,当年与红豆仙子,九洲金童曾作两年期连环大斗,尚且不过瘾哩,不过,目前有八奇果现形之故,暂时忍受几天再说罢。”

金露蓉插嘴道:“你不打来找我白哥哥作什么?”

人猿王耸耸肩道:“我老人家想与他联手追寻八奇果呀,那玩意飞得太快了,没有几个绝顶人物是无法抓住的。”

古今谈摇头道:“八奇果恐怕不在绝尘崖了,它一旦出世,每晚都要换个地方的,现在又不知到那儿去了?”

人猿王朝他注视一下道:“你这老小子见闻不坏,八奇果昨夜必换地方。”

南白华犹豫一会才道:“矮老儿先去查察其隐藏之地,我还有点事情待办,最重要不得让他人夺走。”

人猿王毫不迟疑的道:“小子办完事情即来,八奇果不会离开西南各大山脉的。”说完提长而去。

北神指着人猿王的背影道:“此人确是武林仅存的老辈人物之一,年龄能有他这样高的,那真是凤毛麟角。”

古今谈叹口气道:“北老儿,宇宙之间没有人能确知一切,当年古今谈这个名字无人不说名符其实,现在观之,不知的人物太多了,从此再不敢见闻如何啦。”

北神微微笑道:“老弟何必灰心,放眼当今武林之世,能如你识见之广的还未有其人。”

金露蓉格格笑道:“义父还须继续努力啊,千万别让人家闯出个‘天地通’的字号呀!”

古今谈摇头道:“义父老了,将来只能传一点东西给你喽。”

南白华微微笑道:“北前辈请和老古董向南找寻南仙前辈,华儿必须继续盯定魔头,他们迟早会兴风作浪的。”

南白华送走二老后,招呼金露蓉,桑雷,万里风带着火龙驹,一指前面道:“我们直奔巫山十二峰。”

四人谁也不用马,直朝指定方向各以徒步奔驰,中午时赶到大巴山区,南白华叫住大家休息,戈壁雷与万里风立即准备饮食,金露蓉则领了火龙找食物。

大巴山属巫山山脉,统称也叫巴山山脉,惟山势没有巫山险峻突拔,森林遍布,尽为原始树木,幽密处自古无人深入。

南白华独登巴山之颠,举目四顾,远峰近岭,尽收眼,溶雪集流,处处淙淙悦耳,三五麋鹿,不时出现于冰峰雪林之间,观之顿起悠然之感,悄然踱步半个时辰……

兴犹未尽,忽闻戈壁雷大声叫道:“主人,下来吃东西吧,里风烤的鹿肉香极了。”他声音如宏钟般响亮,崖雪被震得哗哗崩溃。

南白华闻唤下峰,只见三人业已围成一圈坐于崖洞之内,旁边还烧起一大堆熊熊柴火。

金露蓉见他行到即笑道:“白哥哥,里风这手功夫真不错,鹿肉烤得又香又脆。”

万里风格格怪笑道:“小姐,这手活是俺自小在山区混熟的,可惜没有佐料,否则味道又自不同哩。”

南白华确实不错,微微笑道:“临行再打一只小鹿,带到镇市去好好弄来吃一顿,看有佐料时味道又如何?”

四人吃罢一会,大家正在准备起程之际,忽然间,南白华面色大变道:“这女人的尖叫声是为了什么?”

金露蓉疑问道:“很远吧!我怎么听不到?”南白华沉吟一会道:“当然相隔很远,大家快起身,那是遭人擒住时叫的救命声。”一指正南道:“往这里直走,蓉儿御气先行查看一下是谁。”

金露蓉应声拔起问道:“有多远?”

南白华急道:“崇山峻岭,距离无法判明,在空中只要仔细观察必能发现。”

他声音一落,金露蓉已越峰而去,霎眼间就已超过二十余里。

金露蓉恐妨漏掉僻静之处,速度逐渐放缓,再过数里,猛见前面一横山岭上确有几条人影喝叱拚斗!不禁暗道:“这恐怕就是白哥哥所说之地,他耳朵真灵。”

想着猛提丹田之气,如劲疾飞,瞬息便已到达拚斗场上空,俯首一察,不由大喝一声:“住手!”

斗场一闻空中有声,都惊得四分五散,各立一边,惶然戒备。

金露蓉身形随着喝声降落,手指一方冷笑道:“双魔明说放弃打斗,原来他竟暗中支使你们下手。”说完转身。

另一面突然发出惊喜欢叫!

“三妹……”

“蓉妹……”

原来那批人竟是金露芬,金露芬,张青青,班玲玲,黄莺与祁爱珍等众女!对方却是库里索,马奇突,“金玉公子”纪生仲,另加七个从未见过面的大汉,这时一面惊喜若狂,一面则吓得目瞪口呆!

