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41章 奇美一妇人

作者:秋梦痕

南白华闻言惊醒,怔怔的叹口气道:“矮老儿,今后更不好办啦!她如永远避开我,这个怪妇怎么能治呀,说不定她到处为害,那我只有处处扑空啦。”

人猿王一想瞪了眼!呆呆的道:“是呀!……嗨!”

南白华一沉忽道:“矮老儿,走一步算一步,先向千古恨逃走方面追追看,你感觉特强,在前引路,我隐身在后,说不定尚能寻着。”

人猿王闻言拔起道:“只要她在百里以内经过,我老人家不会让她漏掉的。”

南白华掩埋两颗人头后,紧随其后,直朝巫山方面冲进,心中不停地想着今后步骤脑子里不断出现血帜双魔,天慾圣母,汉龙,雪煞,邪狼四怪,饿狼七煞,最后还是以千古恨大感辣手忖道:“四怪虽已死去其一,其他三怪可能还要搬什么更厉害的人物出来,这么多的强敌,一批批层出不穷,今后如何能收拾呢?”

“小子,巫山已到,咱们降落吧?下面似乎有几个武林人物。”

南白华随他落至一个峰顶,传音道:“山下有两批人,一批是我的朋友,另一批不知是何方武林人物?”

人猿王摆手道:“我老人家在此休息,你去会朋友罢,另一批不是坏人,那是北天山派人,不要发生冲突。”

南白华不料他也在降落之际留了意,闻言笑道:“北天山派很少进入中原,大概也是得知八奇果消息才来的。”

说完轻轻纵起,顺峰侧飘飘而下,忖道:“蒋超然与李长明等到此干什么?难道是寻我来的?”

下纵未几,越过两座森林,前面为一平坦山谷,举目只见对面行来八个人,前行的是蒋超然,左手是李长明、徐清风、黄鹄,右后是黄鸿、张雄、于吉、班逊等。

他们似在谈论什么问题,声音非常轻微,细听下不禁暗笑道:“原来他们也是寻宝来的!”

徐清风首先发现林边立定一人,注视下不禁大叫道:“大家快看,那是谁!”

蒋超然抬头大喜道:“白华,哈哈,他真沉得住气,连一声也不响。”

众人一旦认清,竟是一窝蜂般围了上来!

李长明笑道:“白华,我们遇着金露蓉妹妹啦,消息传到了,她现在找南北二老等去了。”

南白华一一拱手道:“各位兄长好,小弟一切谅你们都知道啦!”

黄鹄大笑抢答道:“大镖头鸿福齐天,遇难呈祥,恭喜恭喜,哥哥等太高兴了。”

南白华叹口气道:“武林越来越险,各位兄长宜处处小心。”

班逊大笑道:“我们这些末流货只怕大魔头瞧不上眼哩。”

张雄宏声道:“管他顺不顺眼,遇上照样打他!”

于吉皱眉道:“你打谁?人家一个指头就够你吃的。”

南白华一指峰顶道:“人猿王就在上面,我领各位去见识见识前辈异人,张兄千万别谈打架,此老好斗如命,惹上真不得了。”

黄鹄大笑道:“糟糕,我这战神之号该取消啦。”

南白华微微笑道:“清风兄现也有了对手,千古恨真正像个冤魂。”

蒋超然一指右侧道:“山那边这一批北天山派,白华想必知道了?”

南白华领先过林,行着点头道:“人猿王说他们行为光明,遇上时将避免千古恨杀害诀通知他们。”

班逊立即道:“你们先峰顶,我现就去通知。”

南白华点头道:“班逊通知后快来,我们慢慢走着等你。”

班逊刚刚跃起,突听“嗨”的一声传来道:“小子,不用去了,我老刚说过才来的。”

南白华闻声大喜道:“矮老儿,你不是说要休息?”

