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04章 意乱神迷

作者:秋梦痕

啸音悠长,半晌始止!

矮小蒙面人突然叫道:“师傅,你在那里?快来呀,这瘦老猴子想欺侮我!”

遥遥传来一声哈哈大笑道:“你这没出息的徒弟,人家欺侮你,你就不晓得揍他吗?记着,那瘦老头有点‘邪’门,你用拳打,千万不要近身,那胖家伙炼的是‘天风罡’,你用剑法去破他”

“师傅,我用那三掌劈他可以吗?”

“哈哈,他们还不够资格受呢!”

小蒙面人知道自己可敌当前两个怪老头,神气可就来了,双掌一拍道:“瘦老猴,你先上罢。”

金骷髅余悸犹存,闻言真不敢上,犹豫一阵道:“小子,刚才发啸的是谁?”

“格格,要问吗?那是我师傅。”

色慾使哼声道:“谁不知是你师傅,难道没有姓名么?”

“呸,难道你们就有姓名啦。”

“老夫难不愿称名道姓,但色慾使人人知道。”

小蒙面人嘻嘻笑道:“噢,这个嘛,我师傅更响亮,喏,他就是叫这个!”

说着用手指点面罩。

这个动作引起正邪双方齐声惊呼!

长生隐士移近四海苍虬,传音道:“老苍虬,我们不必动手了,可能是蒙面侠指引这妞儿替我们顾面子来了。”

四海苍虬沉吟道:“长生老儿,这小子也学他师傅蒙上一块黑巾,好象你认识他似的?”

长生隐士微微一笑,传音道:“听笑声你也应该如道她是个妞儿,她就是我记名弟子金天乐的小女儿,你也见过呀。”

“啊!就是那玩皮妞儿!噫,那就怪了,甚么时候变成蒙面侠的徒弟了,就算最近收了她吧,但短时间也不能学成能和当面这两个老魔对抗的功夫呀?”

“这点我也有些怀疑。”

二老在这边传音对话,金骷髅似趁这个空隙已运聚全身功劲,两眼已射出强烈绿焰!

黄鹄、徐清风似也听出小蒙面人的声音,心中又惊又喜。

四海苍虬对金骷髅似很清楚,一见他眼射绿芒,叫道:“蒙面小子注意!”

“嘻嘻,我在等着哩。”

金骷髅内劲运足,双脚硬生生的向前移动!

小蒙面人不待他走近,右臂一伸,细白的手掌握拳遥遥推出,动作美妙自然,全无半点拚斗之态!

金骷髅知道厉害,双手同时一提,吐气开声,掌心绿焰齐喷,迎面相接!

“轰隆”一声大震!气流!绿焰!旋起两个漩涡,劲达数丈方圆。

双方蹬蹬倒退十余步!

长生隐士骇然道:“老苍,她使的是拯危拳!”

四海苍虬点头道:“不错,第一招‘拓疆开塞’使得精确已极。”

小蒙面人虽被震退,身心感受不到什么不适,格格笑道:“瘦老猴,再接第二招‘道化异域’看看。”

金骷髅血气未平,嘿嘿阴笑道:“原来你也学会了拯危拳。”

说完不等对方抢招,扑身冲出,双掌直摇,状如摸物!

小蒙面人右拳左圈,左拳上举,同时攻进!

“隆隆”又是两声大响!

黄鹄与徐清风被劲力所荡,立足不住,被迫得紧靠岩壁而立。

四海苍虬见二人又是各退丈余,叹口气向长生隐士道:“这妞儿第二拳更妙,我今天获益不少,这才是真正的拯危拳精髓。”

长生隐士微笑道:“苍虬留意,可能这妞儿学完了拯危五拳,你虽没有后两拳口诀,但看看架式也不错……”

金骷髅大喝一声,打断了长生隐士谈话,只见他双目绿焰更盛,两掌重叠,伸缩不定,渐推渐进!

四海苍虬大叫道:“小子注意了,这是‘垒骨掌’!快用第三拳‘德沛昊天’打出。”

小蒙面人突见敌人掌势怪异绝伦,推出层层绿焰里包含万千鬼爪似的手掌!不禁骇然悚惧!幸得四海苍虬提醒,差点忘了拒敌。慌忙中右拳高举过顶,左拳朝地,娇叱一声,两拳一合冲出,内劲接上绿焰,顷刻间发出隆隆之声不绝于耳!声势的确惊人!

小蒙面人稍不留神,出拳过慢,被金骷髅震出两丈!

二老及黄鹄等见情暗喊!“糟!”

