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44章 群龙无首

作者:秋梦痕

猝然一声大喝,立将人猿王惊得住了口!紧接着只听有人惊惧大叫道:“那小子打出什么掌风?”

这声音一出,忽听一人接道:“那是江湖末技‘八卦掌’,不!现又改为‘黑虎拳’了。”

金露蓉闻声讶然道:“老头子,这是三心客与半邪人的声音。”

人猿王传音道:“南小子没有要他们的命,所以没有同三怪七煞死去。”

金露蓉闻言一怔,问道:“三怪七煞都死啦?”

人猿王叹声道:“在我老人家感应里,七煞只有两人此刻仍在勉力支持,三怪已只剩下一个负轻伤的啦!打斗如果继续不停,可能也保不住命了,这种山岳般的强大压力,就是他们已练成金刚不坏之体也会被压成肉泥,何况他们内脏尚未巩固,在这一场大斗中,凡抗不住丹心指的,点伤再遭压力,再想生还的恐无其人。”

金露蓉疑问道:“白哥哥为什么用那些从未学过的末技对敌呢?”

人猿王叹声道:“妞儿,你武功虽强,然经验还差得太远,他此际的意识里,已不是与人在打斗了,完全拿自然作为敌人,那种拳掌只是一种象征上的表示而已,真正的功夫夫全在精气神的总动态里,此际那怕他毫不动手,对方也会感到有千军万马的攻击,移山倒海的力量,这作用在武学上叫‘神战’,练到这地步就是真正超凡入圣的关头,此关突破,武功乃算大成。”

他传音一顿,紧接着郑重道:“妞儿,大部份人要退了,他们已无法抗衡啦。”

金露蓉被他拉到一个死角里,问道:“还有多少人留下来?”

人猿王沉吟一会道:“好像还有九个人,他们都盘膝打坐了,一面五人,另一面是四人,南小子独挡一面,他也坐下了,现已全部进入‘神战’,其余的都朝五个洞口逐次退出去啦。”

金露蓉渐渐感觉拳掌无声,然而身上却增加了一倍无形压力,身体四周如被铁箍束紧般难受!

人猿王立即运出全劲,传音道:“此地已不能停,我们力量不够抵抗了。”

他手握金露蓉,二人也只有朝洞外退出,至四十丈外才脱出无形劲力的范围,嘘口气道:“妞儿,那九人中好像有个女的,可能就是千古恨,我们继续出洞罢,洞外那三个小把戏很可能遭遇危险,南小子足能对付两面敌人,你不要替他担心。”

金露蓉心知在内也无济于事,只得跟随其后出洞。

走出六七个岔道之际,倏然闻到人语之声,二人即悄悄接近注意,只听一人叹口气道:“八奇果还未见着,却累得筋疲力竭,其中还有些什么人物?他们功力竟有那样深厚,看来连千古恨都要差上一筹!”

这声音甚熟,金露蓉一听就知他是半邪人,显然他是在和三心客对话。

金露蓉传音人猿王道:“他们为何还没出洞?”

人猿王沉吟道:“他们未出,其余的可能也还在洞内,显对八奇果仍存幸获之心,我们不管,先出去看看再讲。”

二人出洞涉水,横渡盖岸,金露蓉一指峰头道:“三小与火龙在那上面。”

人猿王松手领先,瞬眼翻上悬崖,只听刘梅龄已在尖声叫道:“金姐姐同老头子上来了!”

二人瞬息走近,金露蓉骂道:“谁叫你站在峰顶,大概活得不耐烦了,快到林内去。”

蒋竹寒噘嘴道:“天都快黑啦,我们急等都没见人出来。”

金露蓉哼声道:“小鬼还埋怨哩,目前魔头云集,人家逃都逃不了你们还大胆露面。”

二人对她似很畏惧,见她发了脾气就再也不敢开口啦,万里风吞吞吐吐地问道:“小姐……外面山摇地动,里面在作什么?”

金露蓉横他一眼道:“在作什么?你当真越来越傻了,天下魔头成群斗你主人一个知道吗?有一部份马上就会出来,临走时要你带着小竹小梅隐藏起来,谁叫你反而显露处来了?幸好群魔尚未出洞,否则不被活捉才怪哩。”

万里风撞了一鼻子灰,被骂得大伸舌头。

人猿王暗暗好笑,忖道:“这三个小精怪恐只有她才管得了!”