“嗨嗨!小子,千古恨刚在峰那面飞过,没有你在前,我老人家真不敢单独动手,何况还有这批小子在山下,她那凄心啼吃得消吗?因此我只好不露面了。”

南白华知他是顾虑众人才避躲下山,点头道:“你老顾虑周到,也只好让她去罢。”说完将众人一一引见道:“这都是名派后代,你老多关照。”

人猿王扫了众人一眼道:“小子们都不是短命相,只不过灾难恐怕是有的。”

南白华大喜道:“法海神僧说你老善于星相之术,今得一言指教,那是莫大荣幸。”

人猿王叹口气道:“金童能将这细事留下,显见其知我最深,良友仙去,岂不哀哉,小子,你暂是与他们在一块,我老人家先查查那寡妇行踪再说。”

南白华点头道:“你老如发现她,最好通知晚辈去合击。”

人猿王应声飞起,霎眼失去踪迹。

南白华等目送人猿王去后,顺山脚直朝巫峡行去,蒋超然建议道:“白华还是隐身的好,江湖朋友一旦知道你在这里,定必引起宣扬,认识的与不认识的都会来见你,那时不应付说不过去,应付嘛,却又不胜其烦。”

南白华点头道:“这倒是个问题,幸有蒋兄提醒。”

他隐身之后,传声道:“一旦遇上魔头,各位兄长要装作不见,如真找到头上时,自有小弟对付。”

时当中午之际,众人已在江边找到一个小村店,蒋超然领先进门,马马虎虎的吃了一顿午餐,之后沿江而上,临晚就宿于巫山县城。

早餐时,店外倏然走进一个老人,南白华一见陡然起立迎上恭声道:“爸爸,您老人家也到西蜀来了。”

那人正是南天星,含笑点头道:“为父昨晚即知你已到了此地,快去吃饭,我已吃过了,过后还有事情交代你。”

南白华待候他坐下来道:“孩儿刚刚吃完了,爸请等一下,我们会账后到城外再说。”

众青年这时都上前见礼问安,李长明独自会了账,转身道:“前辈请,余事都准备妥善了。”

南白华紧随其后,鱼贯朝西面出城。

南天星回头道:“华儿于路上行走时还是隐身为上,否则会惊走魔头。”

蒋超然大讶问道:“前辈也知道白华一切了?”

南天星含笑道:“老朽是令尊转知的,昨晚又遇上蓉儿,刚才再得绛云姑娘传音,南白华近半年一切,江湖人都知道了。”

南白华恭声请问道:“爸,妈妈和金伯母呢?都好么?”

南天星摆手道:“家里人不用担心,她们都好。”

众人出城约十余里,南天星朝右一指道:“走这边进山。”

南白华回头道:“众兄领先,小弟陪家父在后跟进。”

李长明年龄最大,挥手道:“兄弟们随我来,这条山路不好走。”

南天星招呼道:“李贤侄请直奔神女峰,那儿有你们几位长辈在。”

南白华闻言一怔道:“爸,是那几位?”

南天星一捞长袍,紧蹑众青年之后,和声道:“是黄道伯伯,徐涛伯伯,顾云鹏前辈,还有吴镇远、黄庆先、卫真人、王潜、顾君敬、艾兆先等前辈,差不多你认得的都到了。”

南白华大异道:“是约定的吗?怎么这么巧呢?”

南天星微笑道:“都是为父约来的,我怕他们单行遇险。”南白华不解似的道:“爸,分开纵受害也有限,这样成群结队,一旦遇上老魔们不更危险吗?”

南天星呵呵笑道:“华儿,人人都说你精明,怎的见了为父就傻了?魔头们既说暂停打斗,纵不守信,也得顾虑今后发展,他们如要扩大势力,必须装装假样子,人越多,消息越容易走漏,人少了反而易于被毁灭迹,何况伯伯们都是各大门派的重要人物,一旦被杀,江湖中谁不胆寒。”

南白华点头道:“孩儿未想及此,不过,老魔们自己虽不下手,但其手下人却仍然如故,金露芬大姐等已撞上一次了,天慾四妖还捉过莫书容。”

南天星点头道:“那是一定的,只要老魔们不亲自动手,人多更为有利。”

“爸,你老说有事赐告,不知是什么事?”