不料小蒙面人身未落地,似回雁翔空般又飞回了原地!这种身法并不出奇,奇在她似乎未受半分内伤!她落地之顷,似冒了真火,接着娇叱道:“瘦老猴看拳——‘匹马勒皇’‘力挽狂澜’!我要你吃不消。”她边打边骂,似叫出拯危神拳最后两招名称,连续攻出!

金骷髅只见过四海苍虬的拯危三拳,认为三拳一完,自己可以稳操胜算,他那曾想到后面还有两招更厉害的杀手!闻声就知要糟,这时轮到他手忙脚乱了!仓惶应招,那还应接得下?第一拳勉强抗拒,喘息未出,突然如遭雷击,“吭”!身体已被震飞!

色慾使救援不及,也就不管同伴死活,大吼一声,就朝小蒙面人飞扑而至!

小蒙面人见势不妙,迅速拔出配剑,叱声道:“你这胖冬瓜也尝尝我卫道十三剑试试!”

“卫道十三剑!”

长生隐士似有预料,哈哈笑道:“色慾使,你只过我卫道第十式,想不到还有三式吧?告诉你留心点,这剑的最后三神剑连我也没见过,你就准备脑搬家罢,可能这三式就是你‘天风罡’的大克星。”

色慾使有了金骷髅前车之鉴,加上势孤力薄,咬牙嘿嘿冷笑道:“多三式又有何用?待老朽看看瘦鬼伤势如何,再来一个个收拾!”

小蒙面人接话格格笑道:“胖冬瓜,不敢打你就说不敢打,别藉看瘦老猴的伤势开溜!”

四海苍虬哈哈笑道:“小子真聪明,他就是想溜啊!算了,让他去罢,你今天已够出风头啦。”

小蒙面人闻言格格娇笑不已!

黄鹄一拉徐清风道:“是她,一定是三妹子!”

徐清风见色慾使真的抱起金骷髅急急逃去!不禁哈哈笑道:“那‘胖冬瓜’不要脸,真的溜啦。”

“喂!长生伯伯,四海伯伯,你们别走呀,我是蓉儿啊。”

“小妞儿,我两个老伯伯都知道罗,今天你乖,快跟你两个哥哥回去,我们还有重要事情。”长生隐士和四海苍虬已跃上悬崖,余音渐远。

黄鹄和徐清风大喜上前,呆呆地向小蒙面人望着!

小蒙面人就是金露蓉,她是被黄鹄二人追敌惊扰出来,为了看热闹,曾在路上从黄鹄头顶超过,谷口杀人也就是她。

这时见两位姐姐的意中人呆看不语,不禁取下面巾格格笑道:“不认识吗?”

徐清风哈哈笑道:“三妹子,成名露脸啦,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嘛!”

“咭咭……”

黄鹄见她笑而不语,和声问道:“三妹妹,你什么时候作了蒙面大侠的徒弟啦?”

“不久嘛,就是昨天!”

“噫!我才不信,蒙面大侠武功虽然高深莫测,但要在一天功夫就教出你这大的武功来?嗨嗨我就不信……”

“不信算啦,我还骗你们吗,嘻嘻,讲一天还多哩!半天都没有啊!”

徐清风怀疑道:“看你这股子劲又不象是顽皮,但又是怎么个教法?内功更不可能啊?”

“嗯,内功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拳、掌、剑法是梦中教会的。”

“哈哈,‘梦中’,白华如听到这两个字不吃醋才怪哩!”

“呸,烂舌头的,徐二哥,你再说我就揍你,哼,我蒙面师傅五十多岁啦?”

黄鹄见徐清风闻金露蓉要揍他吓得直往后退,不禁哈哈笑道:“三妹妹,你那打金骷髅的功夫千万别拿出来呀,不然你二哥不升天才怪。”

金露蓉气得一跺脚,飞身回客店去了。

黄鹄、徐清风相视一伸舌头,也跟着追去。

且说长生隐士和四海苍虬登上悬崖,边走边谈,长生隐士叹声道:“苍虬,我辈后起有人,这莽莽江湖也无须久恋了,过些时归隐算了。”

四海苍虬摇摇头道:“长生老儿,归隐与否暂时不谈,你想到金骷髅负伤的严重后果吗?”

“你是说天慾圣母会被惹出江湖?”

“一点不错,这个掌握武林生死的老‘婬魔’如被惹了出来!放眼天下谁是她对手,百十年来为了争夺武林奇宝——法海遗宝,她连理都不理,可见她将法海遗宝视如粪土,蒙面侠虽得了法海全部遗宝,敌金城堡与汤池庄或许可能,如要和天慾老魔为敌……唉……。”

长生隐士默然不语,同样面现忧戚之色。

当二老谈着走过几处山头之时,突见一蒙面之人远跪路中。二老一见,看出正是蒙面大侠的身材和装扮时,不由大冒冷汗,都认为蒙面大侠是被什么人制在当地?

