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堤潜龙》

第47章 半邪之死

作者:秋梦痕

戈壁雷没有万里风机变快,但他却非常听万里风的话,闻言藏好道:“对方不是能手,藏起来干吗?”

万里风轻笑道:“来的都是厉害人物,现身太早时,恐防有人溜走,接近后再收拾下来。”

戈壁雷一想不错,伸头朝外一看,悄声道:“万兄弟,你看那三人是谁?”

万里风爬到他肩头注目,轻声道:“其中一人不认识,可能是罗刹国来的,高鼻子绿眼睛,一定错不了,另二人俺认得,那是漠龙与雪煞的徒弟,缺去右手的是马奇突,双手不缺的是库里索。”

正在这时,戈壁雷突然冲出大喝道:“朋友,不要动,桑大爷在此。”他声如宏钟,震耳慾聋。

前行的库里索,闻声吓得倒退两大步,举目一看,更加惊恐,只见眼前天神般立定一人!事出不意,他竟吓得呆立当地,不知所措。

最后是那罗刹国人,看来还有几下功夫,神态非常傲慢,只见他大步上前哇哇两声,显然是不懂汉语。

桑雷见他个子亦甚粗壮,乃宏声道:“野狗,老子不懂你放的什么屁。”

独臂的马奇突一看情形不对,抢上一步道:“阁下是什么人,为何拦住我等去路。”

他说完又朝那罗刹人嘀咕一阵。

万里风这时壮胆走出接道:“马大爷,哈哈,你可识得俺?这是俺桑大哥戈壁雷,他个子大,拳头粗,你师傅见了他都要叩几个响头,怎么着?他有个老毛病,凡是向他叩头的人都能保命,我说马大爷,库里索大爷,你们还是扒下来叩头的好。”

马奇突一见是万里风,心坎里早就嘀咕,他知道这个猴子似的玩意儿是蒙面大侠南白华的忠仆,轻声对库里索道:“老库,风声不对劲,这家伙在此出现,说不家那话儿也隐身近处,我说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的好。”

库里索闻言一递眼色道:“叫大鼻子上前替死,我们脚底擦油。”

马奇突侧顾罗刹人嘀咕几句,身体朝侧一立。

罗刹人不知听他说了些什么?只听他哇哇大喝数声猛冲而出,翻掌就向戈壁雷硬劈!

万里风懂的语言真不少,肩膀一声道:“桑大哥,缺手马奇突在捣鬼,他叫大鼻缠住你,自己却想开溜。”

戈壁雷闻言一闪,宏声道:“兄弟退开,他们一个也走不了!我先收拾大鼻子再讲。”

语落掌出“呼”的横扫而进。

罗刹人武功非常高强,一击不中,拔身避开戈壁雷,悬空踢出双腿,其劲大有断碑裂石之势。

戈壁雷想不到对方竟是特等好手,不退反迎,他硬要伸手死捞,大喝道:“来得好!”

罗刹人见势一惊,腿到中途急收,双掌俯扑而下,猛力朝戈壁雷天庭劲劈。

戈壁雷感到他掌风如利剑般压到,立即收掌一转,火速避开,绕向背后进袭。

瞬眼间,二人由慢而快,如电抢攻,只打得劲风四溢,声震地动。

库里索伸手一拉马奇突道:“是时候了!此际不溜,待会无机可趁。”

马奇突见罗刹人猛不可挡,立即阻道:“别慌,索可夫大有取胜希望,如果这一临阵脱逃,将来咱们有何面目去见教主。”

库里索冷声笑道:“你是有眼无珠,仔细看看那姓桑的就知道了,他根本还没用上七成劲,但索可夫却连全部功力都掏出来了,这时不走就休要妄想啦,你不走我可就对不起先溜了。”

马奇突闻言大惊,意志开始有点动摇,但就在他决心慾下未下之际,突听戈壁雷大喝一声道:“大鼻子不过如此,倒下!”

“吭”的一声闷哼中“扑咚”罗刹人被他打个四脚朝天!口中血如泉涌,显然已是一命呜呼!

库里索一见大惊,撤身鼠窜而逃。

马奇突吓得魂不附体,一顿之下尚未及起步,只听桑雷厉喝道:“你先回老家去罢。”

马奇突只觉眼睛一花,胸口如遭万斤铁锤击中,惨叫未出,人已被打出十余丈外。

万里风大叫道:“桑大哥快,库里索开溜了!”

桑雷闻声紧答道:“走不了。”

了字未落,他人已拔起,如疾矢般猛冲入林,霎时只听一声惨叫传来,转眼间只见桑雷返回道:“老万,大哥我够快吧?”