南天星郑重道:“千古恨你暂时不要逼她,为父判断她在找双魔报仇,双魔如一旦不敌,非死必逃,死对我们有利,逃则必请帮手,举目江湖,他们能请到的,不知者当然不谈,已知的除七煞四怪外就是天慾妖妇与漠龙雪煞三人,而且三心客与半邪人也有可能,总之这几批人如与千古恨结下仇恨,那对我们更有利,你的精神照顾中原武林安全就行了,这真正是鹬蚌相持之机,千万别从中出手。”

南白华恭声应道:“孩儿记下了。”

南天星一指前面道:“地点快到了,过了前面几座森林,登高即可看到神女峰。”

南白华抬头注目,忽然道:“众老下峰来了。”

南天星留神细察,毫无所见,不由暗喜,忖道:“华儿能于重重阻隔透视,功力确实惊人!”

一顿微笑道:“他们是否往这边走?”

南白华恭答道:“领头的卫真人,现已下峰了,正是这条路。”

南天星点头叫住李长明道:“李贤侄不用去,我们就在林中等候罢。”

众老未到,突见一条绿影电闪而来,未至近前就叫道:“狡狐狸,大事不好,你快准备应战!”

南白华一见是绿色鸠绛云,迎上沉静的道:“什么事这样慌张?”

绿色鸠匆匆朝南天星见过礼,惶然道:“千古恨昨夜在梵山峰顶大会群雄!我两个师傅约请七煞三怪,及天慾漠龙雪煞,内中还有红尘三异之二与她大拚,结果都败在她‘凄心啼’邪功之下。”

南白华一震问道:“你二师傅是她情敌,后果如何?”

绿色鸠叹口气道:“死了倒好,江湖人视死如归,但她没有死,跟随群魔投降了!”

“投降?……”

众人问言,齐感大惊失色!

南白华沉声道:“千古恨连一个都没杀?”

绿色鸠戚然道:“群丑在生死边缘都服输了,投降是我大师傅提议的,连邪狼三怪都放弃替兄弟报仇了。”

她话音刚落,突然又是一人破空而到,霎眼落下人猿王大声道:“小子准备应战,千古恨领群魔在寻你了,幸有我老人家灵机一动,将其由阿尔金山引诱追往北方而去,如北方没有你的踪迹,她可能又会回头,你虽能避,但中原武林势将被其一扫光。”

南白华闻言确实惊震不已,立即回头朝父亲道:“爸爸,你老能想法将中原武林藏起来吗?”南天星平静的道:“华儿只管对敌,中原武林无须藏起,群魔不投降,他可任意滥杀,而今群魔口降心不降,她已无暇分身了。”

人猿王一指南天星,面向南白华道:“他是你什么人?”他对南天星似已非常欣赏。

南白华恭声道:“这是家父。”

人猿王拱手道:“原来是南老弟,老朽久仰,卓见似有未尽,老朽愿闻其详。”

南天星长揖道:“丁前辈过奖,犬子荷蒙不弃,晚辈当面谨谢提携之恩。”

一停接道:“承蒙下问,浅见是否正确?尚祁多予指教。”

人猿王摆手道:“南老弟不必客气,老朽从不与人论辈份,事情非常紧急。”

南天星道:“群魔与千古恨既属貌合神离,除对犬子外,他人自必不问,千古恨为了控制群魔,自难单独行动,只要犬子一日不死,普通武林反倒能安枕无忧。”

人猿王鼓掌道:“老弟卓见似已洞彻当前局势,千古恨诚有这个趋势,如你所料不错,老朽与令郎足可与彼一拼。”

