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43章 洞中神战

作者:秋梦痕

南白华拿她没有办法,只得答应照办。前面的人猿王突然转身回来道:“小子留心,正面有两大特殊人物过来了,别与他发生冲突。”

南白华正待传音,但口还未动,忽听一人沉声道:“对面三人是谁?”

人猿王立即接口道:“说话的可是清风居士?兄弟是丁曲神。”

只听另一口音接道:“原来是你这老猴子,还有女娃儿身边那少年人呢?”

人猿王哈哈笑道:“明月散人兄也来了,二位从不履足江湖,这次出世,莫非亦因八奇果之故吗?这少年姓南名白华,为武林后起之秀。”

“噢?”

先说话之人噢声没有下文,只听那明月散人接口道:“听说他是红豆仙子与九洲金童传人是么?”

人猿王朗声笑道:“他得二人遗技是真,也可说是传人,但却未有师徒之名。”

先说话的这时接道:“红豆仙子老夫虽未见过,但当年亦曾闻名,据说其丹心指艺冠武林,未知这少年是否已得真传?”

人猿王闻言,立知不妙!传音南白华道:“小子注意,此人出名难缠,他已有动手之意了。”

南白华无暇探知对方深浅,但在人猿王嘱咐中知道这人已超出他能力之外,闻音提功,淡然对那人道:“你老莫非即清风居士?晚辈无师自练,丹心指恐尚未悟得其奥妙。”他说完将金露蓉拉至身后,丹心指已运足十成。

清风居士道:“老夫想试试丹心指是否有名无实,现以五成内劲防守,你可运全力进攻。”

人猿王一听,音即传音道:“小子,此人素来骗傲自大,当年功力只能强我一筹,你就以全力点他,只要他知道你不可欺,今后或许能省却不少麻烦。”

南白华心中有数,本来已运到十成的丹心指,此际反倒减少一半,同样以五成功力准备出手,他想以这一指来测验自己今后对强敌能力如何。

只听清风居士又在叫道:“少年人,你运足功力没有?”

南白华闻声接道:“前辈注意,后学失礼了。”

礼子一落,指随声出,一股锐利无比的劲气竟无声响地攻出,紧接着只听“咚”的一声大响之后,又是蹬蹬三声退步声传来!

人猿王不知南白华到底运了几成指力,但他却清楚对方被击退三大步,声音入耳,朗然大笑道:“清风兄对丹心指观感如何?”

他这问话的意义,大有嘲谑之味在内,只听清风居士声带诧然之情道:“丹心指名不虚传,可惜他功力不足?”

他认定南白华已运足全力,故有此言。

突听明月散人接口道:“老夫也想丹心指威力,少年人休息会再攻罢。”

南白华刚才一指的理想只希望较对方略逊半筹已心满意足,讵料竟能将对方击退!忖道:“我功力又有进境了,丹心指每加一成功力都是倍增,越到后面威力越强,今后可要慎重出手了。”

他心中想着,微沉接道:“明月前辈请多指点,后学已调息完毕。”

明月散人闻言,忽然灵机一动,忖道:“清风兄五成功力不敌,老夫暗加二成试试看。”

他暗存私心,有意使清风居士难看,接道:“少年人只管进攻,老夫现以六成内劲设防了。”南白华暗暗一笑,闻言知他捣鬼,恭声道:“那后学非运十二成力不可了,失敬。”

他丹心指随敬字出手,这次也暗加两成两劲。

“噗”声响处,明月散人这次更糟,竟被点得眼冒金星,身体再也拿桩不住,一仰身硬生生退四尺开外!

人猿王觉出情形不对,传音南白华道:“小子,你捣的什么鬼,对方竟无声而去啦。”

他已听出清风居士与明月散人不在对面了!

南白华闷声久之,似也感到前面空空,不由噗赫笑出声来,忍不住哈哈朗声道:“你们这些老辈人物真正古怪之极,全是些吃软不吃硬的。”

金露蓉知他是在调侃人猿王,咭声笑道:“白哥哥,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老年人多数没有牙齿啊!”

人猿王毫不以为意,相反却呆立良久,继而似是想通了什么,扑上前一把抓住南白华道:“小子,你刚才运了几成内劲?”

南白华轻轻笑道:“你老面前不敢说假话,第一次五成,第二次七成。”

人猿王闻言傻啦!陡又哇哇怪笑道:“小子,你这两指打败三个老家伙啦!”他竟连自己也算在内了。

金露蓉格格笑道:“那么你今后不再和白哥哥打罗?”