长生隐士在心灵上似乎非常关怀这个从未谋面的神秘人物,一个急踪上前,低头察看。

四海苍虬也非常关心这正派后起之秀,跟踪跃上。

不料蒙面人双手一拱道:“晚辈恭请二老前辈金安。”

二老见他能动作言语,更搞得如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越想越糊涂!

长生隐士怔怔问道:“你就是蒙面大侠?”

“是。”

四海苍虬道:“你负了伤么?”

“没有。”

长生隐士诧异地道:“那你为何长跪于此?”

“迎接二老”

四海苍虬见他言行举止都显得神秘莫测,越想越觉又可爱又好笑,哈哈两声道:“接迎我两个老头儿也用不着下跪呀?”

蒙面人抬头望了半晌道:“二老是正派武林仅存前辈,小子焉能不跪,这是理由之一。”

长生隐士也感好笑,和声道:“你很恭敬,老朽等生受得了,现在快起来。”

“小子有罪,祈二老赦免后方敢起立。”

四海苍虬越觉有趣,听声音知这蒙面大侠年龄还是个小少年,笑着道:“你在老朽等面前何罪之有?”

“不诚之罪。”

长生隐士哈哈笑道:“你名声轰传宇内,从未听人说过你不诚两字,何况你我从未谋面,不诚之罪又从何来?”

蒙面人瞬息间去了面罩,抬头不语。

长生隐士一见惊啊一声道:“你是白华!”

四海苍虬哈哈笑道:“小子,你的花样也太多了,快起来。”

“是的,小子就是两年来传言为蒙面人的华儿,但是,二老如不恕小子之罪,小子岂敢起立。”

长生隐士爱怜的道:“孩子,你所说的不诚之罪,老伯伯认为根本就没有的事,机缘各有幸遇,何况你有顾虞,起来,伯伯们只有高兴,那里还能怪你。”

“谢谢二位老前辈,小子还有一事相求,如二老答应,小子才能起来,否则情愿永跪此地。”

四海苍虬诧异道:“你起来,你要求的我们都依你。”

南白华高兴道:“二老说了算数啊!”

长生隐士一把拉起道:“小子,别做矮子啦,你一定又有鬼名堂,说罢,要我们的老命都可以。”

南白华笑着道:“小子得了法海神僧四本奇书,其中一本不是他老人家自己的,那是一本上古奇笈,名叫‘丹心指’,小子到现在尚未摸出门路,简直奥妙绝伦。其次是你二老所得的拳剑二学尚未完全,华儿所请者,就是这两门功夫,希望二老继续练完。”

长生隐士惊叹道:“你长跪于此就是这一目的!事先深怕我们不答应,是以想出苦肉之计?”“正是,恳请二老采纳愚诚。”

四海苍虬感动的道:“孩子,你用心良苦,不由我们不答应你,老朽等感激之至。”

南白华从囊内探手摸出三本秘笈道:“请笑纳,收下吧。”

长生隐士一见秘笈双手接过,触目看到第一本上书“顺天三掌”四字,旁边题了两行小字:“僧法海智愚,无能究竟古学精华,特封存以待有缘。”

长生隐士转递四海苍虬道:“你看后说出感想如何?”

四海苍虬接过注竟有顷道:“长生老儿,我那三招拳法,整整花去九年功夫,每招三年始成,这本奇书相信其内奥妙更难探索,还是由孩子收回罢。”

长生隐士大笑道:“神僧尚且束手,你我更不待言。”

四海苍虬含笑点头,将书交出道:“孩子,你就别使我们两个老头子伤脑筋了,还是将书收回罢。”

南白华将手一藏道:“请二老看完内容再说。”

四海苍虬一怔,与长生隐士翻书一看,不禁相视哈哈大笑不已,开心得不可言状

长生隐士道:“孩子,你真是有心人,这三本书都经过你详细注释啦!哈哈,我两个老头子向你谢谢罗。”

南白华恭声道:“二位老人家内功高深,此书只须半年可成。”

四海苍虬含笑道:“伯伯们生受啦,孩子。”

南白华想起一事问道:“二位前辈,‘甜蜜宫’现已全部出动了,小子如不将‘丹心指’练成,恐怕无法对敌,请二老多加注意。”

长生隐士叹道:“孩子,老伯伯等尽力而为就是,希望你好自为之。”

二老说完一摆手,双双飘然而去。

南白华怕金露蓉发现自己不在房中而起怀疑,即猛提一口真气,闪电似的向客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意乱神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