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40章 千古恨

作者:秋梦痕

一行急急走着,这时戈壁雷的身形已不能看到,前面有一条深谷,也可能是下了山峰。

南白华一指那座高峰道:“那是巴山山脉与巫山山脉的连结处,过了这道深谷,转山脚就可看到桑雷了。”

绿色鸠绛云忽然道:“狡狐狸,现有你在众姐姐身边,我可要走啦。”

金露蓉拉住道:“急什么?天亮走不迟呀。”

绛云摇头道:“我不能与你老在一块,天慾老妖已经发现我们在一起,迟早她会向家师挑拨的,如非家师亲眼看见,事后我还有话可辩,否则定必逼迫我走极端。”她“极端”两字非常含糊,是好是坏别人无法清楚。

南白华没有表示意见;金露芬接道:“绛云妹子既已决定,我们虽然难舍,但也不能勉强相留,总之四怪与七煞已和你结仇,今后行动务必小心为要。”

绛云睇了南白华一眼,接道:“谢谢姐姐关怀,小妹深深感激。”说完朝众女挥手告别。

金露蓉遥遥叫道:“云姐,必要时我会助你的,希望常常取得连络。”

绛云激动地回答道:“别人我不在乎,丫头,你说相助我接受啦。”

余音,声落人沓。

南白华微笑打趣道:“神狼罗刹交上这辣手毒鸟,今后江湖恐将另有一番新的面目。”

金露蓉格格笑道:“我在替你拉帮手啊。”

众女知她此言含有深意,都在暗地偷笑。

南白华毫不理会,陡然停步道:“桑大哥遇上了天慾老妖了,吓,漠龙与雪煞也在场!”

金露蓉闻言大急道:“你快赶去,我和姐姐等慢慢走。”

南白华摇手道:“不要慌,人猿王打抱不平了,我们只须赶上山高峰暗观,此老在场,桑大哥吃不了亏的。”

众女闻言,急于想看热闹,一个个精神陡长,提劲就朝深谷急奔,相继又往高峰上纵,顿饭功夫,全部登至峰顶。

南白华悄声道:“顺这深林下去,他们就在林外,只要看得见就行了,距离不宜太近。”

众女随他前进,悄悄的接近林缘,金露蓉忽然道:“还远哩,人猿王在骂老妖妇了。”

南白华摆手道:“我先出去选个适当地点再叫你们前去。”说完隐起身形,行至林外一看,只见前面竟是一条小河,河旁杂树丛生,发声处是从对岸传来,随即折身返转,率众女纵至河旁林边。

金露蓉忽然轻声道:“我们说话不必怕老妖听去了,你们看,上下游都有牧民在看热闹。”

南白华微微笑道:“你们发现老妖等三人吗?她在和漠龙、雪煞轻声讨论哩。”

他边说边指着对岸一颗大树下。

众女随他手指看去,确见老妖在指手划脚,不知说些什么?

祁爱珍突然道:“那里有个大个子,啊!前面坐着个矮老头,地面上……”

金露蓉惊道:“地面上是莫书容,白哥哥,你快隐身去将她治好啊。”

南白华点头道:“人猿王在耍活宝,可能天慾妖妇等还不认识他。”说完隐身不见。

南白华一到,突听人猿王传音道:“小子,你来啦,快将那女娃救走,那边三人有我老人家来耍狗熊,这个大个子也叫他离开。”

南白华传音道:“前辈感觉真玄,你老只管玩就是了。”

“哇!我是你什么前辈?还是以老儿相呼痛快。”人猿王传音震耳。

南白华暗笑不理,伸手抵住莫书容背后,运起三舍功一逼。

莫书容陡感心清气顺,顿刻醒转过来。

南白华防她有所举动,立即传音道:“蒋嫂子,我是南白华,现在隐身防敌,你别声张,快与戈壁雷退往对河去,金露蓉她们都在那儿藏着。”

莫书容闻言大喜,轻轻坐起,扫眼四顾,不由惊得发抖,只见天慾老妖等仅隔数十丈远。

戈壁雷似也得到什么讯息,只听他宏声道:“矮老儿,这姑娘咱大个子已将她治好啦。”

人猿王嘿嘿笑道:“大小子,治好了给我滚。”

戈壁雷宏声大笑道:“你能阻住老妖精吗?”

“大混账,你敢瞧不起我老人家?”

戈壁大笑道:“岂敢岂敢,只怕那边三人倒有此心呢。”说完朝莫书容招手道:“姑娘,咱们走罢。”

莫书容一切情况不明,只得惶恐的紧随其后。

天慾圣母突然扑出十余丈冷笑道:“桑雷,那女娃可以走,你可得留下来,天慾宫岂能让你白白摧毁?”