忖着抬头一望天色,知时已近申末,立即接道:“小猕猴,你快去准备吃的,再等几个时辰如果无人出洞,我俩还得进去查探动静,你主人现在正与九大顶尖奇人对抗玄功,事情恐怕今夜还不会罢休。”

小竹寒与小梅龄虽遭责叱,但内心似是毫无怨恨,双双抢着奔出,瞬眼没入暗影中而去,嘴里依然嘻嘻轻笑不停。

金露蓉心里明白,她知道两小是搬东西去了,朝万里风道:“你们去取吃的吗?”

万里风裂嘴傻笑道:“俺早就准备好了。”

他话刚说完,只听小梅龄奔出嘻笑道:“金姐姐,鹿肉还热着呢!”

接着小竹寒跟上叫道:“我们已吃过了,金姐姐快和老头子吃罢,吃过后替白哥哥带一份去。”

金露蓉笑骂道:“小鬼真不懂事,你白哥哥正在作生死之战,那还有时间吃饭哩。”

人猿王接过一条鹿腿,闻之香气扑鼻,边吃边道:“这手活真不错,小猕猴只有这点本领还看得过去。”

万里风实在像个猴子,只见他得意的喀喀怪笑道:“你老只顾叫俺小猕猴,咱们可就更拉近啦。”

小梅龄会意的咭咭笑道:“那你就得拜王称臣罗!”

小竹寒鼓掌大笑道:“论辈份,万大哥只能作孙子。”

金露蓉本来有满腹心事,闻言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人猿王毫不在乎的道:“我老人家在冈底斯山叫猩王,江湖上却我为人猿王,这两个王位都是名符其实,须弥山的猩猩和人猿,嗨嗨,没有一个不依我老人家作靠山,今天有个小猕猴又算什么了不起,大不了多多照顾他一点。”

万里风故作正经似的长揖道:“谨谢吾王万岁!”

两小一见,都乐得大声叫好,金露蓉噘嘴道:“老头子,别得意忘形啦,快吃饱了好进洞。”

人猿王摔掉骨头摆手道:“再进洞只由我老人家一人去,你得在外照顾三个萝卜头,必要时还得留心洞口,八奇果一旦被人得去就拦住死拚,那玩意绝对不能让别人抢走,今晚八奇果不逃出,明天可能就会遭劫。”

金露蓉也知道事关紧要,点头道:“就这么办罢,如果这里有了变化时,你老得首先出洞助阵,我一人那能挡得住那多强敌。”

人猿王点头起立,摆手道:“这地方距离太远,你带三小守住这边悬崖上,火龙可任它自由行动。”说完闪身箭下山,电也似的射往江面而去。

金露蓉依照其言行事,在悬崖上一直守到深夜,洞口没见人影,洞内也没听到声音,一切似都归于静寂。

她忽然想起一事,转头问万里风道:“你说对万莽洞非常熟识,我问你,里面有几层知不知道?”

万里风点头道:“有九层,俺师傅曾有严令,除第一、二、三层外,内六层禁止进去,说里面有阵法设置,进必触动地心邪气,有眼难睁,有力难使,非七七四十九天后邪气不会停止,除绝顶高手外,不饿死也得闷死其中。”

金露蓉点点头道:“还有,进出口恐怕不止两个吧?”

万里风摇头道:“俺只晓得一进一出这两个,其他的可能还有,但俺师傅没有告知,很可能那些出进口是非常秘密而危险的。”

金露蓉听他说得有理,点头道:“这就无疑问了,除群魔之外,目前到的那些特殊人物可能就是从其他秘密之处进入的。”

蒋竹寒急道:“洞口既多,我们只能守住一个怎么办?”

金露蓉苦笑道:“那有什么办法?就是这一个洞尚且力量还不够哩。”

四人谈着,无形中已到天明之际,四野除风号水激之外,余下的就只有猿啼鸡鸣之声,万莽洞的出口处始终就无半丝动静。

金露蓉心中渐起焦急,她恨不得独自冲进洞去查探一番,但人猿王言犹在耳,外面的责任全靠她一人负担,于是,她急得只在悬崖上踱蹀不停,形似热锅上的蚂蚁。

天已大明,万里风送上早餐道:“小姐,我想你吃过后还是冒险进洞看看去,怎的连老猴子也没有消息啦。”

金露蓉那能吃得下肚,勉强吃了一点,立起道:“这次你们再也不准露出迹象来,我到里面一探就出来,如有变化,只要两个时辰不出来,那你们就骑着火龙离开此地,或一直去找刘小姐。”

万里风知道问题严重,立答道:“小姐放心,俺一定照你吩咐去作,但……”

他话尚未尽,突觉地面陡然摇撼不停,紧接着只听一声惊天大震响起,立见万莽洞出口处一股浓尘冲出,霎时将江面百丈处遮蔽不见,声势之烈,使人惊心动魄!