人猿王朗声笑道:“那还打个什么劲,我老人家才不自找没趣哩,走,小子还有几个硬的,如果都来了你就放手干,若能将他们打败时,今后已任你横行天下了。”

南白华轻声道:“刚才两人可能对晚辈还有麻烦,他们并不知道我运了多少功力。”

人猿王大笑道:“他们不来便罢,要来只有自寻烦恼,小子,你放心,小册子上的人物从不联手对敌的,他们甚至各有成见,这点更能避免车轮战。”

南白华闻言心安,他担心的就是这一点,接道:“全仗你老指示,晚辈感激不尽。”

“小子别客气,我老人家有你也叨光不少,咱们各得其利,从此咱们算是忘年知己。”

南白华一拉金露蓉跟随其后,又走了两顿饭功夫,渐渐感觉空气有点沉闷起来,知道逐次已到阵的内层,传音道:“蓉儿留心自己,现在我们随时都可能遭遇强敌暗袭了。”

金露蓉挽住他的左臂,摇了摇道:“白哥哥这个架怎么打法?难分敌友,搞不好会打错人哩。”

南白华道:“谨慎提功戒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谁如朝我们偷袭,那就以全力对抗,生死关头上少存慈悲之心。”

金露蓉叹口气道:“别人当然不管,绛云姐怎么办?”

南白华真有点为难,闻言沉吟不语,半晌,忽听前面陡然起了喝叱之声,立道:“丁老头遇上对手了。”

他传音刚止,倏忽间由左侧袭来一股强大劲力!

金露蓉早有提防,左掌适时挥出!立将来劲挡住,娇喝道:“是什么人?”

对方闻声不答,内劲却激增猛攻!

南白华有金露蓉这声喝出,立知对方不是自己人,否则没有不停手答话的,他急声传音金露蓉道:“蓉儿觉出对方功力如何?”

金露蓉正在运劲抵抗,闻音接道:“他不如血帜双魔功力,我只以八成力已能阻住。”

南白华接道:“他可能是三邪七煞中失散之人,你缠住他,别让其逃走。”

金露蓉闻音猛运十成内劲,立即将对方内劲吸住,传音道:“下一步如何处置?”

南白华接道:“逐次将他拉过来,察清后将其消灭。”

金露蓉一呆后接道:“我只强他两成力,怎么拉得过来?”

南白华伸手抵其背道:“我贯两成力给你就行了,快吸!”

金露蓉倏觉一股暖流由“乘风”穴源源而入,身心立感舒适至极,暗忖道:“他内力真正雄厚已极,两成力竟较我全身功力还强!只怕天下当真没有对手啦。”

她心中想着,左掌内劲硬将对方吸住往回拉,竟拉得对方脚下如犁田似的,只听一遍“擦擦”之声,显然地下都是石质,但石质也被对方的劲力擦破了。

正当快要拉近之际,突听那人喘气如牛,显然是又惊又吓,力竭筋疲,只听他陡然颤声道:“金姑娘是我!我……是三心客!”

南白华闻声大怒,大声叱道:“原来是你这老混蛋,蓉儿别放,硬要累死他,哼,先前问你为何不答话?”

这时三心客已被拉至五尺之近,他耳听这说话的声更惊,显然似知道这人是谁,只听他颤声道:“南哥儿,原来有你在此,这不能怪我,我初出手时有千古恨在背后逼着行事的,她可能察出你在前面,现在早逃了。”

南白华闻言息怒,但还是沉声道:“我念在独梅姑婆婆面上之情,这次暂且原谅,但今后再不许你与群魔为伍,否则谁的情面也休想救你一命。”

金露蓉已觉背后劲力消失,知他有意放人,立将掌劲一推一卸,喝声道:“老糊涂去罢,真讨厌!”

三心客死里逃生,连二话都没说,人已不知去向。

南白华感觉其去如风,想起好笑道:“这人真正是三心两意,此次虽放,难免还有再犯之时,杀既不忍,放又讨厌,真拿他没有办法。”

金露蓉哼声道:“如再故犯就废掉他全身功力,此人已毫无可怜之处。”

南白华叹了口气道:“内功能修练到他这种境地也实在不容易,我们是得天独厚,常人岂能幸得,一旦废了他无异取他生命。”

二人说着再往前进,这时已不知人猿王身在何处,刚闻喝叱声,恐已不在前途了。洞道虽然宽广,但是四通八达,岔洞层出不穷,这时走得内外不明,估计时间已不早了;金露蓉焦急道:“白哥哥,丁老头毫无消息,他可能走入岔道了?”