“哇!我老人家叫他走,你这臭婆娘敢不准?”人猿王跳起来大骂。

漠龙猛扑而前道:“你是什么东西,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哇!……你这老小子瞎了眼,在我老人家面前也敢出言不逊,大概是活得不耐烦了。”人猿王并不生气,但他说的却是真话。

雪煞一见两个同伴上前,他似是早有商量,立即绕向人猿王身后,嘿嘿阴笑道:“江湖上从未听说有你这号人物,报个字号给老夫听听。”

人猿王毫不留心背后,依然面朝天慾圣母,闻言怪笑道:“好家伙,你绕到我背后卖老味啦,嘿嘿,你的年龄只能作我老人家的孙子哩。”

雪煞那能受得了他这样的话,猛喝一声道:“矮东西,接招!”

人猿王那里要他出声,在雪煞掌劲未到之前,身体已滑向左侧,怪笑道:“这一掌不够劲,三人同上罢。”

雪煞掌劲能够收发自如,看势落空,立即往回一带,蹑踪追上道:“能逃出老夫掌力,看你并非泛泛之辈,再接这招!”

人猿王故意一个踉跄,大有逃无可逃之势,身形刚转,背上已遭了下重的,“蓬”的一声大响,被打得飘飘飞起,去向正好朝天慾圣母与漠龙头顶直落,口中还不断发出似哼似叫的怪声音。

天慾圣母却看出有点蹊跷,但她出声阻止已迟,无奈只得同时出手。

四掌刚起,突听人猿王哇声怪笑道:“滚开!”

“轰轰轰轰……”一连四声大震,天慾圣母与漠龙竟同时“吭吭”两声,身体被打出十余丈远,落地面色大变,不是受伤,那是吓极所致。

人猿王降落之霎,闪电反扑,单掌朝发呆的雪煞一挥,口中道:“你也尝尝滋味!”

雪煞一见大惊,撤身就待躲闪,但是那里还来得及,“蓬”声响处,也被打得抛出数丈之外!

人猿王打罢三人,突然向左侧空间大笑道:“小子,这种打法不够意思。”

原来那地方正是南白华立身之处,他闻言暗骂道:“这老家伙硬要将我指明出来,看来不现身是不行了。”忖着现身大笑道:“矮老儿,你人猿王之名他们还不清楚哩,这叫做疑心生暗鬼,如他们三人真正团结一致的话,你恐怕没有这样轻松。”

这时天慾妖妇等已立于一块了,闻言似也忆起什么,只见他们人人惊瞪双目,瞬也不瞬的望着人猿王。

南白华见情大笑道:“老妖妇,人猿王三字你们恐怕依然搞不清楚,但提起冈底斯山‘猩王’两字你们就知道这矮老儿是谁了吧。”

漠龙似较同伴知道得多一点,闻言沉声道:“原来猩王还没有死,嘿嘿,无怪有此神力。”

他说完回头,轻声朝天慾圣母等耳语几句。

南白华突然听到一阵轻微的破空声,忖道:“那可能是四怪七煞等到了。”一沉对人猿王道:“矮老儿,我还有点事情待办,此地恕不奉陪了。”

“哇哇!小子,我老人家还有点重要事要告诉你,等一等怎么样?”人猿王怕他离去。

南白华隐身答道:“要说随我来。”

人猿王无奈,边追边道:“这三人还不服气哩。”

南白华轻笑道:“那你就留下再干一场罢。”

人猿王大声道:“这事比打架重要多了,小子,我老人家情愿牺牲这一场打斗。”

天慾圣母眼见人猿王与没有身形的南白华边说边去,立即朝漠龙雪煞道:“南白华功力全复,而且已练成丹心指,此人我等已无法与其抗衡!现又出现了猩王丁曲神,目前江湖已非你我天下,如不得参芝婴练功,那就只有隐退了。”

雪煞叹口气道:“双魔看势也有此感,他们已全力想得参芝婴一旦到手,恐也难保不失,此事宜事先找一最秘密之地才行,否则到手也必遭群雄夺走。”

漠龙粗心的哼声道:“到手就将它吞食掉,那还怕他们抢么?”