一停对南白华道:“小子,今后有硬仗打了,千古恨如不发出‘凄心啼’,你由三舍禅功发出的胡凑就对她无害了,要打只有凭硬功夫,我两如果配合适宜,那怕她再多也能接下来。”

南白华沉思中忽见众老已到,立朝父亲道:“爸爸,请你向众老介绍丁前辈。”

南天星含笑道:“丁前辈除了为父之外,伯伯们早就得他老人家传递过消息。”

人猿王朝众人摆手道:“各位请便,我与小子还有事情商量。”

南白华忽然道:“丁前辈为武林最老之人,海内外是否还有未露面的正邪人物存在?”

人猿王点头道:“我老人家就是因这点要与你商量。”说完从怀里摸出一本小册子道:“已出未出的老辈人物都在册子之内,已死的都被勾去,未勾的你自己看罢,部分功力不如我老人家,但也差之有限,然却较双魔为强,一部份与我老人家相等,惟有用红笔圈定的希望他们不出来,出来时连我也非其敌手,有些连九洲金童也不知道。”

南白华接过收入怀里道:“前辈武功精奥,对于罩门的辨别定有玄妙之能?”他想先探悉当前群魔弱点。

人猿王摇头道:“武功如非正道,那怕练到至境,其罩门终难练成,而罩门并非武学,全在练武者事先选择,但总不离穴道,辨认实非易事,如双魔等老练之辈,那更不易发现。”

绿色鸠不愿听讨论师傅,朝南白华递一眼色道:“狡狐狸,我要走了。”南白华知她为难,关怀道:“你要小心。”

绿色鸠去后,南天星朝南白华道:“华儿快随丁老前辈去罢,为父与你伯伯等也要商量应急之计。”

人猿王挥手道:“小子,我们走。”

南白华不放心父亲,再三嘱咐才动身随行。

人猿王边行边想对策,时而摇头皱眉,时而举目望天。

南白华忽然叫道:“丁前辈,我们最好早离开西南一带,免其对武林不利。”

“小子,当着你父亲喊我句前辈无所谓,否则我老人家就不痛快了,离开西南更不行,令尊判断虽有见地,但不可全无照顾,八奇果就在西南一带,千古恨看它较你更重要,一旦她得了八奇果,那真祸害无穷啦。”

南白华一想也对,手指左侧道:“那地方叫何名?看势非常奇峻我们到那儿看一下如何?”

人猿王举目注视,点头道:“那是神女峰北面,名叫襄王崖,俗传襄王会神女于此,我们去看看也好,有绿能遇八奇果,天下武林群起围功也不怕了。”

他说完拔飞直冲!

南白华那里是想找八奇果,他只是怕在附近遇上千古恨而使老父受累而已。

二人落至崖上,低头俯察,突然,南白华大声叫道:“蓉儿,你一人在那儿干吗?”

“白哥哥,万里风钻到这洞里去啦!我是火龙带路来的。”

南白华扫视崖上全貌,确见火龙在谷中林内立着,招呼人猿王道:“矮老儿,我们去看看。”

人猿王点头下扑,瞬息落到金露蓉面前道:“妞儿,你是说那个小猕猴在这洞内。”他说着指定一个斗大的黑洞口。

“是呀,据火龙表示,他进去快两天啦。”

南白华皱眉道:“他找桑雷未回,原来在这儿钻洞,怎么办,等他出来还是进去寻?”

人猿王就洞口嗅嗅道:“小猕猴钻远了,我老人家嗅不出他的气味。”

南白华一捞长衫道:“你老和蓉儿在外防守,让我缩骨进洞找找看?”

人猿王一把拉住道:“你不能因小失大,一旦千古恨找来,试想谁是对手,我们在洞外守住是正经。”

金露蓉倏然道:“白哥哥,让我运缩骨功进去罢?”

