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46章 独战群魔

作者:秋梦痕

盖天古佛皱眉道:“他要推展势力?如此则对你我不无冲突了?”

傲世天尊诡秘笑道:“他已许下诺言,中原由你我负责掌握,条件是放弃八奇果。”

“道兄已与对方认可?”

“阳奉阴违,大师可否同意?”

“哈哈,贫僧正有此意,道兄真乃贫僧知己。”

二人说着信步而行,渐渐深入丛山之地,傲世天尊突然停步道:“大师闻这气味是什么?”

盖天古佛停步一嗅,沉声道:“血腥气!”

傲世天尊道:“而且是人血味,前面谷中定有何人遇害,恐怕还不止一个。”

盖天古佛领先走向谷地道:“定属武林末流打斗,一看便知分晓。”

傲世天尊抢先一步道:“事情往往出于想像之外这血腥发生未久,难道凭你我还听不到半点声息,近在咫尺之间,意能瞒过你我二人,该下手之手显然并不简单。”

二人进谷不到百丈,盖天古佛倏然一指右侧山石问道:“就在那里。”

傲世天尊上前一看,只见乱石中横躺三人,一个个仰面朝天,都在胸口现出一个指大血窟,这时鲜血还在往外泊泊冒出,注目下不由大惊道:“是饿狼三煞!”

盖天古佛面色大变道:“丹心指所伤!不好,是那少年对头南白华所为!”

傲世天尊点头道:“此人有隐身之能,大师千万要防他暗袭!”

盖天古佛冷笑道:“百步之内他还无法满过贫僧感应,惟此三人已成金刚不坏之体,难道其罩门正在心口不成?否则那小子丹心指必另有玄妙!此人不除,你我将无雄之地。”

突然一声沉笑发自山头,紧接只听一人阴声道:“盖天大师臆测不错,但却有点过于自信,南白华的丹心指已已到达神化之境,而且已练就无声无色剑气!只怕他在你三尺之内也无从察知其形迹。”

傲世天尊闻声立道:“阁下是谁?听口音似非中原人物?”

那人嘿嘿两声答道:“傲世道长曾数履敝国,本座对阁下非常面熟,但未现身相迎,在此当面致歉。”

盖天古佛合十道:“施主莫非即罗刹国大教主——无情神?贫僧久仰之至。”

那有声无形之人闻言后,依然冷声道:“盖天大师好说,本座正是。”

傲世天尊念声无是寿佛道:“大教主教此多久了?是否亲见饿狼三煞遭害?”

“本座刚来,虽非目睹,但知此三人胸口并非罩门。”

盖天古佛本有请他现身之意,但碍于启齿,一沉接道:“大教主似与南白华会过几面?此人宜早日除去。”

无情神良久未答,似有难言之苦,半晌始道:“当二位面前,本座没有相瞒必要,南少年功力之高,举目武林无有其敌,熟思之下只有智取一途,然彼心计更甚于其功力!智取又奈他何?”

僧、道二人听他口气,知其已数败于南姓少年,是以都沉默不语。

无情神又道:“目前有一计可用,那就红豆女所设太虚大阵,此阵除本座与吾王外,天下无人能进,甚且难察其位置,慾破该阵,非有‘镇幻神镜’不可,但此镜虽有两面在吾王与本座身上,然非知其用法者莫达其功,本座之所以迟迟未采取行动者实因南姓少年暗盯太紧之故,恐防在行动之际遭其阻住而有伤部属,否则破阵易如反掌,一旦成功,挟其全部中原各派武林而胁迫之,于是一战而竟全功,那怕其有通天之力也只有俯首称臣。”

傲世天尊欣然接道:“大教主不如将神镜授与他人破阵,自己与贵大王双战南白华,这样岂不是妥当之极么?”

“傲世道长有所不知,神镜乃敝国神授至宝,历代只有教主与国王可以配带,法律使然,他人不可触及,否则早就采取行动破阵了。”

盖天古佛建议道:“贫僧有一计不知是否可行?”

无情神声道微带兴奋道:“大师有何妙计?”

盖天古佛道:“破阵之先,贫僧与傲世道兄好清风居士,明月散人,西域二无常,黄泉双,流沙三魂等十一人,放弃一己之成见联手困住南姓少年,然后则由大教主与贵大王率众破阵,此举岂不有胜无败?”

无情神闻言似感大喜道:“大师此计甚妙,只怕其他九人不似大师开明。”

傲世天尊接口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大教主意下如何?”

