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45章 太虚大阵

作者:秋梦痕

人猿王语音一停,北神请问道:“听蓉儿回报,说万莽洞那一战中,曾死去了不少魔头,你老于昆仑所会的又是那些人物呢?”

人猿王叹口气道:“在洞内情况不明,当时料定死了十几个,但在昆仑山一战中,已查出饿狼七煞尚余三人,邪狼四怪尚余两人,你们不知道姓名的有冰天五鬼死亡,火山八鼠重伤,在洞穴崩陷中下落不明。漠龙雪煞重伤新愈,独梅姑遭天慾妖妇暗害丧生;逃出的有天慾妖妇等三人,‘血帜双魔’兄妹,三心客半邪人二人,以及‘流沙三魂’,‘黄泉三客’,西域二无常等十四人,现在饿狼三煞,邪狼二怪已与老朽反目,昆仑一战也有他们在内。”

南仙侧顾长生隐士道:“请隐士急速传言出去,我们宜未雨绸缪,凡在江湖中成名人物都留下来听候派用,其余的促其各回故里。”

长生隐士起身道:“丁前辈请一并指示下来,布阵尚需什么准备?”

人猿王道:“临行之际,蒙面女人曾交代说‘布阵处宜有一高地在阵外百里处’;老朽今见百丈峰正合理想,阁下请于峰顶一高台,蒙面女人要在台上设置阵眼。”

长生隐士出应立即召来李长青道:“贤侄速唤你兄弟姐妹来,老朽有急事分派。”

李长青奉命离去,霎时召集金露芬、金露芳、黄鹄、徐清风、蒋超然、张雄、张青台、于吉、班逊、班玲玲、王莺、祁爱珍、莫书容等十五人。这十五人都是在金露蓉离开巫山之后陆续闻讯奔回金家庄的。这时一得李长青紧急召唤,人人都知有大事发生,咸认情况非常,齐集于里棚之内,其中只有金露蓉尚未回转,刘梅影则伴灵不问他事,她现身怀有孕,数月来伤心夫婿,较往日消瘦多了。

长生隐士一见众晚辈到达,立即道:“你们现都到齐了,目前有一紧急之事待办,你们现作五批出发,每一批组成五人,密传南北二老之命,凡在江湖上闯出字号的武林朋友,促其三日内齐集百丈峰山听命,如有武功高深而从未出道江湖者亦应参加卫道防魔计划,余下者立促其束装回里。”

众人闻言,莫不心头震惊不已,齐声应是后由李长青分配行事而去。

长生隐士回到后院转了一圈,迎面遇上金露蓉父亲金天乐,立即道:“金贤弟快到前厅去,人猿王前辈要于百丈峰台布阵,他可能还有交代,人工亦宜早加准备。”

金天乐连声应是道:“小女露蓉尚未回来,古今谈至今尚无音讯,此事如何是好?昨天派人到巫山县去探望戈壁雷与万里风的人,恐在近十日内无法回转,是否再派快马赶去?”

长生隐士沉吟道:“戈壁雷与万里风是不会回来的,他们爱主情深,万莽洞一日不打通,他们永远不会动摇意志的,古今谈自白华遇险消息传出后即成半疯状态,你想他那里还会有回来之日,蓉儿倒毋须着急,她是非常理智的人,火龙如不听她召唤,相信她在今晚就会回家的。”

二人议着走入前厅,这时前厅只剩南北二老与人猿王在商议布阵之事,只等蒙面女人一到即开始部署一切。

人猿王一见金天乐就问道:“老朽来此半天了,怎未见南天星弟台呢?”

金天乐曾在神女峰见过人猿王,见问恭声道:“南天星自闻儿子凶耗之日起,即携妻住于潜龙洞前洞之内未出,经常只有小女露蓉与刘梅影姑娘去定省晨昏,他夫妇已谢绝与外人见面,你老与他人不同,是否须召他来见?”

人猿王叹口气道:“这也难怪他夫妇消极,唉!老朽得亲自去看他们,卫道防魔,非他参加意见不同,此人胸襟阔大,见解超人,虽伤子难,谅对大局不无关心。”

北神接道:“你老对江湖群雄追悼南白华之举,是否同意?”

人猿王沉吟道:“南小子对江湖贡献至大,此举正是反应出武林中人对他之尊崇,措施合乎常情,惟此举之大,当年正义大侠之死也没有这样轰动天下!”