南白华挥手道:“你不可去,这洞内有点古怪,可能里面岔道百出,搞不好又是一个去而不返。”

人猿王陡然精神一震道:“小猕猴可能是发现八奇果在内吧?”

南白华摇头道:“里风对我忠实之至,他如果发现八奇果在此洞内,一定会拚命找我的,可能另有名堂,我们只有隐身于对面崖下,等他几个时辰如不出来,那只有进洞去寻了。”说完领着一老一少行至对崖。

金露蓉一指崖下道:“这里有个大洞,外面都是杂树丛生,相信谁也无法发现我们。”

南白华立即用轻啸遣走火龙,使它远离谷地。

三人拂技而入“只见洞内非常洁净,由外视内确实隐密,自然内视外却相当明显。”

人猿王轻笑道:“这地方确实不错,全谷都能一目了然。”

岂知,他们隐起不到半个时辰,金露蓉忽然发现对面小洞口伸出一个小头来,注视之下不由张口想叫……

南白华伸手作势,悄声道:“别响,你看她鬼鬼祟祟的,不知在搞什么名堂。”

人猿王轻笑道:“那小猕猴确是精露,他是怕外面有人。”

原来那颗头就是万里风!只见他观察一会后立即钻了出来,突又听他朝洞内叫道:“梅子,你快和竹子出来,外面没有人。”

继他声音之后,接连又钻出两个小儿;南白华一见大异,悄声道:“那是梅龄和竹寒,嗨,这两个小鬼又偷着逃出来玩啦。”

金露蓉轻笑道:“他们怎能找到万里风的?快听,他们在商量什么?”

“嗨,矮哥哥,那两只兔子可能真是八奇果变的,我们寻了一天多啦,要是凡兔应该就追着啦。”这是小梅龄的尖尖声音。

只听小竹寒摇头道:“这个洞太古怪了,又深又杂,可能是没发现哩,八奇果听说是个小婴孩。”

又听万里风装作大人似的道:“两个小鬼别胡猜,两只白兔虽不是凡物,但也不是八奇果,那是另一种奇珍变化的,这个洞俺钻了十几次了,第一次还是俺师傅带来的,那时这对兔子还不敢在外露面,俺师傅说它是芝仙,这个洞夕叫万莽洞,里面的岔道除了俺,恐怕没有第二人能走进走出啦,糟糕,火龙等得不耐烦竟自己走了。”

三小在说话,这边却差点笑出声来;人猿王轻声道:“小猕猴真不简单,他说的句句都是真话,洞名和白兔不点都不假,我老人家也曾听说过,却不知就在这襄王崖下。”

他说着突然道:“不好,有大批魔头飞来了。”

南白华闻言大震,张口就待叫三小过来藏躲……

人猿王倏然阻道:“来不及了,已到上空……”

他语音未住,突听嗤嗤连声,陆续自空中飘落一大批人物!

南白华注目大惊!他见到是七煞兄弟,天慾圣母,漠龙,雪煞,邪狼三怪,三心客,半邪人暨血帜双魔等十七人!

人猿王传音道:“千古恨也隐在其中,看他们到此干什么?”

南白华大急传音道:“他们是发现三个小鬼才下来的,这怎么办?”

金露蓉急得直冒冷汗,传音道:“白哥哥,你看,三个小鬼全不怕哩,他们还在惊奇呢?”

突听红魔格格笑道:“那两个小东西不是从前捉住的一对嘛!咦!他们在这儿干什么?”

只见万里风眼睛乱转,似在动什么脑筋!梅龄与竹寒则紧拉着他左右手。

突然,群魔前面现出一个奇美的妇人来!一身黄罗裙衫,头梳麻姑鬃,面似桃花,她美妙的轻移莲步,慢慢朝三小行去。

人猿王传音道:“小子别急,她不现身则已,现身就必不杀人,这就是千古恨!看她对三小说些什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