万里风:格格。怪笑道:“要得,快埋,咱们耽搁太久了,主人只怕已打完啦。”

桑雷挥手道:“管他,那里还有工夫埋他们的臭皮囊。”

万里风见他声落步起,去势如箭,深恐追他不上,一急中全力腾起,一跃拔登他肩头之上道:“桑大哥还是背着俺走罢,近来俺可赶不上你的脚力啦。”

桑雷奔走如飞,每步踏出二丈余远,宏声道:“兄弟,抱紧点,别给抛丢了。”

万里风猛一抬头,只见远远奔来两个人,走前的形态慌乱,后面一人似乎追击甚急,而且是个女人,不自禁的悚然一惊大叫道:“大哥留心,那是半邪人被打败了,后面好像是天慾老妖妇。”

桑雷只顾走路,前途事情确未留意,闻言注目,也是啸然一惊,沉声道:“兄弟说的不错,正是老妖妇在赶追半邪人,快放手退开,咱们要打个抱不平。”

万里风紧接道:“半邪人也是个老坏蛋,管他呢。”

一顿忽道:“大哥,他们不由空中追赶,干吗由地面死追了起来?”

桑雷反手将他甩丢入林,宏声道:“由空中追赶易于暴露目标,老妖妇怕主人揍她,半邪人虽坏,到底只坏一半,兄弟别问,这不平非打不可。”

他话声一顿,对面的半邪人已如风冲来,后面的天慾圣母如影随形般追到,桑雷两拳一摇拦住去路,大声道:“半老邪别慌,咱戈壁雷助你一臂。”他功力进境奇速,此际雄心更大。

半邪人一见是他,心中暗忖道:“这大个子既敢不避,相信已不似初遇时无能。”

他陡然刹住奔走之势,沉声道:“你主人呢?老妖妇已将独梅姑杀害了。”

桑雷闻言不答,侧身让开,拦路堵住天慾圣母冷笑道:“老妖妇别动,桑大爷今天要斗你。”

天慾圣母似是早有所见,立定浪笑道:“大小子,你有这个胆么?”

半邪人怕桑雷不敌,回身并立接道:“两人如何?”

桑雷挥手抢接道:“半老邪请旁观,今天咱要单独揍她,你不是说独梅姑是遭她杀了吗?嗨嗨,咱要替主人收拾她。”

半邪人不知他有无把握,闻言仍然立着未动。

天慾圣母说什么也不相信他能敌得住自己,惟独不放心的就是南白华那出没无常的莫测威势,只见她面虽朝着桑雷,然而那双眼睛和耳朵却不断的运用不停,自到达之时起,始终未见其有出手的迹像。

桑雷防她暗使鬼诈,存心先下手为强,立将全劲贯注双臂“顺天掌”火速攻出,一招“清浊分野”左右臂同时急挥!

天慾圣母见他掌式有异,然闪开道:“原来你也学了‘顺天掌’法,那就休怪本圣母下手不留分寸了。”

桑雷大吼一声“两仪初奠”第二式紧接出手,冷笑道:“谁要你留情,桑大爷并未将你这老妖放在心上。”

天慾圣母陡感劲风如山,心知自己估计错误,立刻出手还攻,每接一掌,大有初遇南白华时那种猛烈无俦的威势,不由逐渐提高警觉。

半邪人旁观者清,他看出桑雷确有力敌老妖之势,兴奋中陡然大声道:“桑大个子放手干,老夫未料你竟有如此功力,妖妇非你对手。”

桑雷试探出手,此际已越打越起劲,闻言哈哈笑道:“老邪在旁监视,以防她脚底抹油。”

半邪人被她一言提醒,火速退开戒备。

这时万里风放胆走出树林,他见桑雷真能敌得住天慾圣母,心中之喜,真是不可言喻,半晌灵机一动,陡然怪声大叫道:“桑大哥,主人马上就到了,俺先通知你,要立功就得加把劲,否则主人会亲自动手,那时你就只有瞪眼的份啦。”

桑雷知他是在恐吓天慾老妖,闻言猛攻一气,佯装着急之情,但却并不开口答话。

天慾圣母本有疑惧之心,万里风的形迹自早有所觉,他是何等人物,万里风不出来她真还有几分疑惧,然而这一走出树林却给她看出破绽,显然南白华不在近处,否则那能不出面替独梅姑报仇的,因此之故,桑雷攻势虽烈,她却反而沉着应战了。