北神点头道:“后学等也有此感,惟其父母则不赞成此举,说白华过于年幼,功绩微未,不应得此哀荣,甚且说其子尚未确定死亡,尤其南夫人毫无悲凄之感,因是之故,他夫妇才谢绝与武林人物见面,实非伤子消极也。”

人猿王闻言大异不已!陡然起立道:“南天星为人中大智之士,岂知其夫人竟亦是奇女子,唉!无怪能生此不群之子,老夫非去谈不可。”

南仙起立道:“你老请坐,等今晚蒙面女一到同去不迟,惟灵堂是否就此结束?”

人猿王沉吟一会坐下道:“灵堂之设,那是武林同道盛情,咱们江湖人不计生死忌讳,惟半月已过,天下武林纵有再来者亦必甚稀,结束也是时候了,否则有碍布阵措施。”

长生隐士闻言道:“前辈既有此言,后学这就去指挥结束事宜,你老请坐。”

说完招呼金天乐同去,岂知迎面见金露蓉飞奔而来,老远就尖声问道:“长生伯伯,啊!爸爸也在,丁老头去了么?白哥哥有没有消息?”

她依然如昔,仅面容稍见消瞿,大概受了公婆影响,表情未现戚然之色。

长生隐士上前叹声道:“孩子,消息依然如昔,你去详细问问罢,火龙找到没有?”

金露蓉两眼一红,含泪道:“火龙是找到了,可怜它竟然见了我就流泪,江湖武林替白哥哥举行大典它也知道,因是之故,凡有来自各方武林人物,如不带白花的它认为对白哥哥不敬而予驱逐,因它嗅觉太强,遇有匪人就将其打杀,我唤它来家却只是摇头。”

二老闻言俱皆激动不已,金天乐叹声道:“神驹通灵,忠义人所难及,让它自作主张罢,你南仙伯母早有预料。”

金灵蓉别过二老,一直走进前厅,见了人猿王即抱住大哭失声。

人猿王摸摸她满头秀发,爱怜的道:“妞儿,别伤心了,南小子功力天下无双,老朽曾详细分析过,内功练到他那种地步的人,外力对他为害的恐不可能,虽一时不能出困,压死的成份只占一半,说不定对他武功第三关还有帮助,已往老朽是被急晕了头,目前平心细想,却还找出了不少希望,甚至连那九大特殊高手都不会压死,因他们每个人功力也距三关不远了。”

金露蓉收住哭声抬头道:“你老见过戈壁雷和万里风吗?”

人猿王点头道:“天下忠心之人除他俩恐再也找不出第三个了,他们除老朽与蒙面女人外,恐怕谁也寻不到他们的影子,然而即便是见了恐怕也认不出他们是人类,衣服都没有了,身上围的是兽皮,露在外面的肌肉又黑又粗,皮上的汗毛像猴子那样长,江水就在他们眼前,但他们竟连那一点时间都不放弃,三天吃一顿生肉,吃饱立即挖洞,见了老朽时只同时点点头而已,似生怕老朽与他们说话而耽误了工作,当时老朽确实感动得也说不出话来,见机即退出洞外,唉,这样的义仆也只有南小子才能培植出来。”

申酉之交,在长生隐士指挥下,草草地结束了奠仪之后,内外开出开斋酒席,天下武林齐聚于厅外三大棚内,由执事人招待席,厅内除人猿王暨南北两老外,自长生隐士四海苍虬以下,计有“三湘神龙”黄道,“五湖帮主”徐涛,终南掌门人“无愁散人”岳灵,峨嵋长老“长虹剑”顾云鹘,昆仑“五丁掌”王潜,长老艾兆先,天山“摩云手”吴镇远,武当卫真人,衡山火龙刀黄庆先等作陪。

黄夏剑客金天乐是这次大典代南天星作当事主人,他亲率金露蓉与刘梅影赴每一席次拜谢。

后院中以金夫人为主,凡由天下前来的女宾们都在后院关席,执事招待的以金露芬、金露芳、张青青、玲玲、黄莺、祁爱珍、莫书容等正当席开之际,忽见前面走进两个小孩,金露芳一见道:“小梅,你与小竹不是伴着梅影姐的吗?进来作什么?”

原来两小就是蒋竹寒与刘梅龄,见问同声道:“有事情呀。”

金露芳上前接道:“什么事?”

蒋竹寒抢先答道:“潜龙洞陪南叔叔南妈妈的姚崇仁大哥来了,他与临安镖局总镖头林六奇现在门外求见金妈妈。”

金露芬闻言立叫:“有请。”

蒋竹寒转身奉出大叫道:“姚大哥,林局主,快请进来。”

门外闻声走进林六奇与姚崇仁,林六奇面容苍老,走近金露芬道:“大小姐,老朽今晨遇着一个蒙面少女,他没有说话,只递交一张纸条,外面写着面呈金露蓉小姐亲拆,现露蓉姑娘正在前面忙着,因此只好交给你转呈令堂拆阅。”

金露芬接过纸条一看,见上面字迹清秀,知确是女人之笔,含笑道:“谢谢局主,快请前面入席。”

一停又对姚崇仁道:“大哥由潜龙洞来,一定有什么重要事故?”