金露蓉不理别人,上前朝众女道:“姐姐们因何到此?你们都在,惟独不见莫书容姐姐,她到那里去了?”

众女都围上前来;金露芬忿怒道:“书容被天慾四妖捉去了,我们追寻到这里又遇上这批人拦住不放。”

金露蓉闻言转身,冷笑道:“别人尚有可恕,惟独马奇突你这坏蛋情不可饶,哼,我白哥哥斩去你一条右臂,当时就得改过自新,讵料依然作恶如旧……”

她话还未完,只见马奇突然厉吼一声,脱手一剑飞出,、疾逾闪电般直朝金露蓉胸口掷来,人则反身扑向树林,企图趁机逃走!

金露蓉不料他竟来上这样一手以攻为退之计,忿怒中两指一伸,霎时将飞来长剑夹住,一扭两段,弃于志上娇叱道:“你逃到天上我也不饶你。”说完就待飞追。

陡然,只听一人阴笑道:“谁敢杀我手下?”

金露蓉闻声停步,沉声道:“什么人?”“老夫的声音你都听不出么?”

金露蓉冷笑道:“原来是黑老魔,好啊,你是暗中指挥手下行凶哇,红魔呢,都出来吧,看我能不能打败你们两人。”

黑魔依然不现面,阴阴的道:“你一动手,嘿嘿,背后那些女娃就一个也休想活命,老夫此来是劝你两罢干戈,参芝婴一日不得,老夫绝对不亲自动手……”

他语意未尽,突然一声惨叫传来,那正是马奇突临死前的悲嚎。

金露蓉闻声冷笑道:“老魔头,你听到没有?他恶贯满盈,终归难逃一死,你能保得住吗?”

她说话中,只见库里索等渐往林中退去,黑魔则陡发一声厉啸,只震得山林沙沙齐响!

金露蓉为了保护自己人,眼见对方退去却不敢追击,但她有恃无恐,虽知黑魔发啸是在召唤红魔,然而刚才杀马奇突的她料定就是南白华,是以黑魔啸声一停,立即冷笑道:“黑老魔,多招呼几个来罢,今天不叫你夹着尾巴走,你永远也不知道厉害。”

她话刚收口,突听嗤嗤连声,立有一人接话道:“小姐儿,口气倒不小,那个红豆仙子的传人呢?嘿嘿他用丹心指点伤老夫两个兄弟,难道就隐身不见吗?”

金露蓉闻言知是七煞之首到了,正待答话……倏闻一声哈哈朗笑道:“饿老鬼,想丹心指就到这边来,哈哈,黑老魔闻声逃走,溜得真快。”

金露蓉回头朝众女道:“白哥哥到了,大家放心……”

“嗤嗤……”连续数声破空之音接着传出,顿将金露蓉语意打断。

黄莺急道:“飞去的是谁?白兄弟能应付得了吗?”

金露蓉嫣然笑道:“那是饿狼七煞,每个人的功力都与双魔相等,咦,那两个负伤的又好啦,刚才是七个人的声音!”

一停忽又笑道:“各位姐姐,我们慢慢按近过去,白哥哥已练成丹心指了,他现在连群魔围攻都不会怕啦。”

边行边将半年多的经过摘要说出,甚至连刘梅影有了身孕也不隐瞒,接着又道:“近来出了无数能人,有邪狼四怪,饿狼七煞,还有个最强的名叫人猿王,功夫与白哥哥不相上下,姐姐们今后行动要多加小心。”

众女闻言,时惊时喜,大家只静静的听着。

金露蓉领着众人转过几处山冈,但始终再未听到南白华的声音,不禁停止踌躇不前。她二姐金露芬大讶道:“三妹,白华发声时不远嘛?怎的走了这么久还不见动静?”

金露蓉微笑摇头道:“他一旦运劲说话时,几十里也等于在面前,刚才说话确在附近……”

停一下忽然笑道:“刚才是他隐于七煞身后的,但见我等在场,动手恐有妨碍,于是故意引去七煞,附带惊走黑魔,格格!他的举动真是面面周到。”

众女见说,都轻笑出声;班玲玲打趣道:“三妹子,你这老么真是鬼计百出,已往你一定常常上当的!”

金露蓉嫣然笑道:“你猜错啦,他常上我的当哩。”

张青青娇笑道:“我才不信,他是故意逗你的吧?喂,三妹,那个绿色鸠绛云美不美?”

金露蓉正色道:“美极了,个性像个大英雄,本事也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章 七煞四怪战白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