南白华接道:“这是自然之理,我们只有靠运气探索啦。”

金露蓉急得要死,又道:“这样有眼难睁,就算遇着了八奇果也会被错过呀?”

南白华轻笑一声道:“你念念不忘八奇果,真想成仙啦?”

金露蓉诧异道:“那我们进来干什么?”

南白华叹口气道:“我的目的是想藉此洞之奥,敌散敌人合群之力,逐次将彼辈各个消灭,对八奇果只存保护之心而已。”

在他话一落之际,前面隐隐传出数声大震,金露蓉惊声道:“我们快进,前面大干起来了,可能是丁老头。”

南白华沉吟道:“打斗之人特多,那是混战之势,蓉儿好好拉住我,否则易于失散。”

他边说边进,睁眼已接近斗场,突然,他觉出前面是一非常空阔之地,传声道:“蓉儿,这可能已到内层了,谨慎提功戒备,前面有好几十个特殊高手。”

金露蓉尚未开口答话,对面已有数股强大劲力攻到;南白华不由大喝一声,双手齐挥,各劈一式顺天掌,立叫道:“蓉儿随我冲!”

他掌劲排出,竟如洪涛般反推而上,闷雷似的一声大震之后,那数股掌劲如遭铜墙铁壁,回震的结果,突听吭吭大哼几声而退!

南白华不管是谁,双掌未收,丹心指紧接着大展雄风,竟如雨点似的朝前抢攻!

指风到处,倏听一人惊叫道:“丹心指!”

他这一叫不妙,却给南白华找出目标,闻声知是饿狼七煞中人,未等他音落之霎,猛吸一口真你,嗨声全力一指袭出。

那人似是正逢其锐,只听“哎”字未出,人已仆地,显然是重伤倒下了!

陡然只听一个惊惨的声音传来道:“大哥……老五已遭了丹心指殒命啦,我们要替他报仇!”

紧接着四处大哗,无数诧异声嗡嗡交鸣,似都在议论饿狼七煞死亡之因。

其中有一人嘿嘿阴声问道:“二弟,他怎会死亡呢?”

所谓二弟的定是饿狼第二,只听他惨然道:“老五遭那小子攻入口内罩门!”

南白华闻言一拉金露蓉,顺左侧闪开数尺传音道:“我懵然一指已成功了,原来那家伙罩是在口中,蓉儿注意,余下六煞就会朝这方扑来!”

他说罢又闪数尺,觉出背后是一洞口,身刚立定,耳中倏忽闻一人传声问道:“是‘八’字?”

南白华闻声大喜,立接道:“我是‘奇’字。”说着立朝传音处接近,他知那是人猿王在问暗号。

人一接近,觉出那人也迎上前来,听他又道:“小子,饿狼七煞与邪狼四怪当年都曾拜在我老人家门下,他们都认将我为师叔,这笔账如何算法?”

南白华传音笑道:“江湖大局平定时,小子愿受你老任何处罚,但目前不谈私仇。”

人猿王沉吟良久叹口气道:“你少杀几个如何?”

南白华正言传音道:“为了拯救江湖无辜之人,武林道义不准小子有半点私心,冒犯之处尚祈原谅。”

人猿王被他大义所服,只逼得哑口无言,正当难以下台之际,猝然喊声大起,显然饿狼七煞已采取一致行动了!

人猿王闻声扑出,厉声劝道:“饿狼兄弟住手!”

右侧方发出一声阴笑道:“老猴子,你想阻他们报仇么?”

人猿王闻声立停,冷笑道:“你是‘盖天古佛’?我不阻止!难道叫他们都去送死不成?”

这时饿狼七煞已扑了一个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南白华现在何处,广洞内特殊高手比比皆是,在一扑未着之下,显然已不敢乱动!于是只得待机再扑,他们耳听人猿王之言,心中也有点觉悟。

只听那名为“盖天古佛”之人又阴阴冷笑道:“佛爷刚得明月散人传音,说那小子的丹心指已尽得红豆女真传,佛爷正想试试他到底如何,你是本佛爷手下常败之将,赶快退开。”

人猿王似对他确感不敌,立即退回南白华身边传音道:“小子,你要小心,此人自称‘盖天古佛’,练就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3章 洞中神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