姚崇仁点头道:“南叔有命,叫在下前来接梅影弟妇起程。”

金露芬点头道:“大哥与局主请便。”

姚崇仁与林六奇去后,金露芬姊妹回到金夫人面前递上两张字条道:“妈,你老请看字条里写些什么?”

金夫人接过后首先拆开南天星字条一看,只见上书“

天乐兄嫂赐鉴:

潜龙洞外曾发现不明身份人物多批,天星知其为异派魔头爪牙,此地已不宜隐居,梅影身怀六甲,请转告南仙亲家母,愚弟慾携往他处隐居,蓉儿深得华儿真传,留庄作保护武林之使唤,弟去处尚未确定,事先无从告知请谅。天星上×年×月×日。”

金夫人叹口气道:“你南叔作事素有莫测高深之风,芳丫头快到前面请你父亲过来。”

说完再展开林六奇那张纸条一看,见上面写有“

蓉妹:

巫山一别,迄今已四月,狡狐狸遇害,你我心境谅同,惟明暗之别也,希奇女子勿庸妇想,况狡狐狸非夭折相,天生奇人非偶然,彼苍天岂无眷顾?

临安魔踪已现,促中原武林慎防之,部份愚姐不识,谅为久匿新出者;惟一事使愚姐怀疑莫释:青鬓蓝衫者,五流长髯,外表庄严,惟武功莫测其深浅,总之是非常人也。愚姐现正在蹑迹中,因之未登府面谈,令尊令堂前祈代为问安不另,匆草祝健,云。”

金夫人刚刚看完,抬头只见其夫金天乐快步而来,立道:“相公请看这两张字条。”说着递了过去。

金天乐接过阅毕道:“梅影已随姚崇仁去了,惟这张字条是双魔之徒‘绿色鸩’绛云所写,此女对白华私恋甚笃,与蓉儿最为要好,信中言词恳切,谅非虚语,其言所遇儒装二老,非呈人猿王亲阅不能明白。”

说完摆手道:“魔踪既现,你们要小心,我到前面去了。”

前厅入席不久,金天乐走近人猿王座前道:“前辈,绛云有信传交小女,内有疑点请你老过目。”

人猿王接过字条一看,未几突然一震道:“这倒怪了!那两个儒装老人似是‘清风居士’与‘明月散人’,但他二人既已与白华同埋于万莽洞中,因何能够出来呢?”

突然,厅内风起光闪,立听一人接口道:“不仅他二人,‘盖天古佛’与‘傲世天尊’亦已出困,据理推之另外五人都已出洞,惟独不见南白华,其中大有文章,我之所以迟迟赶到,就因为慾暗察彼辈行动,现傲世天尊与盖天古佛不知何事一现即隐。”

众人闻声注目,倏见席前立定一鹤发红颜女人!人猿王一见立起,拱手道:“原来真是仙子出世!”

众人闻言,齐身肃立,都知传言那蒙面女人即红豆仙子再世。

鹤发女人摆手道:“各位请坐,岁月催人,吾鬓似霜,今日与各位见面的,已不是当年的红豆仙子,我还是以蒙面为上,免被魔头们识破。”

她说完又将黑巾罩上,向金天乐道:“吾来已久,对各位都已识得,金大侠请找一静室予吾暂居,除露蓉外,他人一概免见。”

人猿王知她个性,并不勤其坐下,接道:“仙子对布阵事宜是否今晚开始?”

红豆仙子点头道:“阁下稍待,让吾休息一会,自有露蓉传信。”金天乐立即陪其走往后院,召来金露蓉道:“蓉儿,这是红豆仙子姑姑,你要小心服侍。”

金露蓉轻声道:“我与姑姑早在院外见过了,爹到前面陪客去罢,我已替姑姑收拾好房间了。”

红豆仙子手携金露蓉道:“你真乖。”

金天乐告辞退出后,金露蓉道:“姑姑请随我来,后院中人我已交待过了,自我妈以下,她们都不来打扰的。”

红豆仙子一见笑道:“这是你自己的房间?”

金露蓉点头道:“我与梅姐两人的,现梅姐随公公与婆婆隐居去了。”

红豆仙子微笑道:“那是我替你公公安排的,此事外人不知,来,同我坐下来,这有一张布阵图样,上面有详细说明,你拿去交给人猿王,叫他按图布置,此阵名为‘太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5章 太虚大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