无情神沉沉道:“中原武林一旦臣服之后,除推行我罗刹教之外,其余一切概由二位全权处理。”

盖天古佛乾笑一声道:“八奇果应属于谁?”

无情神叹声道:“二位有所不知,八奇果现已被南姓少年得去,本座之所以遭南姓少年死追不舍者,那完全是八奇果之力,此事二位过后自能知道详情,此刻时间不多,请恕本座未能详加解释,现请二位尽速行事,本座就此告别。”

傲世天尊与盖天古佛对望一眼,心知无情神已去,随即亦携手拔身而起。

三人去后不久,忽由林右之间现出一人,只见他低首沉思,慢步而行,似有大事未决,半晌,突抬头恨声道:“你们联手困我,我则个个击破!倒看看谁的手段高强。”

语毕即拔身直往西湖方面掠去。

……

“燕草如碧丝,秦低绿枝,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冬尽春初。”

这时在苏堤柳林中有一个美如天仙的少女正在低首徘徊,轻吟细诉,显出她寂寞孤独,心事重重之态。

那少女不是别人!她正是轰动武林的金露蓉,苏堤是她幼时与南白华当游之地,近数月来,每当回忆意中人时,她必定要到这柳林中徘徊一会才觉稍减相思之苦。

近月来西湖非常冷清,游人似是得到什么警告而放弃这春光明媚的季节,因是之故,苏堤上只有她一人在那里徘徊。

倏然,正当她闷结难解之际,突觉腰间遭人紧紧抱住!但在她要采取反击行动时,岂知鼻中嗅到一股非常熟识的气味,那气味曾使她神魂颠倒,意乱情迷,不由喜极轻叫道:“啊!白哥哥!”

“蓉儿,你怎么一个人在此?”

金露蓉闻声回头,扭身双手抱住道:“啊……我在想你啊!”说着,情不自禁的流下泪来!

南白华爱怜的叹口气道:“蓉儿,我又何尝不想你,当我从万莽洞出困之时,就恨不得马上找到父母岳父母和你与梅姐,却不料刚好遇上无情神,后又得知罗刹魔君也进了中原,我不能因私情而弃武林于不顾,现在情况更严重了,中原武林已危机四伏啦。”

他说着抱住金露蓉坐于柳树下又道:“蓉儿,事情紧急了,家里的事我都很清楚,我的经过待会再告诉你,现在你快将这颗内丹吞下,这是八奇果为了报答我的卫护相送的。”

金露蓉闭着眼,她这时感觉享受已极,闻言也不睁眼,只慢慢的张开樱口。

南白华将一颗色泽晶莹的奇丹送入她口中道:“此丹是八奇果腹内结晶神品,食后不须运功调气,只要顿饭之后即能助长内功,这样一来你可与任何老魔头抗衡而不败。”

金露蓉只感觉满口清香,精神陡长,通身舒适至极,嗯声道:“你自己为何不吃?”

南白华和声道:“我得八奇果的利益太多了,否则那能是无情神的敌人?”

金露蓉沉吟一会道:“还有四位大人和梅姐呢?”

南白华最爱她就是这一点,凡是有好处都忘不了公婆和父母,接道:“延年益寿的露液还有,将来再孝敬四位大人,梅姐处也还有一颗内丹在此,目前她有孕不能吃,过后再给她罢。”

一停后又将无情神与盖天古佛,傲世天尊等人的计谋告知她道:“你回去后立即告诉人猿王与南北二老,在事情已发时务必沉着应战,红豆仙子与人猿王敌住罗刹魔君或无情神,虽不能胜,但一时半刻是败不了的,凭你已吞食八奇果内丹之效,也可敌住一人,我于是就放心收拾盖天古佛等十一人,余下双魔之辈则必陷阵中,蓉儿,现在你可以回去了,我在阵外巡逻,主要是保护阵眼,罗刹魔君与无情神如不取阵眼也难越雷池一步,好了,快去。”

金露蓉亲他一下道:“我真能敌住无情神或罗刹魔君吗?”

南白华壮胆的道:“你只管放手干,保你足足有余。”

金露蓉双手一松,嫣然笑道:“那我希望他们快来啊!”

南白华微笑转身道:“但也别轻敌,这一战只准成功不准失败。”

说完隐去身形,直朝岳王坟方向缓缓行去,回头只见金露蓉面含微笑的朝百丈峰下奔走如飞,神情愉快已极。

南白华由岳王坟绕保叔塔进城,他在大街小巷巡查了两个时辰,见城里竟没有一个特殊人物,之后出城直奔百丈峰,那地方非常冷清,太虚阵的阵眼就在那个峰上,南白华走至山脚之际,突然发现有人在林隙一闪而没,不由忖道:“那家伙好像是雪煞!”