半邪人见情非常着急,他知道桑大个子已无法取得绝对优势,原先对南白华前来的希望此际已全部打消了,不得已就慾出而助战。

桑雷的顺天掌已循环运用了十二次,但只能与敌人打个半斤八两,时间一久,也就觉出胜算甚微。

论打斗,他是心急去见主人,多耗时间,此际已非他所愿,不得已只有求助于半邪人了,只见他双掌挥舞中大声道:“老邪,你对她的‘罗天色相’邪功怎么样?无把握就得早离开,咱可要和她拚命啦。”

他也学乖了,知道上几句明激暗求的话。

半邪人闻言暗道:“南小子真不简单,这家伙不惟被他教出高深武学,甚至连心眼也知道用了。”

忖思中微微一笑,苍声朗道:“大个子,老妖的‘天魔rǔ’未出手,老夫还不想动,‘罗天色相’是她的看家货色,对你恐未必就使用呢。”

他口中虽是如此答覆,但也在暗暗运功待发了。

万里风弄巧成拙,此际大感不是味道,忖道:“糟糕,这妖妇不易上当!”

正当他搔头苦思之际,忽觉背后传来一阵清晰的声音!细听之下不由大喜,身不由自主的反扑入林。

这情形却被半邪人发现有异,忖道:“小猴子喜形于色,莫不是南小子当真到了。”

他心中想着,双脚已自动的蹑踪随去,走还不到十丈,举目见密林内立定一个少女,一见认出,忖道:“这不是金娃娃儿是谁!”

那少女见他走着又陡然立定不动,嫣然笑着招手,嘴chún动处,传来和善的娇声道:“老邪,不认识我吗?”

半邪人闻她传音甚和,上前点头道:“金姑娘在此现身,是否追踪老妖妇而来?”

那少女确是金露蓉,闻言含笑道:“天慾妖妇已非江湖之患,我是追赶‘无情神’到此的,那老魔跟我斗不到千招即未败先逃,目前白哥哥正在百丈峰力敌群凶,老邪宜助桑雷一臂,速将这妖妇击退。”

半邪人大感惊讶,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金露蓉能敌得住无情神,闻言陡然怔住,良久才吞吞吐吐的道:“无情神遭姑娘击退?”

万里风也知道无情神的厉害,心里亦自起了疑问。

金露蓉察情知急,她并不加以解释,点头道:“败虽未必,退却是事实,老邪赶紧回身助阵,我得再赴百丈峰一行。”

半邪人忽然道:“姑娘不趁此将天慾妖妇收拾下来,纵有老夫也难于将其置之死地。”

金露蓉摇头道:“我虽有心出手,但也难将她击毙,目前只须退她就行啦。”

半邪人回身之际,忽又站住道:“姑娘马上要走么?”

金露蓉一指万里风道:“我先带他去,你与桑雷击退妖妇后尽速赶到我家庄院去。”

她说完招呼万里风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快奔百丈峰。”

这时桑雷与天慾圣母已打到山腰去了,半邪人赶到之际,二人恰在此时都动上了兵器,桑雷的“震天剑”恰与天慾圣母的“天魔rǔ”功力相等,只打得银光耀眼,幻变离奇,罡气四溢,风云变色。

半邪人火速扑进出手,扬声大喝道:“桑大个子,无情神已遭遇大败,你主母再赴百丈峰去了,我们快将她收拾了之后好去助阵。”

天慾圣母察情观色,知他所言不假,未让其掌力及身,天魔rǔ首先攻到,浪声笑骂道:“凭你二人也配压服本圣母,老邪鬼,今日放你过关,下次遇上就休想活命。”

她说话中连攻十余招,趁势倒翻,身已拔上一座悬崖。

桑雷不虑她突然退走,奋身就待力追,喝声骂道:“妖妇,你往那里走?”

半邪人跟踪追上大叫道:“大个子别追,让她去罢,我们还得奔金家庄守阵去。”

桑雷人已登上悬崖,闻言转身道:“我主母真的来过么?”

半邪人招手道:“不唯来过,连那小猴子也带往百丈峰去了。”

桑雷望天慾圣母去得无影无踪,恨声道:“好妖妇,这次真不应该让她逃走。”

他恨声未住,半邪人突然登上悬崖道:“注意,天慾妖妇已遭人赶回来了。”

桑雷似乎也有所感,耳听破空声自前峰顶,但却疑道:“不一定就是她吧?”

半邪人摇头道:“天魔rǔ的打斗的破空声与其他兵器不同,她这时正边打边退,似已不能脱身,我们先去看看便知端倪。”

桑雷见他说得认真,心中也大几分相信,挥手道:“她可能遇上我主母了。”言罢直朝峰顶拔升而起。

半邪人起步稍迟,瞬眼竟落后几十丈远,心中暗惊,忖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7章 半邪之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堤潜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