天慾圣母冷哼一声道:“你越来越无知识了,凡属灵物,食后必须适时练功,否则必遭走火焚心而死之苦,你难道不要命了。”

漠龙被骂得哑口无言,赧然傻笑不语。

雪煞突然道:“刚才矮鬼匆匆追着南小子而去,定必有重大事情发生,此事非探明真相不可。”

漠龙陡然道:“你说得不错,矮鬼生平好斗如命,传言他不动手则已,一旦动了手,他非见输赢不能罢休的,刚才确实有点反常。”

天慾圣母犹豫道:“我们如何才能知道呢?追去必定惹火烧身……”

她说还未了,突听西南方面发出一声忿怒的厉啸传来!

漠龙闻声惊道:“那是四怪老大的啸声,可能是遇上什么强敌了!”

天慾圣母沉吟道:“南小子和矮鬼相信还在对岸,除此谁是四怪对手,我们去看看便知分晓。”

她说完拔身,笔直朝西南冲空飞去。

雪煞朝漠龙一招手,紧紧尾随其后,瞬息失去踪影。

三个老魔刚走,河岸忽然现出一大批人来,前行的一老一少,正是人猿王与南白华,后面除戈壁雷外,都是些花枝招展的少女。

忽听人猿王嘿嘿笑道:“小子,我老人家说要出大事情了,怎么样,四怪恐怕已经遇上了。”

南白华郑重的道:“矮老儿,讲了大半天你始终不说真情,嗨!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人猿王突然挥手道:“等会再讲,快叫后面的妞儿们藏起来,四怪败退过来了,啊,天慾小婆子等三人也卷进漩涡啦。”

南白华闻言大震,知道有非常事情发生了,立即回身道:“蓉儿快带众姐姐藏入密林中!”

金露蓉闻言挥手,迅速率众藏妥。人猿王侧耳半响道:“小子,真的来了,我们也得暂且藏起观变。”

南白华本有隐身之能,但不便在他面前轻易炫耀,只得随其藏起。

人猿王忽又向后叫道:“妞儿们屏息呼吸……”

叫声未竟,立即停口,他似有什么紧急感觉了!

南白华忖道:“矮老儿如此紧张,这问题确似到了最严重阶段啦……”忖思未完,突听空中一阵嗤嗤声响,注目不由大震,只见四怪与天慾圣母等三人听手朝后发掌,竟节节边打边退,最奇的是谁也不敢单独逃走,但是,他们后面却没一丝东西可见,七人的掌力仅仅劈向空间!

瞬眼间,七人退去不见,破空声渐渐消失;人猿王大嘘口气道:“小子,刚才多危险,幸喜她没有发出‘凄心啼’!否则我老人家非被逼出动手不可。”

南白华一无所见,闻言皱眉道:“矮老儿,你的闷葫芦也该打破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时众女和戈壁雷也围了上来,一个个面现疑惧之色,大家都在等他说明。

人猿王不答反问道:“小子,九洲金童既有遗言留下,难道没有提及当年江湖四句流谣?”

南白华点头道:“未遇你老之前,我只懂得两句,现在已明白其中三句了,那是‘金童镇北国,红豆南疆,人猿起西域,千古乱东方。’但这千古是什么尚祁你老指教。”

人猿王叹声点头道:“千古也是指的一个人,她名叫千古恨,那是个女人,姿色不亚红豆仙子,武功则与红豆仙子同出一师,年龄较红豆仙子大三岁,俗名叫千适嫣,惟个性却不大相同,该女热情似火,惟心无主张,目光不善择人,出道之初,即爱上天山淡泊书生,书生怀才不露,以淡泊养志,因是在江湖中默默无闻,岂知千古恨对他爱情不坚,后被虚荣所误,移情别恋。”

金露蓉鄙视的问道:“那她一定找着个天下第一大大英雄罗?”

人猿王慨然道:“那人武功虽然高强,但品德却较淡泊书生差了千里,外表更不及书生甚远。”

黄莺突然骂道:“那她是瞎了眼,难怪有‘千古恨’之号,老前辈,那人属何派弟子?”

人猿王注视众女一眼后答道:“那人并非中原血统,实为一罗刹王子,他在争取千古恨之时,曾几次暗杀淡泊书生,第一次被九洲金童遇上逐退,第二次为我老人家赶走,两次事后,淡泊书生即为消极暂避其势,迁居阿尔金山,谁知不久,第三次终遭那罗刹王子杀死。”

一停接道:“两年后消息传入红豆仙子耳中,立时激起她无名之火,直赴罗刹国问罪,第一次遇上她师姐千古恨阻遏未得手,于是又过了两年,讵料就在那年春季,忽传罗刹王子宣布抛弃千古恨,而与红尘鬼搞得火热,那时千古恨还未练成‘凄心啼’邪功,当然无法打败血帜双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章 千古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