忖着也不追赶,一直就往峰顶奔去;远远的,只见四海苍虬在一土台上立着,台旁还有一间茅舍,南白华是隐身而上的,四海苍虬当然没有发现,但他神情却似非常紧张,显然是已有什么警觉。

“四海伯伯。”南白华走近现身,轻轻叫了一声。

四海苍虬闻声回头,一见惊喜道:“华儿,是你!”

南白华上前见礼道:“伯伯发现什么没有,山下好像有雪煞现身。”

“啊!”四海苍虬悚然的啊了一声道:“难怪‘微警铃’刚才非常震动,我还当是你来的原因呢。”

南白华解释道:“宝铃对自己人不会传警的,雪煞虽已现身,但此台他是看不见的,太虚阵玄妙就在这地方,伯伯速将台上那三面黄旗取下来。”

四海苍虬闻言一怔道:“黄旗取下就会现出此台位置,敌人岂不马上就会发现?”

南白华哼声道:“就是要他们来送死,顶多让他看一眼就永远看不到第二眼了!”

四海苍虬知他要诱敌杀人!立即取下三旗道:“只伯敌人来得太多了。”

南白华立即隐去身形道:“伯伯不要管他多少,你老只在台上勿动就是。”

四海苍虬点头道:“这点伯伯知道,华儿动手可不能留下活口,否则消息就会走露。”

南白华侧耳一听,传声道:“山之四周只有两人,前山那人没有动,后山一人却反倒往山脚而行,伯伯快发一声轻啸诱其上来。”

四海苍虬微微一笑,忖道:“这小家伙连追都不追,硬要教人送上门来。”

忖着张口轻啸一声,眼睛却注定山下乱转,心想:“雪煞之辈也是江湖奇士了,他竟视如襄中之物,此子诚属天生奇人。”

忖思中只听南白华传音道:“来了!好家伙,原来是雪煞与三心客。”

四海苍虬耳听他语落之际,前山之人已适时翻上峰头。

“嘿嘿,原来阵眼就设在这里呀,小辈,你就是四海苍虬么?”雪煞一到就阴声卖老。四海苍虬哈哈大笑道:“阁下明知故问,这并非是什么阵眼,真名叫作‘阴阳界’,观阁下气色不佳,显然离死不远了!”

他话音一落,后山的三心客亦适时奔上,只见他面对雪煞厉叱道:“雪老鬼,你敢动手?”

雪煞哼声冷笑道:“你这三心二意的东西又待怎样?”

“嘿嘿!人人都说我作事主张,但这次可就不同了,你们要作罗刹国走狗,我三心客却不同意!”

四海苍虬哈哈朗声道:“这才是有骨头的中原奇士,显然大事不糊涂。”

雪煞上前一步道:“你们两人不识时务,竟敢以卵击石,罗刹往势力之强,哼一哼可使山崩地裂!凭你也敢抗衡。”

他语音刚落,突见身侧现出一人,注视之下不由面色大变,惊叫道:“南白华!”

南白华冷哼一声不理,面朝三心客拱手道:“前辈对大事当机立断,使后学者钦佩莫名,请问独梅姑前辈是如何死的?”

三心客眼含痛泪道:“三日之前才知是天慾妖妇害死的,半老邪现正追蹑其踪,但因势力不够,深望小哥相助一臂之力。”

南白华戚然道:“报仇之事,后学义不容辞,现请胁助看守此台。”

说完不待三心客回话即扭身面对雪煞冷笑道:“屡次未取你这老狗之命,那是念在同为华裔同胞,不料你竟作起异类走狗来了,天慾妖妇何在?说出来让你死个痛快。”

他语音一落,只见雪煞立时面如死灰,全身抖个不停,显然情知逃走无望,打又不敢,闻言颤声道:“小子,老夫与你何仇?却硬要向我下手?”

南白华双目一睁,两道神光如电射出,嘿嘿冷笑道:“你当真是临死尚不知己过何在么?少爷懒得噜苏,快答妖妇何在?”

雪煞知已难免一死,突然抬臂一挥,立朝三心客与四海苍虬射出一线金光!

南白华不料他临死尚想害人,见状冷笑一声,倏忽间伸手一招,立将那金光吸到手中,触掌便知何物,叱声道:“老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6章 独战群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