金露蓉惨然大叫道:“完了,万莽洞内崩塌了!白哥哥……白哥哥被活埋啦!”

她悲声刚住,只见她茫然的朝尘雾冲去,竟如疯狂一般!

万里风只惊得呆立不知所措,两小则陡然放声大哭,一个个也朝江面扑去!

万里风一惊再惊,下意识就往江心跳去,他功力不够,竟是跳江自尽!

突然,只听一人大喝冲出,双掌一抬一捧,硬生生的将他托上崖头,厉叱道:“你想找死!”

万里风似已失去理智,挥掌一阵胡打道:“你是什么东西,俺主人死了俺也不想活了!”

那人伸手将其拉住,面上浮出激动之情,良久才和声道:“孩子,你冷静一会罢,唉!你主人不一定就会活埋,快坐下来不要乱动,老身还得去找回那金姑娘和两个孩子。”

万里风挣了一阵没有挣脱,心情也潮潮冷静下来,但他两眼却落泪如雨,哽咽一会抬头道:“你……你是谁?……”

谁字刚出口,他眼睛却定住了,见到的竟是一个蒙面女人,那女人面罩黄巾,目吐慈光,身穿素裳,晓风吹处,罗裙飘飘,清晨观之,真有天仙临凡之概!

“孩子!你忠心可嘉,叫我南国姑娘好啦,听着,千万别动。”

万里风默然点点头,眼见她随风飞去,瞬眼已飘没于尘雾中。

顿饭之后,只见浓尘潮潮降落,江面又现出一遍清朗,这万莽洞口却传出几声悲泣的叹息,继之,只见金露蓉携着蒋竹寒与刘梅龄两小涉水而来,转眼间,她们已登上崖头,一个个泪流满面,情极消沉。

万里风知道情况太坏,陡然放声大哭,悲不自胜,良久哽咽道:“小姐……主……人怎么样了?”

金露蓉摇摇头,似已无力答话!

蒋竹寒鼻头一酸,似又要哭出声来,但见他强忍道:“洞内完全震塌了,刚才那个白衣姑娘说,洞内定必是被‘神战’的劲力影响所致,只希望其他洞口尚有未封之处,否就不堪设想。”

万里风没有再问,四人相对凄然,未几,只见那自称南国姑娘的出洞前来道:“你们再在这儿等一会,老身尽一时之工,往各处查察一遍,看是否还有希望可寻,这洞内以外,外部崩迹似不太严重,可能尚有不少人逃出来。”

金露蓉轻叹一声,举袖拭去眼泪,消极的道:“姑娘,我倒希望都没有逃出!”

南国姑娘然道:“我是得一个绿衣姑娘相告才赶来此地的,可惜迟了一步,因是情况不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金露蓉闻言一怔,抬头道:“姑娘见了那绿衣姑娘吗?她名叫绛云。”

一顿又道:“姑娘既不明了近况,相信云姐很早就出洞了,在她出洞之际,只怕白哥哥还没与那九个强敌开始‘神战’,因之她一点也不知道后来情形,在‘神战’开始之后,功力不够的魔头们都已撤离斗场,大家都在外洞第一、二两层之间,我同人猿王丁前辈也是那时退出的,设若外洞有人出来,除我与丁前辈外,只怕都是魔头啦,我之所以希望不要有人逃出啦,如是则江湖整个无事了,我白哥哥虽死,但也达到他卫护江湖的目的,唉,否则他太不甘心了……”她悲声难继,不由又鸣咽痛泣。

南国姑娘摸摸她的秀发,爱怜的叹道:“孩子,不要悲伤,生死人所难免,只是迟早问题,你白哥哥老身虽未见过,但凭他独力卫道江湖的雄心壮志,老身由衷钦佩之至,你也应该自豪才对,江湖武林,凡心存正义的,只知有道,不问生死,设若有魔头逃出作乱,你得继承你白哥哥的遗志,全力担负重责,像这样消极自弃,你白哥哥如真不幸,他英灵也不同意的,孩子,振作点,老身据绿衣姑娘说,你的功力已到特殊高手之境。”

金露蓉耳听这一番大道理,心境稍觉平静,点点头道:“姑姑,我听你的教诲去作就是,唉!希望白哥哥侥幸生还,否则我怎能振作得起呢?你老去罢,我们在此恭候。”

南国姑娘叹声而去,金露蓉即带领三小慢慢行至峰头道:“里风,你去找寻火龙来,姑姑一到我们起程南行。”

万里风对南白华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4章 群龙无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